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夜探
    秦之衍都这么说了,苏兰芷见着秦之衍眼底的疲惫,自然不会再说什么了,“也好,我正好也累了,我们一起休息吧!”

    “恩,好好休息,好累啊!”抱着苏兰芷,秦之衍闻着苏兰芷那淡淡的体香,整个人都是觉得格外满足的,笑了笑,便睡着了。

    苏兰芷看着秦之衍那疲惫的脸色,有些心疼,不过躺在秦之衍的怀里也着实是安心的,不大一会儿,苏兰芷便也睡着了。

    一时之间室内恢复了安静,等到魏嬷嬷来的时候,见着院子里的人都轻手轻脚的,便叫来了云珠问情况了,“云珠,二夫人可是还没有起来吗?”

    “恩,嬷嬷,二少爷和二夫人昨夜也是累了,所以这会儿想多休息一下。”秦之衍回来的时候就已经交代云珠了,云珠知道秦之衍昨夜半夜出去了的,虽然不知道什么事情,可是秦之衍这会儿才回来,肯定的大事的。

    “是吗?”

    “嬷嬷,二少爷交代了的,二夫人要多休息一会儿,还劳烦嬷嬷先照应着了。”对秦之衍那么贴心的行为,云珠真心的为苏兰芷感到高兴的。

    “恩,那老奴就先去忙了,二夫人累了就好生的休息吧,索性今日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老奴也能应付得来的。”魏嬷嬷也是一个人精了,这个接口自然也不会多问什么,直接就走了。

    “嬷嬷,我送送你!”

    “不必了,好生伺候着少爷和夫人吧!”笑了笑,魏嬷嬷这些日子见着苏兰芷的聪慧,还有秦之衍和苏兰芷的恩爱,也是为两人高兴的。

    到底秦之衍是秦王妃唯一的儿子了,这些年也过得着实是太苦,如今,她也总算是能放心了。

    ……

    苏兰芷和秦之衍这一觉也是睡到了午后了,模模糊糊的醒来的时候,苏兰芷便看见秦之衍那张俊美的脸就在眼前,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一直盯着自己看,苏兰芷便有些不好意思了,“你醒了啊?怎么也不叫我?”

    “我看你睡得熟,便也没叫你了,昨夜你也是等得辛苦,也累了,以后别这样了,知道吗?”

    “恩,我知道了,我昨夜也是因为担心睡不着罢了。对了,事情都解决了嘛?你和轩王爷是怎么商量的?”

    “事情我已经跟轩说了的,他也有了准备,心里也是有数的,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先想办法让他留下才是。也免得将来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鞭长莫及了。”

    “这个怕是有点难的,皇伯父对他心存芥蒂,而且如今郭慧妃怀了身孕了。如果我们预料不错的话,那么轩王爷怕是没几日就得要离开了。”

    “恩,你说的极是,所以我昨夜和轩商量了一下,也找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只是实施起来,怕是有些困难的。”

    “怎么了?”

    “兰兰,你可是听过易容之术?”

    “这……”这个苏兰芷怎么会没有听过呢?前世的秦焰,不就是用过这招的吗?只是会这易容的人是很少的,他们要怎么去找呢?

    “衍,这个倒是好办法,只是,去哪里找这个人呢?”

    “我让人去打听过会此术的人,只是这个易容之术太过诡异,会的人也大多都隐藏的极深的,如今我已经让人去找了,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消息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好了,说不定,我们还能确定那件事情。”

    “你说的极是。”眼神也是难得的凝重,秦之衍知道,如果苏兰芷昨天说的事情是事实的话,情况怕是不容乐观了。

    “对了,衍,轩王爷昨日,可曾提到了南希?”南希县主对秦轩的一片深情,就是苏兰芷见了,也的动容的,苏兰芷当然是想有情人能够终成眷属的。

    “他想见南希县主一面!”

    “真的吗?”听到这个消息,苏兰芷可高兴了。

    “自然是真的,今夜我们就安排,让他们见一面,有些事情说清楚了,也是好的。”

    “恩,好,那我们快点安排,南希她等这一天,可是等了许久的了。”

    “不急,你先起来,我们用膳再说吧,可别饿着了。”

    “好!”

    因为这件事情,让苏兰芷看到了温暖的希望,对也冲淡了之前的愁绪,简单的吃了饭,苏兰芷便去询问了一下今日的事情,一切也都是极好的,苏兰芷也就放心了,“今日有劳嬷嬷了。”

    “二夫人,这是老奴应该做的。”

    “这些日子还是有劳嬷嬷帮着我了,不然我还不知道我会忙成什么样子呢!”笑了笑,对魏嬷嬷的衷心,苏兰芷是从来都没有怀疑的。魏嬷嬷自从帮她开始,一直都很尽心,有的时候甚至主动会透露一些秦王妃和上官无忧的一些事情,倒是让苏兰芷明白了不少了。

    苏兰芷知道这是魏嬷嬷特意提醒她呢,心下对魏嬷嬷也是很感激的。

    “二夫人只是刚刚接管而已,再多几次,二夫人熟悉就好了。如今王妃身子不好,以后这担子还是在二夫人身上,二夫人也得尽快适应才是了。”

    “嬷嬷,我省得的。”笑了笑,苏兰芷表示明白,最后想了想,这些日子对魏嬷嬷的了解也是越发的深了,自然也是清楚,魏嬷嬷是极其的值得信任的了,便说道,“对了,嬷嬷,母妃的身子一直都不好。我觉得不若嬷嬷将母妃的屋子打扫一下,这样母妃住着也舒服些,嬷嬷说可是?”对秦王妃身子越发的不好了,苏兰芷心里也是觉得奇怪的,只是一直想不通,如今,也只好让魏嬷嬷去查查看了。

    或许,会有什么线索也不一定了。

    魏嬷嬷怎么也是在宫里多年的,自然是知道苏兰芷的意思的,眼前一亮,魏嬷嬷看着苏兰芷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了,“二夫人说的极是,王妃如今病了,屋子里的病气太重了,也是该好生的整理一下,让王妃换个心情才是。”

    “这事情还是有劳魏嬷嬷操心了。”

    “这本来就是老奴的责任,先帝爷让老奴伺候王妃,老奴就是拼了命,也会保护王妃的!”

    “嬷嬷的心意,兰儿是明白的,以后母妃那里,还有劳嬷嬷多费一份心了。”

    “老奴省得的!”笑了笑,见着苏兰芷如此聪慧机智,魏嬷嬷也是放心了。

    说不定二夫人真的可以改变秦王府如今的状况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好了。

    ……

    这一日,也是在繁忙中度过的,苏兰芷照旧去看了秦王妃,也顺便去看了上官无忧,看着上官无忧那一脸憔悴的样子,苏兰芷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了,“侧妃娘娘的身子可是好了些了?我怎么瞧着倒是越发的差了,侧妃娘娘可是要再让太医来看看?”这上官无忧这病来得太巧了,苏兰芷看着对方如今什么事情都撩开不管的样子,心里也是觉得奇怪的。

    这人,又在打什么主意呢?

    “二夫人,我这也是旧疾了,一时半会儿也是难得好的。如今让二夫人费心了,着实是我的不是了。”

    “侧妃娘娘还得保重才是了,这王府可还得仰仗着侧妃娘娘呢!”

    “哎,二夫人严重了。”才说了不到几句话,上官无忧就是一脸的疲惫了,苏兰芷见了,也不好多说,便告辞走了,等到她走了以后,秦萱就有些坐不住了,“娘,您真的就让她掌控着王府吗?那将来我们要怎么办?”

    “我不是跟你说了许多次了嘛?一定要沉得住气,怎么,忘了我的交代了?”

    “可是娘,您这样一直病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这万一她真的掌控了王府,我们的多年的努力,不都白费了嘛?”秦萱这样子,可是有些坐不住了。

    “好了,府上的事情我不是都跟你说了不要你管吗?你如今只要好生的学习诗词歌赋,女红就好,其他的,我自有打算。”一双儿女,如今秦旭那里,是因为她看错了人,所以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上官无忧看着自己渐渐长大的女儿,心里也有了打算了。

    自己的一双儿女都因为自己的关系,成了庶出,所以在婚事上也总是难以如意。儿子的事情,暂时是没有办法了,可是女儿这里,她一定要让女儿嫁得好才是!

    “娘……”看着上官无忧脸色不好,秦萱也是不好说什么了。她这个娘她很清楚,决定的事情,是很难有所改变的了。

    “好了,王妃最近身子也是不好,你也要去多看看她,明白吗?别总是在我这里,以前我教你的,你都忘了吗?”

    “是,娘,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你从小就乖巧懂事,如今你年纪也大了,娘自然会为你好生打算,所以你要乖乖听我的,到时候,娘会给你找一个如意郎君的!”

    “娘……”到底是女孩子,秦萱有些不大好意思的。脑海里想起了一个俊逸的身影,秦萱这会儿,脸色都有些红红的了。

    如果真的可以嫁给那人,那也是不错的吧?

    “你怎么了?”看出了秦萱的不对劲,上官无忧皱了皱眉头了,自家女儿这样子,上官无忧有些担心。

    “没,没什么呢,娘,那我去看母妃了,改日再来看你!”心里的心思,秦萱自然是不会告诉上官无忧的,如今那人也只是透露出了一点点的意思,她哪里好意思就说出口了?

    “娘,我先走了!”怕上官无忧看出什么来,秦萱赶忙就走了。

    “萱儿……”看着秦萱这样子,上官无忧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吩咐道,“让人将小姐身边的翠烟找来,说我有事情问她!”

    “是,侧妃娘娘!”

    翠烟是秦萱身边的一等贴身丫鬟,对秦萱的事情自然是很清楚的。上官无忧看秦萱这样子,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当然是要问一问的。

    翠烟很快就来了,上官无忧先是看着对方行礼,却是没有让对方起来的,只是等到翠烟都觉得半蹲着累了,有些受不住了,上官无忧这才开口了,“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奴婢不知!”

    “不知吗?翠烟,你在小姐身边伺候,可是有多久了?”

    “回娘娘的话,奴婢从小就伺候小姐,已经快十年了。”

    “快十年了吗?时间也够久的。你可是想过将来的打算了?如今你也到了嫁人的年纪了,可曾有心仪的男子?”

    “侧妃娘娘,奴婢伺候小姐是本分,万万是不敢想这些的!”

    “不敢想,不代表不想了,你也不小了,为自己打算,也是应该的。”看着翠烟那么紧张害怕的样子,上官无忧坐起了身子,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倒是亲切的,让人看不出来她是不是在生气了。

    “侧妃娘娘……”赶忙就跪下了,翠烟这会儿还真的是弄不明白上官无忧这是什么意思了。

    “你也别紧张,我今日找你来,只是想问问你一些事情的。”看下马威够了,上官无忧便也没有继续打压,只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了。

    “娘娘有什么尽管问就是了,奴婢知道的,定然全部告诉娘娘!”

    “恩,那我问你,小姐最近可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侧妃娘娘,没有的。”

    “小姐最近可是有见过什么陌生人?”

    “侧妃娘娘,没有的!”翠烟的回答也是坦然,也没有任何的思索,上官无忧见着了,也怀疑是自己多想了,只是到底不放心,“以后小姐的事情你注意着些,有什么不对劲的,要赶紧的来告诉我,知道吗?”

    “是,侧妃娘娘!”不明白上官无忧这是要做什么,翠烟却是知道,上官无忧不简单,自然是不敢随意的糊弄了去的。

    “好了,你回去吧,这个钗是赏给你的,你拿去玩吧!”赏罚分明,上官无忧向来都知道怎么掌控人心的,翠烟见上官无忧的赏赐,最初的不敢拿的,“奴婢不敢!”

    “拿去吧,以后小姐那里,你多费心,好处少不了你的!”这意思就是要翠烟好生看着秦萱了,翠烟哪里不清楚呢?赶忙就应了,“多谢侧妃娘娘!”

    “回去吧,今日之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是,侧妃娘娘!”

    “这件事情你要是办得好了,将来我会许你一个好前程,你,可是明白?”这些奴婢们到了年纪,自然终生大事是他们最关心的事情了,这点上官无忧很清楚,自然也知道怎么拿捏这些人了。

    “是,侧妃娘娘,奴婢一定办到!”

    “好了,回去吧,好生照顾小姐!”

    “是!”走了以后,翠烟才发现自己大冬日的,身上竟然起了冷汗了,不由得有些惊恐的看着身后的院子,实在是觉得害怕了。

    府上的人都说侧妃娘娘是菩萨心肠,极其好的一个人,可是正是这样子的人,才是真正让人害怕了。

    这人的,果然表面是很容易迷惑人的。

    ……

    这厢上官无忧这边的事情苏兰芷是不清楚的,和秦之衍平平静静的过了白天,苏兰芷和秦之衍早早的就回到屋子里睡觉去了,早早的洗漱好,就让人去外面候着了,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府上的人也大都睡着了,秦之衍这才抱着苏兰芷从窗口离开了,到了府外,有马车早早的就候着,两人一上去,便让马车走了,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下,便看到阴影处有一道熟悉的身影了。

    “轩,上车吧!”

    “恩!”秦轩飞快的上了车,几人便去了郊区的一座庄子了。

    这个庄子很偏远,庄子虽然华丽,却给人死气沉沉的感觉,秦轩看着这情景,脸上都满是担心了。秦之衍见了,也没说什么,只是示意秦轩跟着自己走,“这边,我们从窗口进去!”

    “恩!”如今天色已晚了,可是院子里还是有些人来人往的,可见这里的防守很严,这一切,自然也是皇后在暗中准备的了。

    “我先想办法引开这些人,你趁机进去看她!”

    “衍,谢了!”看了秦之衍一眼,彼此也都是好友了,一个眼神也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了,彼此相视一笑,秦之衍便拉着苏兰芷去引开其他的人了,秦轩借着机会站在了窗口,听着里面有声音,秦轩一时半会儿,也不好就进去了。

    “天色晚了,你们出去吧,我也累了,去外面候着吧!”里面传来南希县主那虚弱的声音,秦轩听着了,不由得觉得自己的心都是些疼的。

    这个女子,为了他,吃了太多的苦了,是他对不起她!

    “县主身子不好,还是我们在这里面伺候着吧!”那里面的侍女却是不想就那么离开的,南希听了,不由得恼了,“如今我虽然病着,可是并不是手脚不灵便了,我自己可以,你们在外面候着就是,我不喜欢不熟悉的人伺候着!有晴儿就可以了。”

    几人见着南溪县主生气了,也是不好继续留着的,只好离开了,“是,县主,奴婢们就在外面,县主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说完也就走了,南希县主看着人走了,这才终于是放下了心了,“哎,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本来以为一切可以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的,却不曾想皇后借由让人照顾她的名义在这庄子上安排了不少的人,尤其是最近,让南溪县主的自由都受到了限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