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示好?
    章节名:第三百六十一章示好?

    “这丫头啊,如今的嘴,可是越发的甜了呢!”不想让大家担心,秦王妃笑了笑,表情也是尽量的不让人看出什么。

    “母妃,您这样子说,倒是说的我不好意思了。”李若兰终于是看到秦王妃对自己的眼色好了些了,心里也是高兴。越发的觉得母亲的教诲是对的,她不该总是将自己心里的想法流露出来的。

    “好了,这是给你的压岁钱,你和旭儿可得努力,早日给我生个乖孙子才是了!”笑嘻嘻的给了压岁钱,秦王妃几人也是大方了,苏兰芷他们都接了大大的红包,大家脸上都带着满满的笑容。

    “谢谢母妃了。”今天是大年三十,是大苍一年最重要的日子了,在这一日,文武百官也都休假了,在家里陪着家人,大家一起度过这团员的日子。

    家里的晚宴都是准备好的,苏兰芷也给屋子里的人放了假了,也给大家一些相聚的时间,到了下午的时候,苏兰芷的屋子里也没有什么人的,苏兰芷有些累了,就在自己的屋子里休息,可是睡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就听到院子里面有了声响了。

    “啊,二少爷,饶命啊,二少爷!”那声音极其的凄厉,苏兰芷都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苏兰芷皱了皱眉头,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突然就闹起来了。

    “云珠,怎么回事?”屋子里也没有什么人,苏兰芷便让云珠进来,云珠很快就推开门进来了,“二夫人,你醒了?”云珠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苏兰芷见了,就知道事情怕是不妙了,“怎么了,快说!”

    “二夫人,是冬雪……”犹犹豫豫的看着苏兰芷,云珠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个冬雪竟然那么大胆了!

    趁着二夫人在休息,二少爷在书房里办事的时候,竟然去勾引二少爷!

    还真的是太不像话了!

    可是冬雪是王妃的人啊,这可如何是好?

    “冬雪怎么了?”其实不用问,苏兰芷看着云珠的眼神差不多也猜到了,只是苏兰芷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冬雪的胆子,还真的是大得可以了。

    “二夫人,冬雪她……”云珠也是气愤极了,所以也没有隐瞒就将事情都说出来了,原来刚才苏兰芷累了在休息,秦之衍就去书房去了,后来冬雪借着送茶水进去的时候,竟然趁机勾引秦之衍,被秦之衍当场抓着,这会儿,正在求饶呢!也难怪声音会那么大了。

    “衍之前不是说了吗?书房不让她伺候的,她怎么就去了?”自从冬雪有那心思开始,秦之衍就已经敲打过了的,怎么这会儿,还是那么不乖?

    “今日伺候的人有些不舒服,而且二夫人放了假了,伺候的人本来就不多,冬雪她也没有什么亲人,就自己去帮忙了。这事情也是奴婢疏忽了,还请二夫人责罚!”

    “好了,你在守着我,这事情也不怨你,我们去看看吧!”冬雪这段日子,可还是老实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是,二夫人!”

    ……

    苏兰芷和云珠到舒服的时候,就看到冬雪跪在冰冷的雪地上,不停的磕头,头都被磕破了,脸色也是惨白的一片,看来这丫头还真的是被吓坏了的。

    “二少爷,二少爷饶命啊,奴婢,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奴婢再也不敢了啊!”冬雪本以为,自己还是有些侥幸的,只要秦之衍要了她,那么荣华富贵,她就不缺了。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秦之衍竟然对她那么排斥了!

    为什么,难道她长得不美吗?明明她长得很美的啊!

    可是为什么,少爷看不上她?

    “不敢了吗?你的胆子,可还真的是很大啊!”秦之衍本来温润的脸,这会儿也成了一片的冰寒,那眼神仿佛可以冻死人一样的,冬雪见着了,顿时觉得自己如置冰窟!

    她是怎么想的,怎么会以为二少爷温文如玉,是个知道疼人的男子呢?这会儿他看她的眼神,就好像是她已经死了一样的,她可如何是好?

    “二少爷,二少爷饶命啊,奴婢一时鬼迷心窍,还望二少爷恕罪啊!”如今除了求饶,冬雪再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了,只好不停的磕头啊磕头。希望秦之衍可以放过她一命可。

    可是不管她怎么磕头,秦之衍都没有丝毫的动摇,冬雪本来还有一丝侥幸的,这会儿也都没有了,只好绝望的看着秦之衍,在看到苏兰芷来的时候,冬雪的那双眼睛里,终于是有了点点的亮光了,“二夫人,二夫人饶命啊,奴婢知道错了,二夫人,二夫人啊!”

    知道苏兰芷的心肠还是很好的,苏兰芷嫁进来这几个月里面,对他们这些下人都是极好的,从来都不打骂,下人们都说苏兰芷是很难得的好夫人了,冬雪见秦之衍不肯放过她,如今她唯一的希望,也就只有苏兰芷了。

    “二夫人,救救奴婢吧!”求助般的看着苏兰芷,苏兰芷是冬雪如今唯一的希望了。

    “这大过年的成何体统,你给我住嘴!”看着冬雪的一身狼狈,苏兰芷就皱了皱眉头了,如今大年三十的,这个冬雪的脑子被驴踢了吗?怎么会做出这样子的蠢事?

    “二夫人……”没有想到一向来好脸色的苏兰芷如今都对自己如此的冷漠,冬雪这会儿终于是有些明白,什么叫做走投无路了。

    “好了,刚才的事情我也已经明白了,你可还是有什么说的吗?”这个冬雪也不像是那么鲁莽的人,怎么今天就做了那么没脑子的事情呢?

    “奴婢,奴婢……”一边看看秦之衍,一边再看看苏兰芷,冬雪从两者的眼里都没有看到丝毫的同情和饶恕,她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犯了大忌了,顿时面如死灰,完全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好了,既然你无话可说,那便罢了,来人啊,将东西关进去柴房,等过了年再处置!”大过年的,这有血腥可是很不利的。

    “是,二夫人!”

    “二夫人,不要啊,奴婢知道错了,不要啊,二夫人,不要将奴婢关进去柴房啊!”冬雪听到苏兰芷要将自己关进去柴房,整个人脸色都惨白了。柴房是什么地方,那里可是龙潭虎穴,如今还天寒地冻的,她关在那里可怎么守得住?

    冬雪在王府也当差了一段时间了,做的又不是粗活,整个人养得比小户人家的小姐还要细嫩,自然是受不得苦的!

    “二夫人,饶命啊,二夫人!”冬雪的尖叫声让大家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尤其是瞧着两个主子的脸色,他们更是害怕了。

    苏兰芷将大家的脸色看在眼里,知道大家也是被这阵势吓到了,便说道,“好了,都下去吧,没你们什么事情了。”

    “是,二夫人!”听到苏兰芷的吩咐,大家全部都走了,对冬雪的行为,大家也是没有什么同情的。

    这做下人啊,就该守着本分了,这奢望一些不属于自己的,最终受苦的,还不就是自己了。

    “云珠,你去看看冬雪,可别出什么事情了。”冬雪这事情,发生的也是奇怪,苏兰芷怎么都得提着一份心了。

    “是,二夫人!”云珠很快就去了,苏兰芷看着秦之衍还站在那里,便走了过去,“刚才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看!”

    “兰兰,你别误会,刚才我一点都没有碰她!”秦之衍生怕苏兰芷误会什么了,不过看着苏兰芷脸色也算是平静,并没有生气,他也总算是放心了。

    “好,我知道,只是这事情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你给我仔细说说,这冬雪今日怎么就突然这样了?”冬雪有些小心思,这点苏兰芷也清楚。只是这段日子以来,冬雪也算是规矩的,怎么今天突然就……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本来在看书的,只是觉得口渴了,让人端茶水来,也没有注意到就是她来了。我准备喝茶的时候,发现那茶水有些不大对劲,就质问她,让她喝下那茶水,可是她不肯喝,我这才警惕了……”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苏兰芷听了皱了皱眉头,“那茶水可还是有?让我看看!”

    “自然是有的,我刚才觉得有问题,也没喝!”

    “好,我们去看看!”

    “嗯!”走进去书房,苏兰芷就看到桌子上的茶水,拿过来一看,顿时就一惊了,“这是……”

    “是什么?”

    “这是媚药!”而且还是很强的媚药,用了的人会迷失心智,整个人都被**所控制了。

    这冬雪一个丫鬟,怎么就得了那么猛的药了呢?

    苏兰芷觉得奇怪,秦之衍看着苏兰芷的眼神不对,也觉察到了不对劲了,“什么?”心里也是有些猜测的,尤其是看到苏兰芷的眼神,秦之衍就更是肯定了,只是亲耳听到苏兰芷那么说,秦之衍还是觉得有些诧异的。

    这冬雪不过是一个小丫鬟,平日里也不是能够随便出府的,这药她是哪里得到的?

    难道,这背后,有谁在作怪不成?

    “嗯,而且还是药性极强的媚药,没有交合是解不了的,反而会欲火焚身而亡,衍,冬雪怎么会有这样的药?”一个大户人家的丫鬟,还是秦王府的丫鬟,不说冬雪不能随便出门,就是能随便出门,她一个丫鬟,难道还认识这些不成?

    这可是三教五流的东西,平素可是不能随意得到的!

    “看来冬雪这事情,得好好的查查了,这事情怕是不那么简单!”

    “的确,冬雪素日虽然也有那心思,可是到底还算是老实,今日却突然如此,衍,我怎么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大对劲了?”这接二连三的事情,也实在是有些巧合了,苏兰芷有种感觉,这些事情,怕都不是简单的一件事情而已了。

    可是那么多事情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呢?

    “兰兰,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拉着苏兰芷的手,感觉到苏兰芷的不安,秦之衍可是不想让苏兰芷就因为这个影响了心情的。

    “嗯,我知道,可是衍,我的心里,怎么有些害怕呢?”这些事情,都是冲着她而来的吗?可是对方要干什么呢?

    “别害怕,这事情我会查清楚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到底!”

    “嗯!”点了点头,秦之衍的怀抱的确很让她安心的,苏兰芷知道,秦之衍是一个重承诺的人,肯定不会让人轻易的伤害她的。

    “好了,别想了,来,过来坐,明日就是初一了,我们得去看岳父岳母,你这样子,可是会让他们担心的。”

    “嗯,我知道。”坐在秦之衍的腿上,苏兰芷的心渐渐的平静下来了,苏兰芷也知道,有些事情如今找不到原因,多想也是杞人忧天了,还不如就安安静静的等,如果这些事情真的是冲着她来的,那些事情肯定也会一点一点的浮出水面的。

    “对了,这些药要怎么办?今日的事情,可是要告诉父王他们?”

    “这事情也是瞒不住的,一会儿我会让人回禀了母妃的。”

    “只是不知道母妃会不会生气了。”秦王妃给她的人,一个被秦旭沾染了,一个弄成这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她故意为难呢!

    “放心吧,母妃当初送这两个人来,也是做给别人看的,如今是他们自己做了错事,母妃不会怪你的。”

    “哎,希望吧!”

    “别想了,我们想想明日去看岳父岳母的时候,带些什么过去吧,阳哥儿有些日子没有见着你了,怕是想念的紧了。你赶紧的想想送什么才好,也免得他不肯理你了。”秦之衍这话很自然的就转移了苏兰芷的注意力了,想着苏铭阳如今人越发的大了,人也机灵了些,这记忆也越发的好了,苏兰芷还是挺无奈的。

    “嗯,你说的也是,是该好好的想想了,不然阳哥儿不理我,就不好了。”苏铭阳的脾气可是大呢,万一真的生气了,有几天不理人都是有的。对此苏兰芷有的时候也是很无奈的,不过她就那么一个弟弟,自然也是疼爱的紧的。

    “所以啊,我们得好好想想才是了。”

    “对!”

    两人当下就商量了起来了,倒也忘了那些不愉快。商量好了,苏兰芷便和秦之衍在那里聊了一会儿,下了棋,便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了。

    到了晚间吃团圆饭的时候,一家人也都高高兴兴的来了,苏兰芷在路上的时候就遇到了李若兰和秦旭了,秦旭倒是大方,高高兴兴的过来打招呼,看起来也是和气。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苏兰芷和秦之衍也都一一的回了。

    “呵呵,二弟,既然我们遇到了,那就一起吧,路上也有个伴的!”秦旭对秦之衍向来也是和气的,只是不知道这份和气的真心有几分就是了。

    “嗯,也好!”比起秦旭的亲切,秦之衍的态度要显得冷淡了些,不过秦之衍到底还是维持这表面的现象,从来也不会给人留下把柄的。

    不过因着秦旭和李若兰的加入,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秦旭不大一会儿就和秦之衍聊了起来了,自然而然的和苏兰芷这边也有些隔开了,李若兰见了,看着苏兰芷,笑了笑,脸上带着关切,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有些不大舒服的,“弟妹可是还好了?我听说今日那冬雪不懂规矩,竟然想爬二弟的床,弟妹,你可得好生的调教一番才是,这要是府上的奴婢都说这样子想的,那二弟和弟妹成什么了?这实在是太不像话!”虽然是责备的话,可是从李若兰的嘴巴里说出来就变了味道了,苏兰芷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冬雪我已经处置过了,有劳大嫂挂心了。”

    “照我说啊,这夏荷和冬雪都不是好货色,这眼皮子可是高的紧呢,尽做这些事情。夏荷那里我是没有办法了,只是冬雪这里弟妹你一定要狠狠的惩罚,以儆效尤,不然谁都和她一样,弟妹到时候岂不是会被气死去了?这事情,还是得杀鸡儆猴,也免得大家有样学样!败坏了王府的门风!”

    “大嫂说的是!”

    “弟妹这一次可千万不要手软的,不然像我一样,可是后悔莫及的!”李若兰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对苏兰芷也是极其的亲切的,甚至主动的让苏兰芷严惩冬雪,这样子的行为,还真的是不大像老人了的风格了。

    “大嫂的话,我记住了。”

    “我也是为了你好,你不知道你大哥如今对夏荷那模样,有的时候我都后悔……”说到这里,李若兰似乎想起了什么,也就没说了,很别扭的转了话题,“总之我是为了你好,我们到底是妯娌,之前虽然有些不愉快,那也是因为我不懂事,如今我想通了,也真心的希望你好,希望你不计前嫌才是了。”这样子还有些示好在里面了,苏兰芷越发的觉得奇怪,不满嘴巴上还是应了,“大家都是一家人,我怎么会计较呢?”

    “呵呵,说的是,我们可都是一家人呢,一家子那么斤斤计较的,可是不好!”

    ∷更新快∷-< 书 海 阁 >-∷纯文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