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六十章 过年了
    “小姐莫急,好生休息吧!”

    “嗯!”点了点头,南希县主的心情也是有些黯然的,尤其是知道那人如今已经进宫了,却还不曾来看自己,南希县主觉得自己的这一次赌博,就好像输了一样了。

    心里本来燃烧的期待和希望,如今一点一点的破灭了,南希县主争着眼睛躺在床上,曾经恣意的脸上,如今也带上了点点的黯然神伤,脸色也差了许多,苍白的一片,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病重了的人了。

    “哎!”叹了口气,南希县主本来准备翻身的,却不曾想突然看见了面前的一团黑影,南希县主还来不及诧异,就感觉到那人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了,“南希……”声音没有了往日的疏离和冷漠,反而换上了那丝丝的关怀和无奈,秦轩那张俊美的脸色,也是颇为无奈的。

    看着南希如今都成了这个样子了,秦轩的心里,说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

    南希将秦轩的眼神看在眼里,看清楚了对方眼底那透出来的点点情谊,心里顿时划过一抹狂喜,看着秦轩,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心里酸酸的,眼睛也是酸酸的,不由得就落了泪水了。

    “你怎么哭了?”见南希哭了,秦轩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想要给她擦拭眼泪,可是看着对方的脸,秦轩也不敢唐突了。

    “你,你放开我,你,你来干嘛?不是说了不喜欢我,也不再管我的吗?我是生是死与你何干,你快走吧,我不想见你!”许是这些年来压抑的委屈太多了,今日虽然见着秦轩来了,南希也是忍不住的抱怨了。

    这个男人啊,自己爱了那么深的男人,为何要如此伤害自己呢?明明曾经,他对自己,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真心情谊的,不是吗?

    “南希,别任性,让我看看,你可好?”得知南希县主得了不治之症的时候,秦轩只觉得自己整颗心都坍塌了,想着曾经那么鲜活的生命即将流逝,他的心里第一次有了恐慌了。

    “我好不好,你与何干?你不是早就断绝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吗?你走吧,让我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的就好,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了。”冷冷的看着秦轩,看着对方的心疼,南希这会儿也有了些忍心了。

    吃了那么多年的苦,终于是看到了那人一丁点的回应,南希的心里是高兴的,可是她不想自己那么卑微,更不想秦轩得知真相的时候再一次退缩,所以,她只有照着之前的剧本来演了。

    “傻瓜,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情的,哪怕是访遍了天下的名医,我都一定会治好你的!”曾经如鲜花般绽放的人儿就那么没了,秦轩光光是想想,都觉得心痛了。

    “呵呵,这皇宫那么多的太医都没能治好我,天下的名医有用吗?我不需要你同情我,你走吧,就如你当初所说的,我们不过是陌生人罢了。你这样子的关心,我承受不起!”南希的脸上满是苍凉之色,看得秦轩着实不忍,将对方狠狠的抱在了怀里。

    “你,你放开,你这是做什么?放开!”想要挣扎,可是外面有人呢,南希也不敢太过用力了,也免得被人听到,不由得瞪着秦轩,那本来有些死气沉沉的美目这会儿终于是有了点点的神采了,看得秦轩都呆了。

    “我不放,以后我都不放了!”南希都成了现在这样了,秦轩曾经的坚持,还有什么用呢?

    如今他只是希望南希能够好好的,那样子,他就满足了。

    “你这是同情我吗?我可不需要你的同情!”嘴角哟西苦涩,南希看着秦轩,可不想秦轩接受她,是因为同情了。

    “傻瓜,我对你的心意,难道你不了解吗?曾经我也是为了你,才会将你推开,不曾想我这样反而是害了你了,南希,对不起……”如果早知道,南希因为他一直都不肯嫁人,如今甚至身染恶疾,他就不该逃避的。这样至少,他们还有些快乐的日子了。

    “你的一句对不起有用吗?伤害已经造成,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那个南希吗?”一片死灰的看着秦轩,南希是绝对不会让秦轩有一丝一毫退缩的可能了,所以如今,她要趁着这个机会,将对方牢牢的拴在自己的身边!

    “南希,我……”

    “好了,轩王爷,自己说过的话要负责人的,你曾经说过的,我都很清楚,也记得了,还请轩王爷也记得。如今我虽然身患重病,不久于人世,可好歹我也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还希望轩王爷不要毁了我的清白才好,天色不早了,轩王爷请回吧!今日的事情,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被拒绝了太多次了,南希真的害怕,秦轩到时候会后悔了,所以,她必须要确定才可以。

    “南希!”看着南希,在秦轩的眼里,南希此刻就好像是重病了不再有希望,也不愿意连累他的样子,不由得更加的心疼了,“南希,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人治好你的,到时候我就跟父王请旨赐婚,我会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

    “呵呵,轩王爷这主意改变的可真的是快呢!”嘴角划过一抹自嘲,南希这样子,明显是不相信秦轩的话的。她这样子正是刺痛了秦轩,知道自己伤害南希太多了,秦轩多余的话也是没有再说了,“你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不会让你和你的家人受到任何的伤害!”

    “呵呵,是吗?”还是持有怀疑的态度,秦轩知道,自己拒绝了南希太多次,南希对自己,早就失望了。眼底有些黯然,秦轩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这块玉佩是母妃当年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了,这玉佩跟了母妃很多年,也跟了我许久。母妃当年临终的时候告诉我,这玉佩只送给自己喜欢的人,这些年我一直都带在身边,一直都很想送给你,可是我当时有太多的顾虑,所以伤害了你,南希,你,能原谅我,接受我吗?”

    眼底满是真诚,南希知道,秦轩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的改变,对方如今既然已经做了许诺了,那就不会再更改了,心下也终于是有些安定了,“你说的,可是真的?不会再变卦了?”

    “傻瓜,我传家宝都给你了,怎么还会变卦?”南希是知道秦轩母妃在秦轩心里的位置的,看着秦轩眼底的诚意,最后还是接受了,“那好,那我就暂时先相信你!”

    “南希你放心,此生,定当不辜负你!”看着南希本来红润的脸色变成了这样子,秦轩心里可是疼了,恨不得立刻就去寻了那名医将南希治好才好了。

    “说的比做的容易,我先看看了,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先走吧!”到底这里身边都不是自己人,南希也不好和秦轩多说的,催促着秦轩离开了。

    “好,那我改日再来看你!”

    “嗯,去吧去吧!”匆忙之间,南希突然就改变了主意,不告诉秦轩自己的计划了,见着秦轩走了,南希笑嘻嘻的看着手中的玉佩,想起以前跟秦轩要了几次都被对方拒绝了,这会儿对方终于是乖乖的给她了,南希就觉得格外的开心了。

    “呵呵,早知道这一招有用,我就早用了,害我吃了那么多的苦!”想着自己这些年的委屈,南希真的觉得好冤枉啊!

    怎么她一早就没有想到这苦肉计呢?就知道苦苦的追着,反而弄得自己一身的伤痕了。

    “哼,让你让我受了那么多的苦,这一次,我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想起了什么,南希县主其实也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也会有一些女人的小心眼的,秦轩以前那么对她,她可是都记着呢!如今有了机会,她怎么也得好生的收回一些利息来不是?

    “这玉佩我就先收着,看你的表现了!”心里的一块大石放下了,南希县主也轻松了不少,看着晴儿被秦轩点了睡穴躺在地上,南希也是有些心疼的。好在秦轩走之前已经给晴儿解了穴了,南希这会儿看着晴儿醒了,赶忙将玉佩收好了。

    “小姐,我这是怎么了?”迷迷糊糊的醒来,晴儿还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躺在地上了?

    “哦,可能是你太累了吧?你赶紧的去睡吧,我这里也不用你伺候了!”南希心情好了许多,整个人的面色也带着笑容,看的晴儿有些莫名其妙的。

    怎么小姐突然就高兴起来了?莫不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想不通,晴儿见南希心情好,也知道是好事,这样对南希的病情也是有利的,便也没说什么了,“奴婢就在外间候着,小姐有什么事情,就叫奴婢!”

    “嗯,好生休息吧!”躺在床上,南希摸着手里那温润的感觉,再三的确定刚才自己所见所闻不是自己在做梦,这才终于是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

    苏兰芷和秦之衍那边却是不知道南希突然改变了计划了,两人等着秦轩出来的时候,见着秦轩一脸的严肃,甚至问秦之衍哪里有名医的时候,秦之衍和苏兰芷相识一眼,有些困惑了:难道南希县主还没有说出实情吗?

    不过两人也都是心思灵巧之人,见秦轩那么问了,秦之衍自然也顺着对方的话说,不会拆穿南希县主了,“轩你可是要给南希县主治病?”

    “嗯,我瞧着南希的情绪不高,隐约的有些自暴自弃的样子,我很担心!她的病,真的很严重吗?我瞧着她都瘦了。”

    “太医说了也是恶疾,偏偏无法检查出来是什么,眼瞧着南希县主一天一天的瘦弱下去了,皇伯父这才让南希县主来这庄子上调养的。”其实南希也只是为了配合生病,所以特意瘦了的,不过这些,别人不知道罢了。

    “是吗?到底是什么病了,为何会如此严重?”紧皱着眉头,秦轩这会儿,可是担心了。

    “这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还不清楚,太医还在给她医治,等过些时日也就知道了。只是轩,这件事情,你是如何打算的?”

    “以前终究是我对不起她,我本以为这样对她对她的家人都是最好的,却不曾想结果还是如此。看着她那个样子,我也是于心不忍,我不会放任她不管的。”这意思就是不会再继续拒绝南希县主了,秦之衍和苏兰芷听了都为南希县主高兴,心里也总算是放下了心了。

    还好,还好,没有因此而毁了一个女子了,不然他们良心会不安的。

    “你能这样子想自然是最好了,南希县主是个好女子,她这些年,等你等得也着实是辛苦了。”

    “这我知道,以前是我顾虑太多了。”

    “那你打算如何办呢?”

    “如今还不是时候,先将她的病治好,不管如何,我此生都不会负她!”也是知道南希生病了,秦轩这才意识到,南希在他的心里已经占了很重要的位置了。他已经不能失去南希了,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退缩了。

    “嗯,那如今,我们还是想办法治好她的病吧!”反正南希这病,还是得治一段日子的,这也是为了避免麻烦和变故了。

    “我知道,如今,还不是时候!”想到要失去南希了,秦轩感觉到了那种痛,这一次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的放手了。

    可是这事情也不是马上就可以解决的,他既然喜欢南希,曾经顾虑那么多,也是担心会让南希受到伤害。所以,如今他也只能等着那个机会了。

    “好了,我们回去吧,今夜也是够折腾的了。”

    “嗯!”

    ……

    回到了京都的时候,彼此就都散了,苏兰芷和秦之衍好不容易回去了王府,苏兰芷想着南希县主竟然没有将实情告诉秦轩,也是有些诧异的,“我看轩王爷的样子,是已经打算接受南希了,怎么南希没有告诉轩王爷实情呢?我瞧着轩王爷很担心的。”

    “南希县主可能有自己的打算吧?不过这事情暂时不让轩知道也好,少一个人知道,南希县主就安全一分,如今她待在庄子上,还有那么多人照顾着,以后就算是这皇城中有了什么变故,她也能置身事外了。”

    “你说的也是,她这病,轻易的好不得的。得慢慢的养着才是了,这样也好。”秦轩虽然答应了南希,可是两人到底纠缠了那么多年了,或许这是一个好机会,让他们彼此敞开心扉,彻底的接受对方也不一定了。

    “好了,这事情也算是有了一个结果,我们也能放下心了,早些睡吧,明日起,还得忙呢!”这过年了,可是忙碌的紧,大家走家串门的,白日可是辛苦了。

    “嗯!”当夜两人相拥而眠,苏兰芷也没有想到事情进展的那么顺利,本来还以为会有些波折,甚至秦轩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松口的。不过,看来他们都低估了南希县主在秦轩心里的地位了。

    看来,这位轩王爷平日里,还真的是隐藏的好呢!

    笑了笑,想着南希多年的守候终于是有了结果,苏兰芷由衷的为她感到高兴,这一夜睡得也是极好的,到了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

    秦之衍似乎每一日都比她起得早的,苏兰芷见着秦之衍已经穿得整整齐齐的在那里了,不由得笑了笑,“你怎么每一次起了就不喊我?让我每一次都比你起得迟,让人平白笑话了去!”

    “我也是想让你多睡一会儿的!”笑着看着苏兰芷起身,秦之衍便吩咐人准备洗漱,还别有情趣的给苏兰芷画眉,一顿闹腾下来,苏兰芷看着屋子里的人盯着自己笑,也是格外的不好意思了。

    “好了,今天是大年夜,你们都辛苦了!”照着规矩,这大年三十是得赏红包的,算是压岁钱,如今苏兰芷已经成亲了,自然是得给的。

    “呵呵,谢谢二夫人!二少爷,二夫人新年快乐!”下人们也是准备了新年的礼物了,不过也都只是一些小物件,自己做的,一番心意就是。

    “你们呀,好了,你们今日好生的伺候着,一会儿放你们假!”苏兰芷对待下人向来也都是宽厚的,今日可是大年夜,当然得让大家也有机会和自家的家人团聚一番了。

    “谢谢二夫人!”大家听了,都很高兴,各自拿着自己的赏钱去忙去了,苏兰芷和秦之衍用了早膳就去给秦王他们拜年去了,秦王秦王妃也是很高兴,就连上官无忧也梳洗好了出来了,等着晚辈们都见了礼,各自给了赏钱,大家也都是挺高兴的。

    “瞧着母妃的脸色好了许多了呢,看来母妃不多久就该痊愈了!”或许是受了过年的影响,李若兰今日的嘴巴也是很甜的,也没惹什么麻烦,看来这些日子,秦旭将她调教的不错的。

    “呵呵,希望吧!”秦王妃今日为了脸色好看,也是特意擦了粉的,看起来气色的确是好了许多了。不过她心里清楚,自己的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