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死性不改
    苏青岚一行人叫人去通知了苏青秀,便急着去见老庆王妃了。这事情苏青岚已经确认过了,知道老庆王妃怕是不好,苏青岚心里也是有些焦急的。

    刚刚走在路上的时候,孙雪茹就赶了过来了,看着是苏青岚几人,孙雪茹笑了笑,“呵呵,二弟,弟妹,还有兰儿,你们终于是来了,母妃等了你们许久了。”

    “大嫂!”没有看到苏青秀,苏青岚觉得有些奇怪。两兄弟如今是关系虽然大不如从前,可是表面上的宁和他们还是很有默契的维持的。更何况苏青岚知道,苏青秀有求于他,肯定不会真的对他就不管了的。

    孙雪茹似乎看出了苏青岚的疑问,也没等对方问,直接就解释了,“呵呵,二弟啊,王爷这会儿有些事情做呢,一时半会儿也是赶不过来的。还是我陪着二弟你们去吧,王爷一会儿就来了。来,佑儿,见过你二叔和二婶,还有你的弟弟妹妹!”孙雪茹倒是不介意苏青秀这会儿不在的,相反她还巴不得苏青秀不在呢,这样也方便她行事了。

    “二叔,二婶,兰儿妹妹,阳哥儿好!”苏铭佑的长相倒是结合了苏青秀和孙雪茹的有点,文质彬彬的一个男子,气质也是很出众的。只是他的话似乎不多,规矩的行了礼,也就一声不响的站在孙雪茹的身边,眼神也是不再看苏兰芷几人的了。

    苏兰芷从对方的眼底看出了对方对他们的冷漠甚至是厌恶之意,知道因为苏兰雨的事情,他们和这个堂哥肯定是处不来了的,苏兰芷也不介意,只是笑了笑回了礼,也没说话,反正这事情,也不应该让她这个小孩子插手的。

    “呵呵,这孩子害羞呢,许久不曾见到二弟你们,这孩子怕也是有些觉得陌生了,二弟你们别见怪才是了。”见自家儿子不给力,孙雪茹笑着出来打圆场了,如今对苏青岚,孙雪茹自然是要拉拢的,所以以前的恩恩怨怨,她是打算暂时放下的。

    “无碍的,大嫂,小孩子嘛,我们不常见面,有些拘束也是正常的。”苏青岚倒是不介意的,反正他如今和长房走的不近,也不在意苏铭佑对他的态度就是了。

    “二弟你不怪就好了,走吧,我们一起去见母妃吧,母妃可是想你们了。”

    “嗯!”虽然还想问苏青秀干什么去了,可是孙雪茹刚才已经做了解释,苏青岚也不好多问了。只是心底对苏青秀有些不满了起来,毕竟老庆王妃如今病重,苏青秀作为长子,应该是好生照顾着的,怎么这会儿反而不见人影呢?

    这算是待客之道吗?

    “二弟,走吧,王爷一会儿就会来的,二弟也别着急,王爷实在是有些走不开,他心里也是很想二弟你们的。”笑了笑,孙雪茹将苏青岚的脸色看在眼里,自然是知道苏青岚对苏青秀不满了。可是她说的这些话,虽然是为苏青秀说的,然而一会儿让苏青岚看到苏青秀的样子,该怎么想呢?

    “走吧,大嫂!”一路上苏青岚问了孙雪茹老庆王妃的事情,孙雪茹隐晦的说了,苏青岚得知老庆王妃怕是时日无多了,脸色有些阴沉,心里也颇有些不是滋味了。尤其是到了老庆王妃的院子里看到老庆王妃的时候,苏青岚的脸色就更是不好了,“这,这是母妃?”面前瘦得只剩下骨头的人,面目全非的,整个人都是皮包骨了,真的是他那个曾经圆润富态的母妃吗?为何他竟然连一丝一毫的相似处都找不到了?

    “嗯,二弟,这是母妃没错的。”眼神也换上了一副哀婉的样子了,孙雪茹这个样子,倒像是一个孝顺的媳妇了,“母妃这病了都一年多了,吃喝拉撒都不能自主,日子久了,这人也不活动,胃口就更是差了,纵然有再多的补药养着,母妃如今,也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其实老庆王妃这也算是顽强的了,这一年来孙雪茹一直吊着她的一口气,就是为了看到老庆王妃痛苦的样子,老庆王妃这一年来可以说是生不如死了。如今或许对她,反而是一种解脱了。

    “二弟你去看看母妃吧,母妃这些日子一直念叨着你呢,你来了,母妃肯定很高兴的!”拿着帕子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孙雪茹让伺候的人都在一旁候着,不要打扰了。

    “母妃……”声音轻轻的,好像这样就不会打扰到眼前的人一样,苏青岚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这一年来他因着心里的那股子的气,对老庆王妃的关注也比往常少了,平日也只是派人来询问,自己送足够的药材,偶尔来看看,也就没有多关注了。前些日子忙着苏兰芷的婚礼,他也有些日子没来了,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已经都成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

    这,到底是谁的错呢?

    “母妃……”轻轻的走近,生怕惊动了老庆王妃一样的,苏青岚站在老庆王妃的床头,看着曾经如此光鲜的老庆王妃变成这个样子,到底是自己的生母,苏青岚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了。

    “青,青岚……”许是听到了苏青岚的声音,老庆王妃本来是睡着的,一点一点的睁开了那双无神的眼角,眼神甚至都是涣散的,完全都没有集中,可见老庆王妃这会儿,病得真的是很重了。

    “母妃,我在呢。”拉着老庆王妃的手,苏青岚感觉到那干瘪的皮肤和硬硬的骨头,眼神划过一抹痛色,看着老庆王妃的眼神,也多了一丝丝的复杂了。

    “青岚,你,你回,来,了……”舌头说话都有些打颤了,老庆王妃那双无神的眼睛看着苏青岚,又好像不在看苏青岚一样的,十分的涣散,看得苏青岚的眼中不由得一痛,很不是滋味了。

    “嗯,母妃,我回来了,回来看您了。”拉着对方的手,似乎要给对方力量一样的,老庆王妃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苏青岚给她的力量,脸上划过一抹浅笑,“嗯,好,回来,回来,就,就好……”声音断断续续的,嗓子也是哑了的,很粗劣的声音,让人听着都觉得好像下口气就要上不来一样的,心里就跟堵了一口气一样的,很不舒服了。

    “是的,母妃,我回来了,您要好好养着身子,早日好起来才是了。”到底是养育了自己的母亲,苏青岚看到老庆王妃这个样子,除了心疼就是后悔了,哪里还管得着其他呢?

    “好,好,好……”连说了三个好,老庆王妃看着苏青岚的脸上也带了点点的慈爱,只是那张脸实在是瘦得恐怖了,就算是笑着的,也因为那因中风而偏了的嘴,变得有些狰狞了。

    “母妃,您如今可高兴了?二弟他们来看您了呢,还带来了不少的好东西,还有兰儿,阳哥儿,他们都是来了的,母妃您高兴吗?”孙雪茹看着两人这模样,见着老庆王妃眼中只有苏青岚,便提了一句,老庆王妃听到对方这样说,脸色马上就变了,“他们,来,干,什么?出去!”纵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境界了,老庆王妃依旧是骄傲的,她不允许自己的权威被任何人给破坏掉!

    “母妃,他们也是来看您的,还有您的孙子孙女呢,您就不想看看吗?阳哥儿长得可好了,母妃,你……”孙雪茹这会儿倒是大度的很,不过老庆王妃压根就不领情就是了,“他们,不是,本妃的,孙子,更,不是,本妃的孙女!”断断续续的说完这话,老庆王妃就有些累了,气都有些不顺了。那眼神也多了一层冷意,纵然涣散,可是还是让人深切的感觉到了她对慕容嫣几人的厌恶。

    看来,这一年来的病床生涯并没有让老庆王妃反省了,反而她觉得自己如今的一切都是因为慕容嫣造成的,她病得越重,对慕容嫣几人的恨意就越深,到了如今,她已经彻底的不想掩饰了。

    “母妃,你……”看着老庆王妃都这样子了还是不肯接受慕容嫣几人,苏青岚本来软化的心,顿时又硬了起来了。不由得想起了曾经老庆王妃是如何对待慕容嫣几人的,苏青岚也放开了老庆王妃的手,语气满是坚定,“母妃,今日儿子来看您,是一片孝心,嫣儿他们来,也是一片孝心,母妃如果执意如此,那我就是拼了不孝的名声,以后也万万是不敢带着他们来被母妃您羞辱了!”其实苏青岚真的很不明白,以前老庆王妃不喜欢慕容嫣,那是因为慕容嫣没有给他生儿子。可是如今苏铭阳都两岁了,为什么老庆王妃对慕容嫣的厌恶,也越开越多了呢?

    这到底是为什么?

    男人有的时候真的是没有办法理解女人的,老庆王妃这些年一直都守寡,对自己的儿子自然是看得紧的。苏青岚因为慕容嫣污泥了她多次,她能喜欢慕容雅才怪了。

    “你,你,逆子!出,出去!”本来见着苏青岚来了,老庆王妃很高兴的,可是这会儿听到苏青岚那么说,老庆王妃气得身子再一次剧烈的抖了起来,整个人说话都说不完整了。

    “哎呀,二弟,你这是做什么啊?还不快让太医过来?”孙雪茹见状,赶忙让人请了太医,将苏青岚几人暂时请了出去了,“二弟啊,母妃如今都这样了,你也稍微顺着她老人家一点啊,你瞧瞧这是什么事情啊?”话语里难免有些责备,苏青岚听了孙雪茹这样说,心里也有些愧疚,只是有些原则,他不想再违背了,“大嫂,我这……”

    “好了,我理解的,你也是不想弟妹受了委屈了,可是母妃这些年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如今都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了,母妃的日子不多了,你就不能顺着她一点,让她老人家好走一点吗?”

    “大嫂,你的意思是?”听到孙雪茹那么说,苏青岚虽然也料到了,可是难免有些难以接受了。

    “哎,这也是迟早的事情了,太医说也就这些日子的事情了。不然我和王爷也不会急着让你回来了。”

    “大嫂,母妃的病,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中风瘫痪,本来就是很难好的病了,苏青岚也知道,老庆王妃这样子的日子其实比死还要更加的痛苦,只是到底是为人子女,终究是不想老人就那么去了的。

    “哎,已经撑了这一年多了,二弟你又不是不知道,母妃是个硬气的。这一年来要不是你时不时的送补品过来给母妃养着,怕也熬不到这时候了。如今倒是好了,兰儿也嫁了,只是可怜了我的佑儿啊……”苏铭佑今年也十八岁了,这个年纪也是可以娶妻生子了。如果老庆王妃在这个时候去世的话,苏铭佑怕是有的等了。到时候到了二十一岁,也难得娶到一个合心意的了。毕竟苏铭佑比不得秦之衍,天之骄子,哪里有秦之衍那般的恣意和好命呢?

    “大嫂,你也别着急,或许母妃的病情也是有转机的。”见孙雪茹如此,苏青岚也说不出安慰对方的话了。

    “哎,也是我们佑儿命苦,之前定亲的女子不知道怎么的就去了,我们佑儿又是一个长情的,不肯再让我给他张罗,如今这……”孙雪茹本来为了避免这一天的到来影响了苏铭佑的婚事,特意给苏铭佑选了一门好亲事的,可是偏偏那姑娘得了重病去了,弄得苏铭佑的名声也受到了影响,对此,孙雪茹心里那个恨啊!

    如今老庆王妃都这个样子了,苏青秀又是一个不争气的,越来越荒唐了,孙雪茹自然不能坐以待毙,这个时候,当然得为了自己,为儿子筹谋了。

    “大嫂,这……”苏青岚到底是男子,孙雪茹跟他说这个,苏青岚也是不好接话的。心底里虽然不明白孙雪茹怎么突然就说到了苏铭佑的婚事了,不过苏青岚知道,自己这个大嫂向来都是精明的,怕是有些企图的。

    “二弟啊,这些日子我忙着照顾母妃,倒是忽略了佑儿了。如今佑儿也大了,还劳烦二弟以后多多帮衬些,这孩子也是一个命苦的……”多余的话,孙雪茹也是不多说的。如今她的儿子也只是一个世子,苏青秀在那里拦着呢,苏铭佑也没有办法有什么作为。就算是议亲,也因为有那么一个不争气的爹爹在,加上之前死了未婚妻了,怕是也不好再找。孙雪茹倒是不着急了,打算先让苏铭佑继承了王位再说,到时候,还愁找不到好的儿媳妇吗?

    大不了再拿那些好药材将那老不死的命吊着就是了,为了儿子的前途,这点钱,她还是舍得的!

    “大嫂别忧心了,母妃会好的,佑儿也会好的!”叹了口气,苏青岚看着一旁话不多的苏铭佑,虽然和这个侄子并不亲近。可是到底是自己唯一嫡亲的侄子,苏青岚还是希望对方可以成才的。至少这样可以撑起庆王府也是好的。

    “嗯,希望吧!”话说到这个地方也是差不多了,孙雪茹知道自己多说只会引起苏青岚的反感,所以伤心的擦着泪水,静静的等着了。等到太医出来了,孙雪茹焦急的问了情况,太医也是束手无策了,“老王妃只是情绪太激动,所以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暂时不要打扰的好。”

    “嗯,有劳太医了。只是母妃的病情,这还能撑到何时呢?”

    “哎,我也只能尽力了。”叹了口气,其实太医觉得老庆王妃这样子吊着,还不如就死了干脆了。这样至少不用吃苦了,瞧瞧那模样,看着都吓人了,这样活在,岂不是比死更痛苦吗?

    医者父母心,太医能体会老庆王妃的痛苦,可是到底是一条命,这家里人都没说什么,太医自然也不好说了的。

    “那就麻烦太医了。”苏青岚问了问太医的情况,也知道老庆王妃如今已经是行将就木了,不过是时辰问题,和太医商讨了一下接下来的治疗,苏青岚的心情也是有些沉重的。

    “二弟,你先去休息吧,母妃怕是一会儿才醒,一会儿我再去叫你们!”苏青岚本来是不想留下的,可是孙雪茹一直挽留,还说老庆王妃身子那么差了,以后想见怕也是机会不多了,苏青岚实在是不好拒绝,也只好留下了,“嗯,那母妃醒了,就叫我!”

    “放心吧,二弟,母妃这里,我会帮你多劝劝的!”如今孙雪茹在苏青岚的面前,完全是一个贤惠的大嫂了,让人好生伺候着苏青岚几人,孙雪茹闻了闻老庆王妃屋子里的臭味,捂了捂鼻子,受不了了,“好了,你们在这里伺候着,母妃醒了,叫我!”

    “是,王妃!”孙雪茹扫视了屋子一眼,再也不想留了,转身就走了,走的时候满眼的厌恶,心底里是恨不得老庆王妃早点死的,偏偏如今她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暂时还不能就让对方那么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