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搬起石头来砸自己
    过年的时候,各家之间的来往聚会倒是很多的,苏兰芷也看着两家的关系对待,有些关系远的,直接就推辞了,去的也只是近的几家。

    不过今日苏兰芷倒是收到一份意外的帖子,苏兰芷见了,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要不要去了。

    “兰兰,怎么了吗?”秦之衍回来的时候就看着苏兰芷盯着一张贴子发呆,不由得有些疑惑了。

    “哦,南王妃邀我们去府上坐坐呢,我在想我们要不要去的。”

    “南王妃和母妃向来关系都是不错的,不过自从安宁郡主的事情以后,我们来往的倒是少了些了。如果你不想去,直接推了就是了,不必要多想的。”

    “只是南王妃向来和母妃关系不错,母妃如今身子不好,是不好出远门的,我代表母妃不去的话,岂不是不好?而且这样子会不会显得我们心虚了?而且南王妃难得回京,她一般的邀约大家都会去的,我不去,反而是不好。”安宁郡主一出嫁,南王妃就离开了,如今也是因为过年了回来,过些日子就是要走的,人家难得请客,而且也送请帖上来了,苏兰芷倒是不好拒绝的。

    “这些你不用担心就是了,不想去就不用去,可别勉强了自己。”

    “没事的,反正我会小心,还是去一下,早些回来就是了。”其实对南王妃邀请自己,苏兰芷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安宁郡主以前是想要嫁给秦之衍的,可是如今却成了自己了,苏兰芷可不会认为,他们之间,真的是没有什么事情了。

    “嗯,那你自己小心,是什么时候?我到时候去接你。”

    “就是明日,大嫂怕也是会去的,你别担心了,你最近也忙,无需顾忌我的。”

    “嗯,也好,只是带着云珠去,小心些了。”

    “嗯!”

    ……

    第二日和李若兰去南王府的时候,苏兰芷还以为南王妃多多少少会对自己有些脸色的,只是没有想到对方对自己依旧是谦和的,苏兰芷不得不说自己倒是小看了南王妃了。

    “呵呵,武成王妃,秦夫人,你们可是来了,让我好等呢!”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李若兰和苏兰芷到底是妯娌,如果在一起的话,按理说都是称呼秦夫人的,可是南王妃却是区别的对待,她这般的也是抬高了苏兰芷了,可是听在李若兰的耳朵里,却很不是滋味了。苏兰芷见状,也知道南王妃这是在给自己添堵呢,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南王妃你好,有些日子没见了,南王妃倒是依旧光彩照人。”

    “呵呵,我到底是老了,哪里有你们这般的明媚?”南王妃笑着看着苏兰芷,亲自迎接了苏兰芷和李若兰,可见她对两个人的看重了,“对了,秦王妃的身子可是好些了?我最近也是忙,一直都没有得空去看她,改日我定然是要登门拜访的。”

    “母妃的身子已经好了许多了,有劳王妃挂心了。”其实南王妃的心里,到底还是有些责怪的吧?毕竟如果秦之衍肯娶了安宁郡主,安宁郡主就不至于要远嫁了。此刻看着南王妃眼底有着一股淡淡的黯然之色,苏兰芷也猜得出,南王妃最近的生活,怕是不好的吧?

    “那就好了,我素日里也不在京都,也没有办法去看她,一会儿你们回去还劳烦你们给我带句话,是我的不是了。”南王妃似乎并没有因为安宁的事情就对秦王府的人有所芥蒂了,她这样子,苏兰芷当然也是应承了,“这话我一定转达!”

    “那好,你们先坐,我还有些事情!”来的人很多,可见南王妃虽然常年都不在京都,人脉却依旧是极好的。

    “南王妃您忙就是了。”笑着坐下了,苏兰芷看着李若兰一点都不想和自己说话的样子,直接就打入了这圈子里面,去找自己的好友去了,苏兰芷也知道李若兰因为刚才的事情心里不舒服呢,也没有多想,坐下自己喝茶,这里没有太多苏兰芷熟悉的人,苏兰芷也懒得过去找人说话了。

    反正今日来,只是走个过场,坐会儿她就走了,至于其他的,她还是少做就好,免得惹上麻烦了。

    只是苏兰芷不想惹麻烦,麻烦总是会惹上她的,她这才坐了一会儿呢,就见着一个女子走了过来,这女子苏兰芷有些眼熟。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这个舒湘湘就是皇后的侄女了,当初皇后想将舒湘湘嫁给秦之衍的事情,苏兰芷可是还没有忘记的。

    “呵呵,秦二夫人。”舒湘湘倒是和南王妃不一样,没有提及苏兰芷的身份,看起来似乎也挺想和苏兰芷接近的样子,“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坐在这里?”

    “自然是可以的。”点了点头,对方提出了,苏兰芷没有理由拒绝,那就只能答应了。

    “多谢秦二夫人了。”笑嘻嘻的坐下,舒湘湘也没有觉得不自在,看着苏兰芷没有跟自己说话,舒湘湘倒是先说了,“不知道秦二夫人可是还记得我?”见苏兰芷看着自己的表情十分的淡然,舒湘湘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当年都是竞争对手,虽然她没有能够嫁给秦之衍,可是好歹她也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子,舒湘湘不觉得苏兰芷会不记得她。

    “自然是记得的,舒小姐,我们见过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舒湘湘突然找自己是因为什么,苏兰芷也没有问,对待对方的态度说不上亲近,也说不上疏离了。

    “呵呵,我还以为秦二夫人不记得我了呢,你好!”见苏兰芷记得自己,舒湘湘心情也是不错的,不然就这么被人忘记了,舒湘湘可是会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了。

    “你好!”

    “呵呵,秦二夫人每一次出来都是这样子一个人坐着的吗?这里难道都没有秦二夫人认识的人?秦二夫人不想过去和大家说说话吗?”许是觉得苏兰芷太沉默了,舒湘湘便主动的挑起了话题,说实在的,对皇后安排她要嫁给秦之衍的安排,她也是心动的。毕竟秦之衍那般的男子,的确是每个女人都想要嫁的郎君了,有的时候她甚至都在想,她到底是哪里不如苏兰芷了,为何秦之衍选择的是苏兰芷,而不是她了。

    之前以前也没有什么机会和苏兰芷接触,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舒湘湘自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的。

    如今她这话有些暗示苏兰芷人缘不好,不过苏兰芷也不介意,“我这人不大喜欢热闹,所以坐在这里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是吗?那边有我的几个好友,秦二夫人要不要过去坐坐,大家一起说说话?”舒湘湘的闺中密友自然也是大臣的女儿了,她这样提议苏兰芷,也是想让苏兰芷看到她的身份和优秀,不过苏兰芷似乎并不领情了,“多谢舒小姐了,只是你们女儿家家的私密话,我这个嫁做人妇的人倒是不好去听了,我就在这里坐会儿就好了。”苏兰芷说的也是没错的,女孩子,嫁人了和不嫁人,圈子是不一样的,许多当姑娘的时候的话题,嫁人了自然就是不一样了,而且她和舒湘湘不熟悉,她去了也是自找没趣,苏兰芷没有那么无聊。

    “呵呵,也是,不过我倒是对秦二夫人挺好奇的,我们说会儿话可好?”舒湘湘见苏兰芷不去,也没有勉强,笑了笑,继续坐着,有些事情她还真的想跟苏兰芷说说了。

    “舒小姐想说什么呢?”

    “也没有什么,我只是觉得和秦二夫人格外的投缘,想和秦二夫人说说话就是了。”其实舒湘湘是想看看,苏兰芷到底哪里比她好了,为什么秦之衍选择了苏兰芷,甚至曾经承诺今生只娶一人了。

    那可是万千的女子都是要的,那么优秀的人却偏偏给了眼前的女子,舒湘湘的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羡慕的。而那点点的羡慕到了最后,就成了舒湘湘的嫉妒了,她是真的很嫉妒苏兰芷可以那么幸福了。

    “是吗?”笑了笑,苏兰芷对舒湘湘突然的亲近,也是心里有数的。秦之衍是什么样子的人,苏兰芷早在嫁给对方之前就有了心里准备了,成亲之前就有那许多的麻烦,这成亲之后怕是更多的。苏兰芷这会儿不正是在面对吗?

    “这是自然的,当日在百花节的时候见到秦二夫人,我就觉得秦二夫人并非凡人,只是一直都无缘得见,今日见了,果真是觉得秦二夫人天资佳人,让人着实是羡慕了。”舒湘湘对苏兰芷何止是羡慕呢?看着苏兰芷如此的美貌,还能嫁得如意郎君,舒湘湘那是**裸的嫉妒啊!

    武成王妃的位置本来是她的,姑母都已经为她准备好了,可是偏偏……

    想起来舒湘湘就是有些不甘心啊!

    “这也没有什么让人羡慕的。”苏兰芷的话语没有透露想要深谈的意思,舒湘湘见了,心里有些不喜,却也不好表现出来的,偶尔扯了几句话,本来想和苏兰芷多说说话的,也好趁机了解秦之衍一番,以解自己的相思之苦,可是苏兰芷的话语淡淡的,舒湘湘就是再能说也有些觉得累了,最后还是南王妃来了,舒湘湘才是不甘心的放弃了。

    这个女人,肯定是故意的。

    ……

    “武成王妃,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要不要过去坐了?”南王妃看了舒湘湘一眼,眼底划过些什么,不过这会儿却是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的,只是招呼苏兰芷去坐了,苏兰芷也起身了,“有劳南王妃了。”

    “武成王妃客气了。”如今苏兰芷的身份和她是差不多的,两人都是王妃,品级是一样的,南王妃唯一能压得住苏兰芷的就是年纪了,对此,南王妃的心里就跟扎了根刺一样的,十分的不舒服了。

    这一切,本来应该是她女儿的,为什么,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子呢?

    苏兰芷啊苏兰芷,我会让你付出代价啊!

    掩下心底的阴霾之色,南王妃笑嘻嘻的招呼大家入席,一时间觥筹交错的,也不知道是谁突然提起了去年狩猎的事情了,“呵呵,对了,武成王妃,去年狩猎你也是在的吧?”

    “嗯。”这个时候说起这个来,苏兰芷大概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了。

    “去年的那次狩猎,可是吓坏了不少人呢,今年皇上也都没有再提狩猎的事情,我听说那一日昌伯侯夫人和她的女儿都是受了重伤了,人都被吓傻了的,如今疯疯癫癫的,前些日子昌伯侯夫人也去了,这可真的是作孽啊!”

    “是啊,我听说那一日昌伯侯夫人他们是跟着武成王妃的,武成王妃,他们如何会在那些狼群之中,最后成了那样子了呢?”

    “说起那日的事情,可真的是……”

    ……

    去年的狩猎出了那样子的事情,元武侯一夕之间被灭了门,就连向来受宠的静妃和五皇子也不免于难,对此,大家心里也是有些忌讳的,所以平时也很少会提起,今日却突然这样说了,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这是针对自己的。

    苏兰芷心下了然,也没有急着说什么,只是听着大家怎么说了。

    “可不是吗?那一日昌伯侯夫人和她的女儿满身是血的,两个人都面目全非了的,那可真的是吓人呢!”

    “哎,那一日许多人都是受了伤的,也是有人死了的。可是像他们这般的,还真的是让人看着都害怕了,你们都不知道,那浑身的血,都没有完整的了,真真是吓人呢……”

    “是啊,我听说他们两个神志不清,最后都被昌伯侯送到庄子上去了,前些日子昌伯侯夫人跑出来了,不小心摔下山崖死了,那赵姑娘也毁了容,如今呆呆傻傻的,这辈子啊,也都毁了啊!”

    “可怜见的!”

    “我听说这赵姑娘也是快不行了,哎,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了。”

    ……

    这昌伯侯夫人母女向来人品都不是很好,素日里也是傲慢,喜欢他们的人不多,如今各个都深表同情,想来也是商量好了的,苏兰芷嘴下有些嘲讽之色,倒是要看看,对方要干什么了。

    南王妃见着大家都提起了这件事,皱了皱眉,最后作为主人,很“及时”地制止了话题,“好了,今日也是个高兴的日子,这样子的话还是不要再说了。他们母女也是命不好,那一日受了那么大的罪,这也怪不得别人啊!”

    “哎,可不是吗?如果那一日有人护着他们,他们也不至于那么凄惨吧?”

    “那日我看着他们是跟着武成王妃的,只是不知道武成王妃怎么突然就将他们抛下了,这……”也不知道是谁小声的说了这话,苏兰芷听了,顿时往对方那里看过去,是一个大臣的家眷,苏兰芷不记得当时这个人在不在了,只是有一点苏兰芷很肯定,当时虽然混乱,可是她做那事情的时候并没有人看见,如果有人将这消息传出来,那肯定证明,当时有人在场,而且想借着这事情来对付自己了。

    草菅人命,如此狠毒,而且还有证人,如果被别人知道了,怕又是要有一场麻烦了。

    苏兰芷想到这里,还没有说什么呢,一旁的南王妃赶忙就大声的制止了对方了,“好了,这话肯定是谣传了,武成王妃如此心善的人,就算是和昌伯侯夫人母女有些过节,也断断不会如此的,可别如此误会了人家了。”虽然是替苏兰芷说话,可是本来人家是小声说的,被南王妃这么一说,人家倒是越发的觉得这事情有可能是苏兰芷做的了。

    在场的人也有知道昌伯侯夫人和苏兰芷不对付的,而且昌伯侯夫人三番两次的为难苏兰芷,苏兰芷会那么做,也是有可能的。

    到底是一个自己恨的人,苏兰芷怎么可能那么好心的还去救别人呢?换做是狠心的,巴不得对方死了才好吧?

    顿时大家看苏兰芷的眼神就多了一层探究了,也不知道,苏兰芷到底会不会那么做了。

    如果是真的,那么这武成王妃的心未免太狠了些,这实在是……

    在场的人虽然也有更加心狠的,暗地里的腌臜事也是没有少做的,可是他们表面上表现出来的不一样,自然也是一派道貌岸然的样子,当然是见不得这样子的事情的了。

    “呵呵,好了,大家吃菜吧,可别因为这事情扫了兴了。”南王妃将大家的神色看在眼底,也没有再说什么,有些事情完全说开了反而是不好,还不如就这样子模模糊糊的,反而会让人越发的觉得是真的了。

    苏兰芷啊苏兰芷,你夺走了我女儿的一切,我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你的!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天知道南王妃知道赐婚的消息的时候,心里是多么的痛和震惊了,她每日都在想如何对方苏兰芷,只是因为安宁的事情,她被南王不喜,这一年多的时间来,南王宠着玉侧妃,冷落了她,她也是忙着对付那玉侧妃,不然早就来找苏兰芷算账了!

    女儿啊,我不会让你白白受了委屈的,今日,这才只是开始,我一定不会让那些夺走你幸福的人如意的!

    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带着一种恶毒,南王妃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人,苏兰芷让她的女儿受尽了委屈,南王妃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管,那她就不是南王妃了。

    “呵呵,今日大家都给我这个面子来府上,我也是很高兴的,来,我敬大家一杯!”似乎完全都没有注意到在场的那微妙的气氛的,南王妃举着杯子敬大家,大家也都纷纷的应了,只是心底到底因为刚才的事情有些隔阂,不好说什么就是了。

    “武成王妃,那一日你是真的对昌伯侯夫人母女见死不救吗?”也不知道是谁大胆的质疑苏兰芷,那人看着苏兰芷的态度很是不满,苏兰芷也不认识这人,只是看着对方,在南王妃再一次开口之前直接就应了,“你凭什么说我见死不救呢?你是亲眼看到了吗?还是怎么的?”

    “我……”那人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半点都没有紧张,反而如此问自己,她自然是没有机会去狩猎的,不由得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我自然是没有见到的,可是如今都传开了,武成王妃你不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吗?”

    “传开了吗?我怎么就不知道呢?还有你是谁,是哪家的家眷呢?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你是什么身份!”那人一看地位就不是很高,顶多就是一个二品大臣的家眷,就凭苏兰芷不认识就可以判别出了。

    这人怕也是被人当了棋子吧?不然一个小小的官宦家眷,哪里敢如此对待自己了?

    “武成王妃,你这莫不是要以权压人吗?”那人完全没有想到苏兰芷如此不客气,不由得有些愤怒了,只是她眼底到底有些心虚,看苏兰芷这架势,有些想要退缩,可是想着自己这么做有人许诺自己的东西,她也只好继续撑着了,“武成王妃就算是贵为王妃,也不可如此的轻贱人的生命吧?昌伯侯夫人就算是和你不对付,你也不该如此害了她啊!这般狠毒,你可当得起这武成王妃?”有人撑腰,她也是不在怕的,而且她本来也是一个泼辣的,这会儿什么事情都是说得出来的。

    “我以权压人,你可知道,诽谤皇族是什么罪名吗?”笑了笑,苏兰芷看着对方那咄咄逼人的样子,心里十分的厌烦,“你可是有证据证明呢?还是如何?我想你说话之前最好考虑好后果再说!”如今她的身份可是武成王妃,哪里是容得人轻易的就诽谤了自己去的?

    “你!”那人也是有些害怕,不由得想要求助,只是她的目光还没有看向自己要求助的人,南王妃就开口了,“武成王妃别动怒了,此人信口雌黄的,我这就将她打发出去了,也免得惹了你的眼了。”

    “南王妃别着急,我倒是要听她说说,如何就断定我残忍如斯了?”这人苏兰芷没见过,想来也是一个外放官员的家眷,因为年关才回来的,不然也不敢如此大胆。心里想着许是有人给了对方好处了,苏兰芷也知道是谁,自然不会任由对方就这么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

    “武成王妃是我的不是,我本来看在她长期不在京都,也算是一个三品官员的家眷,今日也是想热闹热闹就让她来了,没有想到她竟然这般的不懂事,无赖了武成王妃你,这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到了。今日是个大喜的日子,就不要为这般不足道的人影响了气氛了,我招呼她离开就是了。”南王妃这是想混淆视听了,直接赶人走,也不给多余的机会,反正大家心里有这层疙瘩在,将来她再继续行动,苏兰芷定然会身败名裂的。

    “南王妃可不能如此,她都说了如今满京城都知道了,我倒是想知道,到底是谁跟她说的呢,她又凭什么那么说呢!”苏兰芷今日表现的格外的强势了,如今时局不稳,苏兰芷知道,许多人都开始打他们的主意了,今日她必须要强硬起来,不然将来后患无穷!

    说完苏兰芷不给南王妃再说话的机会,直接就走到那人的面前,“你说,到底是谁知道我草菅人命呢?你可是有证据?”

    “我……”那人见苏兰芷紧抓着不放,顿时就没有了主意了,不由得想要寻求帮助,只是苏兰芷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毁谤皇族是什么罪名,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吧?那日的事情你是如何知道的?是道听途说呢?还是亲眼所见呢?”

    “我,我自然是没有这个福分亲眼所见的,只是我听大家说的,气愤不过就是!”

    “只是气愤不过吗?那你倒是说说,昌伯侯夫人那一日谁看见她和我在一起了?那一日如此混乱,我自己都自顾不暇了,我哪里还管得住别人呢?我不过是一个弱女子,我自保都不行了,我还能保谁呢?你倒是说说看,我是如何冷血无情,置他们于不顾的?”这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今日突然抬出来,想来那一日自己的事情肯定也是有人看见了,苏兰芷的脑海里隐约的划过一抹身影,这会儿心里是气得不行了。

    “这,这……”被苏兰芷说得哑口无言的,那人这会儿大冬天的急得都冒汗了,顿时后悔极了自己被诱惑,说了这些胡话,想着后果,那人顿时十分的后悔!

    “你倒是说说看,是谁告诉你的,还是谁故意让你这样子说来败坏我的名声的!你可知道你这样是什么罪?诬蔑皇族,可是要满门抄斩的!”苏兰芷这也不是吓唬人的,严重的自然也是有严惩的,苏兰芷这般也是想逼出对方说出实情,也好还给自己一个清白了。

    “武成王妃饶命啊,是臣妇这烂嘴胡说的,臣妇不是故意的啊!”那人最后都被吓傻了,这满门抄斩她哪里承受得住呢?

    她还有一家子的人呢,祸从口出,她如今算是明白了。

    这京都还真的不是人待的地方了,早知道,她就不该因为丈夫升迁进京的事情冒险做这样子的事情了,如今惹祸上身,可如何是好啊?

    “你不是故意的?你一个外放官员的家眷,如何就知道这许多了?可是有谁告诉你这样子说的,为的就是诬蔑我?”一步一步紧逼,苏兰芷知道对方是被自己唬住了,只要再来一步,对方肯定就屈服了,到时候说出那幕后之人,她也可以以牙还牙了。

    “臣妇,臣妇……”看苏兰芷那么咄咄相逼,那人也是怕了,只是她身后的人,她也是不敢随意得罪的,不然她一家子的前程可是都毁了。

    她虽然冲动,可是她也不是愚笨之人啊,今日的事情也是她一时之间迷失了心窍了,也是太心急才会如此,如今她后悔了,可是能怎么办呢?

    “怎么,说不出了吗?还是你有所顾忌,不敢说?”早就知道对方不会轻易的说的,苏兰芷这会儿看出对方的犹豫,看着南王妃,“南王妃,这妇人随意的无赖于我,南王妃觉得,该如何惩罚呢?”

    “武成王妃,她到底是命妇,这……”看苏兰芷的样子是要追究了,南王妃暗叹自己是太着急了些,有些处理不当,这会儿心里也是有些紧张呢!

    “就算是命妇,那也不能随便的无赖皇族。我身为武成王妃,难道被人诬蔑了就随便算了吗?那以后岂不是谁都可以欺负到我的头上去了?”向来好说话的苏兰芷,这一次表现的如此强势,大家都不由得有些被镇住了,顿时都觉得好像不认识苏兰芷了一般的。

    “那武成王妃,你说该如何处置呢?”南王妃心里那个恨啊,这会儿还不能真的就包庇了,不然大家都不是傻的,怎么会看不出这里面的歪歪肠子?

    “她诬赖我,南王妃作为主人,觉得该如何处置才好呢?我听南王妃的。”苏兰芷虽然是惩罚一下对方,可是也不会傻傻的自己亲自去惩罚,给人留下话柄了,这会儿将皮球踢给了南王妃,就是想看看南王妃打算怎么做了。

    南王妃是今日的主人,她处罚也是说得过去的,如果她罚得轻了,大家也都是有眼睛的,自然看得到,如果她罚得重了,或许有些人心里也是有想法的,那就不知道了。

    “这……”南王妃本来想丢给苏兰芷处理就不管了的,却不曾想苏兰芷将这皮球又丢丢给了自己,不由得觉得有些烦恼,这会儿也为难起来了。

    她难道真的就罚了不成?如果被南王知道了这事情,她怕是更加的不得宠了,而且这事情大家也都看着呢,她真的罚了,岂不是要被人说道吗?

    他们南王府虽然有些钱,可是到底没有什么权利的,南王也不过是个闲散的王爷,算起来权利还没有秦之衍的大,她怎么好就罚人了?

    南王妃顿时就陷入了两难中,这种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的痛处,她算是明白了。

    ∷更新快∷-< 书 海 阁 >-∷纯文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