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妖孽霸主 > 第1440章 这里可是客厅啊!
    郝建的外号名为死神,乃是黑暗世界里面的五大神之一。

    死神的名号可是靠一场场战斗一具具尸体给堆起来的。

    但这并不代表郝建嗜杀成性,郝建杀的,不过是一个该死之人,绝没有滥杀无辜。

    可是这个佣兵联盟却不同,为了打响自己的名号居然到处杀人,还跑到华夏来叫嚣。

    郝建觉得这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

    “啪!”的一声,波奇直接被打飞。

    费伦见状,一脸怒色。

    “找死!”

    费伦拔出腰间的枪就准备朝郝建开枪。

    可他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就觉得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咔嚓!”一声手骨头就断了,而紧接着手中的枪就被郝建给枪过去了。

    郝建丝毫没有犹豫,立马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从枪口喷射而出打在了费伦的胸口上。

    这把枪的后座力极大,威力也极大,一枪就打的费伦飞坐在地上。

    一身的鲜血,费伦已经死了。

    “你……”波奇捂着自己被打的胸口对郝建说。

    “砰!”的一声,子弹发射。

    毫无疑问,波奇也死在了郝建的枪下。

    对于杀这种滥杀无辜没有原则的人,郝建是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就像刚才那样,解决了费伦和波奇,郝建的内心没有一点儿波动。

    之前进来的时候先知晚了郝建一步才来,那段时间就是去解决掉外面的那些佣兵联盟的人去了,所以刚才波奇和费伦发出那么大的声音也没有一过来过来。

    眼下,人全都给解决掉了,但是郝建来的有点迟了,整个周家也就只剩下只有一口气的周尧和周楠雅了。

    郝建会医术,所以简单的给周尧治疗了一下。

    但是局限于药物有限,也就只能暂时的恢复点神色最起码不会有生命危险。

    此刻周尧躺在床上,气色已经恢复了好多,而周楠雅则坐在床边。

    周尧看着郝建感激的说:“敢问恩公是谁?我周家一定会报恩的。“

    说到周家的时候周尧看了一眼四周,周家已然不是以前的周家了,周尧说话的底气也少了几分。

    郝建出手相救当然不是因为贪图什么报恩之内的,只是因为他现在是华夏的最强者,如果放任这些事不管的话,那还有谁能管呢。

    就是这样一份责任摆在郝建的面前,作为死神的郝建没理由不接受这份责任。

    否则的话,华夏就会变天了。

    郝建什么都没说,带着先知就走了。

    只留下还没有从惊吓当中恢复过来的周楠雅以及躺在床上的周尧。

    以前的周家,怕是永远都回不去了。

    …………

    曹家城。

    药房。

    此时的郝建原本的伤势不仅痊愈而且精神十足,何况现在华夏的风云变幻,每天都有古武界的家族被挑战被灭,所以郝建更加没有在药房待下去的可能了。

    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尤阳也没有阻拦郝建。

    而姜龙说要跟着郝建,顺便见见自己在死神岛的那些兄弟姐妹,所以郝建就答应了。

    于是,郝建带着先知和姜龙二人,赶往花市。

    因为先知已经很疲乏了,所以并没有使用传送术回到花市,而是选择驱车的方式。

    驾车的自然就是姜龙了。

    大概到了夜晚时分,三人回到了花市。

    先知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去处理自己的一些事情去了,而姜龙,郝建则将他派给了辣姜。

    如今辣姜那里正缺人,如果这个时候有姜龙去帮忙做一些事的话辣姜将会轻松很多,所以说明了情况之下姜龙就很愉快的答应了。

    本来他还跟老大待在一起的,不过眼下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辣姜很快就过来接人,郝建简单的吩咐了一些事情之后就独自离开了。

    他现在要做的,是一件必须要做也是立马要做的事情。

    在路边打了一辆车后郝建很快的就来到了花市第一医院。

    花市第一医院是花市医疗设备最好医生水平最为高超的医院。

    郝建来花市第一医院当然就是为了看舒雅了,之前自己受伤的时候就听见先知说舒雅受伤了,当时是因为自己受伤了动不了,现在伤好了他自然就第一时间来看舒雅了。‘

    只是自己晚来了一天多,希望舒雅不要怪罪自己。

    按照辣姜所说的,郝建来到了五楼的vip专属病房。

    门外辣姜派人守着,就是为了保护舒雅的安全也是为了让舒雅好好休息不被人打扰。

    这点辣姜一直做的很好,也是郝建放心辣姜的地方。

    辣姜的人自然都是认识郝建的,见郝建一来,先是一惊,然后立马让开让郝建进去。

    郝建挥挥手示意不让打扰到了舒雅,几名守卫立马小心翼翼的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透过门外的玻璃,他看见房内的舒雅已经睡着了,于是更加小心翼翼的打开门。

    郝建轻手轻脚的做到了舒雅的身边,静静的看着舒雅。

    此时的舒雅闭着眼睛,身上并没有伤口,看来伤的并不是很重,郝建也就放心了。

    可是舒雅还住在病房里,也就是说明伤势并没有完全的好,这点就让郝建很心疼了。

    就这样的,郝建在舒雅的身边就坐了一夜。

    第二天,鱼肚泛白,天微微亮的时候,舒雅就醒来了。

    睁开眼的第一瞬间她就看见了郝建坐在她的眼前,她竟然有点不敢相信,用手揉揉眼睛,看见的还是和刚才一样,于是她又用手掐了掐自己的脸。

    “不是做梦!“

    一瞬间,舒雅就扑到了郝建的怀里哭了起来。

    “真的是你吗?“舒雅到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

    虽然只是几天的时间,但是在她看来就像是经历了几年一样,字词里面说的度日如年她第一次尝受到了。

    这几天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郝建的到来。

    但是想啊想,还是见不到郝建,所以现在真正的见到了郝建她居然还有点在梦中的感觉,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嗯,我回来了!“郝建拍了拍舒雅的后背说。

    不难想象,在他的心里舒雅一直都是很坚强的存在,这一次还是她第一次看见舒雅哭。

    可以想象的,这几天里舒雅的内心一定受了很大煎熬,把其他的事情放在一边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照顾舒雅。

    至于找那些得罪舒雅的人麻烦的事情,容后再谈。

    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舒雅现在只想哭,所以眼泪也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了。

    这段时间,对她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郝建用手为舒雅揩去了眼泪,然后慢慢的将舒雅放回了床上。

    “先躺下休息!“郝建说。

    舒雅很听话的点了点头,说:“嗯。“

    随后郝建端了一杯水。

    “喝水。“郝建说。

    舒雅接过水杯,一觉醒来口正好很渴,于是几口就把谁给喝完了。

    郝建很快的又把一个苹果给削好了皮。

    “吃苹果。“

    郝建把削好了皮的苹果递给舒雅。

    “嗯。“舒雅说。

    然后接过苹果,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来。

    郝建看着舒雅很开心。

    而舒雅也觉得能被郝建照顾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她现在居然还有一种想法,就是希望自己的伤不要好算了,一直被郝建这样照顾多好啊。

    趁着这么一段小间隙里面郝建又出门把早餐给买了。

    当然是可以叫门外守着的手下买,但是郝建觉得自己更知道舒雅喜欢吃什么,所以还是自己亲自去买的好。

    很快的,郝建就把早餐买了回来,全是舒雅爱吃的。

    这一顿早餐,可以说是舒雅吃的最开心的一顿早餐了。

    是一种幸福的味道。

    之后郝建一直陪舒雅待在病房里面,反正外面的事情有辣姜去处理,他不用担心太多。

    大概到了快要中午的时候,医生来了一趟。

    医生穿着白大褂,说话的术语看起来很专业的样子。

    医生说:“舒小姐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今天下午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出院了。“

    然后又交代了·郝建一些事情就走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郝建就安排人去办理出院手续了,然后带着舒雅回到了舒雅的别墅。

    “抱我!“

    舒雅难得的一副小女人的作态跟郝建说话。

    她现在就是郝建的小祖宗,她说的话就是命令,郝建哪里有反抗的可能啊,只能照做。

    抱就抱吧,依照郝建的性子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抱的时候不吃点豆腐的话那就不是郝建了。

    “哈哈……“郝建大笑。

    突然的,舒雅说:“你干嘛!“

    “没干嘛啊!“郝建说。

    舒雅的脸颊立马变的通红。

    没干嘛,手都伸到那里去了还没有干嘛。

    “你……“舒雅一下子语塞不知道说什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