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八十章 南王妃的结局
    南王妃本来就以为是玉侧妃在后面搞鬼的,这会儿听着南王如此说,心里就更是气了,“王爷,难道妾身在你的眼里真的就是那么狠毒的人吗?你就信了别人,也不信妾身?”

    这个玉侧妃肯定没安好心,这事情闹大了,她那么巧的就去跟王爷哭诉?替她求情,怕是以退为进吧?南王妃和玉侧妃斗了那么多年了,这些年玉侧妃都被她压着,也是最近这一年来才渐渐的有了自己的势力,不曾想对方竟然下手如此的狠!

    早知道,她当初就该让她一尸两命了才好,也免得到了如今这样子给她添堵!

    “本王不是不信你,而且如今事实都摆在面前,已经由不得本王信不信你了。”南王看着南王妃的眼神颇为失望,他真的没有想到,二十多年的夫妻了,南王妃竟然背着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如今不是今日事发,那是不是他这辈子就注定了子嗣凋零,所爱的人都会离他远去呢?

    向来风流的南王自然是受不了的!

    他的孩子,哪里由得眼前的人残害了?

    “那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你要听信那些流言,处置妾身了?”看着南王的眼神,南王妃说不失望,那是不可能的。

    多年的夫妻,她还以为南王对她至少还是有些怜惜的,可是如今看来,怕是半点也无吧?

    呵呵,还亏得她做了这些了,如果她不做,以南王如此风流的品性,她的下半身生该是多么的凄惨啊?

    “王妃,你这些年为本王操持,也是辛苦,只是你的这种方式我不能认同,从今日起,就让玉侧妃管家吧,王妃你也累了这许多年了,该是好好的休息了。等回到了江南,我给你置办一所宅院,你就可以享清福了。”南王可不敢继续让南王妃操持着家里了,他是个男人,也是一个传统的男人,他不希望自己的身边有那么一个恶毒的人,杀害了他其他的子嗣了。

    嫡子嫡女他虽然在意,可是有些庶子庶女自然是更好的,子嗣昌盛是一个家族繁荣的标志,他不能让南王妃继续任性下去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剥了我的权利,让玉环那贱人替代我吗?王爷你这是要宠妾灭妻?王爷可是还在意这王府的名声?”南王妃这些年私下做了那么多腌臜的事情,都是为了一双儿女的将来,她必须稳定自己正妃的位置,稳定一双儿女嫡子嫡女的身份,所以她不能让南王胡来,更不能让这家里的人多得那许多跟她儿女争家产的!

    她做了这么多,怎么可能将这一切都拱手让人,更何况对方还是玉侧妃那个她斗了这许多年,恨不得将对方给呑骨入腹的人了?

    玉侧妃无疑是南王妃这些年来最为失败的杰作,在她那么严格的看管下,玉侧妃竟燃也得了一子一女,她怎么不恨呢?这个王府除了她,谁能再生儿子?谁都不能!

    可是这些年来她想了那么多的办法,都奈何不了玉侧妃,南王护着是一个原因,再有就是玉侧妃的出身确实不错,人也是很聪明的,知道防着她,当年玉侧妃生下那庶子的时候,就是借机离开了,等到回来的时候,那孩子都生下来了,南王妃也没有来得及使手段,到了后来,就更是没有办法了。

    也是因为奈何不得玉侧妃,南王妃更是恨玉侧妃恨得牙痒的紧了,如今要她将管家的权利交给玉侧妃,让玉侧妃那人得意,让玉侧妃将她这些年努力的成果全部都拿去,她怎么甘心?

    “王爷这样子的处置,我不服!”咬着牙,南王妃这会儿如果不是努力的克制着自己,怕是差点就要忍不住要发怒了。只是她知道这会儿她跟南王硬来不得,反正她是不肯将权利都交出去的。

    凭什么?这一切都是她的,她真的交出去了,不是就是给玉侧妃那贱人铺路了吗?那自己的儿子女儿可如何是好?宁儿如今远嫁,怕是很难再回来了,可是也是需要他们支持啊,她绝对不会妥协的!

    “你不服,这是本王的决定,由不得你不服!”南王没有想到南王妃直接就拒绝了,面上有些不好看,看着南王妃的眼神也是有些不善了。

    “那王爷倒是说说,我犯了什么罪,王爷要如此的对待我?”别的事情南王妃或许会顺着南王,平息对方的怒火,可是这件事情她是绝对不会的。因为她知道,一旦玉侧妃真的掌握了这王府的权利,玉侧妃肯定会对她和她的儿子不利,那她多年来的苦心经营,不是都毁了吗?

    “你犯了什么罪?难道还要本王说吗?善妒,残害王府子嗣……就是善妒这点,本王都可以休了你了!”南王妃对待南王向来都是言情谦恭的,很少如此的情绪激动,南王也是怒了,瞧着南王妃如此的不服他的安排,心里更是肯定了要好好的处置南王妃了。

    这样子的女人,哪里能当王府的女主人?如今他的脸丢的还不够吗?

    “王爷,我为王爷做了那么多,辛苦了那么多年,王爷你如何能够如此狠心?”南王妃没有想到南王竟然会说出这样子的话,心里越发的觉得南王绝情,也更是不肯放手手中的权利了。

    “你这样子的人,当不起本王王府的主母,本王不想再继续让人看笑话了。”娶了那么一个蛇蝎心肠,表里不一的女人就已经让南王很苦恼了,南王不处置对方,怎么服众?

    “呵呵,王爷啊,你就是这样子对待你的发妻的?你这样子宠妾灭妻,让皇上知道了,王爷你这位置,可是还想保住?”南王妃出身名门,如今出了这威胁,也是情急之下所采取的措施了,果然南王听了脸色就是一变,“你威胁本王?”

    “我没有,我只是说实情,王爷该是知道,皇上最忌讳的是什么!”

    “你!”南王没有想到南王妃如此说,这会儿就像是不认识南王妃了一样的,觉得曾经那么温顺的女子都不见了。

    难道这才是她的本性吗?如今别逼急了,所以都暴露出来了?

    “妾身还是希望王爷想清楚的好!”见自己的话凑效了,南王妃这会儿也谦恭了起来,南王一时之间有些闷闷的,心里在权衡什么,这会儿门口突然就冲出来一个人影了,“王爷千万不要啊,外面的流传肯定不是真的,王妃娘娘怎么会如此做呢?王爷三思,妾身承受不起啊!”玉侧妃跌跌撞撞的就来了,一向来整洁高雅的她,这会儿发丝也是有些凌乱的,眼圈也是红红的,的确是有些狼狈了的。

    “你来干什么?”南王妃见着玉侧妃来凑热闹,顿时就暗叫不好,可是她还来不及拒绝,玉侧妃就直接跪在了南王的面前了,“王爷三思,请王爷收回成命,妾身没有这个本事!”刚才玉侧妃在门口都听到了的,如今南王和南王妃僵持在这里,她必须得发挥作用了才是了。

    努力筹划了那么久,如今天时地利人和,她怎么可能会让机会再一次的溜走?

    这一次难得有人帮忙,如果南王妃逃脱了此劫,那等待她的是什么命运,玉侧妃可想而知!既然已经彻底的撕破了脸面,那她就一定要赢,因为她输不起!

    “玉儿,你且起来,地上凉,你身子不好,可别着凉了!”南王见着玉侧妃来了,满脸的心疼,他对待玉侧妃如此的怜惜,就好像一把刀子一样的刺激着南王妃,南王妃看的眼睛都红了,那眼底的嫉妒,都快要让南王妃失去理智了。

    “王爷如果真心的疼爱妾身,就不要将妾身推到风口浪尖啊,王爷,还望王爷三思!妾身相信外面的流言蜚语都不是真的,王爷不要误听了谗言!”眼泪聚集在眼圈,玉侧妃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看得南王心都疼了,“你先起来再说,别哭了,你眼睛不好,可别哭伤了。”南王对待玉侧妃的确是很不一样的,如此的宠爱,也丝毫都没有掺假,不然玉侧妃也没有这个命在南王妃的眼皮子底下活了那么久了。

    “王爷先答应,妾身就起来!”玉侧妃还就不起来了,只是在南王看不见的地方看了南王妃一眼,那眼底的得意和胜利的姿态,让南王妃怒火中烧,顿时火气就来了,“用不着你假好心!”玉侧妃这会儿来,真的是来帮她说好话的吗?南王妃不傻,自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王妃,住口!”南王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玉侧妃都这般的为南王妃说话了,南王妃竟然还如此的不领情,心里对南王妃也存了点点的厌恶,着实是后悔自己当初眼睛瞎了,竟然被南王妃所蒙蔽了。

    “王爷,你为了这个女人骂我?”今日也的确是受了刺激了,南王妃这会儿不可置信的看着南王,这些年来南王对她虽然不是格外的宠爱,可是到底对她还是敬重的,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子对她大吼小叫的?

    “王妃,玉儿好心为你求情,你竟然如此不领情还罢了,还对玉儿恶语相向,你到底是生了什么心肠?竟然能够做到如此狠毒?”南王摇了摇头,将玉侧妃扶了起来,心里已经是有了决定了的。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玉环你这个贱人,我跟你拼了!”南王妃好像突然失去了理智一样的猛地就往玉侧妃的身上冲,她冲的太快了,就是南王都没有反应过来,连带着南王都被南王妃给推到了!

    “你这个疯子,你疯了吗?”

    “哈哈,我是疯了!这些年来我压抑着自己,看着你一个又一个的美人领进门来,心里是什么滋味,你可是知道?你只知道在外面风流快活,家里的事情你都不管,你可知道我要管着这个家有多么辛苦?你可知道你那些姬妾有多么可恶?你可知道我看着他们有多么痛苦?这些你都不知道,因为你只顾着你自己,全然都不顾着我的感受!你只知道你的风流快活,不管是怎么痛苦,你都不管,我忍了那么多年了,我受够了!”南王妃也是气急了,这会儿有些口不择言了起来,一直压抑的话,如今也一股脑的全部都说了出来了,南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如今只想畅快的表达了,“你只顾着你的风流快活,可是你哪里想过我呢?你那些姬妾一个一个的怀孕了,如果他们都生下了孩子,这王府不是人满为患了吗?他们是什么身份,我又是什么身份,他们的孩子凭什么跟我的儿子相提并论,凭什么来跟我的儿子争?那些不过是贱命一条,我处置了又怎么了?难道我作为当家主母,还处置不得了……”

    许是真的气急了,也或许是被眼前的景象刺激了,南王妃这会儿不吐不快,一股脑的将内心的苦闷全部都发泄了,也承认了自己这些年所做的事情,听得南王脸色越来越差,他怀里的玉侧妃的脸上,则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了。

    南王妃啊南王妃,这一次看你还怎么逃?我说过,我一定会为我那苦命的孩儿报仇的,如今你自食其果,可别怪我,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是你活该,自作孽!

    ……

    南王看着南王妃,听着对方承认这些事情,脸上的冷意越发的深了,最后看着南王妃似乎陷入了某种疯狂之中,南王妃冷冷的抱着玉侧妃后退了几步,“王妃如今怕是得了失心疯了,来人啊,将王妃好生看着,别让王妃出来伤了人了!”

    “你,你要做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放手!”突然就被人绑起来了,南王妃拼命的挣扎,头饰顿时有些凌乱,那眼神也显得越发的凄厉了。

    “好生看着,不许王妃再踏出这里一步,知道吗?”

    “是,王爷!”

    “走吧!”冷冷的看了南王妃一眼,南王从来都没有觉得一个女子竟然能够丑陋至此,南王转身拉着玉侧妃就走了,玉侧妃有些不放心,“王爷,这样做好吗?外面该怎么说?”

    “跟外面就说王妃病了,要去休养,这事情我有安排,只是以后,要委屈你了。”

    “王爷,妾身不怕委屈,妾身只是觉得……”玉侧妃这样子似乎想为南王妃说话,只是南王的心里有了决断,自然是不会听了的,“好了,这事情我有自己的安排,你就别多说了,以后这王府就交给你了,对你,我是放心的!”

    玉侧妃得了南王的这句话,就知道南王这一次是下定决心了,心下满是欢喜,脸上却是半点都不漏的,“是,王爷,妾身定当尽力。”

    “以后这院子,就暂时封了吧,不要让人进来,免得传出去了不好看。”

    “是,王爷!”见南王脸色不好,玉侧妃还是很担心的,“王爷你没事吧?妾身瞧着你脸色不大好,可是因为王妃的事情伤神了?”

    “她这样子,没有资格再当南王府的王妃,以后切莫再提了。”

    “可是……”

    “好了,本王累了,你也去休息吧,一会儿本王会让管事的都过去,你好生接手这些事情吧!”

    “是,可是王爷,世子怎么办?”

    “我会处理,你放心就是!”

    “是,王爷!妾身送你!”

    “不必了,你回吧,我想一个人走走。”多年的枕边人,却是这样子,南王想着心不疼,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南王还有嫡子傍身,处置起来也是麻烦,南王心里也得想个万全之策了。

    ……

    而玉侧妃回到自己的院子以后,迅速的让人都走了,只是留下了身边的老嬷嬷,玉侧妃的眼色十分的严肃,“事情可是都处理好了,没有留下什么可疑的痕迹吧?”

    “娘娘放心,这事情老奴亲自下手的,人不知鬼不觉,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嗯,不过这东西确实是不错,我从来都没有见到她那么失态过,如今王爷对她也是彻底的失望了,向来不会对她手下留情了。只是我担心世子那里,怕是不好过关了。”

    “娘娘如今掌控了这宅子的大权,还用担心世子吗?世子从小就骄纵,以前是有王妃罩着,如今没有了,世子难道还能成大器?”

    “嬷嬷说的也是,不过也不知道这神秘人是谁了,竟然暗中帮了我这许多,只是不知道对方到时候会不会出卖了我了,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娘娘放心就是,对方既然不留名不留姓的帮助我们,想来也是想助我们一臂之力的,娘娘宽心就是,这事情也就只有娘娘和老奴知道,老奴定当守口如瓶,就是对方想要威胁我们,那也是没有证据的,不是吗?”

    “嗯,只是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京都有如此厉害的人物了,对方是友人还好,如果是敌人,那真的就……”

    “娘娘放心,不管对方是敌是友,对方肯定跟王妃也是有过节的,不然不会如此,我们如今不过是互利互惠罢了,对方借着娘娘的手处置了王妃,娘娘这么做,也算是回报了对方的帮助了。”

    “你这样子说,我就放心了。如今事情已经成了一大半了,她多年来如此压制我,还害我失去了我的孩儿,想起我那成形的儿子,我到现在午夜梦回都会哭醒。如今她这样子也是自作孽,怪不得别人了。”说道这里,玉侧妃的脸上就带着一股子的狠色,她知道,如果她不行动,早晚也是南王妃将她彻底的灭了,她就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一双儿女,也是要主动出击,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的。

    “娘娘说的是,这事情就是我们不动手,王妃也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如今我们先动手,也是掌握了先机了,如今只要搞定了世子,那就可以放心了,至于以后的事情,我们只要徐徐图之,到时候娘娘想要的,自然能得到的。”

    “嗯,世子这里有王爷在,我倒是不担心的,这里是内院,世子就是管也管不着这里的。如果世子是个安分的,我也就不跟他计较了,如果他不安分,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如今大仇报了一半,玉侧妃也是松了口气了,跟南王妃斗了那么多年了,玉侧妃日日都活得很累,如今,也终于是可以喘口气了。

    “娘娘且放宽心就是了,如今没有人能够压制娘娘了,娘娘这些年受的苦,也是没有白受的。王爷又那么疼娘娘,娘娘的好日子还在前面呢!”

    “希望吧!”如今南王妃的真面目被揭开了,玉侧妃心里也是高兴,这一次虽然不知道是谁在幕后帮她,可是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玉侧妃还是很高兴的。

    委屈了那么多年,如今终于是将南王妃彻底的压下去了,玉侧妃怎能不欢喜?

    ++++++++++++++++++我是情节转换线

    南王府具体发生了什么,大家也是不知道的,只是第二日南王就向外面宣布南王妃病了,要长期的修养,南王世子听到自己母妃病了的消息,百般的打探,可是南王都不让他见,最后世子强行要去见,那个时候南王妃已经真的病了,是被南王养着病的,世子见了很是伤心,只是南王妃处于昏迷之中,世子没办法说些什么,只能忍着了。

    南王妃因为这一次的病,一病就是许久,后来不治身亡,南王世子因为母妃去了,伤心的出去骑马,结果摔断了腿,失去了继承王位的资格,自然是由着玉侧妃的儿子继承了。

    当然这是后话了,南王妃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甚至也害了自己的一双儿女,这是她自作孽,不可活。

    而如今,当南王妃病重的消息传出去的时候,都城里的留言也是没有散的,大家都在纷纷的猜测南王妃这病是怎么来的,可是也没有人证实,传的多了去了。有人说南王妃是被冤枉的,被气病了,有的则是说南王妃自觉地无颜见人,所以干脆装病了,还有的说南王妃被南王看管了起来了……总之说什么的都有,京都里的这个新年因为南王妃的事情过得格外的热闹了,直到很久以后,南王离开了,而且短期内也没有再回来京都,这些流言才是渐渐的散了。

    而此刻,苏兰芷得知了南王妃这样子的结果,也是满意的,“所以说,南王妃如今被南王让人看管起来了?”虽然外面的流传很多,不过这个才是最真实的。

    “嗯,她做了那么多的恶事,南王自然恼怒她,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她了。”抱着苏兰芷,秦之衍知道南王那日为难苏兰芷了,这些秦之衍都是看在眼里的,怎么可能就那么放过了?

    “那你倒是说说,这些日子,你做了什么呢?如今她成了这样子,可是有你的功劳了?”看着秦之衍,苏兰芷就知道,那日自己回来以后,秦之衍知道了在南王府发生的事情,都气着了。以着秦之衍对她的宠爱,肯定不会就那么算了的。

    “我不过是帮了些忙,提供了些便利罢了,她得罪了那么多的人,有许多人等着找她的麻烦,我何需动手?”笑了笑,秦之衍也没有否认,南王妃一直都在,一直都会挑衅苏兰芷,还不如就解决了才好,也免得将来还有后患了。

    “可是她出事了,南王世子,还有安宁郡主肯定不会就那么算了的,你别忘了,安宁郡主如今虽然是远嫁。可是我听说她在那边很受宠呢,你就不怕她再来惹麻烦?”

    “这个你放心吧,她在那边可是有许多人应付呢,没有精力管这里的,而且南王世子也不足为虑,自然会有人动手的。”这争权夺利的事情,秦之衍也不是不知道的,南王妃既然没了,南王世子要保住如今的地位,那就难了。

    不过反正这南王世子平素也是一个骄纵的,也做了不少的恶事,至于他的下场,就听天由命吧,反正也不是他该管的。

    “你呀!”看了秦之衍一眼,苏兰芷就知道,秦之衍这一次虽然没有直接动手,肯定也是帮了不少忙的,不然这一次玉侧妃哪里会那么顺利了?

    “好了,既然这个麻烦解决了,那我们就不说她了,免得她再来恶心我们。兰兰,我们说些别的可好?”不想继续去想那些让他们不高兴的人,秦之衍当然得想想其他的了。

    “好,说些别的。”

    “呵呵,兰兰,其实我们做些别的也是可以的。”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瞧着苏兰芷那如玉般的容颜,喉结动了动,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了。

    “你,一会儿还要去用膳呢!”瞪了秦之衍一眼,苏兰芷发现,秦之衍最近是越发的无赖了。

    “兰兰,放心,我很快的……”二话不说就将苏兰芷抱起放在了床上,秦之衍将帘子拉下,室内很快就传来了那阵阵欢愉的声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