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七四十章 其乐融融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色都有些晚了,苏兰芷睁开眼睛,看着秦之衍那沉睡的模样,想起自己刚才的疯狂,不由得脸色都是燥红的一片,着实是不好意思了。

    “兰兰,可是看得为夫入迷了?”睁开眼睛就看到苏兰芷这么害羞的模样,秦之衍真的是爱惨了苏兰芷这幅样子了。

    “你,你醒来啦?天色不早了,怎么也没有人叫我们呢?”外面看起来都有些灰蒙蒙的了,难道都没有人来叫他们吃饭吗?

    “秋霜他们可是很有眼见的,自然不会来打扰我们,兰兰,要不,我们再来一次?”秦之衍说完就将苏兰芷抱着了,苏兰芷瞧见对方那戏趣的神色,不由得瞪了对方一眼,“好了,我们睡了那么久,都不知道他们一会儿怎么笑话我们呢,赶紧起来吧,我饿了。”

    “谁敢笑话我们!我们有些日子没有温存了,莫不是这些夫妻之间的事情都是要避讳的吗?”秦之衍反正面皮厚,他是不在意的,可是苏兰芷在意啊,“好了,起来吧,我饿了,一直呆在屋子里,像什么话呢!”

    白日宣淫,这要是传出去就不好了,刚才也是她情之所动,有些冲动了,不过苏兰芷并不后悔就是了。

    那般的纠缠和释放,的确是如今的苏兰芷需要的,折腾了那么久,苏兰芷这会儿的心情,也是极好的。

    “好好好,那我们晚上继续!”暧昧的看了苏兰芷一眼,秦之衍抱着苏兰芷就起来了,还顺带的帮苏兰芷穿了衣服,苏兰芷本来想拒绝的,可是秦之衍态度坚定,苏兰芷瞧见秦之衍那么细心地样子,最后也就由着对方去了。

    吃完了饭,苏兰芷和秦之衍在院子里散了步,谈论了一下明日去靖北侯府的事情,最后就回到了屋子里,苏兰芷本来在看书的,可是见着秦之衍一直看着自己,苏兰芷到底是集中不了精神了,“你总是看着我作甚?”

    “没什么,只是觉得好久都没有那么看你了,想得紧了。”最近也是忙,他们也有些日子没有那么静静的坐在一起了,秦之衍很是怀念这样的日子。

    “好了,你别看了,你做自己的事情吧,我集中不了精神了。”纵然成亲有些日子,也习惯了秦之衍的亲昵,可是苏兰芷还是抵挡不住对方的目光的。

    那目光,也着实是太容易就让人沉迷了。

    “兰兰,既然你做不了其他的事情,那么我们来做些有用的事情吧!”秦之衍说完那目光便火热热的看着苏兰芷,苏兰芷见这目光见得多了,自然是知道其中的含义的,“衍,刚才我已经累了,你,你别……”

    “没事,我会很温柔的,兰兰,我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抱着苏兰芷就来到了床上了,也是这些日子压抑的紧了,秦之衍今日的释放,还真的是不够的。

    “等,等一下,还没有洗漱呢,一会儿,一会儿再……”

    “那好,我让人准备,我们一起洗!”暧昧的看了一眼苏兰芷,秦之衍吩咐秋霜他们去烧水准备沐浴,苏兰芷本来松口气的,可是听到秦之衍后面的那一句,顿时脸上就火辣辣的了。

    有紧张的等待,等到热水都准备好了,苏兰芷本来打算自己去沐浴的,却是不想秦之衍将屋子里的人都给赶走了,却是跟着苏兰芷一起进了浴室了。

    “衍,你干嘛呢,等我洗好了再说!”

    “说了一起洗了,兰兰,我们一起,也省时间!”笑嘻嘻的进了水桶,秦之衍知道苏兰芷的烦恼,如今的他,就更是应该努力了,他要让苏兰芷高高兴兴的,完全没有时间去烦恼了。

    “你,你别看啊……”被秦之衍的目光看的很是不好意思,苏兰芷将自己躲在水桶里,可是秦之衍哪里能就由着她了,“兰兰,你好美,让我看看,让我好好看看……”

    “你……”羞涩的都不敢看秦之衍的,可是当秦之衍靠近,苏兰芷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渴望以后,最后在对方的爱抚中,也失去了思考了。

    ……

    又是一个旖旎的夜,两人最近被许多事情干扰着,好久都没有那么轻松的释放了,彼此都对对方格外的渴望,这一夜也不知道秦之衍要了苏兰芷多少次,苏兰芷最后都累得求饶了,秦之衍都还没有放过苏兰芷,等到苏兰芷昏昏睡睡不知道多少次了,最后彻底是睡着了,秦之衍这才是意犹未尽的罢休了。

    次日醒来,苏兰芷是在浑身的酸痛中醒来的,许久没有那么放纵,苏兰芷只觉得自己的双腿都是打颤的,尤其是看着秦之衍在哪里暗笑,苏兰芷就没有了好气,“都是你,今日要去看外祖父他们呢,要是被他们看到了,岂不是要笑话我们去了?”这人真的是……难道都不知道满足的吗?看看自己,再看看对方,苏兰芷瞧见自己的无力,对方却是那么精神的,真的就不明白了,秦之衍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精力了。

    “好了,我帮你吧!”笑了笑,秦之衍见苏兰芷的确没有什么力气,就给苏兰芷穿衣服了,苏兰芷本来想拒绝的,可是看着秦之衍那样子就生气,也就由着对方去了。只是赶紧到秦之衍的手指划过自己的身子,苏兰芷敏感的想要颤抖了,不得不阻止了对方,“你这是要干什么?一会儿我们要出门呢!”

    “呵呵,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原来兰兰竟然也是这么的想我的!”满足的笑了笑,秦之衍亲了亲苏兰芷,也没有别的动作了,倒是让苏兰芷不好发作,尤其是等到衣服穿好了,秦之衍还主动地给苏兰芷按摩,苏兰芷刚才那点小别扭,就彻底的没了。

    “舒服些了吗?昨夜是我放纵了,只是我实在是太想你了……”秦之衍是巴不得每天都要苏兰芷的,可是最近烦心事很多,秦之衍也知道苏兰芷没有这个心思,所以也只有忍着了。

    好不容易昨天开了昏,秦之衍自然是有些控制不住了。

    “好了,我知道了,只是我到底比不得你,你以后还是控制些的好。”她这小身板还真的是不够秦之衍折腾的,这才一晚上呢,身子就酸痛的不行了,要是天天如此,那该如何是好啊?

    “好好好,我知道,以后我会注意的,昨天到底是不一样,是我太想你了。”这话着实是让人觉得暧昧了,苏兰芷听得面红耳赤的,最后都低着头,不打算理对方了。

    秦之衍将苏兰芷的模样看在眼里,知道对方害羞了,也没有再说什么,也免得苏兰芷一会儿恼羞成怒,晚上不让他碰了,那受罪的还是他了。给苏兰芷小心的按摩,秦之衍按捺住自己的冲动,也没让自己的手乱动,“这样可是舒服了些了?身子还是酸痛,还有那里,可是还好?还疼吗?”

    这样子的话秦之衍倒是没有介意问的,可是苏兰芷害羞啊,低着头,苏兰芷这会儿真的想当鸵鸟了。可是知道自己不说的话,秦之衍肯定会担心,苏兰芷也只好应了,“嗯,好多了,好了,准备一下,我们早些出门吧,晚了也是不好的。”瞧着天色都是不晚了的,苏兰芷也是知道自己昨天太累了,肯定是睡过头了,不由得又是瞪了秦之衍一眼,秦之衍顿时有些无辜了,“那我让人先将早点拿上来,吃些东西再出门!”

    “嗯!”用了早膳,跟秦王妃说了声,苏兰芷就和秦之衍出门去了,昨天已经让人传消息了,靖北侯他们也都知道苏兰芷会来,今日看着苏兰芷来了,一脸幸福的模样,大家也都是很高兴的。

    “呵呵,兰儿啊,你可是来了,我还以为你都忘了我这个外祖母了呢!”如今苏兰芷出嫁了,来的机会就更是少了,不过靖北侯夫人知道苏兰芷高兴,那就满足了。

    “呵呵,怎么会忘呢?外祖母别责怪才是了,兰儿拜年迟了。”

    “呵呵,不迟不迟,今日啊,大家都在呢,正好一起过年!”在外面驻守的慕容华回来了,外放的慕容晔也回来了,如今慕容睿大了一岁,长得可是好看了,尤其是崔易蓉又怀上了,可是让靖北侯夫人高兴坏了。

    “那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呢,今日正好,一起吃个团圆饭!”

    “可不是吗?这一家人,可是许久都没有团团圆圆的在一起了。”如今也就过年这几日可以了,大家都回来了,靖北侯夫人的精神都好了许多了。

    “哎,只是可惜了我们念依,今年没有办法回来了……”马太姨娘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老了许多了,可能真的是因为慕容念依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差点被毁了名声不说,还被靖北侯夫人嫁到了那么远的地方,而且还不是豪门子弟,这对她来说,可不就是打击吗?

    她就得了一子一女,本来还希望女儿的婚事可以帮儿子一把的,如今却是这样子,过年了都因为太远没有办法回来,马太姨娘心里哪里会不伤心呢?尤其是靖北侯夫人因为慕容念依的事情恼了他们了,给她的儿子也定了一门小户千金,虽然是嫡女,可是小门小户的,有什么用呢?

    为此她都不知道求了靖北侯多久了,偏偏对方这一次一点都不肯听她的,态度坚决,前些日子这新媳妇就进门了,虽然长得不错,脾气也不错,可是到底只是一个庶女,还是被家中的主母压着的,胆小懦弱,就算是世家大族的女儿,哪里能够成什么事情呢?

    为此,马太姨娘暗地里都不知道有多恨靖北侯夫人,奈何这一次靖北侯都没有站在她这一边了,她也没有办法,如今,也只有暗自叹息了。

    她这会儿故意这样子说,就是想让靖北侯夫人让慕容念依回来一下的,也好歹让她知道女儿过得好不好了,或者再想办法改变一下现状。只是靖北侯夫人已经对她很是容忍了,这会儿哪里会真的如了她的意了,“好了,念依嫁人远了,家里也需要她操持,这来回的波折也是麻烦,你作为母亲的,也该为孩子考虑才是。”反正靖北侯夫人已经是这样子打发了慕容念依,那就是不打算再跟对方有牵扯了。

    她将对方嫁那么远,就是不想慕容念依再回来了。

    “可是老夫人,念依一个人在外面,婢妾这个做娘的,也着实是不放心啊,这大过年的,就不能让她回来看看吗?”

    “马太姨娘,念依这门亲事是我亲自挑选的,只要她守本分,过得就不会差了,难道你还怀疑我会故意为难她吗?而且这一次不回来,也是因为她夫家那边走不开,又不是我不让她回来,马太姨娘你这莫不是说我管的多了?”大过年的,大家都在呢,这马太姨娘说起谁不好,偏偏说起了慕容念依,靖北侯夫人哪里会不生气?

    她只要一想起慕容念依当初做的蠢事,差点就将靖北侯府里的人都给连累了,甚至会害了她亲孙子孙女的婚事,靖北侯夫人就巴不得慕容念依离得远远的好了,也免得再给他们惹麻烦。

    所以以后没有必要,慕容念依是别想再回到这里了。

    “老夫人,婢妾不是这个意思。”见靖北侯夫人动怒了,马太姨娘也不敢再说什么,如今她在府中的地位已经大不如从前了。自从慕容念依出事以来,靖北侯对她也没有从前那么纵容了,现在她的事情也都交给靖北侯夫人做主,儿子女儿也都成亲了,媳妇又是一个胆小怕事的,马太姨娘是再也没有什么指望了。

    “你知道就好,念依虽然嫁的远,而且嫁得也不是豪门望族,可是她至少还是当了主母的,不会受人欺负了去。如今子凡也成亲了,他的媳妇也是一个乖巧懂事的,你也别想太多,好生等着抱孙子就是了,我们这人啊,年纪大了,想太多对身子也是不好的,马太姨娘,你说的是不是啊?”靖北侯夫人以前对马太姨娘也是有些容忍的,到底因为她是府上唯一的老人了,她再处置了也是不好,别人会说她的。可是没有想到因为她的容忍,这马太姨娘竟然越发的不规矩起来了,甚至还想跟她的外孙抢男人!

    这武成王妃,是一个庶女可以当的吗?真的是笑话!

    还好她及时发现了,也及时的制止了这一切,并且得到了靖北侯的支持,让靖北侯对马太姨娘彻底的失望。她也用最快的速度给慕容子凡订了亲,定亲的女子脾气很好,性子也是很好的,出身也是不错,这样子她也跟大家都有了交代,这马太姨娘也别想蹦跶了。

    庶子就应该娶庶女,莫不是还想攀高枝,谋了她孙子的地位不成?还真的是异想天开了,她就是让对方认清楚事实,看在这侯府之中,到底是谁,才是真正的主子!

    马太姨娘这会儿看着靖北侯夫人的模样,也知道,自己如今已经被靖北侯夫人压得死死的,没有了靖北侯的爱护,她一个姨娘,算是什么呢?

    心下有些苦涩,马太姨娘突然就有些后悔起来,后悔曾经眼高手低,也后悔自己太冲动了,不然自己的一双儿女肯定会过得比现在好的。可是如今后悔,还有什么用呢?马太姨娘只能将所有的痛苦都往自己的肚子里面吞了,“老夫人,婢妾知道了。”本来以为,自己的女儿长得漂亮,又是一个聪明伶俐的,肯定可以高嫁,到时候也就可以帮衬自己的儿子,让他们过得更好了。只是没有想到,她终究是高估了自己在靖北侯心里的地位,也高估了自己的身份,她不过是个姨娘,纵然是府上的老人了,可是还不是一个尴尬的身份?主子不是主子,奴才不是奴才?她的一双儿女纵然是靖北侯的骨肉,然而嫡庶有别,她哪里真的能够做些什么呢?

    只是她明白的太晚,如今毁了自己的一双儿女,才是真正的了解了。

    可是如今后悔有什么用呢?如今她连见一面女儿都是难上加难了,儿子娶的媳妇又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什么事情都不敢做了,也被靖北侯压得死死的,儿子如今仕途被阻,也没有什么出息,他们也只有在靖北侯夫人的鼻息下讨生活了。

    可是这样子的日子,该如何是个头啊!

    “好了,我看你也累了,你回去休息吧,你最近身子也是不好,可别累坏了。”一句话就将马太姨娘隔出在外了,马太姨娘看着靖北侯夫人子孙环绕的样子,心里也是着实的羡慕,不由得觉得越发的刺眼了,也是不想继续待下去,“是,那婢妾先回去休息了。”

    “母亲,姨娘身子不适,媳妇去陪陪姨娘吧!”慕容子凡的妻子是个家里不受宠的庶女,从小就被人打压,性子十分的绵软,对靖北侯夫人是半点都不敢违背的。尤其是这会儿,靖北侯夫人的儿子孙子都在,她觉得压力很大,自然也是想避开的。

    “嗯,也好,马太姨娘年纪大了,也的确是需要人照顾,就辛苦你了。”一家人团聚,在靖北侯夫人看来,马太姨娘这一家人绝对不是自己的一家人。以前靖北侯夫人还是能忍受的,可是如今,她是半点都不想看到对方了。尤其是在慕容念依做了那样子的事情以后,靖北侯夫人巴不得马太姨娘这一房的人分出去了才好,也免得影响了她的儿孙了。

    “是,母亲!”那小媳妇听话的离开了,慕容子凡见着这里的人都和自己不亲近,坐了一会儿,也识趣的找了个借口走了,苏兰芷将马太姨娘这一房的人如今的情景看在眼里,也知道对方是自食其果,自然是半点同情都没有的。

    这样也好,看来外祖母也是意识到了马太姨娘的不安分了,所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处理好了她的一双儿女,如今慕容念依嫁得那么远,也是没有办法再作怪了,慕容子凡娶了那么一个乖顺的媳妇,就是想作怪,怕也是难了,而马太姨娘如今失去了外祖父的宠爱,还能做什么呢?

    靖北侯府如今是安宁了,苏兰芷很欣慰,只是想到秦王府,苏兰芷却还是很担心的。

    不过这事情,得慢慢来了,如今他们已经在慢慢的部署,相信不久,秦王府也会和靖北侯府一样的,恢复平静的。

    ……

    屋子里的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再去关注马太姨娘这一房的人了,大家都不是很喜欢马太姨娘,归根到底,也是马太姨娘平素不会做人了,如今落得这样的境界,也是她自己活该了。

    一家人没有马太姨娘的打扰,高高兴兴的吃了一个团圆饭,今年难得大家都在,而且也没有不相干的人,每个人都很高兴,就连秦之衍也受了这气氛的感染,喝了不少的酒了,有些微醉,苏兰芷也不担心,知道秦之衍向来都是一个有分寸的,自然也就由着他了。

    “呵呵,家里许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大伯父常年在外,小叔又总是外放,平素家里也就那么几个人,今天倒是都聚齐了。连小姑小姑夫也回来了,可不是热闹嘛?”慕容雅许久没有回来了,想着一年多没有再见的家里,看着这样子的情景,心里真的是怀念了。

    “可不是吗?雅姐姐出嫁了,家里又少了一个人了,如今难得回来,也是难得的。”

    “是啊,姑娘们渐渐的大了,将来都要出嫁了,以后这府上,就我这个糟老婆子了。”靖北侯夫人瞧见孙女们日渐的大了,心里还真的是有些不舍了。

    “祖母可别这么说了,如今小婶母不是又要给您添孙子了吗?到时候府上肯定就热闹了。”

    这一说到三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靖北侯夫人这会儿便笑开了怀了,“呵呵,也是,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是孙子呢,还是孙女呢,不过我都喜欢!”

    能是孙子就最好,可是孙女,她也是一样的喜欢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