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按耐不住了?
    南王妃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秦王妃对此也没有多问什么。

    这个冬季是个伤心的季节,秦王妃的身子越发的虚了,而李柏萱最终也是抵不过这严寒,在一个夜里静静的去了。苏兰芷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赶忙和秦之衍赶了过去,看着一片素白的靖北侯府,看着慕容淑那小小的身影麻木的跪在那里,苏兰芷的心里着实是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了。

    人死不能复生,或许有些人的生命轨迹,她是真的无法改变吧?

    依稀的记得前世李柏萱也是在一个雪夜去的,只是前世早了几年,今世虽然晚了几年,可是到底还是挨不过了。

    这难道就是命吗?

    看着二舅舅慕容渊那一脸憔悴和后悔的样子,再看着慕容淑如一个没有生命的瓷娃娃一般的痛苦神情,苏兰芷叹了口气,走了过去,“二舅舅,淑儿妹妹,节哀顺变!”其他的话,苏兰芷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她知道李柏萱的死对慕容淑的影响有多大,也知道慕容渊的心里是如何的悔恨,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人死不能复生,或许,这真的就是命吧?二舅舅苦苦撑了那么久,最终还是争不过命了。只是可怜了淑儿妹妹,她还那么小,将来可怎么办呢?

    只是希望二舅舅可以看在她孤苦无依的份上,将来对她多谢关照和疼爱吧?

    “兰儿姐姐,母亲她……”慕容淑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了,眼神也没有了往日的神采,看着苏兰芷来了,慕容淑眼泪都流出来了。

    母亲她怎么就那么去了呢?都还来不及跟她说一声,而且她明明记得昨天母亲的精神格外的好,好像身子好了一样的,和她说了好多好多的话,可是为什么,这一大早的起来,母亲竟然就去了呢?

    “淑儿妹妹,别难过了。”拿着手帕给慕容淑擦眼泪,可是越擦越多,苏兰芷的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到了如今这样的境界,她是真的没有办法再做什么了。

    她虽然懂医,可是她到底不是神医,没有办法起死回生。

    “兰儿姐姐……”

    ……

    李柏萱年纪轻轻的就去了,她的离开对这个家的影响很大的,靖北侯夫人脸上的笑容也少了几分了,看着慕容淑的表情也总是带着怜惜。

    这葬礼办了几日,慕容淑就跟没有灵魂一样的,每日都在灵堂守灵,她是李柏萱唯一的孩子,大家看着心疼,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好生的安慰,并且时时刻刻让人看着,也免得慕容淑出了什么事情了。

    最后李柏萱上坡了,慕容淑哭得死去活来的,也是身子太弱了,承受不住,最后竟然晕倒了,将大家吓得半死。

    睡了一天一夜慕容淑才终于是醒了过来,靖北侯夫人怜惜她年幼丧母,最终决定将她带在身边养着,也免得慕容渊一个大男人不会照顾女儿。自然靖北侯夫人还有别的考虑了。

    慕容淑也没说什么,只是人变得越发的沉默了起来,每天如果没事总是待在屋子里面看书,而且也总是发呆,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了,看得大家心疼,慕容香总是想着办法的带慕容淑出去走走,散散心,可是慕容淑都懒得动,慕容香可担心了。

    大家看着慕容淑如此也是担心的,也都变着法儿的安稳她,让她没有时间去多想,每日也都不让人离了她,免得她做傻事了。

    慕容淑也知道大家担心,可是失去了母亲的那种痛苦,她着实是没有办法再笑了,她也不想让大家担心,渐渐的会开始走出来,只是心底里的那份痛,却是一辈子的伤痕了。

    ……

    大家将她的情况看在眼里,也知道有些事情是勉强不得的,也只有等着时间的流逝,让慕容淑慢慢的痊愈了吧?

    “淑儿可真是可怜,小小年纪就没有了娘。将来二舅舅再娶,她该如何是好呢?”慕容渊还年轻,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娶妻的,更何况他还没后,将来肯定是会再娶的。

    不过还好,靖北侯夫人将慕容淑接过去养了,怕也是存了这样子的心思的,不想让慕容淑吃苦。可是靖北侯夫人到底年纪大了,将来……

    哎……

    如今的慕容淑让苏兰芷想到了曾经的自己,她也是小小年纪就没了娘。没有母亲的关怀和照顾的日子,她知道是如何的难熬的。加上白芯曾经刻意的压着她,什么都没有教给她,不然她长大以后,哪里会吃那么多的亏?最后竟然酿成那样的大错呢?

    “兰兰,别担心了,如今外祖母将她养在屋子里,想来也是会考虑好的。而且外祖母那么疼爱她,肯定会好好处理这件事情的。”

    “嗯,也是,是我太担心了。”慕容淑到底是比前世的她幸运的,前世的她无依无靠,慕容淑却还有那么关心她的家人,想来将来就算是二舅舅再娶,外祖母肯定也会好好相看,不会让她受了委屈的吧?

    这样想着,苏兰芷叹了口气,有些事情既然无法避免,那么也只有在将来努力的去弥补了。

    “好了,这几日你也是累了,睡吧,好好休息!”李柏萱的葬礼,苏兰芷也去帮了不少的忙的,的确也是累了,秦之衍虽然心疼,却也知道自己无法阻止,也只能看着了。

    “嗯,睡吧!”闭上了眼睛,苏兰芷虽然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可是心里还是十分的不好受的。

    李柏萱去了,那么母妃呢?还有衍?

    随着前世这两人的死期的接近,苏兰芷最近的心情,也满是彷徨不安了。

    她,能阻止吗?如今母妃的身子都这样子了,她真的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吗?

    苏兰芷有的时候还真的是很怕了。她好怕如今这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转眼就消失不见了,那她重生一回还有什么意义呢?

    不行,她绝对不能再失去了,二舅母的教训,她必须清楚的记得,她最近也是有些松散了,她必须全力以赴,和命运做斗争!

    ……

    ……

    转眼冬去春来,天气也渐渐的暖和了,李柏萱的离开,也因为时间的关系,大家渐渐的接受了这现实,只是每每想起,还是不由得伤怀的。

    上官无忧这些日子也是感觉到府中的气氛是有些奇怪的,只是她又没有发觉什么,心底觉得没底。这份没底让上官无忧的心里总是不安,所以这一日,她觉得自己必须开始行动了,便跟秦王妃提议,王府冷清许久了,趁着如今天色好,举办一个赏花宴什么的。秦王妃瞧着王府的确是冷清了些了,便也都答应了。

    “也好,如今天气也是极好的,春暖花开,最是适合让人过来赏玩不过了,而且院子里的花也都开了,来些人也热闹些了。”秦王妃如今的身子时好时坏的,秦王妃心情也有些抑郁,只是她不想让大家知道罢了。

    “王妃说的极是,如今王妃总是在院子里,也不出去走走。多些人过来,王妃也好多个人说说话了。”上官无忧每日都会按时来给秦王妃请安,不管秦王妃说什么,她都坚持,寒冬腊月她除了“病重”的那一日,一天都不曾落下,如今天气好了,她就更是不可能会落下了。

    “嗯,这事情就你和兰儿一起安排吧,邀请的人你也都清楚,只是需要精心准备些就是了。”

    “王妃姐姐放心吧!”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上官无忧坐了会儿,便离开了,只是她离开的时候,转眼看了南王妃的院落一眼,那眼角划过的点点诡色,着实是让人心惊了。

    ……

    秦王妃很快就将府中要办宴席的事情说了,其实以秦王妃的性子,一般是不会约人来家里的,尤其是秦王妃如今身子不大好,哪里有这心思呢?

    苏兰芷得知的时候有些奇怪,后来才知道这一切又是上官无忧的想法,顿时有些担心,“衍,你说她这是要干什么?”这段日子他们日日监视着,一点一点的将上官无忧暗处的势力拔起了,上官无忧莫不是觉察到了什么,所以要行动了吗?

    “她这人十分的小心,怕也是觉察到有些不对劲了吧?可能是有些按捺不住,要动手了。”

    “嗯,你说的也是,母妃身上的毒如今我已经知道了,只是这解药制作起来很麻烦,怕是得花些时间,最好是能有那毒药就好了,这样或许可以快一些,母妃也少遭些罪。”这些日子秦之衍派了许多人去苗疆那边打听,才得知这样子的毒药正是断魂草,中了这种毒药的人,身子会一天一天的垮下去,最后给人的感觉就是身子虚脱而死,这时间有些长,而且给中毒的人来说也是一种痛苦。更重要的是,这毒药解药极其的难得,如今苏兰芷也是十分的苦恼了。

    “兰兰,你别担心,这事情慢慢来。”知道苏兰芷这些日子为了秦王妃的身子十分的苦恼,而且采取了许多措施拖延,秦之衍看着苏兰芷消瘦的容颜,心里都是有些疼的。

    他的兰兰,本来就很瘦了,这些日子,真的是很辛苦了。

    “中了这断魂草的人,时间越久就越是病入膏肓,如今我虽然将母妃的病情稳住了,可是如果没有得到解药的话,怕也是麻烦的。”如今她只能暂缓,却是不能彻底的解除秦王妃的病痛,对此,苏兰芷也是着急了。

    她是个医者,知道一个人的身子如果垮了,真的是很难再调养起来了的。如果秦王妃的身子不尽快医治的话,到时候就是解了毒了,那身子怕也是不行了的。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如今已经是尽力了,我明白的,你也别对自己太过苛刻了。如今我们最重要的,就是拿到那毒药,这样对你制作解药,也是有帮助的。”

    “你说的极是,可是她如今也没有再下毒了,我们如何去拿呢?”

    “这一次的宴席,或许就是一种机会!”看着苏兰芷,秦之衍的眼底有一道光芒划过,苏兰芷听了,顿时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

    “她不会做没有目的的事情,这一次的宴席,或许她要出手做些什么,我们静观其变,到时候将她逼到一定的境界,她肯定再也按捺不住了!”秦之衍的心里已经有了计划了,只是他不想苏兰芷担心,所以这一次,他选择了隐瞒。

    兰兰你放心,我肯定会没事的,这一次,我一定要彻底的解决了那个人才好,不然王府永远都得不到安宁!

    “嗯,那我到时候让人好生的看着她,也免得她得逞了。”越是临近秦之衍前世的死期,苏兰芷的心情其实也是不平静的,隐约的她觉得肯定跟秦王妃的身子有关,不然秦之衍那么谨慎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的就去了呢?

    只是秦之衍不说,苏兰芷也不会问,不过她会努力,也会小心,绝对不会让前世的悲剧重演!

    两个人都没有都没有将心底的打算说出来,都是为了不让对方担心,也开始在暗中部署,为的也都是同一个目的了。

    ……

    到了秦王府宴会这一日,来的人还真的是许多,这些宾客都是苏兰芷和上官无忧共同敲定的,只是苏兰芷没有想到的是,舒湘湘竟然也在邀请的行列中。

    此刻看着舒湘湘来了,苏兰芷不由得想起了那日上官无忧和自己商量的名单,当初看到舒湘湘的名字的时候,苏兰芷心里也是有些诧异的,毕竟舒湘湘的家族和他们走得也不是很近的。只是上官无忧说如今家里多了苏兰芷,自然得多约一些年轻的女子来了,而且舒湘湘是李若兰的好友,自然是不能不邀的。当时苏兰芷心里虽然有些想不通,不过也没说什么,也就应了,此刻瞧着舒湘湘走过来,苏兰芷自然也是回给了对方一个笑容了。

    “秦二夫人,近来可好?我怎么瞧着秦二夫人好像消瘦了些,可是最近累了?”舒湘湘的话语带着关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和苏兰芷的关系是很好的。只是苏兰芷知道,他们之间的交情,其实也只是见了两面而已了。

    “舒小姐挂心了,我近来很好。”笑了笑,苏兰芷和对方说话也是客气,舒湘湘见苏兰芷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语觉得有些什么,心下有些恼怒,“秦二夫人没事就好了,我还以为秦二夫人最近不舒服了呢,不然怎么就瘦了。”

    “怎么会呢?”知道对方在暗示自己身子骨不好呢,苏兰芷也不介意,今日她是主人,肯定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有什么了的,“舒小姐先过去坐会儿吧,我这里还有些事情,就不招待舒小姐了。”

    “无碍的,秦二夫人你忙!”舒湘湘也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知道苏兰芷不想跟自己说话,便走了,走到前面就看到李若兰,舒湘湘便和李若兰说了起来。

    算起来舒湘湘心里是看不起李若兰的,觉得李若兰此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内涵,脾气也不是格外的好。之前和李若兰的交情也是一般的,可是舒湘湘最近对秦之衍很上心,为了接近秦之衍,苏兰芷那条路走不通,舒湘湘也只能走李若兰这条路了。

    如今她不是就能堂而皇之的入了这秦王府了吗?姑母说过,只要秦之衍看上了她,到时候一定让她做正妃,她之前本来是不屑于和别人争的,可是自从见了秦之衍的风姿,还有那日在大殿上听到秦之衍的宣言,舒湘湘就知道,只有这般的男子是配得上她的。

    她要的是一个一心一意对待她的男子,不像别人那般的三心四意,妻妾成群,秦之衍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如今瞧着秦之衍和苏兰芷如此的恩爱,舒湘湘无数次的想过,如果那人是自己,该是多么的幸运!这样想了太多次,舒湘湘整个人也变得越发的疯狂了。

    “呵呵,若兰,我瞧着你最近气色不错呢,看来你最近过得很好!”心里虽然是不屑李若兰的,好好的一个嫡女去嫁了一个庶子,舒湘湘是很看不起的。而且在她看来,秦旭样样都不如秦之衍,怎么可能和秦之衍比得?

    真的不知道眼前的人怎么想的,真的以为那秦旭可以当世子吗?笑话!

    “是吗?”李若兰见着舒湘湘来了,心里也是高兴的,最近她和舒湘湘走的还蛮近的,李若兰觉得和舒湘湘这样子的人做朋友是很有利的,不说舒湘湘的身份,就是舒湘湘背后的人,李若兰都觉得,和舒湘湘做朋友是一点都不亏的。

    “是啊,看你面色红润,几日不见,你又美了许多了呢,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呵呵,你呀,惯会哄我的!”女子都爱美,李若兰被舒湘湘夸赞,心里也是高兴的,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似乎还真的觉得是这么回事了。

    “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我从来不说那些虚的了,你还不信我吗?”

    “嗯,也是,来,我们过去坐,去喝杯茶,好好说说话!”李若兰见着舒湘湘高兴,拉着舒湘湘就过去了,舒湘湘见着李若兰拉着自己,眉毛轻不可见的皱了皱,最后也没说什么,跟着过去了。

    接着李若兰说了很多,舒湘湘心下虽然不耐烦,可是也都一一的应了,和李若兰有说有笑的,看起来他们的关系是不错的,苏兰芷在不远处将两人的情景看在眼里,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了。

    这两人什么时候走的那么近的?怎么她就不知道呢?

    心里总觉得舒湘湘这几日对自己好像有些不一样的心思,虽然对方掩饰的很好,可是苏兰芷向来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自然是察觉到了舒湘湘对自己的那点点透露出来的敌意了。苏兰芷不用多想都能知道是什么,所以对舒湘湘,苏兰芷如今也是提防的紧了。

    “二夫人,你在想什么呢?那边有人来了!”这个时候上官无忧突然就出现在苏兰芷的面前,苏兰芷见着对方脸上的笑容,也笑了笑,“那我这就过去。”

    “嗯,那二夫人,我去那边帮忙!”

    “辛苦侧妃娘娘了。”

    “不辛苦,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自从上官无忧病了以后,等她痊愈了,苏兰芷基本已经掌控了整个王府了,上官无忧本来是想趁机夺权的,却不曾想最后还是让苏兰芷捞了好处,心里着实是不甘心。可是前些日子动静太大,秦王他们最近也十分的警觉,上官无忧也不敢再有动作了,不然暴露了自己就不好了。

    如今上官无忧渐渐地越发的有了危机感,所以今日,她一定要成功才是,不然这样子下去,那她多年的努力,不都白费了吗?

    她决不允许!

    此刻看着苏兰芷脸上的笑容,上官无忧的嘴角划过一抹冰冷的弧度。

    苏兰芷啊苏兰芷,我倒要看看,今日之后,你的笑容可否还那么的让人刺眼!

    转身就走了,上官无忧知道,今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自然得仔细的准备才是了,“呵呵,舒小姐,这些茶水,喝得可还是习惯啊?”

    “自然是习惯的,多谢侧妃娘娘了。”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上官无忧说话间,看着舒湘湘,眼底有些阴霾的神色,舒湘湘这会儿突然觉得有些头晕,摸了摸自己的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舒小姐可是觉得身子不舒服?”

    “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有些头晕。”

    “那可能是着凉了,若儿,扶舒小姐去后院休息一下!”

    “哦,好的,娘亲!”李若兰看着舒湘湘不舒服,赶忙让人扶了舒湘湘去休息了,上官无忧见了,担心的吩咐身边的人,“我看舒小姐怕是有些不舒服了,你去好生伺候着!”

    “是,侧妃娘娘!”那人很快就跟过去了,上官无忧也没有停留,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的,又去忙着待客了。

    ------题外话------

    哎,从昨天开始就不舒服了,今天睡了整天,现在才爬起来码字,让亲们久等了,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