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王爷,妾身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旭儿和若儿如今都是受害者,若儿还成了如今的样子,还请王爷明察!”李若兰肚子里的孩子,上官无忧可是盼了很久的,秦旭只要有了嫡子,将来争夺世子之位,肯定又多了一层把握了。可是如今……

    这可如何是好?李若兰没了生育能力,要是她知道了,她娘家那边还不知道怎么闹呢!今日她必须得将这事情跟自己彻底的抛开了才是了,不然也是麻烦!

    “这事情本王自有分寸,只是旭儿,这事情到底也是你的错,如果大媳妇度过了这一次的难关,你得想好怎么跟她说了。”一个女人不能生育意味着什么,秦王十分的清楚。更何况李若兰还是在这样子的情况下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不管怎么说,他们秦王府都是欠对方一个交代的。

    “父王,我知道了。”秦旭此刻的脸上满是阴霾的神色,想到那化成一滩血水的孩子,再想着刚才的一幕幕,秦旭此刻的心里除了懊恼,更是对上官无忧的不满了。

    为什么要做这样子的事情也不跟他商量呢?如果跟他商量了,说不准他在秦之衍那里就多了一份防备了!

    为什么总是喜欢自作主张,什么都不跟他说?如今好了,他的正妻没办法生嫡子,他又休妻不得,这辈子可如何是好?

    “好了,如今大媳妇还没有脱离危险,你们仔细些,至于这件事情,我会好生查清楚的!”说到查清楚,秦王似有似无的看了上官无忧一眼,上官无忧顿时觉得背脊有些发凉,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她抬起头来,只是秦王的眼神已经恢复过来了。

    “多谢王爷!”满目的悲伤,上官无忧和秦旭很好的扮演了受害者的角色,这一天大家都不好受,李若兰半夜的时候又出血了,秦王动用了不少的珍奇药材,才是终于将李若兰的姓名吊住了。

    到了第二日,在大家焦急的等待中,李若兰终于是醒了,此刻的她双眼无神,满脸的苍白,一醒来看着大家,似乎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若儿,你醒了,可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上官无忧看着李若兰醒了,终于是松一口气了。说说话她还真的是担心,万一李若兰真的去了,她真的不好交代了。

    “娘……”看到上官无忧,李若兰的眼中划过一抹神采,最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神中带着点点的恐惧,“啊,好疼!”感觉到肚子的异样,李若兰想起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小腹处那刺骨的疼痛,还有那咕咕流出的鲜血,一双眼睛写满了恐惧了,“我这是怎么了?”

    “若儿,没事的,你如今刚刚醒来,先喝药,然后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我们过些日子再说可好?”可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告诉李若兰这事情了,上官无忧心里也是害怕,担心李若兰受不住打击,这好不容易从鬼门关跑回来的,就又回去了。

    “我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觉得我浑身都没有力气,而且肚子那么疼呢?”身体的异样,李若兰自然是感觉到了,她虽然没有生过孩子,可是也大概知道一些的,那种疼痛,还有那血,顿时让李若兰有了不好的预感了,她满脸焦急的看着上官无忧和在场的人,就是想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

    “你如今暂时是没有危险了,至于其他的,如今你身子不好,暂时就别想了,好好休息才是。”给李若兰盖了被子,上官无忧让人将药给递过来了,温柔的喂了李若兰,李若兰本来想问些什么的,只是她身子太虚了,喝了药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们先出去吧,听听太医怎么说的!”秦王见着李若兰睡着了,也是赞成上官无忧暂时不说的话的,最好是先瞒着,以后再找机会说就是了,不然他也担心李若兰会受不了了。

    哎,只是这事情对一个女子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秦王也说不准他们到底要不要告诉李若兰了。

    说实在的,秦王也担心李若兰会闹,到时候大家都不好看了。

    ……

    “太医,如今她可是已经脱离了危险了?”李若兰如今醒了,大家的心算是放下一半了,只是还是得听听太医的意见的。

    “恭喜王爷,大夫人已经脱离危险了,以后好生的调养就是了。”

    “那就有劳太医了,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而且需要什么药材尽管说。”

    “是,王爷!”太医便把注意的都说了,不过从他的话语里大家也知道,李若兰以后怕是离不得药了。众人听着脸色都不是很好,最后秦王谢了太医,让人将注意事项都记下来了,还吩咐有需要尽管去库房取药材,“若儿这一次变成这样子,也是我们秦王府对不起她,但凡她有什么需要,我们都要尽力的满足她了。昨夜忙了一夜,大家也都累了,先回去休息吧,若儿如今已经脱离了危险,太医说她还得睡会儿,我们养足精神,到时候再来看她!”吊了一整夜的心此刻终于是回归了,秦王的心思是很复杂的,对李若兰有同情,当然还有一份莫名的情绪了。

    “王爷,妾身想在这里守着,我担心她的身子。”上官无忧此刻并不想离开,她得要吩咐这屋子里的人不许将实情告诉李若兰了,也免得麻烦。

    “嗯,你也注意休息,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旭儿,以后对大媳妇多一份包容,她变成这样子,也是因为你。”

    “父王,儿子知道了。”如果不是上官无忧自作主张,他怎么会遭人算计呢?丧子之仇他是记住了,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嗯,好好休息吧,大媳妇那里,你多多开导。身子最要紧,至于其他的,以后会有办法的。”

    “是,父王!”送走了秦王,秦旭转身就往回走,上官无忧看着秦旭那表情,脸色划过一抹痛苦,“旭儿……”可是秦旭如今还在生上官无忧的气,哪里会理会对方?

    上官无忧见着秦旭这样子,就知道秦旭这一次的动怒了,脸上划过一抹忧伤,“你可是在怪我?我也是为了你好啊,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可是你既然决定那么做,为何就不想得周全些?而且也不告诉我一声?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那么没用,什么都需要你安排吗?”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吗?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从小到大,你有多少事情是瞒着我的?昨天那么大的事情你都不跟我说,但凡你给我说了,我都能做些准备,何至于被他们算计了去?那可是我的亲生儿子,是你的亲孙子啊,你可忍心?”

    “旭儿,我也没有想到啊,我怎么知道,会是这样子?”她到如今都还不明白,春暖昨天去的时候明明是说舒湘湘出事情了,可是怎么最终会是这个样子?

    “没想到没想到,你不是一向来都心思缜密的吗?怎么会出了那么大的漏洞?如今我没了嫡子,你高兴了?”秦旭真的是生气了,说话也有些口无遮拦了起来了。

    “我,我不是的……”上官无忧想解释,可是面临亲生儿子的责难,上官无忧突然发现,自己的解释都变得苍白无力了。

    “好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这事情先不说了。”失去亲生孩儿,秦旭的心情也是很不好受的,尤其这个罪魁祸首还是他自己,秦旭就算是再铁石心肠,也难免觉得心慌了。

    秦之衍啊秦之衍,你还真的是狠啊!你给我等着,这样子的滋味,我会让你也尝一尝的!

    “旭儿……”上官无忧此刻也是后悔极了,这一次她的确是有些失去冷静了,她平时不会犯这样子的错误。也的确是因为最近王府的不对劲让她有些失去分寸了,可是如今事情都成了这样子了,她要想的是怎么将这一切都揭过去了,不然到时候李若兰的娘家追究起来,她怕也是麻烦了。

    这一次的事情,一定要有人扛,只是这人,绝对不能是自己!

    心里下了决定,上官无忧严令在场的人绝对不准说出今日的事情,便让人去打听舒湘湘的消息了。昨天也是太慌乱了,她还来不及查看,她真的想知道,舒湘湘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

    “回侧妃娘娘,昨日舒小姐不舒服,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落水了,二夫人让人给她换了衣裳,喝了姜汤,让府医看了,就将人送走了。”

    “什么,送走了?”前面的是她的打算,将舒湘湘的衣服弄湿,然后借机让舒湘湘进了屋子,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可是怎么和她预想的道路不一样?

    “是的,二夫人亲自让人送的,还特意赔礼道歉了的,昨日撞到舒小姐的那个婢女,二夫人也是狠狠的罚了的。”

    “竟然是这样!”到了如今,上官无忧还不知道昨天一切都是苏兰芷和秦之衍的计谋,那她这么多年,真的是白活了。

    好,很好,秦之衍,苏兰芷,这一次你们的“大礼”我是收到了,你们让我付出那么惨重的代价,我一定会让你们十倍百倍的偿还!

    “是,二夫人可是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你下去吧!”上官无忧如今可是要努力的克制自己,才不至于立刻就翻脸了,忍住心中的愤怒,上官无忧回到自己的屋子,将一屋子的人都遣散了,最后坐在桌子边,气得脸色都绿了!

    “娘娘息怒,这一次是他们太狡猾了,不是娘娘的错!”王嬷嬷见着上官无忧都气成这样子了,心里也是有些担心的。

    主子向来都是将情绪隐藏的很好的,如今这般,如果继续这样子下去,主子怕是会失去冷静的。

    “那可是我盼了那么久的孩子啊,如今成了一滩血水,我怎么能不气呢?”这个孩子她盼了有多久,天知道,可是如今就那么没了,她甚至之前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这可如何是好?而且李若兰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她该怎么跟对方的娘家交代?

    “娘娘先别气了,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要冷静,这个仇我们记着,到时候一定报!”

    “我忍了那么多年,如今连我的孙子都忍得没了,这口气我咽不下去!”狠狠的拍着桌子,上官无忧一张脸都扭曲了,王嬷嬷见着都觉得害怕了,“那娘娘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他们害得我儿没有嫡子,我也要让他们承受千倍百倍的痛苦,上一次的药还有吗?”

    “娘娘的意思是?”

    “有什么痛苦,比亲眼看着心爱的人一点一点的死在自己面前来的痛苦呢?既然他们这一次如此的对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满脸的阴沉之色,如今的上官无忧已经快被气得没有理智了,所以行事起来,也有了偏激了。

    “可是娘娘,这样做好吗?会不会太明显了?”

    “反正王妃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到时候就当做是他思念王妃过度而亡,也是有可能的,不是吗?”

    “只是那边防守的厉害,我们这样子做,会不会让他们防范了?”

    “如今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忍了那么多年,我也累了,我不打算忍了,如今一次性解决的好!”

    “娘娘……”还想说什么,只是上官无忧直接就制止了,“好了,这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照着做就是了,这一次,我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是,娘娘……”知道上官无忧要做的事情不会改变,王嬷嬷脸上有些担心,只是又不好再说什么,也免得上官无忧太生气,反而不好了。

    “这事情你好好安排,我跟他们斗了那么多年,如今也是该到了了解的时候了。”装了装了那么多年,上官无忧也不打算继续装下去了,不然谁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了!

    先下手为强,这一次,她不会再给那对母子任何翻身的机会!

    “娘娘放心吧,老奴定当竭尽所能!”叹了口气,上官无忧执意如此,王嬷嬷也不好再说什么,心里有些不安,可是这会儿又不敢再惹上官无忧生气了,王嬷嬷也只好听命行事了。

    “好了,我累了,我先休息一下!”

    “那娘娘好好休息!”看了上官无忧一眼,王嬷嬷就出去了,上官无忧一直坐在那里,想了这些年的点点滴滴,越想心里就越是气愤,一张脸阴沉的可怕了。

    落阳,你剥夺了我的幸福,你的儿子取代了本来属于我儿子的地位,如今还害死了我的孙子,这一笔笔的帐,我一定会给你算清楚的,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情节转换线

    秦王离开以后,也没有回去自己的院子,只是来到了书房,看着秦之衍和苏兰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父王,这是当时给我泡的茶!”这茶水本来是要被人毁了的,只是秦之衍想办法留了下来了,“这茶我让兰兰看过了,是一种迷惑人心智的药,中了此药的人,会欲火焚身,而且神智全无,如果不及时解了,会有性命之忧!”

    “这个药,可是那极欢散?”听到秦之衍的解释,秦王皱了皱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得出他的脸色十分的凝重。

    “父王你可认识这药?”看秦王神色有异,秦之衍不由得有些担心。

    “嗯,这药我曾经遇到过。”

    “父王的意思是……”听秦王那么说,秦之衍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了。

    “嗯,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我中了这极欢散,将上官无忧当成了你母妃,你头顶上也不会有一个哥哥了。”秦王的话正好证实了秦之衍的猜测,秦之衍当初没有出生,许多事情也是不了解的,只是模模糊糊的听人说起,如今听秦王如此说,秦之衍总算是将过去的事情一点一点的连起来了。

    “这妇人果然心思歹毒,同样的手段竟然用第二次!当初我真的是瞎了眼了!”秦王此刻想起来就是愤怒的,当年他遭到了刺客的伏击,不小心中了招,回到王府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和上官无忧做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只是看到上官无忧被他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样子,当时上官无忧什么都没说,也没说怪他。他心里有愧,觉得他对不起秦王妃,也对不起上官无忧,可是上官无忧偏偏说什么将那一夜忘了,她知道他不是有心的。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过了不多久上官无忧就有了身孕了,秦王也至今都记得诊出上官无忧身孕那一日,秦王妃那诧异和痛苦的表情了。

    “是我愧对你母妃啊!”想起当初上官无忧因为想让他放心,次日就喝避子药的事情,他因为愧疚,所以制止了,可是最后却是那样,秦王就真的后悔!

    早知道,当初他就该让对方喝下那避子汤,后来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可是他当初怎么就信了她了呢?

    终究是那人心肠太过诡异歹毒了,竟然将这一切都掌控在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