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五十八章 郭美人有喜了?
    秦焰的眼神着实是不让人舒服了,只是这会儿秦之衍和苏兰芷也不好表现出什么,也免得让人看见了,秦之衍干脆也举起了酒杯,对着秦焰似有若无的笑了笑,在秦焰的诧异中喝下了杯中的酒,倒是让秦焰觉得秦之衍这个人,着实是有些难以预料了。

    不过,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秦之衍对苏兰芷竟然是这般的好的,刚才的事情竟然那么的维护,这会儿也什么都不说,还真的是让他嫉妒呢!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秦焰得知这一点,心里越发的不舒服了,越发的感觉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成为了别人的,秦焰可不会那么容忍下去的。

    不过秦焰随即想起了什么,那冰冷的脸上带着点点的诡异,最后也没有再表现出什么了,一个人默默的坐在那儿,倒是安静的紧了。

    只是他已经得罪了秦之衍了,秦之衍怎么可能就那么放过他了呢?

    笑眯眯的坐在那儿,秦之衍时不时的和苏兰芷说些话,对苏兰芷的疼惜也是半点都没有掩饰的。看得大家都羡慕嫉妒恨的,就是太后见着了,也不由得打趣道,“衍儿对你的王妃,倒是体贴关怀呢,让哀家这个老人见了,都有些嫉妒了!”

    “皇祖母,这是孙子应该做的!”秦之衍也没有避讳,在太后的面前,他也不会刻意的掩饰自己对苏兰芷的关心和爱护,这也是对苏兰芷的另一种保护了。

    “你们如此恩爱,哀家也是放心了,只是你们可得加把劲才是了,早日让哀家抱个孙子才是!”

    “皇祖母这事情不着急的!”

    “是不着急,可是你们一个两个的,还真的是不让哀家省心呢!”太后盼孙子都盼了很久的了,可是偏偏没有几个是有消息的,她老人家能不着急吗?

    “皇祖母说的极是,只是如今成亲的也就只有墨王爷了,皇祖母如果想早日抱孙子的话,总不能让人单着不是了?”如今这到了适龄的皇子,可不就是秦焰和秦轩没有成亲了吗?秦轩的话,因为文帝的心结,怕是没有那么快就解决的,不过秦焰嘛,那就不好说了。

    秦之衍说这话可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刚才秦焰对苏兰芷的心思,可是让秦之衍很不舒服的,所以啊,他得早点将秦之衍解决了才是了。

    “呵呵,你说的极是,哀家倒是忘了。言之,如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是到了成亲的时候了,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姑娘,尽管跟皇祖母说,皇祖母今日趁着这大喜的日子,也好双喜临门啊!”笑嘻嘻的看着秦焰,对这个孙子,太后说不上来格外的喜欢,也不是讨厌的,不过秦焰对她也是孝顺,太后对秦焰也是不错的就是了。

    “有劳皇祖母挂心了,这事情还不着急!”

    “呵呵,堂兄,怎么能不着急呢?如今我可是都已经成亲了的,堂兄再不着急,可就晚了,皇祖母,您说是吗?”笑嘻嘻的看着秦焰,秦之衍很高兴看到对方眼底的一抹怒意,不过秦之衍却是笑嘻嘻的,今日看样子,也是要跟秦焰杠上了。

    “嗯,衍儿说的极是。言之,这些年哀家也是问过你了的,你总说不着急,如今衍儿那么不着急的都成亲了,你也该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了。你们都成亲了,哀家这心里的大石啊,也可以放下了。”这老人家,也就喜欢做媒了,太后其实也是有些着急秦焰的婚事的,秦焰比秦之衍还大些呢,如今身边也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文帝的孩子本来就是不多的,这子嗣也是要紧,太后可不想耽搁了才是了。

    “皇祖母……”秦焰可不想那么早就成亲了,他有他的计划,婚姻更是他的筹码,他当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让人摆布了去了。

    以前他是想让苏兰芷做他的正妃的,可是如今苏兰芷都嫁给了秦之衍,暂时他是没有办法了。可是这并不表示,随便一个人都是可以的了。只是他还来不及说些什么,秦之衍已经将话头接过去了,“皇祖母啊,堂兄的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道,自然也是冷了些的,您这样子说,。皇兄也是反应不过来的,还不如皇祖母好生的相看,给堂兄选一个合适的才是了。到时候说不定堂兄身边有了哥知心的人,性子也会变了不少呢?皇祖母,您说什是不是啊?”

    “嗯,这倒是有礼,看来哀家也是得好好相看了。言之,哀家心里也是有几个人选的,让哀家好好琢磨,定然给你选一个好的!”

    “皇祖母,今日可是大喜呢,皇祖母选中的人,堂兄自然也是喜欢的,不如皇祖母就趁此机会,宣布这件好事了可好?这样说不定明年,皇祖母就可以抱到孙子了呢!而且堂兄总是一个人,性子难免越来越清冷了,皇祖母给堂兄选一个知心人,这样堂兄有个知冷知热的,岂不是很好?”秦之衍这是打定了主意要让秦焰彻底的打消对苏兰芷的想法了,今日也不过是给对方的一个教训和警告,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妻子,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呵呵,衍儿说的也是有理呢,皇上,你怎么看?”秦焰的婚事,的确也是一件让人着急的问题了,毕竟秦焰的年纪,也的确是不小了。

    “母后,衍儿说的极是,言之的婚事,也是该订了。”文帝也是没有什么反对的,太后听了,满意的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哀家这事情就做主了。言之,哀家为了挑了一门好亲事,定然让你们夫妻和和美美的。”太后说完,往场上看了一眼,看到一个女子的时候,太后顿时就笑了,“哀家听闻……”太后这话都还没有说完呢,郭美人那边却有了骚动了。

    本来坐得好好的郭美人突然就昏倒了,大家顿时就被吸引了过去,看着郭美人那惨白的脸,大家的心里,也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这是怎么了?这大过年的,存心不让人痛快不是?怎么突然就昏倒了呢?”太后见着郭美人昏倒了,面色有些不喜,可见太后对这个郭美人,也是不大喜欢的。

    “母后,芙儿的身子不好,还是赶紧的让太医来看看吧!”

    “哎,罢了罢了,真真是晦气,先让她回去吧,可别扫了兴了!”文帝对郭美人的关心,可是着实是太过了点的,太后见着就不喜,可是坳不过文帝,最后也只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来人啊,快扶郭美人回去,宣太医!”文帝也是着急,草草的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留下一干人等有些莫名的坐在那儿,看着文帝对一个新进宫的美人如此宠爱,心里也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只有苏兰芷,默默的坐在那儿,若有所思的看着郭美人消失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兰兰,在想什么呢?可是吓到了?”见苏兰芷好像在想什么,秦之衍握住了对方的手,觉得这样的苏兰芷,有些不大对劲。

    “衍,刚才,你有没有觉得实在是太巧合了些?”苏兰芷的心里隐约的有些猜测,可是在刚才那一刹那,苏兰芷心里的那点猜测就又浮现上来了,只是一时之间,她还想不清楚就是了。

    这,可能吗?

    “着实是太巧了些了,这个郭美人,实在是有些奇怪了。”刚才郭美人那边的动静,秦之衍自然也是看到了的,刚才郭美人昏倒的也实在是太是时候了,着实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衍,你说这郭美人她……”想说什么,可是苏兰芷也知道,隔墙有耳,在皇宫,有些话,还真的是不好说了。

    “兰兰,我们回去再说吧!”秦之衍有预感,今日这个年夜,怕是要提早结束了。

    “嗯!”

    意料中的,果然,不大一会儿就传来了郭美人怀了身孕的好消息了,文帝顿时大喜,直接就封了郭美人为郭慧妃了,还赏赐了在场的人不少好东西,最后文帝因着得了这个好消息,也就顾不得宴会这边,早早的就散场了。苏兰芷临走之前见着太后的脸色不大好,心想这郭慧妃怕是惹怒了太后了,只是不知道,这宫里,是否还有平静的时候了。

    还有皇后,纵然依旧是平时那副高雅的样子,然而脸上的笑容,也是有些装不住了。在场的人也都是人精一样的,见着气氛诡异,也都一个个的不露喜色的匆匆离开了。

    到了门口的时候,秦轩走了过来,知道这会儿不是说话的时候,只是匆匆跟秦之衍说了一句,“衍,我过两日去你府上,有些事情,我想问你!”

    “好,我等你!”

    “嗯!”秦轩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苏兰芷瞧着他的模样,也看出来他对南希县主并非是无情的,曾经的漠视,也未尝不是一种保护了。

    见着秦轩这样,苏兰芷的心,也渐渐的放下了,“我们先回去吧!”

    “嗯!”彼此的脸色都有些凝重,似乎知道,这皇城中,怕是不太平了。

    ……

    今日大喜,然而回去的时候,秦王秦王妃的脸上,也都没有笑容了,看样子也是有些担心的,所以回到了府上,各自都回去歇着了,苏兰芷和秦之衍回到屋子里以后,也都让人出去了,留下两个人在屋子里,说起了今日的事情。

    “衍,你这些日子,查到了什么?能告诉我吗?”

    “查到的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只是我发现这个郭慧妃似乎和秦焰有些来往,今日的事情,怕她也是故意的。只是如今她深得皇伯伯的宠爱,连皇后都有些拿捏不住了,怕是很难办了。”

    “的确,衍,我心里有个猜测,只是不知道对不对了。”每一次见到郭慧妃,苏兰芷就会觉得有些画面划过自己的脑海,只是太快了,让她一时之间捕捉不过来。可是听到秦之衍这么说,苏兰芷结合之前的事情,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了。

    “你说!”

    脸色有些凝重,苏兰芷将自己的怀疑告诉了秦之衍,秦之衍听了,也是一脸的讶异,“兰兰,你确定吗?”

    “我也不确定,我只是觉得可疑。之前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可是这几次和她接触,我越发的觉得她很熟悉,直到今日,我才越发的肯定了几分。只是我不知道,这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如果是真的,那么他们的胆子可真大,怕是图谋不小吧?”

    “秦焰向来都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如今郭慧妃既然怀了龙种,皇宫里,怕是不太平了吧?”

    “皇后早就按捺不住了,我看她今日的样子,不久之后就会有所行动的。你的想法我会让人进一步去证实,争取在他们行动之前,瓦解他们的阴谋!”

    “嗯!”当下夫妻两就这些事情交换了一下看法,秦之衍的脸色也是显得格外的严肃的。苏兰芷见了,有些不忍,“这事情要告诉父王母妃吗?”

    “母妃的身子最近很不好了,父王为这事情已经很操劳了,这事情还没有证实,也就不要再让他们担心了。我这会儿还得去跟轩说一声,看来这一次,不能让他过完年就回去了!”不然京都里出了事情,怕是远水解不了近火了。

    “嗯,我们得提前防备才是,不然也是麻烦。”

    “那你先休息,我去去就来!”

    “好!”虽然是答应的好好的,可是苏兰芷却没有睡着,今日的这些事情着实是让苏兰芷想了很多了。想着如果自己所想真的是真的的话,那么秦焰他们,该是多么可怕的人啊!

    前世,自己不就是被他们所毁吗?连爹爹也无法幸免,今世她好不容易守护住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苏兰芷绝对不会,再让那些人破坏了!

    “云珠,你进来!”

    “二夫人,有什么事情吗?”

    “从今天起,你给我密切的看着雪鸢,一旦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告诉我!”

    “二夫人,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吗?”看苏兰芷的脸色那么严肃,云珠真的是担心了。

    “这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你以后注意看着她就是了。还有这院子里的事情,千万不要让她碰到,一旦有任何一丝一毫不对劲的地方,你立刻告诉我!”看来,自己得多一分警惕了。

    “是,二夫人!”

    “好了,你先下去吧,我有些事情,需要自己想想!”

    “是!”见秦之衍没在,云珠也没有多问的,知道主子的事情不说的,他们就不该问,云珠乖乖的就出去了。

    苏兰芷见房间又恢复了平静,看着窗外的白雪,思绪也变得凝重了起来,“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么我也该好生的准备了,秦焰,这一世,我不会再让你得逞,更加不会让你再有伤害我的机会!还有你,薛灵芸,这一世,我不会再让你破坏我的幸福!”

    ……

    秦之衍这一夜几乎是一夜未归的,苏兰芷也在桌子边坐了一夜,想了一夜的事情。最后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就趴在桌子边睡着了,秦之衍是天亮的时候才从窗户那里回来的,见着苏兰芷趴在桌子上,秦之衍的眼底,说不出的心疼了。小心的将苏兰芷抱在怀里,想抱着她去床上好好休息一下,只是苏兰芷浅眠,感觉到动静也便醒了,“衍,你回来了?”一夜睡得不好,苏兰芷觉得自己的头都有些重重的,很不舒服了。

    “你呀,不是让你早些睡吗?怎么不睡呢?反而趴在桌子上,是在等我吗?”

    “我只是睡不着,有些担心,所以想了些事情罢了。”发现了那么重大的事情,苏兰芷能睡着才怪了。

    “傻瓜,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也有我顶着呢,你别担心了,先好生休息一下,我瞧你一夜没睡的,脸色都差了许多了。”

    “我没事啦,这会儿天亮了,我得起来了,还有许多事情要忙呢!”小年夜已经过了,接下来还得准备大年夜的事情了。这大年夜是要在府中团聚的,苏兰芷可不敢马虎了。

    “不行,你一夜没睡,这会儿正好好好休息,那些其他的事情,就先交给下人们处理,如果什么事情都要你事事亲为,那你岂不是累坏了?”苏兰芷昨夜都一夜没睡了,秦之衍怎么舍得再让苏兰芷劳累的?

    “不行啦,一会儿魏嬷嬷该过来了,我有些事情要和她商量呢,你就让我起来吧!”

    “天大的事情也没有你的身子重要,先休息!”秦之衍二话不说的就直接将苏兰芷放在了床上,将苏兰芷的衣服也都解了,苏兰芷反抗也是没有用,好说歹说的,秦之衍愣是一句都没有松口,让苏兰芷也是颇为无奈的,“衍,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呢,你就让我起来吧?我已经眯了一会儿了,不困的。”

    “不行,睡觉!”秦之衍直接将苏兰芷按在被子里,自己也脱了衣服了,苏兰芷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可是秦之衍接下来的一句话,倒是让苏兰芷彻地缴械投降了,“我昨夜和轩商量了一夜了,如今困得紧,你就当做是陪我休息一会儿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