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八十八章 试探
    接下来的时候,上官无忧很安静,她只是静静的陪着秦王妃,态度十分的谦恭,还主动搀扶着秦王妃,看起来对秦王妃也是十分的恭敬的。秦王妃见她这样子,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走着,偶尔停留一会儿,瞧瞧南诏的花,秦王妃都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远在南诏的家人了。

    说实话,秦王妃嫁过来也有二十多年了,可是这二十多年来,她都不曾再回去过,虽然偶尔和家人会有书信往来,可是哪里比得上亲眼看看,面对面的说说话好呢?

    秦王妃之所以那么宝贝这花房里面的花,其实也是睹物思人了,她是真的想家了。可是又回去不得,不得不说,那日秦王的话也是说到她的心坎里去了的,她真的很想很想回去看看,哪怕就回去住几日就是极好的。至于秦王答应她的其他的事情,秦王妃却是不敢奢望的,虽然,她的心里也是很向往的,可是,可能吗?秦王身上那么重的担子,他怎么可以抛下一切,就陪她海角天涯呢?

    不过秦王有这一份心,她就很高兴了,至于其他的,就到时候再说吧!

    上官无忧一直都在秦王妃的旁边,一直也都在注意秦王妃的表情,让上官无忧郁闷的是,秦王妃今日的心情似乎很不错。尤其是秦王妃脸上时不时露出的笑容,那是一个女子最幸福的笑容了,看得上官无忧着实是觉得十分的刺目了,不由得就想要打断,“王妃姐姐可是想到了什么好事情呢?怎么笑得如此开心,何不跟妾身分享一下,也让妾身沾染沾染王妃姐姐的好心情了。”

    到底是什么,能让一个久病在床,心情郁闷的人突然就那么开心了?上官无忧可是没有忘记秦王妃那总是黯然受伤的神色了,这会儿看着秦王妃高兴,她自然是不爽的了。

    她不是应该愁容满面,忧伤自己的病情吗?而且还得无助的等待死亡,一直被恐惧折磨着,怎么可以那么开心呢?

    “也没有什么,只是今日难得出来走走,觉着心情好些了。”秦王跟秦王妃说的话,秦王妃自然不会傻傻的就告诉上官无忧了。虽然她对上官无忧存在着一份愧疚,可是秦王妃也知道,他们都是女人,有些事情,她不说,也是不想上官无忧听着不舒服了。

    “呵呵,是吗?”上官无忧不是傻子,什么都不懂,秦王妃刚才的表情说的是什么,上官无忧其实是很清楚的。那样的表情,是只有在想着心爱的人的时候,被心爱的人宠着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幸福表情了。那是她一直都渴望,却一直都得不到的,上官无忧的心里,怎么会不嫉妒呢?

    你都快死了,成了如今的这样子,这么病怏怏的,为什么他还是那么宠着你?难道不知道看着你现在这样子,也是觉得不舒服的吗?

    上官无忧真的是不甘心啊?秦王妃如今病了那么久,气色早就没有以前的好了,一脸的苍白,甚至还沾染了点点的暗黄,哪里还有曾经那么美艳的容貌呢?为什么秦王一点都不在意,反而对她越发的好了呢?

    有的时候,上官无忧真的很不明白,却也因为秦王如此的不离不弃,上官无忧对秦王妃也更恨了,也更加的嫉妒了。

    心里已经都扭曲了,偏偏上官无忧还陪着一脸的笑脸,其实有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样子十分的辛苦了,“我瞧着王妃姐姐心情好,那对病情也是极好的,王妃姐姐以后要多笑笑才是了,见着王妃姐姐的笑容,我们也都是开心的。”

    病人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心情了,上官无忧这么说,也是没错的,秦王妃听了便点了点头了,“你说的极是,我是要保持心情才是了。而且也得多出来走走,总是闷在屋子里,我觉得我整个人都有些垮了,走都走不动了。”

    “可不是吗?多动动也可以活动活动筋骨,是极好的,王妃姐姐能这样想,相信王妃姐姐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希望吧!”笑了笑,秦王妃每一次说到自己的身子,心里其实也是有些恐惧的。她虽然不怕死,可是她舍不得就那么死了。她还没有看到孙子出世,而且她担心自己离开以后,秦王会受不住,她怎么舍得放下呢?

    “呵呵,会的,王妃姐姐要相信才是。”笑了笑,上官无忧见着秦王妃似乎有些气喘了,便提议找个地方坐下,秦王妃也觉得有些累了,便也答应了,“哎,如今这身子真的是大不如从前了,以前走那么多路都不带喘气的,这会儿倒是累得气喘吁吁的,这身子果然是比不得以前了。”

    “王妃姐姐,谁没有个三病六灾的?王妃姐姐别多想了,好好养着,到时候妾身陪王妃姐姐出去游玩。”

    “好。”

    “王妃姐姐可是口渴了,要不要喝茶?”

    “嗯,喝点吧,的确是渴了些了。”

    “王妃姐姐请,还有二夫人,请!”让人准备好了热茶,不得不说上官无忧的确是一个很细心而且体贴的人了,只要她肯用心,总是让人觉得十分的舒服了。

    “你也喝吧,别忙活了。”秦王妃喝了一口茶,也觉得舒服多了,笑了笑,让上官无忧也坐下休息,上官无忧也应了,“王妃姐姐,这里还有一些茶点,王妃姐姐走了那么久,怕也是饿了的吧?吃些东西垫垫肚子也是好的。”

    “就知道你有心了。”笑着吃了点东西,走了那么久,秦王妃虽然觉得有些累,可是感觉精神好了许多,还真的用了几块点心了。苏兰芷见了,也笑了,“今日看母妃的气色是不错的,而且胃口也是好的,看来多走走对母妃您的身子也是好的。以后每日我就陪着母妃出来走走吧,母妃您说的也是,总是待在屋子里,也会闷出病来的。”

    “好,我也觉得出来走走舒服多了,那以后我每日都走走,活动活动筋骨也是好的。”走了那么久,秦王妃的确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了,自然不会拒绝苏兰芷的提议了。

    “我看母妃您这会儿也吃了几块点心了,想来今日胃口不错,不如我今日让厨房给母妃炖一只鸡可好?给母妃补补身子。”秦王妃生病以来,厌食的严重,很多时候都吃不下东西了,自然身子也是越来越差了,如今秦王妃能吃几块点心了,证明胃口不错,苏兰芷当然是想给秦王妃好好的补补了。

    “好,那就按你说的就是了,我也许久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其实嘴巴也是有些馋的,就是嘴巴总是感觉寡淡的厉害,吃不下就是了。”其实秦王妃也不是不想吃,只是有的时候,真的是吃不下了。

    “母妃放心吧,我会亲自吩咐下去的,定然给母妃做些好吃的,而且滋补的,对母妃的身子极好的。”

    “嗯,那就麻烦你了。”秦王妃和苏兰芷之间完全都是一副和谐的样子,看得上官无忧也是很不舒服的。想着自己的媳妇,虽然身份不错,可是跟苏兰芷比起来,又是差了些了,而且人也没有苏兰芷懂事,也没有苏兰芷那么聪明乖巧,那么知道讨好她,上官无忧想起来就越发的不平了,“王妃姐姐可是好福气呢,二夫人如此乖巧贴心,让人好生羡慕了。”

    “你这人啊,就只会羡慕我了,若儿也是不错的,你也别太挑剔了。”说到李若兰,秦王妃有些不大自在了,想到李若兰的遭遇,秦王妃这会儿有些后悔自己往上官无忧心窝子里面戳了。看着上官无忧,秦王妃本来担心的,不过上官无忧倒是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就是了,“王妃姐姐说笑了,若儿自然是比不得二夫人的。”

    “你呀……”也不好再说李若兰的话题,也免得大家心情不好,秦王妃随便说了点事情就转移了话题了,上官无忧看出了秦王妃的别扭,嘴角划过一抹冷笑,不过很快就消散了。看着苏兰芷的目光,总是带着一股子的怪异,“如今可是要辛苦二夫人了,这个家都要二夫人照顾着,二少爷如今也不在身边,二夫人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就是了。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忙,可是打打下手也是好的了。”今日来,上官无忧除了是探探秦王妃的虚实,自然也是想了解一下秦之衍突然离京的事情了了。秦之衍走得太突然了,虽然有说是因为黄明在身,可是秦之衍这个时候出去,上官无忧总是觉得有些奇怪的。尤其是秦之衍出去的那么突然,竟然是一点征兆都没有,上官无忧想着最近苗疆那边传来的小心,心里自然是有些不安的。

    所以今日,她一定要知道些内情才是,不然被对方算计了都不知道,那就糟糕了。

    “侧妃娘娘那么说,那我有问题的时候,定然请教侧妃娘娘,到时候还希望侧妃娘娘能不吝啬,多多帮衬了。”苏兰芷怎么会不知道上官无忧此刻的目的呢?不过她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呆呆的就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上官无忧了。

    对方要耍心眼是吗?难她也不介意跟对方兜兜圈子,糊弄一下对方了。

    “呵呵,二夫人这是说的什么话呢?为王妃姐姐分担,为二夫人分担,本来就应该是妾身的本分了。只是妾身的身子不好,如今倒是让二夫人辛苦了,妾身的心里,一直都很过意不去。”

    “二夫人这是说的什么话呢?二夫人帮了我许多了,我很感激。”

    “二夫人过谦了,只是二少爷这些日子不在,可是有什么要事吗?”兜了那么大的圈子,上官无忧终于是说出自己要说的话了,本来想从苏兰芷的话语里面知道个什么,就是大概也好,可是不曾想,苏兰芷干脆就跟她在装痴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他有公务在身,侧妃娘娘应该知道,我是不好多问的。”笑了笑,苏兰芷也是一脸不解的样子,她这样子明显是不会说什么了,上官无忧当着秦王妃的面,也是不好多问的,“是吗?二夫人这还是第一次和二少爷分开,怕是很不习惯吧?”

    “的确是有些,不过这也没有办法的,不是吗?皇命难为。”眼底有些黯然,苏兰芷适当的表现出一个新婚妻子对丈夫的不舍,上官无忧见着了,也知道自己这个话题不宜继续,便转移了话题了,“如今春暖花开了,怕是过些日子又要举行百花节了,只是不知道今年会不会如去年那般的热闹了。”

    “谁知道呢?今年我身子不好,也是不能参加了的,到时候你们去就是了。”

    “妾身年纪也大了,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还是二夫人去吧!”

    “我都是成亲的人了,去也也没有什么意思的,还是算了吧!”

    “哎,说到这百花节,妾身就不由得想起了萱儿了,萱儿如今也大了,她想去看看热闹,我这身子不好,也不方便,不知道能不能麻烦二夫人带她出去了?”上官无忧看着苏兰芷,脸上倒是带着诚意的,苏兰芷倒是不好拒绝的。

    “嗯,萱儿的确也是大了,该是给她相看相看了,女儿比不得男儿的。早些定下来也是极好的,百花节去的青年才俊的极多,让萱儿去看看也好,如果有中意的,就先定下来,等萱儿及笄了再成亲就是了。”秦王妃也是很赞同上官无忧的话的,不过她却是不赞同让苏兰芷带着去的,“只是萱儿到底是你的女儿,这人选啊,还是得你亲自相看的好些。兰儿到底年轻,看人也不比你准,你亲自去看看,也好放心些了。”

    秦王妃都说到这份上了,上官无忧也是不好拒绝的了,本来想让苏兰芷带去,到时候有些事情,也是可以推到苏兰芷身上的,却不曾想苏兰芷压根就没有买账,上官无忧也是气的,“王妃姐姐说的也是,是妾身考虑不周了。这事情还是妾身陪着去吧,只是妾身到底年纪大了些,还希望二夫人陪着去一下,到时候也有个照应才是了。”

    苏兰芷对上官无忧一定要自己去的坚持有些不解,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是突然就改了主意了,“那好,我也去凑凑热闹吧,有些日子没有好好出去走走了,去看看也是好的。”

    “那就这样子说定了,到时候还有劳二夫人多多帮忙看看了,我认识的人,到底是不多的。”

    “侧妃娘娘谦虚了。”

    这事情就这么商定好了的,苏兰芷笑嘻嘻的看着上官无忧,心里也想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上官无忧的心里自然也是有一番盘算的,只是面上丝毫不显罢了。

    ……

    几人坐了会儿,秦王妃却是累了,不过秦王妃想着秦之衍不在,便让苏兰芷和他们一起用膳了,“对了,兰儿,衍儿这几日不在,你就和我们一起用膳吧,多些人也热闹些。”

    “是,母妃!”

    “无忧妹妹,一会儿你也一起来吧,叫上萱儿他们,我们有些日子没有好好一起吃饭了。”

    “是,王妃姐姐。”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也有些累了,兰儿,我们回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好,母妃!”

    “王妃姐姐,妾身送你吧!”上官无忧本来想扶着秦王妃回去的,可是秦王妃却拒绝了,“不用了,我和兰儿正好顺路,你今日也累了,好好休息吧。”这对上官无忧虽然是关切的话语,可是上官无忧却并不想听到的,“王妃姐姐无碍的,我送王妃姐姐回去。”

    “没事,你身子也不好,你回去吧!”笑了笑,秦王妃让苏兰芷扶着自己就回去了,留下上官无忧神色莫名的站在那里。她是个敏感的人,最近秦王对她的态度有些问题,秦王妃也是,虽然两人对她表面依旧是亲近的,可是她却感觉不到以前两人对自己的信任了。

    莫不是他们发现了什么了?可是,可能吗?

    看来,自己还是得加快进度,可不能出了岔子了。

    心里下了决定,上官无忧想着刚才跟秦王妃说的事情,便回去了,只是这事情她暂时也没有跟秦萱说,自己的女儿最近有些奇怪,她自然是知道的。如今女儿大了,有自己的心事也没有跟她说,她也查不到,如今,上官无忧只能想办法,赶紧的将秦萱的婚事定下来,也免得夜长梦多了。

    回到自己的屋子,上官无忧让王嬷嬷把门窗都关了,这才开始询问了起来了,“小姐最近可是还乖巧?没有再偷偷跑出去吧?”

    “娘娘,今日小姐又出去了,还被王妃看见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

    “老奴也是听人说起的,只是小姐避开了,老奴不知道王妃到底见到没有!”

    “萱儿如今真的是越发的不懂事了,一个女孩儿家家的,怎么总是出门去?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可如何是好?她这名声坏了,将来谁敢娶她?”在大苍,虽然对女子的要求并没有那么苛刻,出门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可是作为一个大家闺秀,动不动就出门去,这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对方招摇过市呢,这怎么好?

    “娘娘别气了,可能小姐是在府上待闷了,想出去走走呢?娘娘别生气了。”

    “我能不生气吗?我都已经跟她说了,王妃最近身子不好,我让她多去陪陪王妃,可是她这倒好。每天总是偷偷的出去,也不知道她去见了谁了,我能不担心吗?”上官无忧已经让人盯着秦萱了,可是她的人也是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秦萱最近出门的勤了,每天不是去这个府上,就是去那个府上,有的时候纯粹就是出门闲逛去了,好像交际突然就多了起来一样的。上官无忧本来觉得这样挺好,女儿多些交际,将来成亲了就是她自己的人脉了。可是最近她总是觉得秦萱有些不大对劲,只是又说不上来,自然是得让人看紧一些了。

    “娘娘别担心了,小姐从小就聪慧,心里定然也是有数的。”

    “她是聪慧,可是她如今渐渐的大了,也难保她不会有别的心思了。我怕她太年轻,做错了事情,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秦萱如今这年纪,正是少女怀春的时候,上官无忧自己也是过了那个时候的,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当年那个时候对秦王是如何的迷恋的。如今秦萱也着实是奇怪,总是让她觉得不安,她肯定是要多注意一下了。

    “娘娘如果不放心,我们多派些人好生看着小姐就是了。”

    “哎,最近因为若儿的事情,我也没有心思管她,也不知道她这些日子都干了什么了,我着实是担心。如今她又这么不懂事,哎,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让我操碎了心呢?”秦旭自从那日出去,就再也没有跟她说过话了,秦萱如今又这样,上官无忧哪里能安心呢?

    “娘娘别担心了,小姐年纪渐渐的大了,有些小女儿的心思了。娘娘如今不是在给小姐安排亲事吗?等这事情定了,小姐自然也就定下来了,到时候小姐就不会总是这样子瞒着娘娘了。”

    “哎,希望吧,这些日子我也没有时间去管她,也是我太忙了。只是她的婚事也得赶紧的定下来,不然我总是不心安了。”

    “娘娘不是已经给王妃提了吗?到时候娘娘好生给小姐找一个好的,小姐后半生也有了依靠到时候岂不是就不用担心了?”

    “嗯,这事情不能拖了,旭儿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他,当初就顾忌着身份了,对若儿的人品也不清楚,如今让旭儿受了委屈了。这一次我会好好给萱儿看看,哪怕对方家世差些,只要他能对萱儿好,就好了。哎,是我对不起他们,如果不是我……”想到一双儿女的婚事,上官无忧对自己的身份,也越发的介怀了。

    什么时候,她的孩子才能正大光明的呢?如今一个“庶”字压头,好的亲事都难寻,可是愁死她了。

    她真的是不甘心啊,如果不是那人,自己的一双儿女何至于被人如此挑挑拣拣的?让她总是难以寻到一门满意的亲事?

    “娘娘别担心了,小姐的条件那么好,还是王府唯一的女儿家,多少人都巴不得求娶呢,到时候娘娘好好挑,定然能挑到好的!”

    “可是世家大族的嫡长子,哪里能娶一个庶女呢?我有的时候都恨不得先解决了所有的事情,再给萱儿定婚事了。”可是那样一来,说不定就耽误了秦萱了,而且秦萱最近十分的奇怪,上官无忧隐约的猜到秦萱可能是被人迷住了,哪里能由着秦萱来呢?

    她的女儿,就是不嫁给世家大族的嫡长子,那地位也是不能低的,不然到时候恢复了女儿嫡女的身份,岂不是委屈了女儿了?

    “娘娘别多想了,肯定会遇到好的,小姐一直都是在王妃跟前的,就是庶女,那也比嫡女强太多了。而且王爷就得了小姐那么一个女儿,看是金贵着呢,一般的人也求娶不到的,娘娘放心就是,到时候定然能给小姐找一个如意郎君,让小姐后半辈子都过得轻松快乐!”王嬷嬷知道上官无忧最喜欢听什么了,她这么一说,上官无忧果然就高兴了,“你说的也是,萱儿那么好,容貌才情极佳,而且还是王府唯一的女儿,可是金贵了,别人哪里还敢嫌弃了?我一定要给她找个好的,让她一世无忧!”

    “娘娘到时候怕是会挑花眼呢,娘娘就等着看着小姐幸福吧!”王嬷嬷知道上官无忧心里的那口气是没有办法放下的,给人做小就是上官无忧的心结,偏偏秦之衍如今占着嫡子的身份,让秦旭和秦萱都只能委屈的做了庶女了,上官无忧肯定会不甘心的。不然这些年也不会如此隐忍,谋划这一切了。

    王嬷嬷看着心疼,也觉得上官无忧委屈,不过想着这一切很快就要结束了,王嬷嬷也是高兴的。

    终于,她的娘娘,不用再受苦了,大少爷和小姐,将来也不会因为出生再被人看不起了,这样很好,这些都是他们应该得的,只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你说的是,总有一天,我会恢复旭儿和萱儿本该有的身份,到时候他们再也不用因为身份而被人病垢了,被人瞧不起了。”想到自己很快就达到了目标了,上官无忧也是高兴的,隐忍了那么多年,如今马上就要如愿以偿,她哪里能够不高兴呢?

    “是啊,娘娘,属于我们的,到时候我们都会拿回来的,到时候大少爷和小姐恢复了身份,就是高贵的世子郡主,谁还敢说什么?”

    “对,这些本来就是他们的,那些人占了那么多年,也该要付出代价了。”想到即将等待自己的成功,上官无忧的嘴角划过一抹冰冷的笑容,好像此刻已经站在了胜利的顶端,嘲笑着看着那些人的下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