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暴露
    那妇人见着南王妃不肯承认,心里也是有些紧张的,“南王妃,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呢?那日臣妇见着你的时候,你明明是说了这件事情的,而且还让臣妇今日在这里提起,也是想让大家都知道真相了。臣妇之前也听信了你的话,如今诽谤了武成王妃,是臣妇的不是,可是臣妇万万是不敢撒谎的,南王妃切莫冤枉了臣妇才好了。”

    “你可别胡说,为了摘清你自己,将本妃拖下水了!”南王妃自然是不肯认了这事情的,如果真的认了,那她的一切,真的到了头了。别说南王的怒气她承受不住,就是那些流言蜚语,都能将她给压死了!

    苏兰芷,你果然是我的克星,你害了我的孩儿还不够吗?如今还来害我?

    南王妃这样子的人从来都不会反思自己做错的事情的,在他们看来,错的都是别人,哪里会是他们自己呢?

    “南王妃,你可不能这样子翻脸不认人的,我可是照着你的吩咐,你怎么可以?”那妇人见南王妃反驳,赶忙看着苏兰芷,可不想得罪了南王妃以后,再得罪苏兰芷了,“武成王妃,臣妇说的可都是实情去,你想想,臣妇这些年来一直都随着丈夫在外面外放,如果不是有人跟臣妇说,臣妇又怎么会知道呢?这一次臣妇跟着丈夫回京省亲,也是难得回来,路上遇到了南王妃,南王妃就跟臣妇说了这些。不然臣妇这样子的身份,怎么可能来这里呢?武成王妃,臣妇这一次可没有说谎了!”许是知道南王妃那边靠不住了,这妇人这会儿只好紧紧的抓着苏兰芷不放了。不然她的后果,她就是不去想,也是能知道的了。

    “大胆,你怎么可以如此诬蔑我们王妃?”玉侧妃这会儿看不过去了,赶忙开口说话,可是她这样子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味道,她的眼神有些谨慎和担忧,看着那妇人也越发的不客气了,“我们王妃好心约你来王府赏玩,而且这一路上我们相识也是有缘,王妃对你照顾有佳,你怎么可以如此恩将仇报?”玉侧妃不停的替南王妃说话,可是她这说话的内容,却总是与她的“本意”背道而驰的,她这样子虽然是替南王妃解释,可也不在侧面证实了那妇人的话了吗?

    南王妃听着玉侧妃的话,恨不得将对方打晕了才好了。可是南王妃知道,玉侧妃这些年被她压制的很了,而且上一次玉侧妃小产的事情,南王妃猜想玉侧妃怕是已经知道了的,不然自那以后,也不会处处针对她了。

    心里可是气啊,然而此刻看着大家的眼神,南王妃就知道,大家都已经相信了那妇人的话了,南王妃此刻是百口莫辩,站在那里脸色一下子青一下子白的,可是好看了,最后也只好无力的说道,“我问心无愧,武成王妃,我希望你相信我,我和你无冤无仇,我为何要针对你呢?”南王妃这话也不错,她和苏兰芷的确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不管是谁都相信,南王妃是没有理由陷害苏兰芷的。

    那么,南王妃到底有没有这样子做呢?

    虽然这些事实摆在面前,可是南王妃没有理由这么做。更何况南王向来只是一个闲散王爷,不参与朝中的事情,更是没有什么实权。秦之衍就不一样了,天子近臣,而且还是皇上的亲侄子,比起南王妃来,自然是更有权势了。照着这样子的情况看,南王妃真的是没有必要去得罪苏兰芷的,因为这样子对南王府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除非是南王妃吃饱了撑着了,不然干嘛做这样子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大家的心里也是有些疑惑的,安宁郡主心仪秦之衍的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多,加上事情都过去有些日子了,大家也不知道这里面的牵扯,自然也就不会往哪方面想了。

    不过也是因为心里都有些困惑,这会儿大家看着这局面也都有些小心思,都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人的心里都是有些八卦的,谁都没有想到今天会出这样子的事情,顿时也存了看好戏的心态,想着或许苏兰芷和南王妃之间,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私呢!

    于是大家都看着苏兰芷,期待着苏兰芷的反应了,大家倒是想看看,苏兰芷对南王妃这样子的说辞,会有什么反应了。毕竟苏兰芷之前的反应是很激烈的,大伙儿还真的很想知道,如果这对象是南王妃,苏兰芷还会不会这么不客气了。

    一旁的玉侧妃见着了,也是紧张,今日的事情她其实也是提前知道了的。这些年来她和南王妃明争暗斗的,她也是吃了很多亏的,她知道南王妃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这一年来南王妃因为曾经的错误也是付出了代价了的,可是到底还是不够,南王始终都没有狠下心来对待南王妃。对此,玉侧妃的心里也着实是生气,可是她也没有办法。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那么一个机会,她自然是要牢牢的把握住,今日,她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彻底的打垮南王妃了。这会儿她真的很怕苏兰芷就那么算了,不然她又得等许久了。

    此刻看着苏兰芷脸上依旧是没有什么变化,甚至是看不出是不是生气,玉侧妃也着实是紧张,想说些什么,可是却有人拉住了她,玉侧妃转眼看着南王妃那张笑得阴森的脸,被对方拉着,玉侧妃也知道自己这会儿多说无益,只好静静的等着了。

    苏兰芷将南王妃和玉侧妃的眼神看在眼里,这会儿也是有些不解的看着南王妃,询问道,“我也是好奇,我和南王妃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南王妃为何要这样子对我呢?”如果因为要顾及颜面,那她将来岂不是会继续被眼前的人欺负?苏兰芷这一次就是打算撕破了脸了,大不了以后都不来往就是,也免得继续恶心自己了。

    防不胜防的道理,苏兰芷很清楚,自然是不想继续和眼前的人有什么牵扯了。

    “武成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南王妃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一点脸面都没有给她了,她本来以为苏兰芷看在她和秦王妃的关系上,或者是看在南王的面子上,肯定会退一步的。毕竟今日的事情也没有什么证据,而且如今大家都在呢,世家大族的夫人小姐们最会做表面的功夫了,哪怕内地里再恨着对方,表面也肯定都是笑嘻嘻的,不会让人看出来。像他们这般的撕破脸皮,的确是少见了。

    苏兰芷这是没有眼色呢,还是故意为之?南王妃本以为苏兰芷那么聪明的人会选择接受她的暗示,却不曾想,对方反其道而行之了,顿时越发的尴尬起来了。

    “南王妃,我说的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也有些不明白,还希望南王妃指教了。”南王妃暗地里的这些动作,苏兰芷也是看烦了的。如今撕破脸也好,免得对方将来总是这样子,她也累了。

    “武成王妃莫不是相信了这妇人所言?认为我有意为难于你,可是我为何要为难于你呢?武成王妃难道就没有好好想过吗?”

    “我也不知道,所以也是想问问呢,南王妃,为什么呢?可是我以前做了什么,惹恼了你吗?”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没有变化,苏兰芷的确也好像在寻求答案一样的,看着南王妃,南王妃心里都快被苏兰芷给气死了,偏偏还奈何对方不得,南王妃真的是气啊。

    “武成王妃既然知道我和你无冤无仇,那我为何要为难于你?”

    “可是她说的也是事实,我不能不信呢,莫不是南王妃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一切不是你做的不是?我也很想相信南王妃呢,毕竟你和母妃也是老交情了,于情于理也都是我的长辈,我不该如此怀疑你才是。只是今日的事情我也着实是委屈了,我也想彻底的弄个明白!还希望南王妃能帮我解释一二。”苏兰芷虽然没有相信南王妃,可是态度一直都是很谦恭的,让人完全挑不出错误,比起南王妃那咄咄逼人的话语,苏兰芷这般,反而更是让人觉得她处于弱势,受了委屈了。

    “……”南王妃此刻真的是无语了,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敢如此对她,一点都不将她放在眼里了。

    这个苏兰芷,肯定是故意的!

    南王妃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心里想着如何应付呢,一旁的玉侧妃见苏兰芷没有让自己失望,顿时心里也笑了,脸上满是担心,“王妃娘娘,武成王妃说的极是,这关乎到我们南王府的声望还有王妃娘娘你的名誉,妾身觉得还是好弄清楚才是。”什么叫做火上浇油,雪上加霜,看玉侧妃这样子就知道了。

    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

    南王妃此刻恨不得缝了玉侧妃的嘴巴了,可是这会儿她又不能,只能硬着头皮说了,“你说的极是,这事情如今牵扯到这许多,自然是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定然会给武成王妃一个交代的,不然让人误会了可是不好。”

    “王妃娘娘说的极是,这事情一定要好好查清楚,可不能让人误会了两家之间的关系了。”

    “嗯,武成王妃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如此,甚好!我等着南王妃的交代!”如今这事情也差不多了,苏兰芷看这玉侧妃的样子就知道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苏兰芷也不好太过咄咄逼人了,给人留下不尊重长辈的印象就不好了,这事情也就暂时揭过去了,“对了,南王妃,我身子有些不舒服,我就先行离开了,改日再来登门拜访可好?”不想继续给自己添堵,苏兰芷如今只需要等待结果就好了,南王妃此刻也不想继续看到苏兰芷了,免得自己生气,也便应了,“我送你!”表现出一副和苏兰芷很要好的样子,对刚才的事情也是一点芥蒂都没有,南王妃苦心经营多年的形象,自然是不肯轻易的就放弃了。

    “南王妃还有许多客人,还是不必了,我自己离开就行了,告辞!”拒绝了南王妃的相送,今日来,本也就是面子上的人情,苏兰芷知道南王妃对自己肯定也是有诸多的不满的。只是她没有想到,南王妃还是没有放弃对她的恨了。而且这恨意,似乎越发的深了。

    希望这一次玉侧妃能够给力一些,让南王妃别再来烦她了就好。临走之前,苏兰芷看了玉侧妃一眼,瞧着对方正好也是看过来了,苏兰芷瞧着玉侧妃眼中那抹成足在胸的表情,心下也是了然玉侧妃这一次不会放过这机会,心里也就放心了。

    点了点头,苏兰芷见着玉侧妃对着自己笑了笑,彼此心里都有了默契,苏兰芷便离开了。

    她走之后,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苏兰芷的离开,不由得让大家纷纷多想了起来了,总觉得苏兰芷的离开不是一件平常的事情了。

    或许南王妃和武成王妃之间真的有什么芥蒂也不一定了,只是到底是什么呢?

    女人的八卦从来不会少的,大家在苏兰芷和南王妃之间看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也都纷纷的猜测,接下来的几日也十分的关注南王妃那边的动态。

    南王妃本来是想拖一拖,等着事情淡化了,大家都忘了然后再寻个借口就好了,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妇人有一天竟然被人追杀了,后来她狼狈的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中,她不停的说南王妃要杀她灭口,最后京都都传开了,南王妃知道的时候都快气死了。

    “这个贱人,就是要这么跟她过不去吗?”南王妃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京都都传遍了,加上有心人的刻意宣传,大家都说她刻意的针对苏兰芷,如今更是如此败坏苏兰芷的名誉,南王妃这些年树立的好形象,也全部都毁了。

    然而让人猝不及防的是,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大家都说南王妃善妒,南王如此风流倜傥,可是府中的男丁却是除了南王妃的嫡子以外,就只有玉侧妃的庶子了,其他的侍妾通房什么的,除了偶尔几个女儿,就再也没有儿子出生了,以前大家没有觉得,可是这会儿被人连在一起宣扬,大家的猜测,顿时也就多了起来了。

    一时之间皇城里都在传南王妃的嫉妒狠毒,陷害庶子,虐待庶女……什么的都出来了,这些虽然都是南王妃暗地里的手段,可是却全部都见了光,南王妃还来不及去应对,就迎来了南王的怒火了。

    “南王妃,你说外面那些人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些年来,可是你一直都在残害本王的孩子?”南王今日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什么都顾不了了,马上就回来了。其实这些年他心里对自己子嗣稀少一直都是有些难过的,偏偏府中出生的男丁极少,偶尔几个女孩子,也是极其珍贵的,有些甚至还很小的时候就去了,能长成人的真的很少很少。

    他本来以为是自己没有福气,可是今日听到这些,他才知道,这却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你说,这些到底是不是你干的?”南王向来都脾气很好的,素来也是很好说话,可是这会儿都被愤怒扭曲了五官了。

    南王妃没有想到南王来得那么快,她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还来不及采取手段呢,就看到南王如此震怒的样子,南王妃心下一片的冷笑。自然知道这一切传得如此之快到底是谁的杰作,此刻她对那人是恨得牙痒痒,却偏偏奈何不得了,“王爷这么说,可是相信了外面那些对妾身的诽谤了,妾身是什么人,王爷难道不清楚吗?这些年妾身为了王府操劳,王爷在外面惹了那许多的风流债,妾身有说过一句吗?不管王爷接了谁回来,宠爱着谁,妾身有说过一句嫉妒的话吗?难道这些年妾身所做的,在王爷的眼里竟然是不值一文,甚至比不得外面那些流言蜚语吗?那妾身这些年如此兢兢业业是为了什么?妾身这么做,值得吗?妾身那么贤惠的操持着一切,最后竟然是落得这般的下场吗?王爷,妾身可真真是委屈!”向来少哭的南王妃,这会儿也义愤填膺的哭了,眼泪说来就来,南王妃也是气啊,如今看着南王这样子,心里说不委屈那是不可能的。

    她也是女人,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她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夫君对待自己是疼爱有加的。可是南王对她,向来都只有敬重,没有疼爱,而且南王生性风流,红颜知己那真的是数不过来了,这府中姬妾无数,她如果不做些什么,为自己着想,那如今南王府成了什么样子?岂不是人满为患了吗?

    她这都是为了王府,也是为了眼前的人啊,可是这么做,到底换来了什么呢?

    难道她就真的放任自流,让府中的这些人想生就生,让那些让将她这个王妃当摆设吗?

    她才不要,王妃的位置只能是她的,这世子的位置,也只能是她儿子的,谁都不能抢,她也不允许任何有威胁的人存在!

    南王妃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这样子做太过心狠手辣,反而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南王的错,如果不是南王如此风流,那她何苦承受这些苦?还得给南王收拾这烂摊子呢?

    所以,这要怪,也是怪眼前的薄情男子,如果不是他如此花心,那她何至于要如此呢?

    “王爷,妾身这些年来操持王府,就是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啊,王爷如今就听信了外面的传言,如此的责怪妾身,妾身还不如就什么都不管了干净,也免得被人说道,成了如今的样子!”哭着哭着,南王妃就越发的伤心了,她这样子看得南王也是有些心疼的,想着这些年他的确是有的时候是荒唐了些,南王妃从来都没有怪过他,反而无怨无悔的帮他操持这一切,将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如今他能过着这么逍遥自在的日子,不也是因为南王妃管家的功劳吗?他这样子,是不是太过了?

    心里有些不忍,可是南王想着来之前玉侧妃在他面前的哭诉,南王想起了玉侧妃那个成了型的男胎落地的样子,想着当初他的痛苦,再想着玉侧妃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南王顿时就狠下心来了,“就算是你管家有功,可是这也不表示你可以如此无情的对待这府邸的人了,玉儿他们可都是我的宠妃,你怎么能如此对待他们?”说道这里,南王便想起了自己曾经宠爱的几个宠妃,不是突然就生病去了,就是难产而亡了。算起来跟着他最久的,也就只有玉侧妃了,其他的几个,不管是哪一个,只要是他曾经宠爱的,不都一一的去了吗?

    南王此刻想起来都不由得心惊了,那些年轻美丽的面庞,可都是南王曾经的挚爱的,如今都因为面前的人香消玉殒,南王怎么能不气呢?

    “他们都是本王的女人,你为何要如此残忍的对待他们,他们到底犯了什么错?”

    “王爷就是要这样子就定了妾身的罪吗?王爷可有证据?如此诬赖妾身?”那些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南王妃就不信了,南王还能拿出证据来不成?

    她当初做的那么隐蔽,那么多年都没事,也没有发现什么,难不成这会儿证据全部都出来了?

    “你要证据是吗?这就是证据,你自己好好看看!”南王看着南王妃死不悔改的样子,愤怒的扔出了手中的东西,南王妃这才注意到南王妃进来的时候手上都还有东西的,这会儿看着那东西,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有些不妙了,“王爷,这是什么?”

    “是什么你自己不会看吗?”南王本来想着南王妃伺候他多年,又给他孕育了一对儿女有些不忍心的。可是刚才见着南王妃死不悔改的样子,南王也是灰了心了的。

    这个狠毒的女人,如果一直留在身边,他这辈子都别想再有孩子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孩子都被对方杀害了!

    想着自己曾经无缘的孩儿们,再看着南王妃此刻的模样,南王想起那包裹里面的东西,顿时觉得南王妃此人实在是阴狠的紧,最后的那点点的怜惜,也是渐渐的没了。

    南王妃看着南王脸上渐渐冷淡的神色,有些不安的将那包裹打开,看着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最后脸色都苍白了。双眼划过一抹害怕,南王妃努力的克制住自己颤抖的双手,看着南王的眼神也带了惶恐了,“王爷,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是有人在陷害妾身啊!”

    “铁证在面前,你还想抵赖吗?”南王此刻见着南王妃死不悔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突然就好像变得不认识眼前的人了一样的。

    怎么会变了那么多了呢?明明曾经是一个很贤惠的女子,也是很善良的啊。到底是什么将对方变得如此的面目全非了呢?

    “王爷,这是不是玉侧妃那个贱人给你的?她这是故意的陷害妾身啊,王爷,王爷,她肯定是故意的,妾身怎么会这么做呢?妾身想来操持家务,对王爷尽心,对家里的这些姬妾也都是公平对待的,王爷,妾身不可能那么做的!肯定是玉侧妃那贱人在故意陷害妾身,想要踩妾身一脚啊王爷!”南王妃是打死都不会承认这事情的,如果承认了,等待她的是什么,她怎么会不知道?

    这事情,她就是死都不会认的!

    “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摇了摇头,如果之前南王对南王妃这些年的辛苦还有点点的怜惜的话,此刻就对南王妃是彻底的失望了。

    “王爷,你难道信那贱人,都不信妾身吗?”不可置信的看着南王,南王妃听着南王那语气,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就浮现了点点的恐慌了。

    “你果然是那般蛇蝎女子,是本王曾经错看了你了。”后退了几步,好像南王妃就是那洪水猛兽一样的,南王的眼底带着厌恶和冷漠了。

    “怎么就错看我了?王爷,我做错了什么?这一切都是陷害,是玉侧妃那个贱人陷害的,王爷你难道就没有看见吗?她是嫉妒我这个正妃的位置,嫉妒我的一切,她想要扳倒我啊王爷,王爷!”

    “王妃,这就是你和玉儿的不同了。”摇了摇头,南王看着南王妃的眼神十分的陌生了,“她得知外面的传闻,也来问过本王,可是纵然她那么伤心难过,却还是选择相信你的,还替你在本王的面前求情。她那么善良美好,你怎么就忍心那么对她呢?她肚子里的孩子,那也是我的孩子啊,王妃,你为何就如此狠毒?那么小的生命,你怎么就下得了手?”

    南王真的就不明白了,素日里看起来那么温柔和蔼的南王妃,那个将南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条,从来都不会嫉妒的南王妃,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了?

    到底是他错看了她?还是她本身就是这个样子,只是对方隐藏的太好,他没有发现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