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毒发生亡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降到了冰点了,一个两个的紧紧的稳住自己的呼吸,生怕自己一个不慎,就被人寻了借口给惩处了去!

    “这是怎么回事?夏荷,你可不许胡说,你可知道,诬赖主子是什么罪吗?”这个夏荷,起初是冤枉上官无忧,现在却来冤枉苏兰芷了,秦王都恨不得立刻将对方处置了才好了!

    可是如今事情都成了这样子,就那么处置了夏荷,岂不是留给人话柄吗?秦王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将事情查下去了。

    可是这后面,到底是谁在搞鬼呢?难不成和他们秦王府有仇,非得如此吗?

    秦王也是气急了,看着夏荷的眼神也是带着杀意,夏荷似乎感觉到了一样,不过随即想起了什么,大着胆子继续说道,“王爷,奴婢,奴婢没有撒谎啊,奴婢说的是真的!”说完还怕别人不相信一样的,赶忙跪到了苏兰芷的面前,不停的磕头了,“二夫人,二夫人啊,奴婢,奴婢这不是故意的啊!奴婢也怕死,奴婢怕罚啊,奴婢这都是照着二夫人的要求做的,二夫人不满意侧妃娘娘,让奴婢想办法嫁祸侧妃娘娘,这些奴婢都照做了啊!只是如今东窗事发,奴婢也扛不住了,所以才招了,二夫人,二夫人你可别怪奴婢啊,奴婢真的是受不了了!二夫人,二夫人你一定要救救奴婢啊!”

    夏荷的话越发的给苏兰芷按上了一个大帽子了,她每说一句,室内的气氛就僵了一份,最后,大家都不敢再说话了!

    “放肆,你这是做什么呢?怎能如此就冤枉了二夫人?”秦之衍将夏荷拦在了苏兰芷的面前,可是不想夏荷打扰到苏兰芷了,只是他刚刚站在夏荷的面前,夏荷顿时就满脸的痛苦,一张脸顿时就扭曲了,“奴婢没有,奴婢说的是事实啊,啊!”随着一声尖叫,夏荷的嘴角突出一口黑色的鲜血,噗的一声就往前喷,要不是秦之衍抱着苏兰芷躲得快,身上怕是都会被沾染了!

    “不好,她中毒了,衍,快,点了她的穴!”苏兰芷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这一次竟然那么狠毒,就这样子让夏荷死无对证了!

    虽然苏兰芷的反应是极快的,可是夏荷中的毒十分的霸道,秦之衍赶去的时候,夏荷已经气绝生亡了,她那双眼睛满是痛苦和不可置信,甚至都还来不及细想这一切,生命就已经结束了,哪怕是死了,她的眼睛也是睁的大大的,死不瞑目的这种悲壮,让人看着都是不忍心的。

    “她死了……”谁都没有想到,夏荷竟然中毒了,秦之衍探了一下对方的脉搏,夏荷已经四透了,哪怕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对方了。

    看来这一切都是早有准备的,只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那么狠了,而且做事情也做的那么绝,如今夏荷死了,死无对证,苏兰芷的处境,着实是十分的被动了!

    “怎么回事这样?”这个变故来得太快了,大家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了。如今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在大家面前流逝了,尤其是那个人正好在指证苏兰芷的时候,苏兰芷如今可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这……”秦王妃眉头也是紧紧的皱着的,对苏兰芷,她是很信任的,苏兰芷不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可是如今证人刚刚说了,也正是死在苏兰芷的面前了,也不由得让人怀疑了。

    这可如何是好?唯一的证人死了,那兰儿的清白,岂不是没了吗?

    到时候传出去,兰儿怎么做人啊?

    还有无忧妹妹……

    秦王妃看着上官无忧,这会儿也是有些两难了。秦王见状,不由得深深的看了苏兰芷一眼,叹了口气,“二媳妇,这事情,你怎么说?”这样子的一幕,不管是谁看见了,第一反应肯定就是苏兰芷杀人灭口了,秦王见状,看着苏兰芷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起来了。

    “父王,这事情不是我做的!”很坚决的说着,苏兰芷并没有过多的解释,因为如今不管是什么解释,都是极其的苍白的。

    “我相信你,只是如今事情成了这样子,二媳妇,你总得给一个交代的!”秦王和苏兰芷相处的时间虽然不多,却也是知道苏兰芷不是那种心思狭隘的人,不会真的背地里耍什么手段了。所以对夏荷刚才说的话,秦王的心里虽然有些疑虑,但是还是选择相信了苏兰芷。

    还是给二媳妇一次机会吧,或是事情,不是这样的也不一定了。

    “父王……”有些犹豫的看着秦王,苏兰芷知道,比起秦王妃,秦王对自己的信赖,是要少几分的。这会儿也明白秦王的想法,知道对方也是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免得谁被冤枉了都不好了,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旁的上官无忧却是体贴的开口了,“王爷莫不是相信了夏荷刚才说的话了?那丫头说话颠三倒四的,一会儿说是妾身,一会儿说是二夫人的,做不得数的,妾身相信二夫人不会故意针对妾身的,王爷,这事情就算了吧,妾身相信,这只是一场误会了。”上官无忧总是很及时而且很大度的表现出自己的大方,刚才夏荷的话,可是正是冲着她和苏兰芷来的,照理说她是受害者,这会儿应该是极其的愤怒的,这会儿却反过来替苏兰芷说话。她这样子的反应,虽然是替苏兰芷说话,却给人一种欲盖弥彰,故意遮掩的感觉了,如果这事情就这么算了,苏兰芷就是没罪,也成了有罪的了。

    “我知晓你是一个贴心的,只是这事情不查清楚,大家心里都有疙瘩,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好在秦王也没有糊涂,知道这事情这么模模糊糊的处理,对苏兰芷是极其不好的,这会儿看着苏兰芷,也是希望苏兰芷可以有个解决办法的,“二媳妇,对这事情,你可有什么说的吗?”

    “父王,媳妇想请太医院的孙太医过来给夏荷看看!”苏兰芷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向大家证实,这毒,不是自己下的。她虽然会医术,可是她是当事人,就算是她查看了夏荷,说出了夏荷所中的毒,大家怕也是不会信的。更何况她还不想将自己的底牌全部都亮出来了,所以这一次,她肯定是得找人来给夏荷验一下的。

    “二夫人,这大过年的找太医过来,而且出了这样子的事情,怕是不大好吧?”正月里死了人,还是出了这样子的事情,这传出去,对秦王府的名声也是不好的,上官无忧的话语里透露出来的意思很明显,只是苏兰芷完全不介意罢了,“侧妃娘娘此言差矣,如今出了这样子的事情,不查清楚,大家都会寝食难安的。”

    “二夫人说的也是,只是让太医瞧见了,这会不会……”上官无忧吞吞吐吐的将自己的意思表达了出来,苏兰芷自然也是清楚的,直接就打断了对方了,“侧妃娘娘,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这事情定然是有人在暗中算计我的,侧妃娘娘莫不是在顾虑什么?”

    “呵呵,怎么会呢?如今府上出了这样子的事情,自然是得彻查的,不然大家也是心神不宁的,也是不好。二夫人既然想查清楚,这也是极好的。”面色有些尴尬,上官无忧很聪明的闭嘴了,看着苏兰芷一点都没有慌乱的样子,上官无忧心里也是有些诧异的。

    这个苏兰芷,莫不是知道了什么不成?不然为何小小年纪遇到这样子的事情竟然如此的镇定?竟然是半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可是自己哪里出错了?

    仔细的想了想,上官无忧觉得好像自己也没有做什么的,便也没有再想了,反正心里是觉得苏兰芷肯定不会看出什么的,上官无忧也乐得看到苏兰芷苦苦的挣扎了。

    苏兰芷将上官无忧那一脸淡定的神色看在眼底,看起来对方是在为自己担心,可是对方眼底的那抹浅笑却是躲不过苏兰芷的眼睛的,知晓上官无忧这一次的下了血本的,苏兰芷也是乐得见得的。

    “父王,母妃你们别着急,先坐下吧,等太医来了,就知道了。”苏兰芷的脸上始终都是淡淡的,看起来十分的沉着,竟然是半点担心都没有,上官无忧见了倒还算是镇定,只是一旁的秦旭和李若兰见了,难免心里有些浮躁了。

    这人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呢?难不成她就不害怕吗?

    和秦旭几人看好戏的心情不同的是,秦王妃见着这情景,知道对苏兰芷是极其的不利的,秦王妃不由得担忧的看着苏兰芷,还真的是担心一会儿太医来了,苏兰芷百口莫辩了。到时候出了这样子的事情,苏兰芷在王府,哪里还能抬得起头来?甚至如果被上面的人知道了,干预起来,怕是苏兰芷以后都没有出路了。

    苏兰芷将秦王妃关切的目光放在眼里,给了对方一个安慰的眼神,和秦之衍相互看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找到了信任和放心,两人倒也是格外的镇定的。

    ……

    等待的日子是十分的难熬的,上官无忧见着孙太医迟迟没有来,而且还有一个消息迟迟没有传来,心里也是很担心的。正在上火呢,突然就有人来了,这个来的虽然迟了些,不过也还是来得及的,“王爷王妃,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事情如此慌慌张张的?”如今已经够烦的了,可是偏偏出来了那么一件事情,秦王妃就更是烦躁了。

    “王妃,王妃,不好了,冬雪她,她上吊了!”

    “什么?”怎么都没有想到又出了这样的事情,秦王妃猛地就站起来了,真的快被气死了。

    这一个两个的,都是商量好的故意的是不是?都存心的给他们添堵呢?这大过年的,还要不要过年啊?

    “王妃,冬雪她上吊了,说是害怕夫人的责罚,如今,如今命在旦夕啊!”

    “人可是救下来了,府医去看了吗?”

    “王妃,府医已经去看了的,只是这冬雪怕是……”来人也是知道这气氛不好,也不敢多说了,只是低着头,都有些后悔自己来报这事情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王府一下子就出了这么多事情了呢?这一下子就两条人命啊,而且都是和二夫人相关的,这可如何是好了?

    “好了,我知道了,让人好生照应着,有什么事情,赶紧的来回!”没有想到冬雪那里也出了问题了,这两个婢女都是秦王妃做主给苏兰芷的。如今一个成了秦旭的通房丫头,还犯了事,中毒身亡,另外一个却因为前些日子勾引秦之衍,如今畏罪自杀,这,这都是什么事情啊?

    有些想法的人便会将这两人的身份想想,然后就不由得多想了,看着两个丫鬟如今都那么不明不白的遭了这些事情,也都觉得苏兰芷怕是一个容不得人的女子,对苏兰芷,也是有些惧意了。

    看来今日的事情,怕是不会善了了。

    上官无忧将大家的颜色看在眼里,知道苏兰芷如今几乎是成了众矢之的了,大家基本都是认定了苏兰芷的罪名了。不由得嘴角划过残忍的一笑,上官无忧就知道,苏兰芷一个小小的女子,怎么跟她斗,拿什么跟她斗!

    毛头丫鬟而已,就算是有几分聪明,哪里就是她的对手了?之前是她轻敌了,才让对方得意了这些日子,如今,她是不会了的。

    再一次的看着苏兰芷,上官无忧几乎是可以预见苏兰芷的命运了,可是看着对方依旧不为所动的样子,坐在那里竟然还有闲情喝茶,上官无忧的心里,不由得都有些波涛汹涌了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事情都到了这境界了,难道对方还不着急吗?

    哼,苏兰芷啊苏兰芷,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没关系,我会让你到时候哭都哭不出来,你以为你可以跟我争什么吗?呵呵,到时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我是等了好久,孙太医终于来了的分界线

    屋内的个人心思各异,却也都在耐心的等着孙太医,孙太医也终于是在大家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来了。

    “王爷,王妃,不知道找臣来,可是有何事?”

    “大过年的,有劳孙太医来跑一趟了,只是这大过年的,府上出了点事情,要麻烦孙太医帮忙看看了。”

    “王爷有什么吩咐,直说就是,臣自当尽力!”

    “劳烦孙太医看看,这女子是中了什么毒了?”

    “这……”大户人家有些腌臜事情,孙太医也是清楚的,尤其是这秦王府,看起来是一片的和睦,可是孙太医也是这里的常客了,自然也是看出来了,这秦王府的人,各个都不是简单的,所以他也不是极其小心的。照理说今日的事情,他是能躲就躲着的,可是偏偏他和苏兰芷很熟悉,也对苏兰芷有几分怜惜,自然是不好就推脱了的。

    “孙太医,这婢女突然暴毙,口吐黑血,着实是不利,还希望孙太医仔细看看才是!”

    “臣自当尽力!”看着夏荷脸色都是一片的青色,孙太医一看就知道是中毒已深,回天乏术了,给夏荷把了脉,孙太医的眉头顿时都粥成了小山峰了……

    “孙太医,可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吗?这侍女中了什么毒?”

    “这毒极其的霸道奇怪,臣也是第一次见呢,中原怕是没有这样的毒了。”

    “孙太医说的可是真的?”

    “的确,臣听说苗疆擅长用毒,而且都是这种极其霸道的,这毒怕是不简单啊!”

    “那孙太医可是知道这毒是什么?有些什么功效了?”

    “这……”看了一眼苏兰芷,得到了对方的暗示,孙太医摇了摇头,“这毒无色无味,如果服用了,短时间内也是没有办法察觉的,一般会潜伏一段日子才会发作,如今看来,这侍女怕是中毒有些日子了,只是到了今日才发作罢了。”

    “是吗?”如此,倒是洗脱了苏兰芷杀人灭口的嫌疑了,毕竟苏兰芷一个闺阁女子,又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如何就得了这苗疆如此霸道的毒药了?

    “的确如此,这毒十分霸道,而且没有解药,一旦服用,到了日子就会迅速发作,完全让人措手不及了。王爷,府上为何会有侍女中了这样的毒药了?”

    “这……”秦王怎么会知道会有这样的毒药了?只是如今也不是说这事情的时候,秦王得想将面前的事情解决了才好了,“那孙太医,依你看,这侍女中这毒,有多久了?”

    “少说也有十来天了,这毒潜伏的日子也是长久的,也需要引发才行,不然人就跟没事一样的了。”

    “那孙太医可知道是何物?”

    “这毒和一种香味相克,闻到这香味,不过多久,中毒之人就会毒发生亡了!”

    “是什么香味?”

    “是一种草的香味,这草的香味是极淡的,不仔细闻,还真的是闻不出来了。只是这香味必须在人五步以内闻到才是,不然是没有用的!”

    “五步以内?孙太医,你可是确定?”如果是这样,那么在场的人,都是有嫌疑的了。

    “臣十分的确定,中毒之人闻了这香,一炷香之内,定然会毒发生亡!”孙太医这话一说完,苏兰芷立马就说道,“父王,照着孙太医所说,这幕后之人定然是在这里面的,还希望父王可以还媳妇一个清白!”

    “海,兰儿说的极是,这事情,我们一定得给兰儿一个清白的!”秦王妃自然也是赞同的,在场的人不多,不管是谁做的,都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们秦王府,可是不许人如此放肆的去!

    “你说的极是,只是不知道孙太医可是清楚如何辨别这草的香味?”这里面到底是有女眷,总是不好让孙太医一个大男人一个一个的去闻吧?

    “臣有一个办法!”

    “还请孙太医说清楚!”

    “这种草本是一味药草,只是和那剧毒在一起才会害人性命。不过这草香味极淡,闻倒是闻不出来,不过臣知道,一旦屋子里点了檀香,这草药就会变得浓烈了起来,到时候,定然就知道,那草药是在谁的身上了!”

    “孙太医说的极是,来人啊,点檀香!”

    在场的人也就那么七八个,听到秦王的话,顿时也就有些吓到了,各自都小心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生怕自己就是那个身上带着毒药的人了。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安,不过苏兰芷瞧见上官无忧依旧是镇定的,倒是对对方有些刮目相看了。

    看来对方早就有了对策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上官无忧是找谁当了那替罪羔羊了,毕竟这个替罪羔羊可不是那么好找的,没有一点的分量,很难让人相信的。

    看着那檀香一点一点的燃烧,屋子里的气味也渐渐的浓烈了起来了,在大家焦急的等待中,苏兰芷甚至可以听到大家紧张的心跳声,最后,竟然是李若兰身边的侍女大声的叫了起来了,“啊,这是什么味道?”这侍女是李若兰的陪嫁丫鬟,是从李府来的,大家都闻到了她身上那股子变得浓烈了的气味,顿时也都离她远远的,生怕被对方沾染上了!

    “怎么是你?你,你为何要这样做?”李若兰很是不可思议,看着自己身边信赖的侍女,一时半会儿,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我对你不薄啊,你为何要如此做?”

    “哼,你对我哪里不薄了?平日里对我不是打就是骂的,要不是看在你要嫁进来秦王府,我何必跟着你吃苦呢?”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你以为我还是你的侍女吗?你的侍女早就死了,如今我不过是代替她来伺候你罢了!”

    “你,你是谁?为何要跟在我的身边,为何要做这些事情?”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今日既然识破了我,那我也无话可说,哼!”那侍女说完,迅速的从怀里拿了迷烟就丢了,大家眼前顿时一片模糊!

    “快抓住她,别让她跑了!”秦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可是面前哪里还有那侍女的影子呢?倒是秦之衍很快的就跟了上去,等到迷雾散了以后,苏兰芷几人看着屋子里的情景,哪里还有那侍女的人影呢?

    “此人肯定是苗疆派来的奸细,竟然没有想到,她竟然就这样子混进来了,着实是可恨,也不知道衍儿抓住她了没有!”

    “哼,我瞧着她平日也是一个伺候周到的,怎么都没有想到,她竟然早就不是我的侍女了,父王,这事情,我不知情啊!”李若兰到现在想来都是有些后怕的,自己的身边如何就多了一个苗疆的人了,她怎么就不知道?

    “好了,这事情容后再说!”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秦王也是头疼,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府上会有苗疆的人了,这事情也变得复杂了起来了。

    “王爷别担心,二少爷肯定能过追上的!”秦之衍能不能帮追上,上官无忧是不担心的,那女子是她特意找来的,为的就是以防万一了,本来以为不会用到,却不曾想,竟然还是用到了。

    这个苏兰芷,果然是个难缠的!

    只是这孙太医如何就知道苗疆的药了呢?据她所知,这宫中的太医对这些并不是很了解的啊!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岂不是很糟糕?

    想到了什么,上官无忧的脸上有些着急,不过她很快就稳定了自己的心神,看起来又是那一副完全担忧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她的心里的真正想法了。

    苏兰芷将上官无忧脸上那一闪而过的焦急看在眼里,心里的那股猜想就更是准确了,这会儿也说道,“父王,你放心吧,衍一定会将那人带回来的!”这秦王府铜墙铁壁的,尤其是最近秦之衍派了不少人在暗中呢,就是苍蝇都飞不出去,更别说是一个人了。

    “嗯!”秦王看着窗外,心里也是着急的,等了好一会儿才见着秦之衍提着那女子进来了,只是那女子的下巴被秦之衍卸了,秦王见了,顿时也明白了。

    “父王,人是抓到了,只是她嘴巴里有毒药,想自尽,我便将她的下巴给下了。”

    “抓回来就好,你说,你是谁派来的?”

    “哼!”白了秦王一眼,这侍女一句话都不说,看来是打算死扛着了。

    “父王,她看起来是死士,怕是不会轻易的就认了,不如让人好生询问吧!”

    “也对,好,就交给你!”秦之衍的能力,秦王最是清楚不过,这人交给秦之衍,就是不死,半条命也是去了的,就不怕对方不招了。只是秦王不知道的是,他身边的上官无忧身子僵了僵,那平时总是浅笑的脸,这会儿也有了些裂痕了。

    “王爷,如今人是抓到了,王爷打算怎么办?”

    “先问清楚再说,今日大家都不许出府,等到事情清楚了再说!”秦王的这个决定虽然有些强硬,却也是最好的办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