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一环扣一环
    秦王妃单单是想想心里就是气急了,苏兰芷是新妇,大家可是都看着呢,如今做错一步都会被人认为是不好的,秦王妃哪里舍得让苏兰芷遭人非议了?

    “王妃,奴婢,奴婢昨夜真的仔细的查过了的,一切都是好的,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啊!”水儿只觉得自己格外的倒霉了,本来就是怕出错,也免得自己倒霉,水儿历来到了祭祖这一天都是极其的小心的,怎么会呢?

    “你不知道,你是管这事情的,你竟然不知道?”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当事人竟然不知道,秦王妃的怒气,可想而知了。

    “王妃,奴婢,奴婢冤枉啊!”水儿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千防万防的,结果还是出了事情。如今受罚已经是必不可免了的,水儿觉得自己委屈,想求饶恕,可是谁能帮她呢?

    转眼看着面前的人,都是这王府的主子,今日出了事情,做主子的,肯定是不可能被罚的,所以,她的命运,可是而知了。

    可是她不想啊,为什么这些主子之间的争斗,要让她来受苦呢?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奴婢,平日里也只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好好活下去而已,用得着如此的对她吗?

    “冤枉,这香被毁了,也是你照顾不周,本妃可不曾冤枉你!”看水儿一副的确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秦王妃本来以为是有人故意给苏兰芷使绊子呢,可是这会儿,心里却是有些犹豫了。

    可是如果不是有人故意的,为何兰儿的香会点不燃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日的事情可大可小,虽然只是点香这一件小事情,可是如果真的没有查出什么的话,谁知道到时候会传出什么去了?

    秦王妃瞧见这情况,顿时也有些为难了,只是到底,心里还是有了决定,“水儿,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王妃今日一定要问出事情来的,如果问不出,那也就只有处罚水儿了。

    反正这事情,肯定是要有人担了就是!

    “王妃,奴婢,奴婢……”知道自己人微言轻,水儿几乎都绝望了。她知道今次被罚,她这差事肯定也保不住了,说不定到时候还会被贬,那可是十分的凄惨的!

    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就算是她再小心翼翼,也难保不会再得到信任和重用了,那她岂不是毁了吗?

    水儿恳求的目光看着周围,希望有谁可以帮帮她,上官无忧见状,本来准备出面的,也好显示出她素日里的优雅大方,只是苏兰芷却是比她快了一步了,“母妃,我瞧着水儿也不是故意的,母妃就别生气了吧?”

    “兰儿……”无奈的看着苏兰芷,秦王妃还以为苏兰芷素日里聪慧,定然也看出了些什么,只是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是这般的反应了。

    这孩子,她知不知道,今日的事情可大可小了,如果这没有什么事情还好,将来真的有了什么事情,那可是会很糟糕的。

    “母妃,兰儿相信水儿素来细心,这事情定然还是有别的事情的,可否让兰儿问问?”水儿这样子的确是无辜的,苏兰芷看了那么久,自然也是看出了水儿是不知情的,如今,那就得是别人的事情了。

    只是,这事情到底是谁做的?

    “是啊,王妃姐姐,二夫人说的不错,水儿做事情向来稳妥,这每年的祭祖又是大事,想来她也断断是不敢随意了去的。不如还是让二夫人好好问问吧,说不定是别人在搞鬼呢!”上官无忧笑着走了出来,也是帮苏兰芷说话的,只是她的眼底有些诡异的光芒闪过,快得让人根本就看不到了。

    “你说的极是。”秦王妃刚才只是想迅速的结束这事情,也免得再生事端了,也没有细想,如今看来,这事情怕也是有人在暗中运作的,秦王妃自然不会放过,“那兰儿,你问吧,不管问出什么来,母妃都会替你做主的!”

    “多谢母妃!”眼角看了看上官无忧,苏兰芷瞧着上官无忧一脸担心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对方是为自己担心呢,可是苏兰芷了解上官无忧,知晓对方肯定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的,心下有些困惑,不过还是走到了水儿的身边了,“水儿,我有些话要问你,你一定要一五一十的回答我,知道吗?”

    “奴婢知道的,自然会都告诉二夫人的!”刚才也是吓坏了,水儿除了求饶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这会儿看苏兰芷那一脸带着安抚的表情,水儿也渐渐的平静下来了。

    “我问你,昨日你确定你最后检查的时候,这些香纸都是好的吗?”

    “奴婢确定。”

    “那这些东西,你放在了哪里?”

    “奴婢就放在柜子里的。”

    “柜子可是有锁?”

    “奴婢也是怕有闪失,平日里不锁的,可是昨夜锁了的。”

    “那钥匙,除了你,还有谁有?”苏兰芷听了水儿的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了,如今看来,这事情,怕也是有些麻烦的。

    “除了奴婢,就是大管家有了。”之前的二管家因为犯了事情,被关在了柴房,可是没有几日就没了,这在秦王府已经成了禁忌了。新的二管家还没有提上来,如今也只是大管家暂时管着这些事情了。

    “大管家吗?”听到是大管家,不知道怎么的,苏兰芷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可是一时半会儿,还想不起来了。

    大管家苏兰芷也是知道的,这大管家是亲王府的家生奴才,自幼就是跟着秦王的,在秦王府的的确可是不低的。大管家对秦王忠心耿耿,为人也是极其的公正的,所以这些年一直都担任了大管家的职务,就是上官无忧,都得看对方几分薄面的。

    苏兰芷这些日子和大管家也是打过交道的,也知道大管家对秦王忠心耿耿,肯定不会做对不起秦王的事情了,然而这样的话,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心下不解,苏兰芷看了秦王和秦王妃一眼,对这个大管家,苏兰芷可是不好随便就发作了的。

    “让大管家过来问问话吧!”秦王也想弄清楚这事情,虽然不相信大管家会这样子做,不过秦王还是要让人过来问问的。

    到底是自己的媳妇,秦王也不想苏兰芷受委屈了。

    “多谢爹爹!”感激的看了秦王一眼,苏兰芷知道大管家在秦王府的地位的,平日就是她也得对大管家有几分恭敬的,这会儿事情牵扯到了大管家,苏兰芷也知道,事情怕也是有些棘手了。

    “这事情终究是要查清楚的!”让人吩咐大管家过来,大管家很快也就来了,给大家行了礼,秦王对待大管家的态度,也是很和善的,“大管家,今日出了点事情,有些事情,也是想问问大管家的。”

    “王爷请问便是!”大管家模样长得很周正,一看就是一个严谨的人,行礼一丝不苟的,纵然在王府的地位不一般,可是他从来都不会端架子,可见他的确是一个懂礼而且聪明的人了,也难怪,在王府那么多年,这个大管家的位置,一直都被他坐得稳稳的,就是上官无忧管事的那段日子,也是没有办法动他分毫的。

    “二媳妇,你来说吧!”内宅的事情,作为外南,秦王也是不好插手太多的,这会儿人是叫来了,秦王自然是要让苏兰芷处理了。

    “是,父王!”得了秦王的吩咐,苏兰芷看着大管家,便将事情给简单的说了,最后看着大管家,那目光深处,带着点点的审视了,“不知道大管家的钥匙,可是还在?”

    “自然是在的,奴才一直都是亲自保管的!二夫人稍等片刻!”大管家亲自去取了钥匙,可是回来的时候,大管家的脸色顿时就很不好了,看着秦王几人,大管家一脸的愤怒和犹豫,最后竟然是跪下来了,“还望王爷王妃恕罪,奴才,奴才有负王爷王妃的信赖!”

    大管家这一跪,倒是弄得大家都有些措手不及了,秦王和秦王妃也是一脸错愕的样子,苏兰芷瞧着大管家一脸的愤怒之色,心下划过些什么,最后看着大管家,开口了,“大管家你这是作甚,这是如何了?”难不成大管家那里出了什么问题了不成?那可不是很糟糕?

    大管家和秦王的情分可不是一般的,大管家虽然比秦王大些年岁,可是从秦王幼年开始,大管家就是一直陪着的,之前也一直都是贴身照顾秦王的,这些年陪着秦王风里来雨里去的,深得秦王的信赖,如今这事情如果真的跟大管家有关,怕也是不好办啊!

    苏兰芷见状也知道事情怕是大条了,或许对方的目的,根本就是想引出大管家,可是对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二夫人,奴才办事不力,将钥匙给弄丢了,还望王爷王妃严惩,这都是奴才的错!”大管家对秦王向来衷心,这事情他本来以为没什么的,却不曾想真的就丢了,大管家顿时觉得自己的一张老脸都没了,也没脸见秦王和秦王妃了。

    亏得王爷和王妃对自己如此信赖,自己怎么就辜负了呢?

    “大管家,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了这东西都是你亲自收着的吗?怎么如何就丢了呢?”

    “奴才,奴才一直都是亲自收着的,只是昨夜可能奴才不小心多喝了些酒,倒是疏忽了,让人钻了空子,这丢了钥匙,还希望王爷王妃严处才是!”大管家一脸后悔的样子,瞧着对秦王和秦王妃一片的衷心,苏兰芷看着都不由得动容了。

    也难怪,这人竟然当了那么多年的大管家了,竟然一直都是屹立不倒的,这人做事情,也的确是十分的周正,就算是对自己,也不偏袒的。难怪上官无忧管家了这些日子,他依然相安无事了。

    这样的人才,可是不能丢了的,苏兰芷知晓秦王几人对大管家的信任,如今看着大管家如此,苏兰芷自然是不能让大管家受到任何的委屈了的。心里在想如何将这事情圆满的过了才好,一旁的秦王听了大管家的话,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大管家,本王对你素来信任,你怎么就……”大管家向来都是一个自律的人,怎么突然就喝多了呢?

    “王爷,奴才有负王爷的信任啊,还希望王爷严惩!”大管家如今也是一脸的懊恼之色了,昨夜也是高兴,所以多喝了几杯,不曾想就出了这样子的问题了。

    可是到底是谁呢,竟然在背后算计他?

    想到这里,大管家的眼底一片的冷光,自然是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主子的,所以这事情本来他也不会被惩罚的厉害,他却主动的承受了,就是不想再惹出什么麻烦了。

    “你……”秦王看大管家这样子,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一个自己认识了那么多年的人,秦王自然是信任的,也不忍心惩罚,可是这边是自己的儿媳妇,那边又是自己的得力助手,秦王一时之间,有些两难了。

    虽然大管家做了选择,可是他也不能让大管家就那么受了委屈不是了?

    苏兰芷自然也是看出了秦王的犹豫,这会儿便站了出来了,“父王,如今府上出了贼人,这也不是大管家的错,不若让兰儿彻查此事可好?”到底是谁,大费周章的,要做什么呢?

    “也好,这事情,定然是不能姑息的!”秦王自然不会就这样罚了大管家了,大管家昨夜喝醉了酒虽然是有些疏忽了,可是也不至于被严惩了。只是这幕后的人,一定要找到才是!

    “是,父王!”一大早的出了这样子的事情,果然也是让人心情不好的,苏兰芷找来了大管家屋子的人,一个一个的问了,最后顺藤摸瓜,找到的人,竟然是让大家都惊讶的一个人了。

    “夏,夏荷,怎么是你?”谁都没有想到,已经做了秦旭暖床丫鬟的夏荷,竟然就是将钥匙偷走的人了!

    “父王母妃息怒,是儿子管教不严,还望父王母妃严惩!”秦旭也是一脸惊讶的样子,瞧着是夏荷了,秦旭赶忙就认错,一旁的李若兰也是跟着认错了,“父王母妃,是媳妇不好,没有管住下人,还望父王母妃息怒!”

    “王爷,王妃,是妾身的不是,是妾身没有好好管教好旭儿房里的人,还望王爷王妃降罪!”几人竟然是半点都没有反抗,直接就认罪了,大家瞧着这局势,顿时就有些懵了。

    这是怎么个情况?

    怎么这事情,难道是侧妃娘娘他们做的吗?可是,这是为什么?

    秦王和秦王妃也是一脸惊讶的坐在那里,完全都不知道怎么突然事情就成了这样子了,一旁的秦之衍和苏兰芷两人对望着,在对方的眼底都看到了一抹担忧了。

    这一招,还真的是狠啊,对方到底什么意思?

    “侧妃,这是怎么回事?”秦王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事情竟然是夏荷做的了,不由得看着上官无忧,秦王很需要一个解释了。

    “妾身,妾身……”一脸犹犹豫豫的样子,上官无忧也没有说什么对事情有实际意义的话,只是一脸的委屈,还有秦旭和李若兰都是一脸的错愕和羞愧,那样子,还真的像是被人陷害的了。

    “说,怎么回事?”大过年的,本来就没有想到,竟然一大早就出了这样子的事情了,秦王妃也是气愤,这会儿怒气都有些压抑不住了。

    “妾身,妾身……”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那一副隐忍的样子,已经胜过千言万语了。

    秦王和秦王妃见着上官无忧如此,也知道上官无忧是想自己揽下这事情,却是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不由得带着歉意的看着上官无忧了,“好了,侧妃,你先起来吧,这事情我会查清楚,不会让你受了委屈的。”

    “王爷,夏荷如今已经是旭儿的人了,她如今犯了错,也就是妾身管教不周,还望王爷严惩!”如此大义灭亲,还真的是贴心的紧了,如果不是因为和上官无忧的立场不一样,苏兰芷都得为对方喝彩了。

    以退为进,倒不失为一种好政策,只是不知道,对方最后,是想要做什么呢?

    “好了,你先别急,先起来吧,她虽然是旭儿的人,可是这事情,我相信是与你们无关的。”看上官无忧如此大义,秦王便亲自扶起了对方了,看着秦旭和李若兰也一脸茫然认错的样子,秦王叹了口气,“都先起来吧,事情都还没有弄清楚,可别自己乱了阵脚了!”

    “父王……”小心翼翼的看着秦王,秦旭最后在秦王的示意下,这才起身了,只是脸上都有不少的尴尬,好像自己的人做错了什么事情,他们十分不安一样了。

    “坐吧!”示意几人坐下,秦王如今看事情都成了这样子,也是有些头疼的,隐约的觉得今日的事情怕是不简单的,不单单的牵扯到了大管家,还牵扯到了上官无忧这一房的人,秦王心里,也是有些不安的。

    “谢父王!”几人有些忐忑的坐下了,秦王见了,叹了口气,看着跪在下面的夏荷,秦王脸上顿时都青黑的了,“夏荷,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昨夜侧妃娘娘让奴婢去偷了大管家的钥匙,王爷,还请王爷饶命!奴婢是被人陷害的啊!”夏荷一开始自然是不认的,事情都推给了上官无忧他们,听得上官无忧这个好脾气的人顿时都有些气着了,“王爷王妃切莫听这贱婢胡说,妾身怎么会做这样子的事情?”

    “父王,母妃,娘不会这样子做的,这夏荷满嘴谎言,还望父王母妃明察!”秦旭和李若兰也是被气着了,怎么都没有想到,刚才他们主动的揽下事情,竟然是被夏荷反咬一口了,一个两个的脸色都十分的不好看,看得大家都心生不忍了。

    侧妃娘娘向来厚道,也是一个极其善良的人,怎么会做这样子的事情呢?

    这莫不是有人陷害不成?

    不得不说上官无忧这些年的形象是经营的极好的,在场的人,竟然是没有几个是相信夏荷的话的。

    秦王和秦王妃自然也是不相信夏荷这样子的说辞的,毕竟上官无忧这些年在王府,一向来都是一个不争不抢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做这些事情?更何况就算是对方要做,也肯定不会找夏荷的,毕竟夏荷如今,也不过只是一个外人而已,不是吗?

    “夏荷,你为何要陷害侧妃?侧妃对你,难道不好吗?”

    “王爷,您可千万不要被侧妃她骗了啊,这事情真的是她让奴婢去做的,她说了,只要奴婢帮了她这件事情,她就让大少爷抬了奴婢为姨娘,也停了奴婢的避子汤啊,王爷,王爷,奴婢没有说谎!”夏荷也是一脸信誓旦旦的样子,一脸的委屈,一时之间,还真的是让人难以分辨到底谁是谁非了。

    “胡说,我怎么会让你做这样子的事情?”

    “侧妃娘娘,你怎么就没说了?昨夜你才跟奴婢说的,只要奴婢办成了,您就让奴婢成了大少爷的姨娘,让奴婢给大少爷留下子嗣,奴婢,奴婢可是亲耳听到的,侧妃娘娘你如今怎么就不认了呢?”

    “满口胡言,夏荷,我自认为对你不错,你为何要陷我于不义?”饶是上官无忧这般的好脾气,也都有些受不住了,一脸的气愤之色,却也没有做出什么就是了。

    “侧妃娘娘可不能过河拆桥啊,这事情是您让奴婢做的,如今事发了,莫不是还要让奴婢被黑锅不成?奴婢可是大大的冤枉啊,王爷,王妃,请给奴婢做主啊!”

    “王爷,王妃,妾身断断是不会让人去做这样损人的事情的,妾身进了王府那么多年,妾身是怎么样的人,王爷王妃还不清楚吗?”对夏荷的指控,上官无忧脸上带着气愤,却是半点都不会屈服的。

    “你是什么人,我们自然是清楚的,你快起来,地上凉,你身子不好,可别着凉了。”见上官无忧又跪着了,秦王赶忙拉起了对方,和夏荷比起来,秦王自然是更信赖上官无忧一点的。

    “妾身刚才还以为夏荷这丫头只是不小心犯了错,本来想帮她一把的,可是如今她这样子,妾身如今,可是说不清楚了,还请王爷王妃为妾身做主啊!”上官无忧适时的表现出一副懊恼的样子,让大家都不由得想到了她刚才的大度,再看夏荷,大家心里的风向标,自然就变了的。

    “好了,你先起来吧,这事情,我相信不会是你做的!”秦王拉着上官无忧坐了,看着夏荷的眼神,也变成一片的冰冷了,“夏荷,你知道你诬赖主子,是什么罪吗?”

    “奴婢,奴婢没有啊!”眼底有些害怕,夏荷眼神有些躲闪,语气也没有刚才那么坚定了,秦王见了,更是觉得对方有鬼,声音也不由得大了一分,“那这事情你到是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奴婢,奴婢真的是被侧妃娘娘利用的啊,这事情奴婢真的不知道啊,还望王爷明察!”

    “你不说是吗?来人啊,先打十板子,看她说不说!”

    “啊,王爷,不要啊,王爷,奴婢,奴婢真的是被人利用的啊!”

    “哼,打!”秦王也是被气急了,今日也不管是不是过年会不吉利了,直接就让人拖出去打,那夏荷也是被吓坏了,顿时两腿发软,马上就招了,“王爷,王爷,奴婢说,奴婢说,不要打奴婢啊!”

    “好,你说!”

    “这事情是奴婢自己做的,不关侧妃娘娘的事情啊!”

    “那你为何要这样子做,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吗?”上官无忧见夏荷招了,顿时一脸的气愤,这会儿也不由得发问了。

    “这……”夏荷眼底有些犹豫,上官无忧见了,顿时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我自认为对你也是不薄的,你这样子诬赖我,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吗?”

    “哼,你们对奴婢有什么好的,大夫人虐待奴婢,奴婢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报复大夫人!”夏荷首先说的就是这个,可是这话一说就是站不住脚的。

    谁都知道,李若兰最近被禁足了,而且也变了许多了,整个人变得亲切了,加上秦旭对夏荷宠爱有佳,李若兰怎么可能虐待夏荷了?

    “你,你胡说,我,我怎么就虐待你了?”李若兰听到夏荷那么一说,顿时一脸的委屈了,看样子也着实是可怜。

    “夏荷,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护着你,旭儿对你也是极好的,你说说,我们哪里对不起你了?你为何要如此的报复我们?”上官无忧也是一脸心痛的样子了,看样子是对夏荷很失望了。

    “侧妃娘娘,你们对奴婢好,有什么用呢?奴婢本来是由王妃指给二少爷的,可是大少爷占了奴婢的身子,还不给奴婢一个身份,奴婢不甘心啊!”夏荷满脸的愤怒,看起来还真的像是一脸为了自己没能当上姨娘而报复了。

    一个通房丫鬟算什么呢?她不过是个暖床的,比普通的丫鬟还不如呢?她才不要!

    “之前我们不是许诺过你,一旦你生下了孩子,就抬你为姨娘了吗?王妃姐姐也是这样子说的,你为何还要如此的偏执呢?”

    “说是这样子说,可是你们天天都让奴婢喝了那避子药,奴婢哪里就怀得上了?”夏荷听到上官无忧那么说,更是气愤了,恨不得冲上去撕了对方才好,上官无忧听着了,也不由得叹了口气,“是我们让你受委屈了,只是王府有王府的规矩,你一个通房丫鬟,怎么好大过了若儿去?是我们对不起你,我可以跟你承诺,以后等若儿生下了嫡子,立马就给你断了那避子汤,你为何就要如此想不开呢?”

    “哼,谁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了?如今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奴婢是受够了!”夏荷咬定了是上官无忧了,看起来也是说得过去的,然而最近秦旭对夏荷那么好,就是李若兰也收敛了许多,许多人都是无法相信夏荷的话的。

    到底只是一个丫鬟罢了,哪里就来了那么大的胆子了?而且侧妃也是个厚道的,自然不会真的虐待了对方去了,这夏荷怎么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让侧妃娘娘蒙羞呢?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上官无忧一脸的叹息,看着夏荷也是颇为怜惜的,“你呀,为何就如此想不开呢?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是会做到的,你如今这样,岂不是自毁前程吗?”

    “呵呵,奴婢已经没有前程了,奴婢哪里还在乎这些?你们如此对待奴婢,奴婢定然是要回报你们的,王爷,这事情是奴婢自己做的,奴婢如今只求王爷给奴婢一个全尸,这样子的日子,奴婢受够了!”夏荷一直强调不是自己做的,可是她越是这样,大家就越会疑惑了,毕竟她只是一个丫鬟,就是给她天大的胆子,她肯定也是不敢就做这样子的事情了。更何况她和上官无忧几人也是没有天大的仇恨的,用得着用毁了自己的方式来陷害对方吗?

    这怎么都是站不住脚的!

    “夏荷,你,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的?你说,我会替你做主,到底是我们亏欠了你,对不起你。我相信你肯定也不想的,是不是?如今王爷王妃都在呢,你如果说出来,他们肯定会为你做主的,王爷王妃都是厚道的人,如果你真的有什么苦衷,王爷王妃肯定会帮你的!”上官无忧怜悯的看着夏荷,并没有因为夏荷的陷害而对对方不满了,反而帮着对方说话,夏荷见了,眼底似乎有些动容,可是很快的,就变得尖酸了起来,“哼,你别在那里假惺惺的了,这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怪不得别人!”态度虽然是坚定的,可是那神色,却是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了。

    “夏荷,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啊?你说出来,别怕,这事情可是不能随便认了的,你可别忘了你还有家人呢!”

    “哼,我都说了是我自己做的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就看不惯你这样子,就是故意报复你的不行吗?如今我已经暴露了,我无话可说,王爷王妃,奴婢做事情一人做事一人当,希望王爷王妃不要责怪奴婢的家人!”脸上满是痛苦和纠结,夏荷这样子还真的是看得人都不忍心了,任谁都觉得夏荷也是有苦衷的,可是对方死都不肯说,那有什么办法呢?

    “夏荷,你这是何苦?”上官无忧满是惋惜,夏荷却是一脸的视死如归了,上官无忧见着对方这样子,也不由得不计前嫌的替对方求情了,“王爷,王妃,夏荷这丫鬟素来胆子不大的,这事情定然是还有什么隐情,还希望王爷王妃查清楚真相,切莫让人平白无故的受了不白之冤了。”

    “你说的极是,夏荷,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说,到底是谁只是你的?”

    “没有人指使,奴婢就是看不惯侧妃娘娘,想要整整他们,如今暴露了,奴婢也甘愿受罚!”

    “哼,你以为你不说,本王就不会知道吗?来人啊,给我打,打到她说了为止!”

    “王爷,不要啊,王爷……”夏荷挺怕被打的,可是这一次她死都没有说,外面不停的传来夏荷痛苦的声音,听得大家的心里都毛毛的,苏兰芷坐在室内,瞧着上官无忧嘴角划过的那抹笑容,眼底也是一片的冷然了。

    如果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这事情都是一步一步的环环相扣,冲着她来的,她就真的是傻子了。

    上官无忧啊上官无忧,你还真的是看得起我呢,费尽心思的演了这一场戏,还真的是精彩之极呢!

    本来今日过年,苏兰芷也是不想计较这些事情的,不想弄得大家大过年的就不高兴,可是既然偏偏要挑这个时辰让自己不痛快,那她也不会让对方痛快了!

    嘴角的冷凝之色越发的重了,苏兰芷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对外面夏荷那悲切的声音充耳不闻,不远处的上官无忧瞧着苏兰芷依旧镇定的坐在那里,嘴角的笑容,也就更大了。

    苏兰芷啊苏兰芷,纵然你聪慧,可是你到底还嫩着呢,跟我斗,你还差的远呢!

    上官无忧几乎是可以预料一会儿的情景了,这会儿低着头,别人也看不出她的神色,等到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就又变成了之前那副担忧困惑的样子了,而这个时候,外面的声音也停了,“王爷王妃,夏荷她招了!”

    “她说什么了?”

    “夏荷想亲自对王爷和王妃说!”

    “好,抬她进来!”被这事情弄得心情已经十分的糟糕了,秦王的脸色很不好看,看着夏荷一滩血的被人抬进来,秦王摆了摆手,直接就问了,“说吧,这事情到底是谁指使你的,你为何要这样做?”

    “回,回王爷的话,是,是二夫人……”夏荷气若游丝的说了这句话,看起来一脸的犹豫和挣扎,这话一出,顿时满堂哗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