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七十二章 问题?
    “可不是吗?我这几日本来打算去看外祖父外祖母的,只是最近事情比较多,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们了,你们是出来逛逛的吗?”苏兰芷瞧着慕容香和慕容雅,见着慕容雅毫无芥蒂的笑容,苏兰芷也就放心了。

    雅姐姐看起来很幸福,而且也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就有所隔阂了,这样就好。

    “是啊,好久没有回来了,如今回来,倒是觉得这京都变了许多了。所以今日特意出来走走,不然我都快要忘了这京都的模样了。对了,这个就是阳哥儿吧?如今都那么大了啊?可真是是可爱呢,粉雕玉琢的,阳哥儿,叫姐姐啊!”慕容雅瞧着苏铭阳的模样就是爱极了,出嫁那么久,如今好不容易能回来,周围的人和事情都变了许多了,不过好在熟悉的人都在,感情也都在,这倒是让慕容雅冲淡了许多的惆怅了。

    “……”苏铭阳对慕容雅的印象已经很陌生了,看着慕容雅,苏铭阳有些认生,苏兰芷见了,笑了笑,捏了捏苏铭阳的小脸蛋,“阳哥儿,不记得雅姐姐了吗?以前雅姐姐可是还抱过你呢,快叫人啊!”

    “呵呵,看来我离开的也是够久的了,阳哥儿都不认识我了。”

    “雅姐姐别这么说,小孩子忘性大,没事的,阳哥儿,叫人啊!”笑了笑,这苏铭阳平日里虽然性子开朗,可是和陌生人却是不是那么容易亲近的,苏兰芷也是没有办法。

    “雅姐姐!”苏铭阳虽然不认得慕容雅了,可是听苏兰芷说抱过自己,他还是乖乖的喊了人了,这个姐姐对自己笑得好好看,他喜欢。

    “诶,乖,我也没有什么送你的,这个送你,阳哥儿要赶紧的长大哦!”没有想到会遇到苏铭阳,慕容雅找出了身上的一个小玉佩送给了苏铭阳,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苏兰芷见了,倒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了,“雅姐姐,不必那么客气的,阳哥儿还小呢,给他那么贵重的东西可是不好。”

    “没事的,难得见到他一次,而且这声姐姐,我听着可是高兴呢!”仔细看还能发觉慕容雅眼底的点点黯然了。说到底她如今出嫁都一年多了,却是半点消息都没有的,婆婆他们虽然没说什么,可是慕容雅哪里能够不着急呢?

    这子嗣对一个女子来说可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子嗣,就算她的丈夫再心疼她,她娘家的地位再高,那也是避免不了她的悲剧的。

    这本来就是慕容雅的心事了,如今瞧见了苏铭阳,瞧着对方那么可爱,慕容雅真的恨不得自己也有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了。

    “来,阳哥儿,这是姐姐给你的,你可得好好收好哦!”笑嘻嘻的看着苏铭阳,慕容雅不得不说这孩子真的长得挺快的,这一年多就长得如此的可爱了,长大了以后,怕也是一个不凡的人吧?

    如果她也能有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那该多好啊!

    “……”苏铭阳虽然很喜欢,可是在外面他一向来都很懂规矩的,尤其是苏兰芷刚才没有让他接受的意思,苏铭阳虽然想要,可是还是没有伸手去拿的。慕容雅见了,看着苏兰芷,倒是有些“不满”了,“怎么,兰儿,我难道都不能送阳哥儿礼物吗?还是你看不起我的礼物,不肯让他收呢?”

    “雅姐姐我没有这个意思……”赶忙解释,慕容雅赶忙也接了,“自然你没有这个意思,那为何不让阳哥儿收呢?这是我的一份心意,无关乎这礼物的轻重了。”

    “雅姐姐说的极是,阳哥儿,还不快谢谢雅姐姐?”看着慕容雅,苏兰芷不得不说,嫁了人的慕容雅,比以往显得更加圆滑了些了,看起来处理事情也稳重了许多,苏兰芷真心的为对方感到高兴。

    “呵呵,谢谢雅姐姐!”苏铭阳可是喜欢这些东西呢,得了苏兰芷的允许,赶忙也就接了,慕容雅看着苏铭阳这样子,不由得满眼的羡慕了,“阳哥儿可真的是懂事呢,小小年纪就如此的有分寸,将来必定成大器!”

    “雅姐姐可别那么夸他,夸上天了,他得意起来,那可不得了了。”自己的弟弟,苏兰芷是知道的,虽然调皮了些,可是很懂事。

    “你也切莫谦虚了。”有些渴望的看着苏铭阳,慕容雅看着苏兰芷,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对了,我能抱抱他吗?瞧着好可爱的呢,当初我嫁人的时候,他都还那么小,躺在襁褓里,如今都可以走可以说话了,时间过得可真的是快啊!”

    “阳哥儿重呢,雅姐姐可别嫌弃!”

    “没事的,我抱抱,阳哥儿,好吗?”

    “……”苏铭阳对慕容雅到底是陌生的,不大愿意让慕容雅抱,可是想着慕容雅刚才给自己的东西挺好的,他挺喜欢,苏铭阳也就没有拒绝了,“好啊,雅姐姐,抱抱!”伸出手就让慕容雅抱着,慕容雅赶忙接了过去,感觉到怀里的重量,慕容嫣的心里一片的柔软,恨不得自己立刻也有了那么一个孩子了。

    “阳哥儿,可不许乱动,弄乱了雅姐姐身上的衣服知道吗?”看苏铭阳那好奇的样子,苏兰芷还真的是担心苏铭阳和在家里一样的总是喜欢搞破坏了,这到底是在街道上,万一将慕容雅弄得脏乱了可就不好了。

    “兰儿,没事的。”摇了摇头,慕容雅如今看着孩子都是喜欢的,她渴望孩子,偏偏不得,心里可是说不出的着急和委屈了。

    “雅姐姐你都不知道,这孩子皮着呢,你得小心些!”看得出慕容雅眼底有些渴望的神色,苏兰芷心里有些担忧,不过这会儿也不是问的时候了。

    “没事的,孩子嘛,调皮些好!”无所谓的笑了笑,慕容雅看着苏铭阳,满心的喜欢完全都没有掩藏,“对了兰儿,既然我们遇到了,那就一起逛逛吧,人多些,也热闹些。”

    “好啊!”几人遇到了,也就一起了,苏兰芷看着慕容雅的丈夫在她身边一直都护着她,心里也是为慕容雅高兴的,不过看着慕容香在一旁,苏兰芷有些事情,还是得问问的,“对了,香儿,二舅母最近可是好些了?”其实谁都知道,李柏萱如今只是在撑着日子过了,等到油尽灯枯的时候,那么一切都结束了。

    “哎,二舅母最近都说胡话了,太医说怕是撑不过这个冬天了,淑儿这些日子过得也很是不好,我们今日本来想拉着她出来散散心的,她也不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兰姐姐,你要不去劝劝她吧,淑儿这样子下去,怕也是不好的。”其实慕容香也很是为慕容淑可怜的,然而李柏萱的身子,慕容香也是没有办法了,他们已经让太医尽力的在医治了,也都用上好的药材给吊着了,可是这样子,能撑到什么时候呢?

    “我过几日去看外祖父他们,再去看看二舅母吧!”苏兰芷虽然懂得医理,可是这不表示她就可以起死回生了。李柏萱的身子已经是到了极致了,那一次的小产真的是伤及了李柏萱的身子了,这身子伤了根本,耗尽了心血,就算是大罗神仙在世,也是没有办法了的。

    “嗯,淑儿最听你的话了,兰姐姐多劝劝她吧,她这样子下去,我也担心她吃不消的。”慕容香能明白慕容淑的苦,可是有的时候,人的力量,的确是太薄弱了。

    “嗯!”想到慕容淑小小年纪就要没了娘,苏兰芷不由得想到了前世的自己,心里也是很替慕容淑担心的。

    希望她可以帮到对方吧?

    ……

    因着碰到了慕容雅几人,苏兰芷和他们在一起也是高兴,尤其是苏铭阳,玩得可是高兴了,到最后他都玩得睡着了,秦之衍抱着他,这才准备回去了。

    苏兰芷瞧着天色已经很晚了,不由得对着慕容雅他们有些歉意了,“雅姐姐,着实是不好意思了,阳哥儿太贪玩,也喊不住,让你们也跟着受累了。”

    “没事的,阳哥儿很可爱呢,我很喜欢和他一起玩。”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他睡着了,呆在外面,也是容易受凉!”

    “好,那你改日来侯府,我们再一起好好说说话,过几日我去看你!”

    “嗯,好,再见!”

    “嗯,再见!”

    和苏兰芷几人分开,慕容雅几人坐着马车就回去了,在路上的时候,慕容雅想起苏铭阳那么可爱的样子,眼底就有些黯然和渴望,这些她的丈夫都看在眼底,等到回到了靖北侯府的时候,她的丈夫曹青这才拉着她的手了,“雅儿,别担心,孩子我们会有的,不着急,你也别有太大的压力。”

    被看出了心思,慕容雅的心里很是动容,然而眼底的脆弱,却是眼藏不住的,“可是相公,我们都成亲那么久了,为何我还是没有消息呢?我瞧着娘每天那么期待和失望的表情,还有奶奶,我心里就难受。”

    “你呀,别想太多了,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大夫不是说了吗?你也没有问题,我们顺其自然就好了,许多夫妻不也一样是成亲许久才有的孩子吗?”

    “我是知道啊,可是我担心啊,万一,万一我不能生怎么办?”

    “这样的胡话,可不许乱说了!”

    “那万一呢?万一我真的不能生,那可如何是好?”

    “雅儿,你放心,我不会负你,我们一起努力,可好?”

    “相公,我真的担心……”

    “好了,别担心了,这一次回来不是就是让京都的大夫给你好好的看看吗?不要担心的,好了……”抱着慕容雅,曹青也知道慕容雅的压力,叹了口气,他如今能做的,也只能是陪着对方,用行动表示自己的决心了。

    这个妻子很好,是他喜欢的,他也不想让对方受了委屈了。

    “母亲说明日带我去云来寺去上香,求子,你说,会有用吗?”

    “会的,云来寺向来香火旺盛,也是极其灵验的,我们成亲也才一年多呢,你呀,别想太多了,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反而是不好。”

    “我也是不想啊,我只是害怕而已……”成了亲慕容雅才知道,原来真的在乎一个人,真的是会变得格外的小心翼翼的。她如今真的害怕,如果她真的生不出孩子,丈夫要纳妾怎么办呢?

    那到时候,她该如何自处?

    “有我在,不要害怕。我会陪着你的……”曹青是个温柔体贴的男子,虽然素日里不够细心,但是对慕容雅很好,慕容雅看着丈夫的容颜,心里也是渐渐的安定了。曹青见慕容雅这样,也终于是放心了,“好了,我知道你今日是看着阳哥儿可爱,所以又想多了,明日我们一起去云来寺上香,到时候再让太医给你开些疗养的方子就好了,我们很快就会有孩子的,我们还年轻,你也别总是想太多了知道吗?”

    “嗯,我知道。”慕容雅其实不是很着急的,可是她的婆婆着急啊,弄得她自然也是着急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歇息吧,该睡了。”

    “好!”当下夫妻两个也没说什么就睡了,只是慕容雅想起苏铭阳,想起苏铭阳那么活泼可爱的样子,还真的是想马上就有一个那么可爱的孩子了。

    ……

    一夜,无梦,苏兰芷和秦之衍送苏铭阳回去以后,便回了秦王府了,今日秦王府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冬雪因为自尽被苏兰芷让人看押着了,打算过了年就直接发卖了去,也免得留在王府不放心,对此秦王妃也是同意的,还因为夏荷和冬雪的时候特意跟苏兰芷道歉,弄得苏兰芷十分的不好意思了。

    苏兰芷知晓这是秦王妃的好意,当下婆媳两个就放开了心思将这事情说开了,婆媳两个也彻底的没有了心结,这事情,也就这么揭过去了。等到第二日一大早,秦王妃就带着苏兰芷几人去云来寺了,因着过年,来云来寺上香求佛的人十分的多,不过好在秦王他们有专门的通道,倒是很快就到了的。

    “这云来寺的香火可真的是旺盛,每年都是如此,这几日就是格外的多,瞧那大道,都被堵死了,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排的上了。”每当这个时候,李若兰就有一种优越感,觉得自己高高在上,那些平民百姓就只有仰望她的份了。

    等她当上了世子妃,还不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到时候,她还怕什么呢?

    “好了,走吧,可别耽搁了上香的时间了。”因着身份特殊,自然也是有人专门接见的,秦王妃烧了香,捐了香纸钱,最后还求了签,只是那签文却不是很好,秦王妃见了,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了,“大师,这是何解?”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王妃莫急,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的。”大师笑着看着这签文,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一旁的秦王妃可是有些着急了,“那大师,这是上签呢?还是下签呢?”总觉得这签文说的含含糊糊的,秦王妃的心里到底是不安定的。

    “这签不好不坏,关键是看到时候事态的发展决定一切了。”

    “是吗?”皱了皱眉头,秦王妃想起了最近府上的事情,便询问道,“对了大师,最近我总是有些不顺心,可如何是好呢?”府上这大年初一就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可不是不顺心吗?

    “这人生没有谁都是顺心如意的,王妃无需担心,这不顺心也总是会过去的。”

    “那如果我想化解呢?我着实是觉得最近的心情有些烦躁了。”

    “王妃如果想要化解,沐浴斋戒几日,祈福便是,相信王妃诚心,定能抚平心内的不宁的。”

    “如此,那就多谢大师了。”秦王妃今日是来消灾的,出手也是大方,捐了香油钱,算了卦,还在云来寺吃了斋菜,最近请教了主持一些问题,秦王妃也就照着做了,回去真的打算吃斋念佛几日,顺便抄写佛经,也是想将家里的那些怨气都给清除了才是了。

    ……

    不过让秦王妃几人没有想到的是,今日在云来寺,竟然会碰到席乐荣和慕容雅了。

    “慕容大夫人,你也来了?这,这是曹夫人吧?”依稀的记得慕容雅好像是嫁给了一个曹姓的家里,而且是远嫁,有些日子没有回家了呢!

    “嗯,正是小女,雅儿,青儿,来,见过秦王妃!”

    “呵呵,不用了,都是一家人,不必拘礼的。”秦王妃笑了笑,让大家也都相互打了招呼,看着慕容雅和曹青,倒是很满意的,“有快一年没有见到曹夫人了,如今倒是变了不少呢,慕容大夫人好福气!”

    “呵呵,也没有什么好福气的,这孩子离得远,难得回来,平日里可是让我这个大娘的担心了。”

    “对儿女都是这样子的,慕容大夫人今日来这里,也是来求签的吗?”

    “呵呵,是啊,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王妃了,王妃最近的身子可是还好?”

    “好多了,有劳慕容大夫人挂心了。”

    “呵呵,我瞧着王妃的气色也是好了许多了,如此,我也就放心了。”本来席乐荣还想说什么的,不过这会儿该是席乐荣解签了,席乐荣歉意的笑了笑,秦王妃也不是那般不讲理的人,自然也是理解的,“慕容大夫人还有事情那就先去忙吧,改日来王府坐坐,我们好好说说话!”如今和靖北侯府,也算是亲戚了,相互间的来往也多了起来,加上秦王妃以前和靖北侯府的关系也是不错的,来往的也是多的。

    “好,那我就先过去了,改日再去看王妃!”

    “嗯!”

    因着长辈在,苏兰芷倒是没有怎么和席乐荣说话,只是苏兰芷刚才隐约的好像是看在席乐荣是在求的求子签,想到昨日见到慕容雅的情景,心里也是有些担心的。

    看来得找个时间去问问雅姐姐了,希望没有什么事情吧?

    +++++++++++++++++我是情景分界线

    在云来寺忙了半天,捐香火钱,烧香拜佛的,还求了签,虽然不好也不坏,然而这总算是能让人的心情稍微安定些了。

    “母妃这下子可是放心了吧?大师说了没事的,母妃就不用忧心了。”

    “哎,出了那么多的事情,我能放心吗?如今我也只能希望,我所做的,可以有用吧?”

    “母妃,这几日我陪着您一起抄写佛经吧,多一个人,多一份诚心,相信佛祖会感觉到的。”

    “好,那我们就一起吧!”秦王妃一直都觉得苏兰芷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如今看来,果然是没错的,一旁的李若兰听着苏兰芷那么多,不由得有些恨苏兰芷献殷勤了,也不得不笑嘻嘻的也加入了,“母妃可不能偏心呢,媳妇也是想为家里尽一份心的。”

    “知道你们懂事,只是这几日,怕是会苦了你们了。”

    “母妃,我不怕苦的。”吃斋念佛对苏兰芷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反正她平日的饮食都是很素淡的,而且重生一回,苏兰芷对这些神佛自然也是越发的敬畏了。冥冥之中她一直都觉得自己也是前世积了德才能有这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次自然也是趁机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了。

    “母妃,我也不怕的,为了这个家,让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李若兰心里虽然是不甘愿的,可是也不想在苏兰芷面前示弱,自然也是应了的。

    “好,那这几日,我们就一起为这个家,祈福吧,希望这些噩运可以远离我们。”秦王妃因为最近的事情也是弄得有些疲惫了的,当然也是想求个心安了。

    “姐姐,可别忘了我了,妾身也是要的。”上官无忧笑了笑,这种事情,她从来都是会凑热闹的。

    “你身子不好,还是不要了吧?”

    “没事的姐姐,这些是我应该做的。”

    “你呀,这是何苦?”看着上官无忧,秦王妃眼底很是动容。

    其实心底里说不介意上官无忧嫁给秦王,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上官无忧那么懂事,而且平日里也总是那么贴心,让秦王妃觉得自己的介意就好像是太过卑劣了一样,有的时候,也总是压抑着自己了。

    无忧妹妹那么好,而且从来都不争不抢的,她如果还嫉妒,还去介意,那她这算什么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