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八十七章 第一次分开
    怎么没有跟她告别就离开了呢?是怕她难过吗?可是她倒是宁愿对方叫醒了她,她亲自送对方离开了。

    自从成亲以来,苏兰芷就没有和秦之衍分开过了,如今突然分开,苏兰芷还真的是有些不大适应了。

    如今才一会儿不见,她的心里就已经开始想念了,这可如何是好呢?

    “二夫人,二少爷已经离开了。”秋霜将苏兰芷的神色看在眼里,也知道苏兰芷是舍不得了,不过这会儿她也是不好说些什么的。

    哎,二少爷和二夫人都没有分开过,如今二少爷出去有事情,二夫人也不知道怎么想念了。

    “是吗?怎么没有叫醒我呢?你们可是给二少爷收拾好了?”

    “二少爷说二夫人昨日累了,让二夫人好生休息一下,就不叫醒你了。东西我们都照着二夫人你的吩咐都准备好了,二夫人放心吧!”

    “嗯,我知道了,准备些热水,我要起来了。”昨夜纠缠了一夜,苏兰芷身上却是清清爽爽的,苏兰芷知道肯定秦之衍趁着她睡着的时候给她收拾了的,心下一片的温暖之色。这会儿也是不好继续睡着了,她一会儿还得去看看秦王妃,看看秦王妃如今怎么样了。

    “好,奴婢这就让人准备,二夫人,奴婢伺候你起来吧!”

    “不用了,我自己就行,你帮我把衣服拿过来!”

    “好!”知道苏兰芷不喜欢别人太过近身的伺候,秋霜也不勉强,给苏兰芷拿了一套衣服就去准备热水了。苏兰芷赶忙起来穿衣服,换衣服的时候看见自己身上那青青紫紫的吻痕,苏兰芷不由得面色一红,赶忙将衣服拢住了,拍了拍自己有些红润的脸蛋,苏兰芷吐了口气,起来洗漱吃了早饭,就去看秦王妃了。

    ……

    秦王妃这会儿正靠在软榻上看书呢,精神倒是不错,看着苏兰芷来了,也没有让苏兰芷行礼,直接就让苏兰芷坐了,“你这孩子啊,都跟你说了很多次了,没有必要天天过来的,你就好好休息吧,素日里你也是够累了的。”

    “我陪陪母妃说说话也是极好的,母妃,这不辛苦的。”笑了笑,苏兰芷看了眼秦王妃,看看对方的脸色倒是说得过去,苏兰芷就知道自己最近用的药是对的,至少将秦王妃的毒压制住了的。

    “你这孩子啊,总是那么贴心。只是如今衍儿他出了远门了,你一个人在院子里不会怕吧?”有些怜惜小两口那么快就要面对分离了,秦王妃看着苏兰芷,心里是很清楚那种滋味的。

    心里喜欢着一个人,想着一个人,那是恨不得天天都跟对方腻在一起的,秦王妃很清楚,苏兰芷肯定是舍不得秦之衍的,只是秦之衍有事情,苏兰芷怕也是无可奈何的吧?

    “这几日衍儿不在家里,你来和我说说话也是好的,也免得你一个人不习惯。”也是怕苏兰芷一个人会不习惯,秦王妃当然是想和苏兰芷说说话的。

    “好,那我就天天来叨扰母妃了。”

    “叨扰什么,我每天一个人在这屋子里,也没有出去,有你陪我说话也是极好的。”

    “那母妃要不要出去走走?总是待在屋子里也是不好的。”

    “嗯,也好了,出去走走吧!”总是躺着,秦王妃觉得自己的身子是越来越乏了,自然也是想出去走走,这样子也轻松些了。

    “那母妃多穿些衣服,如今虽然春天了,可是外面的天气还是有些凉的。”秦王妃如今身子不好,很容易就感染了风寒什么的了,苏兰芷自然得加倍的小心才是。

    “放心吧,我不是瓷娃娃!”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秦王妃也知道自己的状况,特意穿了一件厚一些的衣服,拉着苏兰芷就出去了,“有些日子没有去花房了,走,我们去看看,那里面的花肯定有许多都开了的。”

    “好,母妃!”走着走着,苏兰芷瞧着秦王妃也没有气喘,不由得笑了,“我瞧着母妃的身子似乎是好了些了,走了那么久的路也没觉得累,想来母妃的身子怕是很快就要痊愈了呢!”

    “你这孩子啊,光会哄我了。”秦王妃的身子,自然是知道的,这几日虽然是觉得有些力气了,可是秦王妃还是觉得自己的身子是虚的。

    “母妃,我说的可是实话呢,母妃最近的气色的确是好了许多了,说话也比以往有了些力气了。”

    “那是你给我带来的药有用,我吃了这几回,的确是觉得好了许多了。你这一次招的大夫不错,改日让他进府,我好好谢谢他才是了。”

    “呵呵,这就不必了,母妃,这个大夫性格挺奇怪的,他也不喜欢出来,我们还是别为难他了。”

    “嗯,一般有些大本事的人,性子都是有些奇怪了,那你帮我备一份礼物送过去,表达我的感谢了。”这药其实是苏兰芷自己根据以往的经验开的,目的就是暂时压住秦王妃身上的毒了,只是苏兰芷的医术是没有曝光的,所以苏兰芷便借口说是一个神秘大夫开的药了。这事情苏兰芷也就跟秦王妃说了,平日负责熬药的也是魏嬷嬷,所以别人也是不知道的。

    “母妃放心吧,这礼物我已经送了的,他很感谢母妃,也说了一定会治好母妃的。”

    “呵呵,那就好。我有些累了,过去休息一会儿吧!”

    “好!”苏兰芷扶着秦王妃找了一处歇着,两人刚刚坐下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影从那树丛中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秦王妃见着那人影,皱了皱眉头了,“那是谁?怎么有些像萱儿呢?”说到秦萱,秦王妃还真的是有几日没有看到秦萱的人了,秦萱最近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好像一天到晚都没有见到人一样的。秦王妃自己身子不好,也就没有多问了。

    “好像是萱儿,母妃,要不要我让人过去叫叫她?”

    “算了,我瞧着她好像也是有些事情的,既然她离开了,那我们就算了吧,或许是认错人了也不一定。”以前秦萱还是经常去陪她的,可是秦王妃听说最近秦萱总是出门去,也没有怎么去看她了,心里对秦萱也是有些失望的,只是这失望,她是不会表达出来的。

    哎,到底不是自己亲生的,或许真的是养不熟吧?久病床前无孝子,或许她这一次病了,真的是可以看出许多的了。

    眼底有些复杂的神色,秦王府最近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秦王妃怎么会不清楚呢?尤其是秦王最近对上官无忧的态度很奇怪,虽然秦王努力隐藏了,可是秦王妃和秦王多年的夫妻,两人对彼此的性情最是了解不过了,秦王妃怎么会不明白呢?

    只是有些事情,秦王不说,秦王妃也就装作是不知道了,她也不想秦王担心她了。

    抛开脑海里的想法,秦王妃拉着苏兰芷,转眼就换成了笑容了,“来,兰儿你也别站着,坐吧!”

    “好的,母妃!”规规矩矩的就坐下了,苏兰芷想起秦王妃眼中刚才那一闪而过的暗芒,也是装作没有看到了。

    难道母妃知道了什么吗?怎么刚才好像很伤心的样子?

    “对了,兰儿,若儿如今可是好了些了?我如今身子不好,也是不好带着病去看她的,她没事吧?”李若兰小产的事情,当初是瞒着秦王妃的,不过后来还是慢慢的告诉了秦王妃了,就是不想秦王妃从别人的嘴巴里得知,越发的担心了。

    “大嫂如今好多了,太医开的药也是日日都吃着的,我依着父王母妃的吩咐将库房里的人参也都拿出来了,给大嫂好好的补身子,相信大嫂过些日子会慢慢的好起来的。”李若兰的身子已经是那样了,如今他们也只能尽力的去弥补,将李若兰亏损的一点一点的补回来了。不过苏兰芷也是知道,李若兰那一日失血太多,而因为小产给身子带来的损伤,也是很难复原的。这身子亏损的厉害了,这辈子怕是就得用这些珍贵的药品养着了,不然也是麻烦了。

    想着李若兰一夕之间就变得苍白瘦弱的容颜,其实苏兰芷也觉得李若兰挺可怜的。毕竟在这件事情上,李若兰的确是个无辜受害的人了。只是要怪也只能怪上官无忧要算计他们,不然最后也不会是秦旭被反算计了。

    如今,也只能算是上官无忧自食其果了,她当初决定做这般损阴德的事情,就该知道,自己也是要承受代价的。

    “哎,倒是可怜了这孩子,这女子将来没有一个子嗣,可是会受苦了。”没有孩子的苦,秦王妃是很清楚的,她虽然得了秦之衍这么一个孩子,却也受尽了太后的白眼。不也是因为她就得了秦之衍这么一个儿子吗?如果她能生,多生几个,那太后就算是对她有怨言,那也是不会表现的那么明显的了。

    所以这子嗣,的确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女子没有孩子,将来可怎么傍身,终老呢?

    “母妃放心吧,侧妃娘娘和李府的人已经达成了共识了,到时候我们会做主给大哥安排一个通房丫鬟,等那人生下孩子,就直接给大嫂抱养着,这孩子从小就养在大嫂名下,自然跟亲生的无异的。”当初达成的共识里面,就有一定不准休妻,而且到时候养在李若兰名下的孩子一定是秦旭的嫡长子,秦旭五年之内不许再纳妾,这自然也是为了保障李若兰的利益了。

    虽然这样子,李若兰这辈子的地位也就巩固了,可是苏兰芷觉得,李若兰失去了那么重要的东西换来的,这东西还真的是极其的讽刺的。

    “哎,话是那么说,可是没有自己亲生的孩子,这是一辈子的遗憾了。”

    “母妃也别担心了,太医也只是说大嫂以后很难怀孩子了,也不是说不能怀了,说不定到时候会有奇迹发生呢?”

    “呵呵,你这孩子啊,女子的身子可是十分的娇弱的,哪里容得半点的伤害了?你如今是还不大懂,只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些了,对了,你的小日子可是正常,每月的时候,身子可是还舒爽?有没有觉得疼痛?”算起来苏兰芷嫁过来也有差不多半年了,却一点消息也没有,秦王妃虽然不催,可是也担心太后那边的。

    秦王妃问得那么仔细,苏兰芷倒是有些不大自在了,“母妃放心吧,如今太医也在给我调养身子呢,我的小日子渐渐的是准了的。”苏兰芷都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小日子的时候,整个人都疼得跟个什么似的。她知道那是因为她体寒所致,这几年她一直都在慢慢的养着,也是十分的注意的,慢慢的也好了,除了小日子那几日身子很不舒服以外,其他的,也是慢慢的都正常了的。

    “正常就好,不过你小日子的时候得注意些,千万不要沾染生冷的东西了,而且要注意保暖,这冷着了,对身子也是不好的。”秦王妃其实也是很希望苏兰芷可以早点怀上孩子的,也免得太后那边到时候等不及,又惹出什么事情了。

    “母妃放心吧,我都知道的。”面对自己的婆婆说这事情,苏兰芷还真的是挺不自在,不过心里也知道秦王妃是为了自己好,所以苏兰芷也没有说什么就是了。

    “呵呵,好了,你也别以为是我催你。这事情也是要看缘分的,顺其自然是最好的,你有了负担反而不好,我只是想你注意些,这样对你也是好的。”至于担忧的话,秦王妃也是不好说的,也免得苏兰芷担心了。

    “母妃,我明白的,母妃是为了我好。”

    “你明白就好了。”看着苏兰芷,秦王妃如今是越看越满意的,这些年秦之衍一直都对女子没有什么兴趣,她其实也是着急,一直给秦之衍张罗,偏偏秦之衍比当年的秦王还要固执,她是硬是拿对方没有办法了。不过好在秦之衍看上了苏兰芷,秦王妃瞧着也是高兴的,当初是因为儿子喜欢,她爱屋及乌,不过如今看来,眼前的这个媳妇的确是没得挑的,相貌性情都是极好的,而且处事圆滑,人也聪慧,是个懂事的,和儿子的感情也好,秦王妃看着高兴。

    家和万事兴,如今这样子,她的确是很满足了。这个媳妇,她也是越发的喜欢了,自然也由心底里,想要多为对方考虑考虑,也免得对方将来吃苦了。

    ……

    两人又坐了会儿,说了会儿的话,秦王妃也觉得休息的够了,便起来了,“好了,也坐了那么久了,我们去花房吧!有些日子没有去看了,我倒是挺想念的,也不知道花房最近怎么样了。”

    “母妃一会儿瞧见了肯定是高兴的,如今花房里的花开得可好了,母妃一定喜欢!”

    “是吗?那我得赶紧的去看看了。”被苏兰芷那么一说,秦王妃就有些迫不及待了,恨不得这会儿就立马去看了才好了,“走吧,去看看去!”

    “好,母妃!”

    两人来到花房的时候,秦王妃瞧着花房里的花的确是开得旺盛的,顿时就高兴极了,只是两人都没有想到,这花房里,还有别人了。

    “无忧妹妹,你这是在作甚?你快放下,这可不是你该做的事情了。”秦王妃本来看着这花房挺高兴的,可是看着上官无忧在这里面忙活呢,顿时就紧张起来了。

    “王妃姐姐,你怎么来了?”上官无忧此刻正端着一盆花呢,见着秦王妃来了,赶忙就放下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有些诧异了。

    “你呀,这些活儿可不是你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可以做的,你都吓到我了。”瞧着上官无忧端着一盆花,秦王妃哪里能不担心呢?上官无忧看起来就是瘦瘦弱弱的,秦王妃还真的担心上官无忧会受伤了。

    “王妃姐姐,妾身没事的,妾身也只是没什么事情,过来看看这花房,顺带收拾一下,妾身刚才瞧见那花是挺不错的,妾身想给王妃姐姐送去,给王妃姐姐的屋子里面增添些生趣,也免得王妃姐姐总是坐在屋子里,觉得烦闷了。”笑着走了过来,此刻上官无忧的衣衫上沾染了点点的泥泞,上官无忧见了,赶忙有些歉意了,“王妃姐姐,妾身衣衫有些脏了,失礼了,还望王妃姐姐不要见怪。”

    “你这都是为了我,见怪什么呢?来,赶紧的擦擦!”拿着帕子,秦王妃也没有嫌弃就给上官无忧擦拭身上的泥土,不过上官无忧避开了,“王妃姐姐不必了,我自己来就是了,可别脏了王妃姐姐的手绢了。”在秦王妃的面前,上官无忧向来都是如此,这会儿拿着手帕给自己擦拭着衣裳,上面的泥泞少了些了,可是到底还是沾染了衣服,秦王妃见了就皱了皱眉头,“你这衣服得换了才是了,你也真是的,自己也没什么力气,怎么就做这活儿呢?这万一摔着了,可怎么好?”

    “王妃姐姐,妾身不碍事的,这没什么的。”无所谓的笑了笑,上官无忧看起来是完全不介意的,秦王妃见了,摇了摇头,“你呀,我知道你的心意就是了,以后这事情,可别自己做了,万一你受伤了,我可是会愧疚的。”

    “知道了,王妃姐姐,那既然王妃姐姐自己来了,不如王妃姐姐自己选一样吧?如今天气也渐渐的暖和了,这有些花也可以放在屋子里养着了,王妃姐姐近来身子不好,多看看这些生气的花,心情也是爽快些,对身子也是极好的。王妃姐姐你说是吗?”

    “你呀,有劳你费心了,只是你自己身子也虚弱,就别为了我总是想这些想那些的了。我瞧着你选的花挺好的,一会儿我就让人搬过去就是了。”

    “王妃姐姐喜欢就好,我只是瞧着那红扑扑的可爱的紧,也是喜庆,王妃姐姐经常看看,心情自然也是会好的。”

    “好了,我知道了,只是这事情,以后你自己别亲自做了,让下人做就好了。”

    “妾身知道了,以后不会了。”笑了笑,这事情就这样子揭过去了,上官无忧见着秦王妃能够出来了,心里也是有些诧异的,她早早的侯在这里,也是为了探一探虚实的,“今日妾身瞧着王妃姐姐的气色不错呢,王妃姐姐近来的身子也好了许多了,想来王妃姐姐很快身子就痊愈了,到时候我们就出去走走可好?如今外面春光明媚,可是热闹了。”

    “哎,今年这春天,我怕是没什么希望出去了,不过你喜欢出去,就出去玩玩吧,总是待在府上,有的时候人也闷了的。”

    “妾身不闷的,王妃姐姐既然来了,就一起过去看看吧,王爷又让这花房添了许多的花呢,这姹紫千红的,可是比外面的春光好看得多了,妾身倒是宁愿在这里面欣赏这美景,可是别处看不见的呢!还是妾身有福气!”其实上官无忧每一次看到这花房,对她而言就是一种折磨了,这花房象征着秦王对秦王妃那坚定不悔的宠溺,花费了那么多的心思,就只是为了博得佳人一笑,上官无忧的心里怎么会不嫉妒呢?有的时候,她真的就恨不得毁了这花房才好了。只是她也做过,秦王很快就会重建,为了不继续给自己添堵,让自己看到秦王对秦王妃无边的宠溺,她也只好放弃了。最后只是偶尔在花房弄出一些动作,故意给秦王妃添堵了。

    不过这成效,似乎也不大就是了,这花房依旧存在,就好像一个铁证一样,在向他显摆秦王对秦王妃的宠爱,如果可以,上官无忧是不想来的,可是今日,她有些事情,要弄清楚,也只能忍着心里的愤怒和嫉妒,来了。

    “呵呵,有些日子没来了,这花房似乎的确是变了许多了呢,而且花种也多了许多了,再这样下去,怕是再过不久,就种不下了吧?”看着这里面五颜六色的花,许多都是从南诏运来的,当年也是秦王花了很大的代价,失败了许多次才终于是成活的,每每看到这些,秦王妃的心情,就会变得格外的不一样了。

    “呵呵,可不是吗?王爷这些年一旦遇到一些稀奇的品种,就让人花了大代价带回来,放在花房里培植,有些虽然没有成功,可是大部分也成功了不是?如今这品种越发的多了,许多可是外面都见不到的呢,妾身瞧见有些皇家园林都是没有的,还是王妃姐姐的福气好,有王爷如此疼爱体贴的夫君了。”说这话的时候,上官无忧的心里是带酸的,可是嘴巴里的话却是甜的,听得人十分的舒服了。

    “无忧妹妹,这话可是不能乱说的,皇家园林里面千奇百怪的什么都有,哪里是我这小小的花房比得上的?这话以后切莫再说了。”虽然这花房里面的花的确是千奇百怪的什么都有,甚至有些的确也是稀有品种,是秦王这些年花了很大的代价从各国运来的,其中南诏的居多,为的就是让秦王妃能够经常看到家乡的花,看到喜欢的事情,免得总是想家了。

    为了这花房,秦王付出了多少,秦王妃是很清楚的,南诏距离这里路途遥远,许多花有的来不及到达这里就死了,有的也不符合大苍的气候,存活不了,为此秦王当年也没少费心了,不过如今一一都展现在了眼前,秦王妃的心里,怎么能不感动呢?可是感动归感动,有些界限,秦王妃还是很清楚的,这样子的话,秦王妃万万是不会说的,因为她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更不想因为自己,让秦王被人病垢,甚至给秦王惹麻烦了。

    “王妃姐姐说的极是,妾身刚才也是一时心直口快,说错了嘴,王妃姐姐不要见怪才是!”上官无忧刚才的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秦王妃一说,她就马上认错了,脸上也满是懊恼之意,看得出她不是“故意”的,秦王妃也不好过多的责骂就是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只是这样子的话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也免得传出去对王爷不好。”

    虽然文帝信任秦王,可是秦王妃也知道,那是因为秦王娶了她,而且对那位置没有野心的缘故。可是自古帝心难料,如今宫里的那位也渐渐地有些糊涂了起来,秦王妃可不敢保证,那人到时候会不会翻脸不认人了。

    所以如今,他们得越发的小心才是了。不然遭到了那人的猜忌,秦王府也就彻底的完了。

    “是,王妃姐姐,妾身以后不会这样子说了,妾身知道错了。”上官无忧看起来委屈极了,秦王妃见了,叹了口气,“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我们说话也得小心些,免得落人话柄了。”

    “妾身明白的,王妃姐姐。”上官无忧向来懂事,这会儿,怎么会不明白呢?

    “你明白就好了,走,陪我去好好看看,有些日子没来了,我还真的想好好看看了。”

    “是,王妃姐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