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七十章 厌恶
    许是昨天的事情的确是太多了,这一大早的,大家都起得很早,尤其是秦王妃,这会儿瞧着苏兰芷来了,赶忙就站起来了,“衍儿,兰儿,你们可是来了?昨日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们怎么就不告诉我呢?你们可有受伤,没出什么事情吧?”昨天秦王妃也是太累了,回到屋子里支持不住就睡着了,可是没有想到一大早的就听到苏兰芷的院子里昨天起火的消息了,秦王妃可是吓坏了。

    “母妃放心吧,我们没事的,只是虚惊一场罢了。”笑了笑,苏兰芷知道秦王妃身子不好,肯定是不会让对方担心的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可是怎么突然就起火了呢?是不是屋子里的人伺候的不尽心,故意怠慢了?是谁做的,可得好好的罚罚才是!”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秦王妃其实也不是格外的清楚,这一大早的听到这个消息,秦王妃本来还想亲自去问问苏兰芷的,不过魏嬷嬷拦着她了,让她等苏兰芷过来了才问,只是她的心里,可是担心了。

    “昨夜不过是一场意外,有一个丫鬟半夜起来熬药不小心就烧着了。”想起小夏的尸体,苏兰芷其实心底里也是有些不忍心的。

    昨夜的一切来得太过巧合,她这边刚刚出事情,秦之衍就赶来了,而地牢却出了事情,死士死了。这不用想就知道是别人的调虎离山计了,只是如今事情已经成了定局,白白的害了一个性命了。

    “那那个丫鬟你可是询问了的?这大半夜的熬药,还惊扰了主子,那可不能轻易的就放过了!”秦王妃虽然为人仁慈,可是该罚的时候,她也是不手软的,因为她会知道,有的时候,退让只会让别人更加的嚣张罢了。

    “母妃,那个丫鬟昨日没有逃出来……”说到这里,苏兰芷心里也是有些叹息的。不管小夏昨日到底是被人利用了还是怎么的,她到底是失去了一条性命了,的确是可惜了。

    “怎么会?”听到苏兰芷这么说,秦王妃也是有些诧异的,毕竟厨房也不小,如果真的失火了,一下子也不会太大的,那丫鬟怎么会没有逃出来呢?

    秦王妃不是傻子,知道这事情怕是有蹊跷的,只是看苏兰芷没有要说的样子,秦王妃选择尊重苏兰芷罢了,“好了,既然她没有逃出来,这事情你做好善后就是了,她的家人,可是都安抚好了?”

    “母妃放心吧,昨夜已经都安抚好了。”小夏的家人不多,而且都是家生子,昨夜小夏去了,苏兰芷就已经让人去告诉了她的家人了,也给了一定的补偿,这事情不管是不是小夏做的,小夏都已经受到了处罚了,至于她的家人,苏兰芷过些日子,自然会想办法处理了的。

    这些人,怕是不能再继续呆在王府了,不然万一也是麻烦,那就不好了。

    “嗯,你安抚好了就好了,出了这样子的事情,我们当然要好生的处理,可别有后顾之忧了。”秦王妃的话就是让苏兰芷大胆的去做,她会支持苏兰芷的,苏兰芷听了秦王妃没有任何询问就支持的话,感觉到秦王妃的信任,心里也是格外的高兴的,“谢谢母妃了。”

    “好了,不说这些不好的事情了,今日你还得回相府呢,可别因为这事情影响了心情了。”

    “母妃说的是。”

    “昨日出了这样子的事情,我打算明日去云来寺去上香,你明日陪我一起去吧!”大年初一的府中就出了几条人命了,到底是血腥了些,不吉利,秦王妃当然是要去庙里面拜拜,去去霉气的。

    “好,母妃!”

    +++++++++++++++++++我是上官无忧出现的分界线

    上官无忧今日一早心情就很好的过来给秦王妃请安的,她本来以为会看到大家一脸阴霾的神色的,却不曾想一进来就看到秦王妃对苏兰芷的关切,上官无忧顿时就换上了一脸的忧愁了,“二夫人,昨夜你可是还好?我也真是糟糕,昨天太累了,沾床就睡着了,也不知道二夫人你那里出了什么事情了,二夫人你可是受了惊吓了,一切都还好吧?屋子里没有什么损伤吧?”关切的话就那么情不自禁的说出口了,上官无忧向来都是一个会做表面功夫的,尤其是如今她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了,就更是不用担心了。

    “有劳侧妃娘娘关心了,我很好,昨夜也只是厨房烧着了,我没事,放心吧!”笑了笑,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官无忧的错觉,她总觉得苏兰芷的笑容给人一种有些虚的感觉了。不过等到她仔细看的时候,看到的依旧是苏兰芷那张千年不变的脸,上官无忧顿时也只以为自己是错觉了。

    不过是个黄毛丫头而已,虽然有些小聪明,可是这能力到底不足,而且心思也不够狠,哪里是她的对手呢?而且昨夜的事情天衣无缝,谁会知道,会是她做的呢?

    上官无忧对自己手下的死士向来都是很信任的,那些人可是她父亲给她的精英了,不会轻易的就屈服的。加上她昨天又及时的灭口了,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苏兰芷他们会真的从那死士的口里知道什么了。

    “二夫人没事就好了,我今儿个早上听到的时候,都吓坏了。还好还好,不然王妃姐姐该是着急了。”笑了笑,上官无忧走了过去,看着秦王妃,不由得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今日瞧着王妃姐姐的气色不错,想来昨夜也是休息的不错的,姐姐的身子如今可是越发的好了,相信再过不久,姐姐就痊愈了的。”口不对心的话,也只有上官无忧用得如此的灵巧,秦王妃听了,心下有些黯然,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不变的,“可不是吗?我如今也是觉得自己的身子好了些了,正在想着明日去云来寺去拜拜呢,也好去去这府里的霉气了。”

    “呵呵,王妃姐姐这说的极是,可否让妹妹明日也陪着去了?”

    “你身子不好,要不就在家里休息吧?”

    “没事的,王妃姐姐,我不累,我陪着王妃姐姐一起出去,彼此也有个照应啊,不是吗?”上官无忧平日出门的也少,大多数给人的感觉就是她担心自己脸上的疤痕太丑,不敢出门了,对此总是让秦王妃很愧疚,如今瞧着上官无忧那么高兴的想要出门,秦王妃见了,也是很高兴的,“妹妹你想要出去自然是极好的,那我们明日就一起吧,最近府上的事情也的确是多了些,去拜拜也是好的。”

    “云来寺可是灵验呢,二夫人也一起去吧?到时候多拜拜,说不定王妃姐姐很快就当奶奶了呢!”

    “呵呵,那也让若儿一起去,几个孩子一起沾沾云来寺的佛光!”

    “谢谢母妃!”李若兰本来因为秦王妃叫了苏兰芷没有叫自己,心里在不痛快呢,这会儿秦王妃在上官无忧的带动下,主动的带了她去,她自然是高兴的。

    出嫁的女儿可没有那么轻易的就能出门了,昨天的事情对她的触动也是很大的,李若兰早就想去去霉气了,也免得自己也被沾染了不好的东西,倒霉了。

    “那我们明日就一起去吧!”正说着,秦王妃的心情也好了起来,秦王一进来就听到秦王妃的声音,感觉到秦王妃的愉悦,笑了笑了,“你们在说什么呢?那么高兴?”走进来的时候,秦王若有似无的看了上官无忧一眼,想着昨日知道的事情,如今再一次看上官无忧,秦王只觉得格外的虚伪和恶心了。

    他以前眼睛是瞎了不成,为何会被这人骗得团团转呢?如今害得落儿身中剧毒,这要是落儿有个万一,他岂不是后悔死了?

    想到这里,秦王的心里就是一阵后怕了,如今要面对上官无忧那张虚伪的脸,秦王这性子可是忍耐了许久,才不至于发作的。

    “海你来了啊,我们没说什么呢,就是说明日想去云来寺上香,去去霉气而已。我想着一家人明日一起去,海你明日可是有空?”

    “嗯,一起去也好,我也有许久没有去云来寺了。”如今知道秦王妃的身子已经很严重了,秦王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陪着秦王妃了。尤其是上官无忧明日也会去,秦王着实是有些不大放心,自然是得跟着去好好的看看了。

    “呵呵,那就好,明日我们一起去,顺便去那里住几日也是好的,海你说如何呢?”

    “你觉得怎么好就怎么,都听你的安排。”

    “好,那我一会儿就安排下去!”

    “你身子不好,可别太操劳了。”今日的秦王完全都没有顾忌上官无忧在场,对秦王妃格外的温柔体贴,看得上官无忧的脸上一脸的嫉妒,秦王一直都在注意观察着上官无忧,果然看到上官无忧脸上那一闪而过的狠毒,心里对上官无忧的厌恶,也就更多了。

    曾经他是因为欠了上官无忧,才不得不娶了对方,给对方一个身份了,他本来也只是想弥补,尽力的补偿这个为了他差点就没命的女人。只是他不曾想到上官无忧的心竟然是这般的狠,想到上官无忧对秦王妃所做的事情,秦王到现在真的都悔得肠子都青了。

    “你放心吧,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做的。”

    “嗯,好了,都到齐了,大家就一起用餐吧!”

    “好!”因为还没有分家,所以很多时候,大多都是一起吃的,尤其是这几日过年,当然得一家子吃饭了。

    以前秦王觉得很好,可是这会儿只要一想起上官无忧那蛇蝎心肠,秦王就恨不得立刻掀桌子而去了,要不是秦之衍昨夜的话一直提醒着他,他是看都懒得再看上官无忧一眼了。

    秦王今日格外的沉默,多年的夫妻,秦王妃自然也是感觉到了的,不由得看着秦王,想着秦王今日从一进门就没有跟上官无忧打过招呼,甚至都没有看对方一眼,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这话不是她该问的,“对了衍儿,昨夜的那个人可是审问出什么了吗?他说了什么没有?到底是谁派来的?”那死士已经死了的事情,秦王妃也是还没有知道的,秦王和秦之衍为了不想秦王妃继续操劳担心,自然也没有让人主动去跟秦王妃提起,也免得秦王妃担心了。

    “母妃,她受不住折磨,已经去了。”

    “什么?那可是问出什么了没有?”好不容易抓到的人证就那么没了,秦王妃觉得格外的诧异,有些不大相信是秦之衍这样子细心的人会做的了。

    “没有,那人意志很坚定,不管我们怎么问都问不出。”摇了摇头,秦之衍的面色有些凝重,看起来也是颇为郁闷的,他这样子的隐瞒看在上官无忧的眼底,上官无忧的嘴角划过一抹讽刺的笑容,不过她一直低着头默默的吃饭,在桌子上的时候,她向来都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了。

    “衍儿,别担心了,既然问不出那就算了,这事情不是你的错!”秦之衍是不想让秦王妃知道昨夜有人故意烧他们院子的厨房,让人将那死士灭口的事情,也免得秦王妃劳神。府中已经下了命令了的,也没有人会告诉秦王妃,秦王妃这会儿自然是以为秦之衍在自责了。

    “母妃,最近你不管去哪里,身边都还是有人的好,我怀疑苗疆的人已经瞄准了我们,怕是麻烦。”

    “嗯,我知道的。”凝重的点了点头,府上突然多了苗疆的尖细,这也是秦王妃都没有想到的。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秦王妃也只能面对,她不会让自己成为秦王和秦之衍的负担的。

    “好了,吃饭吧,这事情也别提了,一会儿将下人们都召集起来,昨日发生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许往外漏!”

    “海,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如今可是非常时期了,秦王妃当然知道府上有了苗疆的尖细意味着什么了,自然不会给人话柄的。

    “嗯。”点了点头,秦王看着李若兰,问道,“大媳妇,那人跟着你,你可是有发觉不同吗?”

    “父王,那人不是我派来的!”李若兰听到秦王这样问,不由得有些紧张了。

    “你别担心,我只是问问,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是啊,若儿,你父王只是想知道,她是怎么到你身边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她是我的陪嫁丫鬟,一直都在我身边,我也没有发觉什么不同的,父王母妃,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这苗疆的奸细可不是小事情的,一个不小心,那可是要掉脑袋的,李若兰可不想和苗疆的事情扯上关系了。

    几人见着李若兰如此的紧张,秦王妃赶忙安抚了,“好了,你别紧张,我们相信你。只是这事情兹事体大,你可别告诉别人了,哪怕是你父母都不行,知道吗?”

    “知道的,母妃!”其实李若兰是想告诉自己的父母的,毕竟她身边这人突然换了,她能不担心吗?更何况谁知道府上还有没有呢,要是有,那岂不是糟糕了?

    “若儿,这事情一定不能说,这人什么时候跟着你的,在你娘家还有没有,这些我们都不知道,你万一回去说了,泄了口风,打草惊蛇了就不好了,明白吗?”秦王妃见李若兰还是想回去问问的样子,自然是得敲打一番的,可不能让李若兰坏了事情了。

    “母妃,你是说……”想到家里可能会有,李若兰心里顿时就害怕起来了。

    那些人,想要干什么呢?

    “你放心,如今我们不确定,他们或许是冲着王府来的,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要走漏了风声的好,知道吗?”

    “母妃,我知道,我知道,只是你们一定要信我啊,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事情李若兰的确是不知道的,她虽然骄纵,可是胆子可没有那么大。

    “我们知道你也是被瞒着的,好了,这事情你别担心了,一会儿你还得回娘家呢!昨天没有回去,他们该担心了,今日想好了怎么说了吗?”

    “母妃,我……”李若兰哪里想过这些,她如今的心里,很乱很乱了。昨天的事情对她的冲击,也的确是大了些了。

    “你就说我身子突然不舒服,所以你们得照顾我,知道吗?”这个借口倒是说得过去,秦王妃最近的身子不好,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

    “好好,我知道了。”

    “好了,也别担心了,免得一会儿回去家里人担心,知道吗?今日回娘家,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开开心心的回去,高高兴兴的回来。”

    “好的,母妃!”努力的笑了笑,李若兰的心性到底比不上苏兰芷的,秦王妃看着李若兰,再看看苏兰芷,心里叹了口气了。

    其实有的时候不是她偏心,而是李若兰的确比不得苏兰芷了,这同样的事情,在苏兰芷那里的反应就镇定多了。这人的气度,以及应变能力,也是因人而异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