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武星耀侠影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应儿发怒
    不想他们两人继续争论下去,王落辰摆了摆手说:“好啦诸位,事情既然搞清楚了,就没有必要再多说什么了。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谈呢。”

    听他这样讲,费罗尼忙说:“殿下所言甚是,大家不要在质疑我这事儿上多浪费时间了。还是赶快商讨削弱大家族的方案吧。”

    他如此表态,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关于谁走漏风声这事的调查,便就此结束了。

    当然,也并非是真的结束。在王落辰心里,并没有真正将此事给放下的。他只是不愿在此时继续在这件事上面纠缠不清而已。

    而且,他也相信,泄露秘密那人既然有心帮助几大家族,那么他今后就会继续向他们提供情报。而只要他继续这种行为,那么迟早会露出马脚的。再加上,现如今几大家族并未有过激行动,他并不需要急着将泄密者给找出来的。

    所以,他便暂时将这事儿给放了放,将大家的焦点转移到方案的制定上来。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又就削弱大家族的事展开了讨论。因为有了昨天的预热,大家再发言时都比较有想法。个个都就此事提出了许多建议。其间,还因为某些人的建议遭到其他人的反对而展开了较为激烈的争论。

    对于这种争论,王落辰采取放任的态度。

    所谓道理越辩越明。他们肯就一些事情进行争论是十分积极的表现,也是一件利于尽快达成意见一致的行为,王落辰自然地不需进行约束啦。

    因此,会场上的气氛很热烈。

    对于这样热烈的气氛,王落辰倒是挺欢迎的。但妮蒂亚就有点儿不喜欢了。她怀孕了,不怎么喜欢嘈杂的环境。因而,在忍受了一会儿会场上的吵闹之后,她便对王落辰说,自己坐久了有些倦了,想让罗凝玉陪着出去走走,他一个人领着这帮人讨论好了。

    王落辰知道她的心性,明白她不喜欢被大家吵到。同时,也觉得孕妇多走走有好处,便跟罗凝玉说了一声,让她陪着妮蒂亚一起离开了会场。

    见妮蒂亚离开,官员们忙起身相送。王落辰向他们笑笑说:“血皇陛下预产期近了,需要多走动。呵呵。”

    与会者都笑了起来,对此表示理解。妮蒂亚便和罗凝玉离开了会场。

    出门之后,妮蒂亚深呼吸了两下说:“我的天,这些家伙太能说了。个个都口若悬河的,听着我的头都大了。”

    “他们身为你臣子中的高级官员,哪一个不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许多年的。脑筋和口才自然是非比寻常了。不过,他们能力越强,对你来说越有利的。不是吗?”罗凝玉笑着挽住她的胳膊,说道。

    “道理我都懂的。可就是受不了他们争论是制造出来的噪音。哈哈。”妮蒂亚爽朗一笑,说。

    “这倒也。说实在的,我听着他们吵吵嚷嚷地声音也挺烦躁的。现在好了,咱们出来躲清净了。只是,落辰可就辛苦了。他一个人要协调他们那么多人立场。”罗凝玉回头望了一眼办公室的门,露出了心疼的神情。

    “怎么?心疼了?要不你别陪我了,现在就回去吧。”妮蒂亚玩笑说。

    “回去?我才不呢。”罗凝玉把头摇的跟货郎鼓似的表示。

    “好吧,既然不回去,那就陪我去府库看看吧。”妮蒂亚停止玩笑,正色说道。

    “去府库?你是要去看看应儿办理贸易基金的事去吗?那行,我陪你去。”罗凝玉露出很感兴趣的神情,极为爽快地答应了。

    两人说好了,便一起向府库走去。她们两个一动,那些卫士和侍女们也赶紧跟着一起行动。

    当他们这一行人赶到府库时,卓应儿正在发脾气。

    还没有进门,妮蒂亚和罗凝玉便听到了她气呼呼地声音。只听她说:“这钱是你们的血皇,我的妮蒂亚姐姐给我的,怎么我就不能提出去花呢?难道说你们连她的命令都敢不听吗?行,你们敢这么做,看我回头不跟她说,要她重重地治你们的抗命之罪。”

    “大人,请您消消气,听我跟您解释嘛。这钱它……”一个有些惶恐地男子声音响了起来,他试图向卓应儿解释两句,但才刚刚开口就被卓应儿给打断了。

    “我才不要听你的解释呢。我只要钱。钱,懂嘛?银币。快给我银币。”卓应儿很大声地说。

    “哈哈,应儿,发什么火呢?是谁惹到你了吗?”她正吵吵,妮蒂亚和罗凝玉携手走了进来。

    一见她们来了,卓应儿顿时从一群管理府库的官员们中间跳过来,向妮蒂亚说:“姐姐,你可来了。你快帮我治治这些家伙。他们居然敢违抗你的命令,不肯给我钱。”

    听她向妮蒂亚告自己的状,那些官员们赶紧呼啦跪倒在地,向妮蒂亚说自己冤枉。

    他们人多,一起喊冤叫屈的,声音挺嘈杂的。妮蒂亚听了,皱了一下眉头对他们训斥道:“都不要吵,有事慢慢说。谁是头?由他过来说。”

    然后,她又转头笑着对卓应儿说:“应儿,别着急,姐姐在呢。让姐姐且听听他们怎么说,再行处置好吗?”

    卓应儿一听,便说:“好吧,那就全凭姐姐做主吧。”

    安抚了她,妮蒂亚便转而对着正向自己走来的一名五十岁的男子问道:“你便是府库的总管?”

    “回陛下,我正是。”那人重新向她行礼,回答说。

    “这是怎么回事儿?你来给我说说。”妮蒂亚把脸一沉,极具威严地问道。

    “回陛下,事情是这样的。您不是发了一道手令,让我们为这位大人建立一个贸易基金的账户嘛。我们接到命令后,马上就按照流程为她办理了。但办理好了之后,她却要求我们立刻就提现给她。您听听,别说基金账户还要报请掌管财政的内阁大臣才能正式生效了。就单说基金账户这性质吧,也不是可以随便就能提现的呀。它只有在发生了业务时才会以转账的方式将钱划转出去,平时的时候,是不能随便提出一笔现钱去花的呀。”那人慢条斯理地回答说。

    “姐姐,你听听,你听听,他这都说的是什么道理啊?你都下令了,他却还说什么账户要得到内阁大臣批准才能正式生效?难道内阁大臣比你还要大不成?还说什么不能从账户里提现?既然钱给了我,就是我的了,为什么不能提现呢?这根本讲不通嘛。”卓应儿一听他这话,顿时又发起火儿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