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真相
    “还有今日的事情,你们都给我烂在肚子里,知道吗?要是让本王知道谁泄露出去了,本王不会放过她的,明白吗?”秦王说这件事情的时候,眼底一片的凶光,他这样子让屋子里的人都吓了一跳了,哪里还敢出去说什么?

    王爷今日,好吓人啊,以前王爷可是很儒雅的,脾气也是极好,今日这样,怕也是气急了吧?

    “是!”一干人等也都颤颤抖抖的应了,不管是谁,看着秦王这样子,哪里还敢随便乱说呢?只是李若兰心里到底很是不甘心,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事情竟然越发的复杂,如今竟然牵扯到她身边的人来了。

    可是她身边的人怎么突然就换了呢?什么时候换的?为什么她竟然是一点都不知道?如果这一个换了,是不是还有别人呢?

    李若兰单单是想想都觉得恐怖了,很想好好的查查自己身边的人了,不然还有那么一个危险的,那她岂不是性命堪忧?

    想到这里,李若兰不由得就更是害怕了,这会儿对苏兰芷的恨意,也就更深了。

    这个苏兰芷,就是她的克星,自从苏兰芷嫁进来了,她就没有快活过,如今更是出了这样子的事情,还不知道父王母妃怎么想她呢?这可如何是好啊?

    还有,凭什么今天她不能回家啊?今天大年初一,照理说她就是应该要回家的啊,这不回去,万一家里人问起来,她怎么说啊?

    李若兰都准备好了礼物回去的了,本想回去好好显摆显摆的,如今却因为这事情没有办法,李若兰心里哪里会快活?

    “好了,各自在自己的屋子待着,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不管是谁,都不许离开府上了!”这事情兹事体大,秦王也是不敢马虎的。苗疆的人竟然来了秦王府,还不知不觉的待了那么久,甚至还下了毒,秦王肯定是要彻查的!

    “是!”

    “衍儿,这事情就交给你了,一定要问出来!”

    “父王,你放心吧!”秦之衍倒是不担心的,吩咐人直接就将那侍女带下去了,秦王本来想让大家想去休息一下的,可是秦之衍的话,却是改变了秦王的打算了,“父王,不如就让大家在这里稍等就是,我会尽快的问出来的。也免得夜长梦多了。”

    “嗯!”想了想,为了安全起见,秦王还是决定让大家都得待在这里,也免得走漏了风声了,“对了,让人去看看冬雪如何了,可别再出事了。”

    “是!”事情都到一堆了,大家的脸色都是极其的沉重的,一个两个的虽然坐在那里,可是神色都是十分的不安,最后秦王跟着秦之衍走了,留下秦王妃几人,秦王妃想着刚才的局面,这会儿脸色也很是不好。

    “母妃,您没事吧?”

    “我没事,你放心吧!”摇了摇头,秦王妃不想让苏兰芷担心了。

    “王妃姐姐,我看你脸色不大好,不如去里面休息一下吧,也免得受不住了。”上官无忧瞧着秦王妃的脸色不好,便提议道,秦王妃本来想等着的,却不曾想苏兰芷却扶着她了,“母妃,侧妃娘娘说的是,您还是休息一下吧,刚才也是让母妃受惊了。”一旁的魏嬷嬷见了,也赶忙点了点头了,“王妃,二夫人说得对,王妃身子不好,还是休息一下的好。”

    “嗯,也好,那我就去眯会儿!”其实这会儿是睡不着的,可是秦王妃不好就拂了大家的好意了,便有着魏嬷嬷和苏兰芷扶着自己进去休息了。

    魏嬷嬷和苏兰芷伺候秦王妃躺下,秦王妃脸色也的确是疲惫的,“好了,你们不要管我了,也去休息一下吧,我没事的!”

    “好,那母妃有什么事情,就叫我们!我们就在外面!”

    “嗯!”

    苏兰芷临走之前给了魏嬷嬷一个眼神,魏嬷嬷自然也是了解的,也跟着过去了。

    “嬷嬷可是都准备好了?”

    “二夫人放心吧,老奴已经都准备好了。”

    “那一会儿,还得劳烦嬷嬷了。”

    “这是老奴应该做的。”

    “有嬷嬷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对了魏嬷嬷点了点头,彼此都在对方的眼底看到了决心,魏嬷嬷瞧着苏兰芷今日如此镇定,心里也是有些宽慰的,“今日还好二夫人和二少爷机灵,不然怕是着了别人的道了,只是这如今事情发展到这样子,那人真的会招了吗?”

    “放心吧,她会招的!”之前苏兰芷暗示魏嬷嬷将秦王妃的屋子检查一遍,魏嬷嬷果然发现屋子的角落里有些不知名的东西了,魏嬷嬷当时就拿给苏兰芷看了,苏兰芷这才发现那些东西。这些日子苏兰芷一直都在等着上官无忧的行动,为的就是将那人找出来了,如今上官无忧既然等不及要在现在下手,那她自然也不会轻易的就放过对方了。

    “有二夫人这句话,老奴也就放心了。”不然那人一直都在这府中兴风作浪的,她也着实是不放心了。

    “放心吧,既然要了断,今日就一次性做个彻底吧!我只是有些担心父王和母妃……”到底是信赖了多年的人了,不知道父王母妃知道了一切以后,身子会不会承受不住了?

    “早些看清,对王爷王妃而言,都是极好的。不然她如此心狠手辣,府上迟早都会出事情的!”

    “嬷嬷说的极是!”和魏嬷嬷商量了一会儿,苏兰芷便出去了,出去的时候看着上官无忧依旧在那里坐着,丝毫都不担心的样子,苏兰芷便也坐下了,“侧妃娘娘一点都不担心吗?”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难不成她还有什么招数不成?

    “这事情王爷自然会处理好的,我就是担心,也帮不上忙的,哎……”叹了口气,上官无忧看起来虽然不紧张,可是她的心里,早就一片混乱了。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明明说好了如果迫不得已被发现,就立刻跑出去的吗?就算是跑不掉,也该立刻自尽的啊?

    这个死士是怎么回事?为何那么不经用,竟然还被抓了?

    心里虽然有些担心,可是上官无忧也知道,那是死士,平时也是被训练了的,不会轻易的就说出主人家的秘密,所以她如今,也能暂时的放心了。

    “旭儿,给我倒杯茶!我有些口渴了。”如今出去不得,那死士还在秦王的手里,上官无忧就是要多牵挂一份心的,看样子得想办法将消息传出去,将那死士结果了才好了。

    “好的,娘!”秦旭虽然不知道今日的事情具体是怎么回事,不过隐约的也知道今日是上官无忧所设下的一场局,为的就是让苏兰芷成为众矢之的,从此再也没有管家的权利,也被秦王和秦王妃不喜了。

    可是,他们这局明明就走得很好,为何突然就成了这样子了呢?

    刚才的转着实在是太快,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孙太医竟然会认出那毒药来,秦旭这会儿心里也是有些不放心的,要不是看在上官无忧还悠闲的坐在那儿,秦旭怕是早就坐不住了。

    “嗯,我的确是有些渴了,而且,啊……”突然脸色就一片的苍白了,上官无忧这样子怕是要发病了,秦旭见了,收到了上官无忧的眼神,赶忙扶住对方,“娘,您这是怎么了?可是又犯病了娘?您别吓我啊!”

    “我,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本来是想借着身子不好的理由去休息的,这样就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人了,可是不想苏兰芷这会儿却过来凑热闹了,“呀,侧妃娘娘,你这是怎么了?孙太医,你赶紧的给侧妃娘娘看看啊,可是心疾又发作了?大哥,你别挡着孙太医啊,侧妃娘娘这病可是严重呢!”苏兰芷说完就将秦旭给挤开了,偏偏她说的话情真意切的,秦旭心下虽然有些不满,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那就劳烦孙太医给娘看看了!”

    “是!”说实话,这趟浑水,孙太医是不想趟的,奈何他欠秦之衍一份恩情,加上苏兰芷勤奋好学,这些年一直向他讨教医术,孙太医都已经将苏兰芷当成自己的弟子看待了。也是这分情分在,不然以孙太医的性子,怕是绝对不会沾染这些事情的了。

    叹了口气,孙太医给上官无忧把了脉,瞧着对方,皱了皱眉头,“侧妃娘娘只是刚才吓着了,所以有些不舒服,休息一下子就好了。”一句话,也算是成全了上官无忧的面子,没有当面拆穿她,不过上官无忧却是没有借口离开了。

    这个苏兰芷,存心的不是?

    心里颇有些咬牙切齿,上官无忧这会儿也只能耐心的坐着,希望一切都顺利了。

    这些死士都是爹爹给自己的,这些年来给她做了不少的事情,也都没有出错的,想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只是,留在到底是不放心的。

    ……

    上官无忧在煎熬中过了一天了,李若兰因为没能回去,还被禁锢在这里,心情也不是很好,尤其是苏兰芷今天没有倒霉,她心情就更是不好了,好不容易等到天黑了,秦王那边也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几人吃了饭,也就有些坐不住了。

    不过好在秦王妃是体贴的,看着秦王那边还是没有动静,便也没有为难大家了,“时辰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也该好生休息一下了。”今日也的确是艰难了,因着这事情两个媳妇都没有回家,他们还特意让人去道歉了,好在两家也没有因此而不满,对此,秦王妃也是很愧疚的。

    “那王妃姐姐,妾身先回去了,明日再来看王妃姐姐!”看来那死士还没有招,这就好了,今夜还是让人去解决了才好了。

    “嗯,都回去吧,今日也是让大家都操劳了,别想太多了,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摆了摆手,秦王妃今日也是很累的,看着大家都回去了,秦王妃也打算去看看秦王那边怎么样了。

    “母妃,我陪你一块儿去吧!”

    “地牢那地方可不是好地方,你不怕吗?”看着苏兰芷娇滴滴的样子,秦王妃还真的是有些担心了。

    “母妃,我不怕的。”秦之衍那边还是没有消息传来,苏兰芷也不放心,自然是要去看看的。

    “你呀,走吧!”苏兰芷将来要撑起整个秦王府,有些事情,也是该面对的,秦王妃虽然有些舍不得,到底还是没有阻拦,也由着苏兰芷去了。

    “母妃,我扶您!”

    “嗯!”

    ……

    在秦王妃和苏兰芷去地牢的时候,地牢的这边,秦王的脸色却是一片的铁青了,一旁的秦之衍见了,看着秦王,知道秦王此刻的心情是很不好的,“父王,这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我真的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和苗疆有联系?”

    “父王,我听说镇国公最近和四皇子走得极近,怕是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联盟了。”这死士也是嘴硬,一直都不肯招的,好在秦之衍有苏兰芷早就配置好的毒药了,这毒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死士最终还是抵不住招了,只是这内容,却是让秦王格外的震惊了!

    “她怎么可以如此?”

    “许是这些年,她终究是有些不甘心吧?”

    “哎,是我对不起她,可是她……”

    “父王,感情这事情,无所谓谁对谁错,这一切,也不过是她自己的执念罢了,父王对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哎,一步错,步步错啊……”叹了口气,这些年一直以为上官无忧是个善良的女子,加上曾经亏欠太多,秦王对上官无忧总是多了一份怜惜的。这些年一直都对对方十分的愧疚,秦王没有想到的是,上官无忧竟然会这样子对他!

    “那父王如今打算怎么办?”

    “如今四皇子声势越发的大了,就连二皇子也是敌不过,最近皇兄又颇为宠爱郭慧妃,怕是很快,就有一场血雨腥风了……”叹了口气,秦王怎么都没有想到,一向来贤明的文帝,如今也会因为美色,迷失自己了。

    “父王,还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事情,你说就是!”

    “母妃的身子一直以来都是时好时坏的,前些日子魏嬷嬷将母妃的屋子坚持了一遍,发现母妃以前的旧衣服里面有不少的蟑螂,全部都死了的。当时魏嬷嬷觉得奇怪,就让兰兰去查了查,兰兰发现母妃的旧物里面竟然是染了毒的!那毒透过皮肤渗透到身子里面去,会让人身子越发的虚弱,最后将人的身子掏空了离去……”

    “你说什么?”如果说刚才的事情是让秦王对上官无忧失望了,那么现在,秦王却是对上官无忧有了杀意了!

    “父王,我和兰兰都怀疑,那毒药和今日的毒药都是有关系的。只是那毒药太过霸道,我和兰兰都找不到解药,父王,这事情怕是有些棘手了。”虽然是恨不得杀了上官无忧才好,可是如今秦王妃成了这样子了,如果真的杀了上官无忧,那么秦王妃真的就是无药可救了。

    “这个恶毒的女人!”秦王听了,顿时脸色青筋暴起,恨不得立刻就将上官无忧碎尸万段了。

    亏他还以为对方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好女子,对着之前的事情,一直都有那份愧疚在,可是没有想到,对方在王府那么多年,竟然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如今虽然出来了一个替死鬼,可是谁知道这暗中还有多少人呢?

    “父王不要冲动,如今还不是动她的时候!”如果可以,秦之衍恨不得将上官无忧碎尸万段了,可是如今上官无忧掌管了王府那么多年,今日还有了一个死士在李若兰的身边,谁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在呢?不然秦王妃那毒药,为何就会那么莫名其妙的就着了呢?

    如今如果动了对方,那岂不是打草惊蛇了吗?

    “可是留下这个祸害,你母妃怎么办?”秦王如今真的是有杀意了,不管他欠了上官无忧多少,他都不允许对方伤害他在意的人!尤其是以这样狠毒的方式!

    “父王切莫冲动,如今我们也只能暂时静观其变了,如今父王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们要做的,就是将她在府中安插的人手全部都扒光了才是,而且还得想办法弄出母妃的解药,不然我实在是担心……”如果不是为了秦王妃,为了大局,秦之衍真的恨不得亲手血刃仇人了!

    “可是你母妃中毒已久,耽误下去也不是回事啊,更何况这毒竟然如此霸道诡异,那就更是防不胜防!”

    “父王莫急,从她最近的举动来看,她怕是已经等不急了,不然最近也不会连番的动作。相信经过今日的事情以后,她定然会十分的着急,到时候,我们只要静观其变,一起将她隐藏在府中的势力拔出来才好了!”也是苏兰芷最近接触了管家的事物,才渐渐的发现了不对劲了,不然秦之衍哪里会那么耐心的等待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