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彻底的失望
    秦王如今越想就越是后悔,越想也越是心惊了。

    今日的事情更是让秦王妃看到了上官无忧的真面目,如果说当年的一切真的就是每一步都是在上官无忧的掌控之中,那秦王都不得不说,上官无忧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啊!”叹了口气,秦王这些年对上官无忧一直都是很愧疚的。因为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对上官无忧十分的亏欠,当年先帝赐婚,是他坚决的悔婚,毁掉了上官无忧的幸福。他也一直都想要弥补的,只是他或许太过低估了一个女人的嫉妒心了。

    他真的是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的心思,竟然如此的诡异狠毒了。

    “父王,这不是您的错,您也是不想的。”见秦王如此,秦之衍还能说什么呢?如果可以,秦之衍相信,秦王也是不想娶上官无忧的,可是到底在这件事情上的确是秦王理亏,加上上官无忧的确心思诡异,秦王也是防不胜防啊!

    “哎,如今我引狼入室,还让你母妃差点就成了这样,今日差点也害了你,我,我真的是很不该啊!”如今秦王都不得不庆幸,那有药的茶水最后是秦旭喝了。虽然失去了一个孙子,秦王心里也是很遗憾的。可是跟秦之衍比起来,秦王倒是觉得这是庆幸了。

    “父王您别自责了。”秦之衍知道,这真相真的是让人很难受的,如果可以,他倒是不希望秦王如此后悔痛苦。可是只有这样才能让秦王看清楚上官无忧的真面目,才能最终解决掉这个麻烦,所以他也只能狠下心来了。

    “哎……”长长的叹了口气,秦王好像一下子就老了许多一样的,脸色也变得有些沧桑了起来,完全都没有之前的那么意气风发了。

    他知道,也是他年少的时候太过恣意,什么都想随心所欲,不想被束缚了,才会如此的。说到底,他真的对不起秦王妃,也对不起上官无忧了。

    只是,他真的管不着自己的心啊,他也曾想过就乖乖的遵从圣旨娶了上官无忧了,可是他偏偏遇到了秦王妃,而且也爱上了秦王妃,这份爱让他内心对这婚事的不满越发的强烈,最后成了那样的结局,他也是不想的。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伤害任何人的。

    “父王,别多想了。”为人子女的,秦之衍瞧着秦王这样子,也不好说什么了。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这些日子以来越发的看清楚了上官无忧的真面目,秦王这才觉得自己真的是可悲了。

    或许当初他就应该狠心一点,绝情一点,既然决定要伤害了,就伤害到彻底,坚决不肯娶了她进门,或许今日,秦王府就是真正的和睦,再也没有如今这样子的明争暗斗了。

    到底是他当时心软了……

    “那父王,我们就不打扰了,昨夜您也累了,您好好的休息吧!”

    “嗯,你们也是,好好休息吧!”叹了口气,秦王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想自己这些年做的糊涂事了。

    年少轻狂的时候,总是太过叛逆的,偏偏他又是太后的小儿子,倍数宠爱,凭着父母的宠爱总是喜欢做一些任性的事情,也因此伤害了不少的人了。这些年来他努力的弥补,弥补秦王妃,弥补上官无忧,可是最后呢?他到底还是伤害了自己最在意的人了。

    想了许久,秦王最后突然很想去见秦王妃了,从书房出来的时候,秦王就直接就找秦王妃了,结果发现秦王妃还在睡觉,秦王示意屋子里的人都出去了,不要出声打扰,自己一个人坐在床边,看着秦王妃苍白的容颜,秦王的眼底,满是悔恨了,“落儿,是我对不起你!”

    如今想起因为自己,秦王妃受到的伤害,秦王的心就跟那针扎一样的,十分的疼了。如果可以,他倒是宁愿如今受苦的都是他,而不是秦王妃了。

    哎,如果当初,他不去招惹落儿,以落儿的身份,她定然会活得很好的吗?也很幸福的吧?而且不用远离家乡,也不用看着母后的脸色了……

    想着太后这些年总是对秦王妃冷冷淡淡的,十分的挑剔,秦王的心,就更疼了。

    是他对不起她!

    “落儿,我的落儿……”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秦王妃的容颜,秦王真的发现秦王妃瘦了许多了,而且脸色也十分的苍白,整个人都透漏出一种久病的羸弱,好像随时都会去了一样的,看得秦王的心都跟那针扎似的,越发的后悔了。

    “是我不好,真的是我不好,对不起……”是他的爱,让落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也是他的爱,让本来高贵的落儿委曲求全,如果不是他,如果是在南诏,他的落儿,谁敢给她这些委屈呢?

    都是他的错!是他没有处理好这些事情!如今成了这样子,他该如何是好?

    许是秦王的情绪太过不稳,也或许是屋中的气氛有些不一样了,秦王妃本来在睡着的,这会儿缓缓的醒来了,醒来了就看到秦王满脸复杂的神色,秦王妃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海,你怎么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怎么脸色那么不好?”

    “哦,没事呢,我就是来看看你醒了没有了。怎么样,昨晚睡得可还是好?”之前因为李若兰的事情,秦王也没有回来,自然也是不想秦王妃看出什么了。

    “嗯,这几日兰儿给我做了些吃的,而且给我熬的药也是不错,我这几日的精神好了许多了。只是海你却是憔悴了些了,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吗?”想要起身,只是秦王制止了,“好了,我没事,你好生躺着,别起来了。”

    “没事的,我睡了很久了,坐一会儿也好!”笑了笑,秦王很少会露出这样子的表情的,这样子的表情让秦王妃很不安,秦王妃见着了,自然是要问问的。

    “那我扶你,你小心些!”

    “我没有那么脆弱,放心吧!”见秦王看待自己就好像瓷娃娃一样的,不由得笑了笑,脸色有些欢喜和无奈,“说吧,出了什么事情呢。”

    “也没什么事情,放心吧,我处理的过来的。我就是过来看看你,如今见着你好,我也就放心了。”说是说放心,可是秦王妃解药如今还是没有拿到,秦王也担心啊!

    “这事情不方便说吗?”秦王妃见秦王不肯说,也只以为是朝中的事情了。

    “嗯,如今还是不好说,我以后慢慢跟你说吧,如今你只需要好生的养好身子就是了。”给秦王妃拿了一个枕头垫着,秦王瞧见秦王妃如今都瘦成这样子了,完全就是一个久病不愈的人,心里难免增添了几分伤感了。

    如果,如果落儿的解药找不到,那可如何是好?

    不行,他绝对不能让这事情发生!

    “如果是朝中的事情,你也别太担心了,身子要紧,我瞧着你气色不好,你要不要躺躺,休息一下?补一下精神?”见秦王不想多说,秦王妃明智的也没有多问,她知道有些事情秦王不想说的,她问了也是没有用的。

    “嗯,也好,我陪你再躺一会儿吧,我也的确是累了。”此刻心里满是害怕失去了,秦王还真的是想好好的抱着秦王妃,好像这样子,他就能真实的感受着秦王妃,不会失去对方了一样了。

    “好,那我陪你躺会儿!”秦王妃是个聪明的女人,其实这些日子她也是注意到了秦王几人是有事情在瞒着她的,不过她也知道对方瞒着自己是对自己好,所以她也没有多问,只是自己多多的观察,从这些观察中,她也注意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心里不免也有些心惊了。

    “嗯,我们都好好躺会儿,好好说说话,我们许久都没有好好说说话了。”脱下衣服躺在了秦王妃的身边,秦王将秦王妃抱在怀里,感觉到怀里那瘦弱的身子,不由得叹了口气。

    “好啊,说些什么呢?”

    “什么都行。”

    “那你说吧,我听着呢。”

    “对了,你有几年没有回去南诏了,你可是想家了?”想起秦王妃背井离乡的跟着他来到了这里,好多次秦王妃都在暗中的流泪想家,秦王如今真的觉得,他欠秦王妃太多了。

    当年他费了那么大的劲,不惜违抗先帝的圣旨悔婚娶了眼前的女子,当初就是想和对方长相厮守,一辈子都幸福快乐的。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却是忘了自己的初衷,也忘了自己的坚持了。

    此刻,他都不由得在想,到底是因为上官无忧太阴险了呢?还是时间长了,他忘记了自己曾经的誓言和初衷呢?

    “海你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

    “没有,只是我想起你好些年都没有见过鸡皇兄了,你大概也是想去见他的吧?”

    “嗯,有的时候的确也是想的,我和皇兄从小感情就是极好的,那么多年不见,我也的确是想他,也不知道他的身体好不好。只是我如今嫁到了这里,这辈子怕也是没有几次机会回去的,偶尔有些书信来往,我就很满足了。”听得出秦王语气里的点点沉重和复杂,秦王妃自然是不会真的说出自己想家了的,就算是想,她也只能在心里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如今已经嫁到了这大苍,那就是大苍的人了,这里就是她的家了。

    “既然你想了,那等你的身子好了,我就陪你回去可好?我们一起去看看南诏的风景?”

    “呵呵,可是我这身子,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好呢!”眼底有些黯然,秦王却是坚定的看着对方,“落儿,你的身子一定会好的,如今你的身子不是就好了许多吗?等你好了,我就陪你回去,好吗?”

    “可是你身上的庶务怎么办?你在军中的事务,哪里可以那么轻易的就放下了?而且皇兄和母后那里……”其实这些年秦王妃不是不想回去的,只是太后本来就不喜她了,她也不敢提回去的事情,也免得太后总是说她摆谱了。

    “这些事情你就别管了,反正啊,等你身子好了,你想去哪里,我就带你去哪里可好?”浑浑噩噩那么些年,秦王此刻觉得没有什么比真正陪在秦王妃的身边,给对方幸福来得重要了。所以,等到这一切都结束以后,他就放下身上的担子,完成自己曾经的承诺,带着秦王妃去看大千世界的山山水水,果真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了。

    “好啊,海你说什么都好。”听得出秦王语气的不大对劲,秦王妃自然也是应了的,心下叹了口气,秦王妃到了嘴边的话,最后还是都收回去了,她也不想让秦王心里更加的难受了。

    “落儿,我以前答应你的,我一定都会做到的,所以,你要赶紧的好起来,好吗?”这些年,因为那些所谓的重担,因为身上的责任,他真的辜负眼前的女子太多了,好在她幡然醒悟,在今后的日子,他会实现曾经的承诺,不会再因为那些所谓的责任和重担,再让对方受一丁点的委屈了。

    “好,我会好起来的,海,你放心吧!”看着秦王如此,秦王妃的心里也不大好受。她知道,她如今这样子让大家都担心了。

    “那我们就这样子说定了,你一定要好起来!”秦王真的很害怕失去了。

    “嗯,我会的,一定!”她还有那么爱着自己的人,她如此割舍不下,怎么舍得就那么离开了呢?

    “嗯,那好,我们先睡吧,好好休息,养好身子才是!”

    “嗯,睡吧!”闭上了眼睛,秦王妃因为身子虚弱,很快就睡着了,等她睡着了,本来闭着眼睛的秦王睁开了眼睛,这一次看着秦王妃的眼神满是坚定了,“落儿,这一次我不会再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情让你再受委屈了,我不会放过她的,绝对不会!”

    心里已经下了决心了,秦王眷恋的看着秦王妃的容颜,就那么一直看着看着,好像要将对方给刻进心里去的一样,眼底满是不舍和内疚了。

    ++++++++++++我是情景转换线

    秦之衍和苏兰芷离开以后,两人回到自己的屋子,苏兰芷想起秦王刚才的状况,有些担心,“衍,你说父王他会不会胡思乱想?到时候钻了牛角尖了?”任何一个人面对这样子的欺骗,怕是都不好受的吧?

    说实话,苏兰芷很能理解秦王的心情。

    “放心吧,父王是个坚强的人,而且看清楚了这一切,也可以彻底的解开他和母妃心里的心结,这样对他,对母妃都是好的。”如果秦王和秦王妃一直都对上官无忧如此内疚下去,将来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呢,还不如就早早的揭穿了对方的真面目,也就可以避免不可挽回的那一天了。

    “嗯,父王和母妃只要一天还对侧妃存在愧疚,那我们就永远都没有办法动手,如今也是好的。只是母妃那里,我们一直瞒着吗?”

    “如今母妃身子弱,受不得刺激了,等给母妃的毒药解了再说!”秦之衍可容不得任何的意外发生了。

    “嗯,衍,说到母妃的毒,我有一种猜测,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个问题苏兰芷也是想了些日子的,只是她暂时还没有确定罢了。

    “你且说说。”

    “万物相生相克,我在想,母妃中的这种毒是由一种叫断魂草的草药研制而成的,这种草生长在苗疆,而且生长在悬崖之上,极难采摘。我在想,有没有一种可能,它的天敌就长在它的附近呢?如果是这样,那制作出母妃的解药,不就有希望了吗?”苏兰芷依稀的记得曾经看过这个医理,万物相生相克,这是规则,也是维持平衡的原则。这断魂草虽然厉害,可是肯定也是会有它的天敌在的,只是是什么,苏兰芷就不知道了。

    “你说的极是,我这就让人去苗疆走一趟,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不是因为最近京都局势不明,他走不开,秦之衍都想亲自去走一趟了,这样至少他能放心些了。

    “好,到时候让他们将断魂草周围的东西都带回来,我再好好研究研究!”这个可能性是很高的,如果得到了那些草药,苏兰芷离解药,那就更进一步了。

    “兰兰,这些日子,辛苦你了。”这些日子苏兰芷又要管理秦王府的杂事,还得面对上官无忧的算计,最重要的,还得要替秦王妃养好身子,的确是很辛苦了。

    “不辛苦,等到过了这一切,都雨过天晴了,到时候我们都能过着想要的日子,如今这些努力是值得的!”

    “嗯,你说的极是。兰兰你放心,这一天,不远了。”他不会让那些人再嚣张下去了。

    “嗯,我知道。”想起了什么,苏兰芷突然脸色就变了,“对了,衍,还有一件事情,我觉得我还是跟你说一下的好。”

    “什么事情?”看苏兰芷的脸色很是严肃,秦之衍就知道,这事情怕不是小事了。

    “这些日子,秦萱似乎很奇怪,我怀疑……”

    ------题外话------

    呵呵,传说今天是圣诞节,祝大家生蛋快乐哦,(*^__^*)嘻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