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大结局(下)
    “不,爹爹,你看看,这里面可是有什么书是你不常翻阅的?”苏兰芷努力的回想前世的事情,前世苏青岚就是因为通敌叛国被处斩的,那证据正是大苍的军防图,还有就是苏青岚和北疆的书信往来了。

    这样的东西要藏着,而且到时候让人来翻开,肯定也不可能藏得太过隐秘的。当然了,这还得不让苏青岚怀疑,那么就是说,肯定是苏青岚不常翻阅。要达到这两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本身进出苏青岚的书房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所以苏兰芷在想,那东西肯定也是在明面上的。

    这事情之所以让苏青岚知道,苏兰芷也是想让苏青岚有个准备,也好防备,当然了,也是想早点找出那决定人生死的东西,也免得到时候陷入被动了。

    这一世,苏兰芷选择相信自己的父亲,她相信,这一世的父亲,不会再让自己失望了。

    ……

    “兰儿……”看着女儿,苏青岚心里其实和慕容嫣一样是很愧疚的。曾经他也是糊糊涂涂的过着日子,对女儿的关心和照顾也是太少,才让女儿那么小就得小心谨慎的过日子,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不称职了。

    如今女儿都已经出嫁了,还得为了家里的事情烦恼,他这做父亲的,有的时候,的确是做的不够好了。

    “爹爹,您好好想吧!书房你最熟悉了,看看到底有哪里是可以放东西的?”前世的事情,苏兰芷是绝对不会让之重演了,所以这一世,她选择让苏青岚有个防备,不希望苏青岚再如前世一般的,死得那么遗憾了。

    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哪里能够轻易的就让人给毁了呢?她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嗯。”点了点头,如今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苏青岚和慕容嫣反正已经商量好了,以后都会好好的,不再让苏兰芷担心了。所以如今,还是先解决了家里的危机的好。

    仔细的看着这书房,苏青岚书房里面的东西是很多的,可是都是很有序的摆放的,别人想给他书房放些什么东西,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苏青岚其实也是疑虑,如果苏铭佑真的存了那心思的话,到底会放在哪里呢?

    “爹爹,可是想到了?”见着苏青岚半天都没有反应,苏兰芷有些着急了。

    这事情是她多想还好,如果不是,那到时候岂不是措手不及了?

    “我倒是想到了几个地方,我去看看!”自己的书房,自己清楚,苏青岚知道,昨天虽然因为苏铭阳的事情,他是有所疏忽了,可是苏铭佑的时间不长,按理说应该也是不会藏得很好才是了。

    “嗯,爹爹,我们看看吧!”

    “好!”细细的寻找,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苏兰芷的脸色却是越发的凝重,而苏青岚的脸色,也是有些复杂了。

    到底是因为他们多疑了,还是那东西藏得太好了呢?

    苏青岚自然也是看到了苏兰芷的眼色了的,不想苏兰芷多想,苏青岚便安慰道,“兰儿,别急,这没有找到,不也是好事吗?你放心,我一会儿会细细的看过的,如果发现了什么,我第一时间会告诉你的。”

    苏兰芷本来以为对方已经下手了的,可是这会儿没有找到,苏兰芷的心里哪里能够安心呢?

    “爹爹,没有别的地方了吗?”如果对方真的已经在这书房下手了,那相信很快对方就会着手,他们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

    “兰儿,你别着急,我会慢慢的找的。”见女儿着急,苏青岚这会儿也只能安慰了,苏兰芷这会儿瞧见了一副图册,眼底闪过些什么,“爹爹,那个是什么?”

    “哦,那个是一本图册,前些日子拿给阳哥儿玩的。不过他也玩腻了,便放在那里了。”

    “爹爹,可否给我看看?”

    “好啊!”拿给苏兰芷看了,苏兰芷打开,里面却是什么都没有的,苏青岚瞧着也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了,只是苏兰芷接下来的话,却是让苏青岚再一次的提起了一颗心了,“爹爹,屋子里还有茶水吗?”

    “有的,怎么了吗?”

    “等会儿!”拿了茶水就倒在了这图册上,结果里面一点一点浮现的东西,不止是苏兰芷惊住了,就是苏青岚,也惊住了,“这,这怎么可能呢?”

    这图册俨然就是大苍的军防图,苏青岚虽然掌管着大权,可是在军务上,他为了避嫌,可是从来都不曾参与的。如今这图册出现在他的手中,到时候被人发现了,就是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爹爹,这怕已经不是阳哥儿的图册了,应该是被人掉包了的。爹爹请看!”将那图册的夹层打开,里面俨然的一张白纸了,苏兰芷照样拿了茶水浸泡,果然,不大一会儿,上面就出现了字迹。苏青岚看着那字,顿时气得脸都绿了,“岂有此理,他怎么如此大逆不道,难道不知道,这是抄家灭族的罪吗?”

    虽然早就知道两府的关系已经是注定了有裂痕的存在了,可是苏青岚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狠心至此!

    “爹爹打算如何做?”看着这图册,苏兰芷也不得不佩服苏铭佑的本事了。依着苏兰芷对那人的了解,再看苏铭佑如今的行动,苏兰芷不难猜想,这两人肯定是勾结在一起了。

    果然,不管前世今生,他都是不肯放过自己的家人,既然如此,那如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是我亡!

    “我真的没有想到,铭佑竟然如此糊涂,他这东西到底哪里得的?他怎么有这本事?”苏青岚本以为,苏铭佑就算是要对付他,那也得站稳了脚跟以后了。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苏铭佑竟然有了这本事,这说明了什么,苏青岚就是不去多想,也能明白了,“庆王府,怕是要败在他的手上了!”

    苏铭佑手上竟然有这东西,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一种就是和敌人勾结,那么另一种,就是投靠了某个皇子的名下。这两样不管是哪一种,将来储位之争输了的那一方,都注定了要覆灭了。而据苏青岚的推测,苏铭佑跟着的人,有了这份心思,那他就绝对不允许对方登上那宝座,不然他的妻儿,哪里还有安全可言?

    “那爹爹如今,可是想好了对策了?”

    “兰儿,你放心,爹爹不会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的。”这是对苏兰芷的承诺,苏兰芷知道自己的父亲向来都是一个有分寸的人,也没有多问了,“既然爹爹心里有数,那兰儿也就放心了,只是希望爹爹这一次不要再因为顾忌亲情,给对方可趁之际了。”

    “你放心吧,我明白的,不管是谁,都不能再伤害到我们!”亲情,其实就是他在乎,那别人呢?在乎吗?既然如此,那他何必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毁了自己好不容易才重新得到的幸福呢?

    “爹爹能这样想,兰儿就放心了。”

    “兰儿,你放心,这事情爹爹会处理好,只是不管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要慌,知道吗?爹爹会掌控好这一切的。”

    “兰儿相信爹爹。”

    “最近京都的形式怕是很快就要变了,衍儿还没有回来,你自己万事小心,这几日没事,你也别出门了。家里有我在呢,我会照顾好的。”这事情,也只适合他处理了,如果苏兰芷参与了进来,很可能会将秦王府也给拉下水,这是苏青岚不想看到的。

    “爹爹,女儿明白的。”

    ……

    父女两都达到了某种默契,这事情既然查出来了,两人当下也都说好了,便也装作若无其事的出门去了。

    两人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任何的影响,接下来一家四口开开心心的吃了饭,好像没事人一样的,苏兰芷坐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而在苏兰芷回去不久,暗处的影子也很快的消失了,等到他来到一个男子的面前的时候,便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这么说,他们是没有起疑了?”

    “回王爷,是的!”

    “也是本王多虑了,那东西没有经过处理是看不见的,就是他们翻到了东西,也是找不到的。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晚上还是找个机会去看看,看看那东西是不是还在原处了。”

    “是,王爷!”

    “好吧,下去吧!”心里虽然有些担心,不过苏铭佑大体上还是放心的。那人给他东西的时候他也是看了的,什么都没有,他还就不信了,苏兰芷有什么通天的本事不成?

    “呵呵,二叔,二婶,还有我的堂妹堂弟,你们就等着堂哥我送给你们的大礼吧,希望你们会喜欢,哈哈,哈哈哈哈……”漆黑的夜里,男子的笑声着实是尖锐的恐怖了。这是一种深度的仇恨所发出的声音,让那云层都是颤抖的了。

    ……

    苏兰芷自然是知道如果对方不放心,肯定会回去看的,不过这些她和苏青岚都说好了的,她也不担心,在家里待了些日子就回去秦王府了。

    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苏兰芷还没有离开,秦王妃就派人来,说她难得回娘家,就让她在娘家住一日了。

    不过苏兰芷也没有什么事情,便回去了。只是回去秦王府的时候,苏兰芷发现大家的表情都是有些怪异的,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复杂,苏兰芷心下疑惑,不过还是去给秦王妃请安了,顺便说说今日回娘家的事情。不过却意外的得知秦王妃已经累了,睡着了,苏兰芷觉得奇怪,想问,可是看着大家的表情乖乖的,苏兰芷也就不去问了,打算回到自己的院子再说了。

    只是回去的路上却是碰到了上官无忧了,和别人相比,上官无忧虽然也是满脸的忧伤,可是眼底的光芒却是骗不了苏兰芷的,“二夫人你回来了?”表面含着关心,上官无忧看着苏兰芷的表情有些同情,苏兰芷瞧着上官无忧这样子,心里就更是疑惑了。

    “侧妃娘娘,你这是怎么了?”

    “呵呵,没事呢,只是二夫人,你看开些啊,身子要紧!”想说些什么,可是上官无忧到底没有说,吞吞吐吐的,很快就找了借口走了。苏兰芷心下更加的奇怪,赶忙着急的往回赶了。

    “秋霜,春暖,你们可在?”今天府上的人都很奇怪,苏兰芷着实是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二,二夫人,你,你回来了?”春暖几人见着苏兰芷回来了,各个的眼神也都是有些逃避的,有些甚至眼圈红红的,看着苏兰芷的神奇也和府上其他的下人一样,十分的复杂了。

    “你们跟我进来!”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而且这事情也是跟自己有关的。苏兰芷猜测可能是秦之衍的事情,不过这会儿也不确定,只好让人跟着自己进屋去了,“其他的人都下去吧,让秋霜和春暖伺候就行了。”

    有些事情,苏兰芷想知道,可是并不想让太多的人看到自己的情绪了。的情绪了。

    衍,你可千万不要有事情,你答应我的!

    “是,二夫人!”下人们看着苏兰芷这架势,心里其实也都是有些担心的,只是苏兰芷都那么吩咐了,他们也只好乖乖的下去了,将门关上,苏兰芷坐了下来,春暖见了,赶忙迎了上去,“二夫人刚刚回来,也累了,要不要先梳洗一番,然后好好休息休息?”

    “是啊,二夫人今日难得回娘家,老爷和夫人都还好吗?还有少爷,如今可是又大了些了?”两个丫鬟都是聪明的,知道如何转移苏兰芷的目标,免得苏兰芷看出什么不对劲来了。只是两个人的眼圈都是红红的,这点哪里骗得了别人呢?

    “你们也别忙活了,说吧,什么事情?”努力的让自己镇定,苏兰芷知道,越是到这个时候,自己就越是不能软弱。如今正是需要她坚强的时候,她怎么可以在这关键的时候,变得那么脆弱不堪呢?

    “呵呵,二夫人,没什么事情呢,二夫人今日也累了,要不然早早的洗漱了歇着吧?”秋霜笑了笑,虽然她素日里稳重,可是这笑容,却是怎么看着,怎么都觉得有些僵硬了。苏兰芷看着这样子的秋霜,心里的不安也就更大了。

    秋霜那么稳重的性子,从来都将情绪隐藏的很好的,今日却是这样子,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成吗?

    “春暖,秋霜不说,那你来说吧!”春暖平日里也是很稳重的,怎么今日却是……

    连春暖脸上的笑容都那么勉强,难不成真的是大事了吗?

    想起一直都没有得见的秦之衍,苏兰芷有的时候也是很担心的,只是她一直都在说服自己要去相信秦之衍,所以最终也没有多说什么了,却是不曾想,如今,难道噩梦真的会成真吗?

    “二夫人,没有什么事情啊,你让奴婢说什么?”如果说秋霜是转移话题,春暖这会儿就是故意装白痴了,她不是傻子,那样的话,她怎么敢跟苏兰芷说呢?更何况秦王妃早就交代下来了,这事情得瞒着苏兰芷的,她也不敢说啊!

    二夫人那么爱着二少爷,怎么承受得住呢?

    “秋霜,春暖,你们是瞒着我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还是你们想让我将这院子里的人都叫过来,一个一个的问了才肯说呢?”苏兰芷见着这两人不肯说,心里也是气的。如果秦之衍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倒是宁愿自己第一个知道的,而不是别人一直都搪塞着。

    “二夫人,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了。”秋霜和春暖见着苏兰芷生气了也是紧张,可是那样子的话,他们怎么敢说呢?

    “你们不想气坏了我,那就说,一直瞒着我作甚?”其实秦王妃让她歇在相府的时候,她就有些疑惑了,回来后看到大家的反应,再就是上官无忧那得意的表情,还有秦王妃避而不见,苏兰芷不是傻子,怎么会觉查不出不对劲的地方呢?

    “二夫人息怒,奴婢,奴婢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二夫人啊!”秋霜和春暖是商量好了的不说了,自然是紧咬着牙关了。苏兰芷向来知道这两人的衷心,不由得叹了口气,“如果真的是有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们说,如果你们瞒着我,我从别人的嘴巴里知道,该是怎么伤心难过呢?还不如你们告诉我,也让我有一个准备了,不是吗?”

    “二夫人……”不得不说苏兰芷的话有些道理,秋霜和春暖不由得有些犹豫了。

    到底说不说呢?可是王妃有交代的,而且如今这事情也没有完全的明了,二夫人身子弱,要是承受不住可怎么办呢?

    “你们不说是吗?月桃,你说!”平日里月桃是最憋不住话的,今天却是异常的安静,她的眼圈也是最红的,苏兰芷知道,月桃的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二夫人,奴婢不知道啊!”咬了咬牙,月桃都快要哭出来了,比起秋霜和春暖,她最不会掩饰自己了,这会儿被苏兰芷看着,月桃感觉自己都被苏兰芷看透了一样的,心里有些心虚,

    可是那么大的事情,她也不敢说啊!

    苏兰芷看着三个婢女第一次那么不听自己的话,不由得叹了口气,“好,你们不说,那我问你们,可是二少爷出了什么事情了?”几个人不说,苏兰芷能想得到肯定是秦王妃那里下了命令的,苏兰芷也不想他们为难,只能如此了。

    “二夫人,没有!”三个人都是摇头,可是脸色的确是很慌乱,是骗不了苏兰芷的。

    二夫人怎么就知道了,难道是有人在二夫人面前嚼舌根了吗?

    “没有吗?那二少爷如今是不是有生命危险?”

    “二夫人,没有的,二夫人想多了。”这一次几人回答的很坚决,可是就是这样子的坚决,反而越发的让人疑惑了。

    “我已经基本都知道了,你们还要瞒着我到什么时候呢?还是真的让我一个一个的问了,到时候弄得满府的人都知道呢?”此时的苏兰芷,已经没有了耐心了,秦之衍到底怎么了,她很想弄清楚!

    “二夫人……”秋霜几个人很纠结,云珠在一旁看着都着急了,“秋霜,你们倒是说啊,你们这样子不说,二夫人岂不是更加的担心吗?二夫人的性子你们又不是不清楚,难不成真的以为瞒着她,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云珠总是陪着苏兰芷的,自然知道苏兰芷看起来脆弱,实际上是一个很坚强的,也很聪慧的女子了。这样的了。这样的人,其实有些事情不应该是瞒着的,因为她都会想到,反而会越发的担心了。

    “这……”不得不说云珠的话倒是提醒了秋霜几人了,他们本来是听了秦王妃的吩咐,瞒着苏兰芷的。可是如今苏兰芷也猜到了大半了,他们再这样子瞒着,怕也是会更加的让苏兰芷担心了。

    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还是秋霜代表大家说了,“二夫人,奴婢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二夫人,只是希望二夫人你听了不要着急,好吗?”

    “你说吧!”

    “今日冷风回来了,说是王爷在办差的途中遇到刺客,跌入山崖生死未卜,如今正找人回来帮忙,二夫人,二少爷他……”想说些安慰的话,可是秋霜此刻却是词穷了,不过好在苏兰芷却是打断了她的话的,“我明白了。”苏兰芷的语气十分的平静,让人觉得没什么事情一样的,不由得让大家都有些担心的看着苏兰芷,生怕苏兰芷出了什么事情了。

    待到大家看着苏兰芷那苍白一片的表情的时候,大家也都愣住了,知道苏兰芷此刻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却还要死死的忍着,心里都很不是滋味,大家都想安慰一番,可是苏兰芷那边,却是再一次的开口了,“你们让冷风过来见我!”

    “二夫人,你……”

    “放心,我心里有数!”表面虽然是镇定的,可是苏兰芷此刻却是十分的不安的。自从秦之衍没有了消息以来,她就无时无刻的不在担心,担心秦之衍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了,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了。

    这些担心这些日子苏兰芷从来都没有断过,不过每一次她都安慰自己,说秦之衍会没事的,会平安的回来的。可是如今,这一切都被人打碎了,苏兰芷怎么会不心疼,不难过呢?

    只是有些事情,她必须弄清楚,秦之衍是什么人,她心里很清楚。秦之衍走的时候,答应她的事情,她也清楚,更重要的是,秦之衍去做什么,她最是清楚,可是冷风却是带回来了这样子的话,苏兰芷此刻虽然心痛,可是还不至于失去了冷静,有些事情,她必须弄清楚的。

    衍,你可不能有事,如果你真的有事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几人看着苏兰芷的神情,也只好闭嘴了,最后还是云珠冷着一张脸去叫了冷风来了,苏兰芷将几人都叫出去了,就留下云珠,这才对冷风开口,只是那声音有些沙哑,而且显得有些艰难,可见苏兰芷此刻,心里真的承受着很大的痛苦了,“冷风,二少爷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二夫人,这一次我们出去,一路上被伏击了许多次,属下一直陪着二少爷,最后深入苗疆,拿到了这东西,只是回来的时候,我们再一次的遇到了伏击,二少爷跌入山崖,生死未卜。这是二少爷嘱咐属下亲自交给二夫人的!”作为一个冷面的男人,此刻冷风的脸上也是带着悲伤的,他将收好的东西交给苏兰芷,那不正是断魂草吗?还有其他的东西?

    苏兰芷见着这些东西,赶忙让云珠都收好了,看着冷风,“二少爷可是还有说什么吗?”

    “二少爷说,让二夫人帮着他照看着家里,这一切就拜托二夫人了。希望二夫人不要忘了两人以前的约定!”有些事情,冷风不好明说,也只能将秦之衍的话带到了,此刻他这个大男人脸上也满是悲切,任谁见了都知道他是死了亲人的了。谁都知道他对秦之衍最是衷心不过了,而且平日里也是跟秦之衍形影不离的保护着,如今他回来了,还带回来了那么一个消息,大家怎么可能会不信呢?

    “我明白了。”苏兰芷看了冷风一眼,从冷风的话里面,苏兰芷已经了解事情的经过了,便也没有再多问,“你放心去寻找二少爷,府上的事情,我会照顾好!”

    “二夫人能这样想,想来二少爷也能放心了,二夫人,属下已经给二夫人多拨了几个暗卫,他们都在暗处保护着二夫人,二夫人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吩咐就是。”

    “我知道了。”

    “那属下告辞!”

    “去吧!”看着冷风离开,苏兰芷到底还是不放心的,“冷风,二少爷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将二少爷平平安安的带回来!”衍,你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吗?

    “二夫人放心,属下一定竭尽全力!”

    “好,我相信你!”等到冷风走了,苏兰芷突然就痛哭起来,最后竟然哭得不省人事,昏死过去了,一时间秦王府满是慌乱,就连因为秦之衍事情受了打击昏迷的秦王妃这会儿回过神来也赶忙来看苏兰芷,得知苏兰芷已经知道了一切,秦王妃顿时气得想要将院子里的人都处置了才是了。好在苏兰芷及时的苏醒过来,给他们求了情,秦王妃这才是都放过了,不过打是没有的,却都是罚了月银的,秋霜几个人也知道自己犯错了,也没有不满的,也都一一的接受了。

    ……

    “哎,二夫人你这是做什么呢?千万要保住自己的身子啊,如今二少爷虽然生死未卜,二夫人就如此了,这怎么行呢?”上官无忧看着苏兰芷躺在床上,一脸的苍白和绝望,脸上的泪水都沾满了脸颊了,她的心里就是不由得十分的痛快了。

    或许也是因为她的不幸吧?所以此刻看着苏兰芷如此,上官无忧是很高兴的。

    苏兰芷啊,苏兰芷,你以为你和秦之衍感情好就行了吗?就行了吗?看看吧,看看你们都是什么下场,我倒是要看看,你接下来会怎么做,会变成什么样子了,哈哈!

    心里已经是十分的痛快了,上官无忧对苏兰芷,如今已经不仅仅的恨那么简单了,心底里或许也还是有着一份嫉妒的吧?嫉妒秦之衍和苏兰芷那么亲昵无间的感情,所以她总是想方设法的去破坏了。

    “兰儿,你可别吓唬我啊,你这是怎么了?”看着苏兰芷不说话,那么沉默的样子,秦王妃实在是担心极了。

    哎,她就知道,以兰儿和衍儿的感情,兰儿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会不好受的。她都已经吩咐下去了,怎么这些下人们,一个两个的,都不顶事呢?不是说了不许说的吗?

    “母妃,我没事的,母妃您身子不好,还是回去休息吧!”苏兰芷对着秦王妃笑了笑,可是那笑容比哭了还难看了。看着秦王妃如今越发苍白的脸,苏兰芷实在是不忍心秦王妃拖着病重的身子,还来担心自己了。

    “你这孩子啊,有什么苦,可别憋着了,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只是如今都还没有消息,我们先别慌,好吗?衍儿不会有事情的!”秦王妃这也是在安慰自己了,她就那么一个儿子,如果秦之衍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秦王妃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去了。

    可是就是如此,秦王妃也不忍心看着苏兰芷这样啊。如今她也是忍着自己的痛苦,反过来安慰苏兰芷了。

    “母妃,我真的没事的,我相信衍不会有事的,我会一直等着他的,母妃,您回去好好休息吧!”

    “兰儿,你真的没事吗?”看苏兰芷的样子,明明就是强撑着啊,秦王妃真的不放心。

    “母妃,真的没事的,我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可是……”秦王妃听到苏兰芷昏倒的消息的时候都吓到了,这会儿看着苏兰芷又是这样子的模样,完全都没有了之前的神采,秦王妃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母妃,我真的没事的,您回去休息吧,等我休息好了,我再去看您!”

    “兰儿……”

    “母妃,我累了……”闭上了眼睛,苏兰芷那脆弱的样子,着实是让人看得有些心疼了。秦王妃也知道,苏兰芷这个时候最不需要的就是安慰了,犹豫了一会儿,便也没有打算继续呆在这里了,“好,兰儿,那我先走了,你有什么事情,记得去跟我说,知道吗?”

    “嗯,母妃,我知道的。”点了点头,苏兰芷说道,“母妃,这几日我可能不能去给您请安了,还希望母妃您见谅。”如今药草已经拿回来了,苏兰芷得开始制作解药,所以这几日,她得呆在自己的院子里,而且不能将这事情泄露出去了。

    “好,没事的,孩子,你好好休息。”秦王妃可是怕极了秦之衍真的出事了,如果对方真的出事,秦王妃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嗯!”有些事情,苏兰芷也不好跟秦王妃说,见着秦王妃担心,苏兰芷如今能做的,就是努力的让秦王妃痊愈,这样才能不辜负了秦之衍的嘱托了。

    衍,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照顾好家里,可是,你也千万不要有事情,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闭上了眼睛,苏兰芷见着人都走了,这才是松了一口气了,“你们也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二夫人,奴婢还是陪着你吧!”秋霜看苏兰芷这样子,想着苏兰芷刚才昏倒了,着实是不放心的。

    “我想静一静,你们都出去吧,有事情我会叫你们的!”

    “二夫人……”秋霜如今哪里敢让苏兰芷一个人呢?这万一苏兰芷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如何是好了?

    “秋霜,我们出去吧,让二夫人一个人静一静,我们在这里守着,二夫人的心里更加的不好受了。”云珠见着秋霜不肯走,便拉着秋霜走了,秋霜没有办法,最后也只好不放心的离开了,“那好,二夫人,奴婢就先出去,只是二夫人有什么事情,可一定要说!”

    “嗯,出去吧!”见着人终于都走了,苏兰芷这才从一旁的盒子里将冷风给她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细细的看过了以后,苏兰芷闭上了眼睛,许久许久,才终于是睁开了眼睛了,“云珠,进来一下!”

    “二夫人,有什么事情吗?”

    “这几日就说我不舒服,要静养,拒绝任何人的探视。你现在先去武成王府,将这些东西都准备好。”让云珠准备好纸笔,苏兰芷迅速的写下了需要的东西,云珠见了,看着苏兰芷满是诧异了,“二夫人,你这是……”虽然苏兰芷表现的很悲切,可是云珠有一点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她暂时还想不到是为什么,又不好问苏兰芷,所以也只能埋在心里了。

    “你先去准备吧,对了,顺便让魏嬷嬷来一下,我有些事情,想跟她说。”

    “是,二夫人!”

    “此事兹事体大,这件事情,就你我,还有秋霜几人知道,等到夜深了,你就带着我去武成王府,这里就交给秋霜他们打掩护,告诉他们这几日不许任何人来探视我,明白吗?”

    “二夫人放心吧,奴婢明白的!”

    “好了,去把魏嬷嬷叫来吧!”担心秦王妃的身子会承受不住秦之衍这一次的意外,苏兰芷有些话,是要给魏嬷嬷说的,也好让魏嬷嬷好生的照顾秦王妃了。

    “是!”

    !”

    ……

    魏嬷嬷很快就来了,来的时候气息有些不稳,可见对方也是跑着来的了,“不知道二夫人叫老奴,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嬷嬷,母妃她还好吗?病情可是有所复发?”秦王妃的身子如今是虚弱的紧了,苏兰芷还真的担心,自己的解药没有制作出来,秦王妃就发病了,到时候就无力回天了。

    “王妃昨日都吐血了,到现在一直都是强打着精神,二夫人,老奴实在是担心啊……”有些话,魏嬷嬷不好跟别人说,可是对苏兰芷,她是很信赖的,自然也就都说了。

    “母妃竟然这么严重了?”虽然意料到秦之衍的事情对秦王妃的打击,可是苏兰芷真的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严重了。

    “是啊,自从知道二少爷的消息以来,王妃就是一直哭一直哭,眼圈都是红的,今日也是努力撑着来见二夫人你的。王妃已经一天一夜都没有好好休息了,二夫人,你看是得好好的劝劝王妃啊!她身子骨本来就差,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啊?”说到这里,魏嬷嬷那张老脸上都有些泪痕了,自从昨天知道秦之衍失踪的消息以来,秦王妃都不知道哭晕了多少次了。尤其昨天苏兰芷还昏迷不醒,秦王妃这心,哪里能够操心得过来呢?

    “嬷嬷可否信我?”

    “老奴自然是信得过二夫人的。”

    “既然嬷嬷信得过我,那这一粒药丸,希望嬷嬷给母妃服下去,这样母妃会就昏睡,之后,我自会有办法!”有些事情,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如今的情况,着实是不能说了。

    “二夫人,这是……”

    “嬷嬷放心,这是安神药,是我特意为母妃制的,里面有安神的成分,还有一些补药在里面,母妃服用了,就会睡着了。只是会昏睡,嬷嬷无需担心就是了。”不想秦王妃的身子恶化下去,苏兰芷如今,也只能暂时让秦王妃睡着了。

    这药里面她也加了许多东西进去,暂时能够压制住秦王妃身体里面的毒素,等到秦王妃差不多要醒来的时候,有些事情,她再跟秦王妃解释也是不迟的。只是如今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才是了,不然一切,真的就来不及了。

    “二夫人,老奴相信二夫人!”接过了药,魏嬷嬷是不相信苏兰芷会害秦王妃的。这些日子以来如果不是苏兰芷,秦王妃的身子哪里能渐渐的好起来呢?如果照着秦王妃之前的身子,今日听到这样的消息,怕是都承受不住去了的。

    这点,魏嬷嬷很清楚,这些日子她也是看在眼里的,自然对苏兰芷是诸多的信任了。

    “那母妃那里就劳烦嬷嬷照顾了。”

    “二夫人你放心吧,这本来就是老奴应该做的。”见着苏兰芷对秦王妃的一片孝心,到了这个关头还不忘记关心秦王妃,魏嬷嬷也是十分的感动的,此刻看着苏兰芷满脸苍白的脸色,魏嬷嬷也是有些同情的,“只是二夫人,你自己也要保重身子啊!如今二少爷还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二夫人可不能先就垮下去了。”

    “多谢嬷嬷关心,我明白的。”点了点头,如今事情基本上也都定下来了,苏兰芷的心里暂时也是安定了些了。送走了魏嬷嬷,苏兰芷继续让大家在门口都守着,一天也没吃什么东西,看得大家都十分的着急,最后连雪鸢都有些忍不住的来劝了,“二夫人,你还是吃些东西吧是,身子要紧!”

    雪鸢亲自给苏兰芷做了吃的,都是一些清淡开胃的东西,看着都能感觉到雪鸢的心意了。只是苏兰芷此刻没有什么胃口就是了,“端出去吧,我没有胃口!”摆了摆手,苏兰芷脸上恹恹的,完全没有神采的样子,雪鸢见着苏兰芷如此,眼神中闪过些什么,却是不走的,“二夫人,你可得顾着自己的身子啊。这不吃东西,怎么行呢?”

    “不想吃,你的心意我明白的,你先下去吧,我想吃了,自然会叫你的!”拒绝了雪鸢的“好意”,苏兰芷这会儿哪里像平时那样子意气风发的样子呢?整个人都好像一夜苍白了不少一样,说话有气无力的,让人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气了,看得人着实是有些心慌。

    雪鸢看着苏兰芷这样子,还想说什么,只是苏兰芷却是转过身去,干脆不理她了。云珠见了,也只好催人走了,“雪鸢,二夫人不想吃,你就先放在这里吧,等二夫人想吃了,自然就吃了。”

    “可是这样子,怎么行呢?”担心的眼神可是毫不掩饰的,雪鸢给大家的印象一直都是对苏兰芷极其的感激和尊重的。今日这样子也让人挑不出什么错来了,只是这会儿云珠也有些不耐烦,自然也没有了耐心,“好了,你先下去吧,二夫人需要好好休息,你没事就不要来打扰了。”

    “……”雪鸢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可是看出了云珠眼里的不耐烦,最后也只好识时务的离开了,“那好,如果二夫人有想吃的东西了,就让人去告诉我一声。”

    “嗯,你去吧!”送走了雪鸢,云珠这才把门给关上了,这会儿苏兰芷才是转过身来,看着那道门,叹了口气,“她怕是沉不住气了。”试探了那么久,雪鸢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今日这般的急切,苏兰芷终于是看出些苗头来了。

    “二夫人,这……”

    “算了,先看着就是,她在这里对我们也是有好处的,我交代你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二夫人 “二夫人放心吧,奴婢都安排好了。”

    “嗯,这几日她肯定会过来查看虚实的,秋霜,你们记得要小心应付!”

    “二夫人放心吧,奴婢知道的!”其实对苏兰芷突然要去武成王府,秋霜不是很赞同的,总觉得苏兰芷这样子实在是让人担心。可是秋霜也知道,苏兰芷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所以,她也不能说什么就是了。

    “嗯,一会儿你们都去睡吧!”

    “是,二夫人!”苏兰芷到底要做什么,秋霜几人是不知道的。大家跟了苏兰芷很多年,都觉得苏兰芷这几天的表现有些奇怪,可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了,也只能是听着安排了,苏兰芷不说,他们也不问就是了。

    “我知道你们有疑问的地方,只是如今不是说的时候,等时机到了,我会告诉你们的。”如今她要做的事情,还是赶紧的将秦王妃的毒给解了,不然到时候也是麻烦。所以其他的事情,苏兰芷暂时也只能放在一边了。

    “是,二夫人!”不该问的,秋霜几人从来都不会多问的。他们跟了苏兰芷很多年了,对苏兰芷忠心耿耿,对苏兰芷也是有些了解的,不管如今发生了什么事情,苏兰芷就是不说,他们也会默默的支持的。

    “好了,都先去休息吧!”

    “是!”

    ……

    终于是等到夜深人静了,苏兰芷让云珠带着自己去了武成王府,至于到底在忙什么,也只有武成王府的几个忠实的奴仆和苏兰芷自己知道了。

    ……

    接下来的几日,秦王府似乎格外的安静,苏兰芷是避不见客,每天都只是在自己的屋子里,饭也不吃,每天都是在屋子里,谁都不知道苏兰芷到底在做什么了。只是大家都是以为苏兰芷承受不住这件事情的打击,所以将自己封闭起来了。

    其实苏兰芷每日到了夜里都会去武成王府制药,白天的时候偶尔会回来,不过时间不多就是了。其他的时间都是秋霜几人在遮掩着,大家完全都不知道苏兰芷到底怎么了。

    至于秦王妃,突然也昏睡了,秦王急得跟什么似的,请了不少的太医,太医都说没事,可是秦王妃偏偏昏迷不醒的,秦王实在是着急。只好一个人默默的守着秦王妃,什么也不管了,也不去上朝,也不管军中的事物,每天都将自己和秦王妃锁在屋子里,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了。

    秦王府的人只觉得府上的天好像都变了一样的,几个主子都因为秦之衍的事情失魂落魄的,一个苏兰芷躲在屋子里不肯出来,秦王又因为秦王妃的事情焦心焦虑的,一直守着不肯放手。大家的心里也都是有些紧张的,总感觉有些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了一样的。

    ……

    而在秦王府如此紧张的时候,另一件消息也震惊了整个京都,宰相苏青岚的家里,竟然搜出了叛国通敌的证据,文帝顿时大怒,一气之下将相府所有相干人等全部都压入了大牢,准备择日处斩,这一事情传出,据说苏兰芷听了以后顿时就吐了血,彻底的昏迷了。

    秦王因为担心秦王妃的病情,偏偏还要管着相府的事情,去了宫里求情,结果遭到了文帝的训斥,回来以后,秦王也病了。

    苏兰芷得知秦王都没有办法求得文帝的原谅的时候,带着病体去了宫里,却被阻止在了宫门之外,苏兰芷跪了许久都没有办法见到文帝,最后又去求了太后,太后也是避而不见。

    累了一天的苏兰芷,终于是放弃了。只是等到苏兰芷在回去的路上的时候,却是碰到了一个人了。

    看着眼前这张让人生厌的面孔,苏兰芷似乎可以看到对方眼底那得意的笑容,苏兰芷真的恨不得撕了对方那张脸才好了,“焰王爷这般行事,可是不够光明磊落!”苏兰芷真的是没有想到,回去的路上,马车竟然会被人牵到了这里,见着面前的人,苏兰芷就知道,此人定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的。

    “呵呵,苏小姐何必动怒,本王是来帮你的!”也不知道如今是不是成足在胸了,还是其他,秦焰此刻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满是志在必得。连着称呼都是变了的,可见对方根本就是不承认苏兰芷的武成王妃身份的。

    “焰王爷,请你注意你的用词,我可是武成王妃!”平静的看着对方,今日这一见,苏兰芷早就预料到了。眼前的人到底怎么的卑鄙,苏兰芷很清楚,只是如今,她看得是越发的清楚了。

    其实也是前世她太傻,这人的野心想来都没有减少的,当年她但凡用一点心,怎么会看不到呢?

    “呵呵,武成王妃吗?没有了武成王,你哪里还是什么武成王妃呢?是不是,苏小姐?”其实秦焰很想说,在他的心里,从来都不承认苏兰芷是武成王妃的,只是今日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啊,他暂时还不想惹苏兰芷生气了。

    “焰王爷,我们王爷如今只是暂时失去了消息,还希望焰王爷留些口德!”眼底满是厌恶的神色,苏兰芷如今和秦焰说一句话都觉得恶心了。只是如今还不得不跟对方如此对峙下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苏小姐倒是会自欺欺人!”本来还想说的,可是看着苏兰芷怒了,秦焰也知道这会儿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便也没有多说了。

    算了,正事要紧,等到这一切都解决了,眼前的女子,还不就是他的吗?他何需着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