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七十三章 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因着过年不顺利的关系,秦王府的几个主子也都吃起斋来了,好在苏兰芷平素也吃得素淡,也就没有什么关系,加上以前在相府的时候,因为慕容嫣经常礼佛,苏兰芷也是很清楚的。苏兰芷自己有的时候心情不平静的时候,也会自己拿着佛珠念念佛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苏兰芷并不觉得有什么苦。只是倒是苦了李若兰了,她从小就锦衣玉食的,这一次竟然要斋戒那么久,李若兰想着就是郁闷的,偏偏看苏兰芷每日还那么精神,她自然就越发的不爽起来。

    可是心里不爽,李若兰也只能憋着了,她可不想因为这事情再被责骂了。

    过年的事情很多,秦王府出了事情,秦王都封锁了消息了,也没有传出去,可是太后那里,到底还是知道一些的。这不,这一日苏兰芷就被叫去宫里了,苏兰芷给太后请了安,太后这一次没有像往常一样的让她坐下,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苏兰芷瞧着太后这样子,就知道,太后今日怕是要说些什么了。

    想起秦王府最近出的事情,太后竟然也是知道一点的,苏兰芷心里就有了不好的感觉,自然也是知道这事情是谁说的了,不过苏兰芷此刻是半点都不会表现出来的。

    跪了好一会儿,苏兰芷知道太后这是在故意的罚她呢,脸上一直都很平静,最后还是太后打破了僵局了,“咦,兰儿,你怎么还跪着呢?这地上凉,赶紧的起来吧!”好像突然才意识到苏兰芷还跪着一样的,太后这会儿睁开了眼睛,眼底还是有些诧异的。

    “谢皇祖母!”腿有些麻了,苏兰芷也没说什么,咬一咬牙就起来了,好在太后这一次虽然罚了,却也没有罚得很了,苏兰芷心里暗自庆幸的同时,便扶着椅子坐下了。

    “你这孩子啊,就是实诚,哀家就喜欢你这一点。”

    “皇祖母谬赞了。”

    “对了,兰儿,最近过的可是还好?府上一切都还顺利吗?”等到苏兰芷坐了许久,太后本来以为苏兰芷会坐不住的,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还是那么坐得住,太后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开口了。

    “皇祖母,一切都还好。”

    “嗯,还好就是。如今你嫁进王府,也有小半年了,可是还习惯?”

    “皇祖母放心吧,我都挺习惯的。”

    “嗯,这就好了。这女子嫁人了啊,就得以夫为纲,你母妃身子不好,也是需要人多多照顾的,衍儿如今也大了,身边自然也是需要几个知冷知热的人的,你也切莫小气了去了。”太后这话语有些提点和警告的意思了,如今苏兰芷还没有怀上,太后心里,自然是有些着急了的。

    她可不想孙子和儿子一样,都被一个媳妇给压得死死的,影响了子嗣了。

    “皇祖母放心吧,兰儿知道的。”太后今日对自己有些冷淡的态度,苏兰芷就已经知道太后找她来是为什么了。想来是府中夏荷和冬雪相继出事的事情传到了太后的耳朵里,让太后以为她嫉妒了。

    “知道就好了,衍儿如今可是武成王,将来还得要继承他父王的王位的,事情肯定多,自然也是需要多些人照顾的。你是他的正妃,这些事情,你也爹替他打点好,切莫学了别人那般的小家子气了。”在太后看来,作为妻子,就应该大度,不该嫉妒,更不该独占丈夫了。子嗣昌盛才是繁荣的根本,太后当然不想秦之衍和秦王一样,就那么一个儿子了。

    “兰儿明白的。”

    “你明白就好了,对了,两位嬷嬷照顾你照顾的可好?你可是满意?”

    苏兰芷不明白太后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由得斟酌着说了,“两位嬷嬷都是宫中的老人了,对兰儿自然是极好的。”

    “两位嬷嬷都是有经验的人,你有什么事情也得多听听他们的。你如今嫁给了衍儿,最要紧的就是先生下嫡长子,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也少操心。衍儿如今年少气盛,正是贪欢的时候,你素日里也别由着他来,不然也会影响你自己身子的。”如果说太后刚才说的含蓄,那么这会儿,太后的话,就太过直白了。

    这不就是要她不许拦着秦之衍纳妾吗?果然,太后对她的态度虽然有所好转,到底还是不会真心的疼爱的。

    “兰儿明白了。”掩下心里的情绪,苏兰芷也都一一的应了。反正在太后这里,她就是反抗也只会得到对方更加激烈的手段,还不如就应了。反正给不给秦之衍纳妾,纳不纳妾,这些都是他们自己说了算了的,苏兰芷才不会傻傻的跟太后正面有冲突了。

    “嗯,哀家知晓你是一个懂事的,你能明白哀家的一片苦心就好了,好了,哀家乏了,你先回去吧!”今日叫苏兰芷来,主要就是一番试探和警告了,太后知道秦之衍疼爱苏兰芷的紧,自然是很怕秦之衍因为苏兰芷,又走了秦王的老路了。

    儿子她是没有办法了,可是这个孙子,她一定不能由着对方了!

    “是,兰儿先告退了。”

    “嗯,去吧去吧!”太后扶了扶额头,似乎有些累了,苏兰芷心里有些疑惑的离开,还没有出宫,就看到有个小宫女过来了,“武成王妃,我们娘娘有请!”

    苏兰芷瞧着这个宫女似乎有些眼熟,眼底划过些什么,却是装作不知道的,“不知道你们娘娘是?”

    “是郭慧妃娘娘!”郭美人因为怀孕一下子就升了几级成了慧妃了,这可是宫里从来都没有的事情。文帝一向来都是一个严谨的人,从来都不会做那么多出格的事情,可是如今对这个郭慧妃,还真的是格外的特别了。

    “你们娘娘找我过去,是有什么事情吗?”对郭慧妃,苏兰芷一直都是心存疑虑的。所以不管对方几次对自己示好,苏兰芷也都是没有回应的,因为她知道,对方对自己,不可能是真心诚意的。

    “娘娘请武成王妃过去说说话,有些事情相告。”

    “你们娘娘身子重,我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在这宫里,苏兰芷从来都不打算招惹任何人的,尤其是最近风头最大的郭慧妃,苏兰芷是巴不得绕路走了的,哪里会主动去见了?

    这郭慧妃最近可是和皇后打起了擂台了,她可不想成为这两人手中的棋子,避开,是最好的办法了。

    这两个人,不管是谁,她都不会帮的。

    “武成王妃请留步!”那宫女见着苏兰芷要走,不由得有些着急的拦住了苏兰芷,苏兰芷见了,眼神顿时就一冷,“怎么,你还敢拦着本妃不成?”再怎么说她都是武成王妃,这郭慧妃就算是再受宠,也没有必要如此咄咄逼人!

    “王妃息怒,只是我们娘娘真心相邀,还希望王妃过去坐坐!”那宫女虽然被苏兰芷突然冷下来的眼神吓到了,可是想起郭慧妃的吩咐,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了。

    “如果本妃不去呢?怎么,你是要强迫本妃吗?这宫里的奴才什么时候那么大胆了?”她不想做的事情,谁都不可以强迫她!包括郭慧妃!

    “还请王妃不要为难奴婢!”那宫女见苏兰芷半点不为所动,心里是很害怕的,可是又不敢真的放开苏兰芷了,两人只好僵持在哪里了。

    “你一个宫女,如何就敢拦着本妃,是谁给你的胆子?”

    “奴婢……”那宫女也知道自己行事有些鲁莽了,顿时有些着急,瞧着苏兰芷又要走,刚想拦着,就被人喝止住了,“好了,碧青,本宫是让你请武成王妃,可不是让你如此怠慢武成王妃的!”郭慧妃向来都是一个好脾气的温婉女子,这会儿也是满脸的严肃,那碧青听了,顿时就有些吓到了,“娘娘饶命!”

    “自己下去领二十个板子,记住教训,武成王妃是你可以轻易的冒犯的吗?!”郭慧妃似乎很生气,决定狠狠的罚罚碧青,那碧青听了脸上顿时惨白的一片,有些害怕的想要求情,只是郭慧妃直接让人将她拉下去了。接着就是看着苏兰芷,满脸的歉意,哪里还有刚才那么冷漠的眼神,“武成王妃受惊了,刚才是我管教的不好,惊扰了武成王妃了,是下人不懂事,还希望武成王妃不要见怪才是。”

    “娘娘严重了,那人也不过是听命行事。”这话的意思,可不就是人家听了郭慧妃的话才会如此吗?

    那郭慧妃这样,岂不是有些自圆其说?

    郭慧妃没有想到苏兰芷如此不客气,脸上飞快的划过一抹恼怒,不过很快的,就消失了,“武成王妃说的极是,也是我刚才交代的不清楚,让武成王妃受惊了。武成王妃不如和我过去坐坐,让我陪个不是,也免得我心里不安。”

    “有劳娘娘的好意了,娘娘的心意我心灵了,只是如今我急着回家,就不和娘娘过去了。”自从对郭慧妃的身份有所怀疑开始,苏兰芷就决定不会再和郭慧妃有过多的牵扯了。

    “呵呵,看来武成王妃对我的偏见颇深啊!我是做了什么让武成王妃误会的事情吗?还是因为最近宫里的传闻,让武成王妃对我也有了忌讳了吗?我记得最初的时候,在这皇宫,武成王妃是第一个给我温暖的人,对此,我一直都很感激,难道武成王妃不记得了吗?”说的他们好像很熟悉的样子,苏兰芷后退了几步,看着郭慧妃,似乎想要将对方看透一样的,只是可惜,除了那有些模糊类似的眼神,苏兰芷再也看不到其他了。

    没有想到,几年不见,对方的确是成长了许多了,就连她都差点被骗了。

    只是不知道这些年她都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进宫,难不成辅国公府改变了计划了吗?还是因为鸾妃的死,让辅国公元气大伤,所以辅国公要再送一个人进去,为的就是维持最初的势力?

    这些,苏兰芷都不是很了解,只是如今面前的人已经被文帝宠爱到了骨子里了,苏兰芷着实是担心了。尤其是对方如今还怀有龙子,谁知道最后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娘娘严重了。”移开了自己的视线,苏兰芷如今并不清楚对方的目的,暂时也不会去做那打草惊蛇的事情了。

    “那为何武成王妃三番两次的拒绝我的相约?我如今可是无聊的紧,不过是想找个人说说话罢了。而且有些事情,我想跟武成王妃说说,也是想报答武成王妃曾经的恩情了。”

    “娘娘严重了,我和娘娘萍水相逢,并没有什么恩情不恩情的。”

    “或许我们之间真的是有什么误会吧?我就知道,进了这宫里,就不会再有朋友了,就好比我现在,虽然看起来过得光鲜亮丽,可是谁知道我内心的烦恼和害怕呢?”似乎将苏兰芷当成了自己的朋友,郭慧妃手掌抚摸着自己那还没有现行的肚子,眼底有些担忧和害怕,这样子看起来还真的像是一个在宫里孤立无援的人一般的,让人看着就不由得怜惜了。

    只是这一招,对苏兰芷没有用罢了,“娘娘如今身怀六甲,当少思少虑,免得影响了身子了。”场面话苏兰芷还是要说的,今日郭慧妃一直要来见自己,苏兰芷还真的得看看,对方要做什么了。

    果然,郭慧妃听到苏兰芷的话,脸上顿时就开心了起来,那样子真的像是一个孩子一般的,对一个人全身心的信赖的,“我就知道,武成王妃你是关心我的。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和别人不一样的。”看样子和苏兰芷挺亲昵的,倒是弄得苏兰芷十分的不自在了,“娘娘谬赞。”

    “好了,我也知晓你有自己的顾虑,只是我有件事情得告诉你,不然我放心。”说完给自己身边的侍女使了一个眼色,那人很聪明的就走开了,站在不远处东张西望的,看起来是在给他们打掩护了。

    “武成王妃,你今日定然在太后娘娘那里受了委屈吧?”

    “……”奇怪郭慧妃怎么会说这些,苏兰芷心里有些诧异,不过却是装作不懂的,“皇祖母只是找我进来说说话罢了,怎么会有委屈而言呢?”

    “我知晓你有顾虑,不好说。只是你知道为何太后突然会对你发作吗?”说完,郭慧妃看了周围一眼,这才凑到了苏兰芷的耳边了,“武成王妃,最近宫里流出你善妒,我听说秦王妃送给你的两个婢女一个死了一个被卖了,大家都说你善妒呢,你得早作准备才是了。”

    郭慧妃的话让苏兰芷心里也有些明白太后对自己今日那么反常的态度是为什么了,只是苏兰芷不知道的是,为什么秦王明明都下了明令不准传出去了,为何这宫里的人还会知道?

    莫不是秦王府还有宫里的人,那会是谁呢?

    郭慧妃将苏兰芷眼底的讶异看在眼里,嘴角划过一抹浅笑,“武成王妃以后还是要小些些才是了,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宫里的人啊,各个都是神通广大的,如今我在这深宫之中才是知道什么才是最厉害的了。如今我也只能给武成王妃提个醒,至于其他的,我也帮不了多少了,这宫里人多嘴杂的,我也不好一直跟你说,也免得被有心人利用,武成王妃告辞,改日找机会,我再好好跟武成王妃说说话!”

    郭慧妃的目的达到,这会儿不用苏兰芷说,直接就走了,苏兰芷站在那里,若有所思的看着郭慧妃的背影,越看越觉得像那人,最后皱了皱眉头,看着那边有些隐动的人影,苏兰芷也假装没有看到一样的,直接就离开了。

    ……

    此刻,凤栖宫:

    皇后端庄的坐在那里,听到来人的汇报,顿时气得砸了手中的杯子了,“你是说那郭慧妃拉着武成王妃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是!”

    “可是说了什么?”

    “隔得太远,奴婢听不清楚,只是郭慧妃将她身边的派在一旁守着,声音也是极轻的,奴婢只是隐约的听到流言几个字……”

    “哼,这个贱(禁词)人!”皇后如今想起郭慧妃那愤怒就忍不住了,这些年来她一直隐忍,好不容易如今除去了两个最大的对手,本来以为不用再担心了,却不曾想突然来了这么一个人,明明不是绝世的容颜,却将皇上迷得团团转,甚至都破格升了对方的位分,皇后怎么能不气呢?

    夫妻多年,皇后对文帝最是了解不过了,文帝此人向来都是一个守规矩的人,如今却为了那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了规矩,她都听说等郭慧妃生了孩子就直接升为贵妃了,那岂不是就快和她平起平坐了吗?

    这可如何是好?

    她好不容易才得了如今的局面,哪里容易让一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给破坏了,决不允许!

    “娘娘息怒!”大家瞧着皇后愤怒了,也是极少看到皇后如此失态的,自然是知道这郭慧妃的本事,心里也是害怕的。

    “哼,想要取代本宫,没有那么容易,来人啊,将东西都收了,今日的事情,谁都不许说出去!”皇后这会儿冷静下来,看着地上玻璃的碎片,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她为了郭慧妃动怒了。想起自己这几年,她一直都运筹帷幄,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从来都不会让别人影响到她的判断,如今这郭慧妃倒是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了例了。

    不行,她不能失去冷静,不然到时候做出错误的决定,那么多年的努力,岂不是功亏一篑了吗?

    想了想,皇后最后坐下来了,平复了自己的心绪还有那滔天的怒火,皇后的眼底,最后带着一抹杀意了,“郭慧妃,既然你要跟本宫作对,那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她从来都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这个郭慧妃,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极限,她已经忍无可忍了。

    郭慧妃,你给我等着,你的下场,将会比静妃,比鸾妃更惨,本宫有的是耐心,本宫还就不信了,你真的能一直那么受宠下去!

    想到了什么,皇后的脸上划过一抹刺骨的笑容,看着自己那修长好看的手指,皇后眼底却是一片的阴霾了。

    ……

    苏兰芷自然是自己在宫里的行动是有人在看着的,那暗处的人她猜的没错的话,肯定就是皇后的人了,不过她也不在意就是,回到了府上,秦之衍还没有回来,苏兰芷让人关了门,自己看了看自己的膝盖,还好没有受伤,正在松一口气呢,门就被突然打开了,“兰兰,你今日进宫了吗?皇祖母可是有为难于你?”秦之衍今日正好出去公干去了,自然是不知道苏兰芷突然被宣进宫的消息,这会儿听到苏兰芷进宫了,自然是马上就赶来了。一进来就看到苏兰芷在放裤脚,秦之衍紧张的走了过去,阻止了苏兰芷的动作了,“可是教受伤了?”说完紧张的掀开苏兰芷的裤腿,看到苏兰芷的膝盖处有些红红的,脸上满是心疼了,“可是皇祖母今日为难你了?责怪你了?”

    “没事的,放心吧。”想要将裤腿放下,苏兰芷听着秦之衍那自责的声音,心里暖暖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委屈的了。

    太后对她的态度,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只要她想独占秦之衍,这些委屈就免不了的。

    不过她觉得值得,不管如何,受这些委屈都是她心甘情愿的,因为她不想和任何人分享秦之衍!

    “你呀,不是说了吗?平日我不在的时候,你不要进宫去吗?如今宫里的情况也是不好,你总是进宫去,我担心你……”虽然苏兰芷没有受伤,可是那膝盖都红了,可见刚才在宫里也是跪了好一会儿的,秦之衍平日都舍不得让苏兰芷磕磕碰碰哪怕一丁点的,见着苏兰芷的红印,哪里会不疼呢?

    “皇祖母传话,说让我进宫去陪她说说话,我总不好不去的。”

    “可是你要去,也得等我陪你一起去啊!”有他在,苏兰芷自然就不会受委屈了,太后就是看着他的面子,也不会为难苏兰芷的。

    “如果这一次让你去了,下一次我就不是跪一跪那么简单了。”笑了笑,苏兰芷怎么会不知道秦之衍的心疼呢?可是她既然要了秦之衍的承诺,只想和秦之衍厮守一生,那么就注定了被太后所不喜了。现在她虽然应付着,可是时间长了,太后肯定也会发现端倪,到时候怕是不会像现在这么客气了。

    不过她都准备好了,与其让人分享秦之衍,她倒是宁愿自己受些委屈的,实在不行就和秦王妃一样的,大不了不被太后待见,少去渐渐就是了,反正对方也奈何不了她的。

    “兰兰,是我不好!”

    “傻瓜,你怎么不好了?你很好啊,你这样很好!”

    “你放心,我会跟皇祖母说清楚的,不会让她再拿这事情折腾你!”虽然知道他去跟太后说,太后肯定会恼了他的,可是秦之衍可不想苏兰芷总是受委屈了。

    “我知晓你的心意,只是如今还不是时候,如果这会儿太后恼了你,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以后尽量不进宫就是了,别担心,我有分寸的。”

    “那好,你要答应我,以后没有我陪你去,你不许单独进宫了,不然我这就去找皇祖母说清楚,这辈子我就非你不可,而且也只你不可,其他的人我通通都不要,就不劳她老人家费心了。”

    “好好好,我知晓你的心意,这样就够了,至于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你别担心。”

    “就算是心甘情愿的不行,谁都不能欺负你!你得答应我,以后皇祖母叫你进宫,你就想办法推脱,或者是想办法告诉我,让我陪你去才好了。”这样,太后就是想折腾苏兰芷,也不行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秦之衍的一片真心,苏兰芷自然是了解的,也正是因为了解,所以有的时候受些委屈,她也就认了。

    其实比起秦王妃,她好了许多了,至少太后不是看她那么不顺眼,有的时候理都不理的。只是太后到底是秦之衍的亲奶奶,苏兰芷也不想秦王府两辈人的关系都闹僵了,这样对他们秦王府是不利的。尤其是最近,文帝看起来,是越发的迷郭慧妃了,如果她的推测是真的话,那将来等着他们的,是一场很大的挑战,如果太后跟他们离了心,到时候他们的处境,会很被动的。

    “你知道就好,以后可不许这样了。”亲亲的给苏兰芷揉了揉膝盖,虽然没有青,也没有怎么的,可是就是红了一点点,秦之衍也是心疼的。

    “嗯。”将秦之衍对自己的一片柔情看在眼里,苏兰芷真的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了。有夫如此,夫复何求呢?如果因为有这么一个丈夫要受些委屈,她可是半句怨言都没有的。

    “看,这红都还没有消,皇祖母是不是让你跪了很久?”给苏兰芷按摩,可是都那么久了,苏兰芷的膝盖还是红的,秦之衍自然着急了。

    “真的没有很久,要不然以我的体质,肯定青了的,放心吧,一会儿就消了,别担心。”

    “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其实心底里也知道苏兰芷这么做是不想让他和太后的关系太僵了的,秦之衍知道苏兰芷是为了他们在努力,争取得到太后的谅解,免得他们也跟秦王和秦王妃一样的,总是被太后挑刺,弄得大家都不舒服了。

    可是他舍不得看到苏兰芷委屈,所以,以后就是有什么事情,那也是他去顶着,太后那里,他自会去说,可不能再让苏兰芷被罚了。

    如此打定主意,秦之衍心里也有了想法了,苏兰芷看秦之衍若有所思的样子,也知道对方还没有放下呢,赶忙说了别的事情,想将这事情给揭过去了,“对了,这几日我们都忙,一直都还没有来得及去看外祖母他们的,外祖母昨日都让人来问了的,我想说,明日也没有什么事情,我们过去看看吧。雅姐姐过几日怕也是要走了,我们也来得及去聚一聚,不然下一次见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嗯,你说的极是,这事情我刚才也准备给你说呢,是该去看外祖父外祖母他们了。也是最近府上的事情太多了,来不及,到时候还得给外祖父外祖母好好赔罪呢!”按理说他们早就该去了的,可是府上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这几日要善后,也是很忙的,所以这事情也就一直往后拖了。

    “那好,一会儿晚饭的时候我就跟父王母妃说说,礼物我早就让人准备好了的,明日我们一早过去,还可以早点回来呢!”

    “你也难得回去,不如就去歇几日吧,到时候我跟爹娘那里也说一声,大家也可以在侯府聚聚了。”之前苏兰芷回家,因为第二日要去云来寺,也就来不及在相府住了,秦之衍也是细心,知道苏兰芷和家人的亲近,定然是想和家人多多相处的,便出了那么一个主意,苏兰芷听了,心里越发的感动了,“衍……”这个人,怎么什么都为自己想到了呢?

    “好了,你今日进宫也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好。”被秦之衍扶着躺下,苏兰芷想起了什么,便说起了郭慧妃的事情了,“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虽然她明着是帮我,可是我知道,她不会那么好心的。”

    “如今她和皇后斗得厉害了,怕是想拉着我们下水,让我们牵制住皇后,这样她也好坐收渔翁之利了。”如今郭慧妃虽然只是一个妃子,可是这地位,已经是雪贵妃都比不得了,皇后虽然是一国之母,可是受宠的程度,却是大大的比不得郭慧妃的。

    “你说的极是,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她话语里虽然没有直说,可是总是会引人往那方面想了。衍,你说皇伯父最近对她如此宠爱,到时候她真的生了皇子,怕是会被封为贵妃吧?”如果郭慧妃真的被封为贵妃了,那地位,岂不是没有人比得上了吗?雪贵妃虽然是贵妃,可是她到底没有儿子,自然是没有什么威胁的,但是这个郭慧妃就不一样了。

    “皇伯父最近的态度的确是有些奇怪,宫里也的确是有这个传闻的。不过我们也不必太担心,皇后不会让她那么轻易就生下这个孩子的。”对皇后,秦之衍哪里还不了解呢?当年他虽然还小,可是皇后的手段,他也是知道的。

    郭慧妃要想跟皇后斗,自然也是要费一份心思的。

    “也是,只是如果我们的猜测是真的,那她的背后有那些人,到时候皇后出手,怕也不会那么容易的吧?”

    “不管如何,我们如今也只有在暗中看着就是,其实他们两个斗也未尝不是好的,或许我们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你说的也是,如果他们真的斗起来了,我们静观其变,说不定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了。”想起了什么,苏兰芷自然是明白了秦之衍的用意,也就不去担心这事情了,“对了,南希最近怎么样了?”

    “放心吧,太医还在尽力的医治呢,皇后那边是慢慢的信了的,所以南希县主那边最近还算是安稳。”

    “那就好。”想着南希因祸得福,秦轩终于是正面了自己的心思,也决定接受南希县主了,苏兰芷就为好友感到高兴了。

    这样的女子,就该是幸福的,不然她曾经那么努力的和命运抗争,岂不都是白费了吗?

    “好了,睡吧,这些事情也别操心了,好好休息。”

    “嗯,你要不要也睡一会儿?最近你都瘦了。”自从发现了上官无忧的阴谋,秦之衍要做的事情就很多了,这秦王府到底有上官无忧多少人,秦之衍和秦王都在暗中的查,也要暗中的将人给换了,还不能引起上官无忧的怀疑,这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了,更何况秦王妃的毒,他们也没有什么进展,苏兰芷瞧着秦王日益焦虑的样子,心里也是着急的,可是这一次她偏偏又做不了什么,着实是担心了。

    “好,我陪你睡会儿!”抱着苏兰芷就睡下了,彼此闻着对方熟悉的气息,都觉得心里是格外的安宁的。

    苏兰芷躺在秦之衍的怀里,听着秦之衍那沉稳的心跳,转眼看着秦之衍那分明的五官轮廓,俊朗的五官因为最近的操劳虽然有些消瘦,却显得越发的俊美了,苏兰芷突然在想,如果他们有了孩子,会是什么样子呢?

    是不是会和对方一样,有一双如此迷人的眼睛呢?

    他们什么时候会有孩子呢?

    叹了口气,苏兰芷的手掌来到了自己的腹部,其实苏兰芷是知道的,她的体质怀孕很不易,今世虽然她好生的调养了,却也已经不是容易怀上的身子,她还真的是担心了。加上前世的阴影还在,苏兰芷甚至有的时候就在想,万一她这一世还是没有办法怀上孩子怎么办呢?

    到时候,她可否会大方的将秦之衍拱手让人,或者是让其他的人给秦之衍生孩子?

    前世的她虽然勉强自己做到了,可是今世,苏兰芷单单是想想,都觉得自己的心跟撕裂了一样的,痛苦的都好像不是她自己的了。

    衍,怎么办,我已经那么在乎你了,有的时候,我好怕好怕,万一我这身子真的不争气,那我该如何是好呢?

    这个问题,苏兰芷其实也是想过很多遍的,尤其是她是重生的灵魂,苏兰芷担心自己打乱了人生的轮回,总是会让她付出什么代价的。所以有的时候她是真的很害怕了,害怕自己真的不争气,无法让秦之衍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了。

    有的时候苏兰芷甚至在想,她说不定哪天就如那黄粱一梦一样的,一觉醒来,一切又都回到了从前,如果她什么都没有留下,那么秦之衍会不会忘了她呢?

    所以,苏兰芷无数次的想到自己能有那么一个孩子,那么一个真实的孩子,一个将她和秦之衍紧紧牵连的孩子,那么她就可以不用再害怕了。

    只是,这个孩子什么时候才会来呢?还是他根本就不会来?

    想起自从成亲以来,秦之衍对她都是那么温柔体贴,夜里也总是要不够她一样的,苏兰芷真的就不明白了,明明每一次秦之衍都将那种子洒在了她的最深处,为什么,就是没有动静呢?

    叹了口气,苏兰芷的目光有些遗憾的看着秦之衍,将自己靠在秦之衍的胸膛里,只有这样,她的心里,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心安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有心灵感应一样的,秦之衍或许是感觉到苏兰芷的靠近,便将苏兰芷紧紧的搂在了怀里,不大一会儿,苏兰芷就感觉到有一双带着火一般的手一点一点的在自己身上游走,感觉到自己的衣衫一点一点的被褪尽了,苏兰芷不由得睁开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秦之衍了,“你……”这不看不知道,一看,竟然看到秦之衍眼神清明的模样,甚至那眼底沾染了点点的欲色,成亲那么久,苏兰芷自然是知道对方这样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

    “兰兰,既然我们都睡不着,不如来做些运动吧!”苏兰芷的不安,秦之衍自然是感觉到了的,这几日有些繁忙,他都没有机会好好的爱苏兰芷,今日正好两人就在这里,刚才苏兰芷看在他身上的目光是那么专注,他就是闭着眼睛都有些受不住了。

    如今天时地利人和,秦之衍觉得,自己的那里,都快要炸了。

    “衍,这,这可是白天呢……”在情事上,苏兰芷向来都是羞涩的,不过秦之衍这一次却没有给她反抗了,翻身就将苏兰芷压住,此时的苏兰芷,衣衫已经半解了。

    “你,你别看……”羞涩的避开对方那太过灼热的目光,苏兰芷羞涩的发现,自己竟然也是想秦之衍的。

    这几日大家都忙,她白日也累,秦之衍舍不得她操劳,两人也没有做什么,如今看着秦之衍对自己的那股子的渴望,苏兰芷也好想好想……

    “兰兰你好美,让我好好看看,让我好好疼你……”吻一点一点的落下,秦之衍的眼底已经被欲望掩盖了,他熟悉苏兰芷的每一个敏感点,不大一会儿,苏兰芷也被他撩拨的失去了理智了。

    “嗯……”娇柔的声音从嘴巴里传来,这无疑是最好的催情药剂,当两人彻底融合的那一刹那,所有的烦恼和担忧,也就都烟消云散了。

    “兰兰,你真的好美,好美,我好爱你……”呢喃的情话,无疑就是最好的药剂,秦之衍这般的疼爱苏兰芷,一下子就让苏兰芷沉迷在了那情潮里,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其他呢?

    “兰兰,好舒服,再给我一次可好?”许是积累了几日的欲望,秦之衍这一下子闸门一开就有些收不住了,苏兰芷本来有些抗拒的,可是最后也被秦之衍撩拨的失去了理智,最后也任由秦之衍欲与欲求了。

    “嗯……”迷失在秦之衍的情海里,苏兰芷早已经汗流浃背,整个人就处于那山峦之巅一般,满是欢愉了。

    “兰兰,我爱你,好爱好爱,兰兰……”尽情的释放,尽情的疼爱,最后,秦之衍将苏兰芷紧紧的抱住,彼此感受着对方的欢愉和颤抖,最后,秦之衍在苏兰芷的耳边低喃,“兰兰,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所以别担心好吗?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离开你。至于孩子,得之我幸,不得也是无法强求,答应我,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吗?”带着情欲过后的沙哑声音,在苏兰芷的耳边如那微风划过,却是让苏兰芷的心,都颤抖了。

    原来自己在想什么,他都知道,也难怪刚刚……

    想起秦之衍刚才的热情,苏兰芷的身子为之一颤,苏兰芷可以感觉到秦之衍对自己的渴望,不由得将秦之衍抱住了,并且难得的主动的送上了自己的吻,“衍,我想给你生个孩子,所以,给我好吗?”

    苏兰芷难得的一次主动,那主动的求欢,就像是那仙乐一样,听在秦之衍的耳朵里可是比那春风一度还要来得振奋,那吻带着生涩,却是最好的催情药剂,秦之衍不大一会儿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狂潮,两人就好像不知疲惫一样的,似乎要将对彼此的爱全部都释放出来一样的,顿时充斥着那欢愉的声音,就是连外面的白雪都为之因为羞涩而停了。

    室内,一片旖旎之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