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老衲要还俗 > 第838章 大师要侵权
    一指禅师又用一个盘子给方正弄了些饭,然后让他坐在灶台边上吃。一指庙这个时候还很穷,没有电,晚上点蜡烛也显得有些奢侈。好在山高,天净,月亮明,月光从窗户外照进来,也差不多能看清楚了。

    师徒二人就坐在那,看着窗外的月亮。

    一指禅师问:“方正,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打碎第二个碗么?”

    方正纳闷了,第一个碗他不问,咋直接问第二个?方正想了想,道:“有点慌……”

    一指禅师摸了摸方正的头道:“记住了,世间最可怕的不是错事,而是错心,事情错了可以改正。心错了,还会继续做错事。你打碎了第一个碗,却不跟为师说,偷偷的跑下山,以为能瞒过去。这时候,你的心就已经错了,心中有鬼,如何能安神?心神不安,身体不调,自然会做错更多的事情。

    再看看现在的你,为师说不追究了,拿着个大盘子,吃的一样安稳。”

    方正文言,若有所思。

    一指禅师看着外面的明月,道:“一念心清静,莲花处处开。记住了,无论什么时候,做错了,就去面对,这样才能真的过去。否则,你就会一错再错,最终,错无可错,改无可改的时候,也就是无路可退,走上绝路的时候。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逼你走上绝路,如果有,那只能是你自己!”

    方正皱着眉头,仰头看着一指禅师道:“师父。”

    “嗯?”一指禅师问。

    方正道:“我有点懂了,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哦?那你说说看。”一指禅师微笑着,单手背在身手,似乎去抓了什么。

    方正也没看见,而是道:“师父,你说错了就会一错再错,最好的办法就是趁早改正,对么?”

    一指禅师点头,颇为满意方正的悟性。

    方正继续道:“那你都穷一辈子了,咋就没有半路改正一下呢?现在咱们这明显是走上绝路了啊!”

    一指禅师微微一笑,从身后拿出一把鸡毛掸子,嘿嘿笑道:“小子,早在这等着你呢!”

    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救命啊!

    想到这里,方正忍不住笑了出来。现在想想,他小时候,还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不过再仔细想想当初一指禅师的做法,方正忍不住双手合十,心中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一指禅师从来不会骂方正这不对,那不对。方正每次犯错的时候,他都会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引导着方正,让方正去明白自己做错了,并且心甘情愿的去改正。就算是打,也从来没有真正用力打过……

    方正仰头望着天,嘀咕道:“估计是一根手指用不上力吧……”

    想到这,方正又笑了,想到自己刚刚竟然还想着直接拉着松鼠说是非。这种方法和一指禅师带徒弟的方法一比简直弱爆了。

    想到此,方正眯了眯眼睛,嘿嘿笑道:“一指老爹,我要侵权了,你应该没意见吧?”

    方正喊了所有人来吃饭,其他人来的飞快,尤其是咸鱼。这次立了功,饭量翻倍,这家伙坐在椅子上,甩着鱼尾巴,颇为得意的摇晃着大鱼头,口若悬河的讲着这次下山发生的事儿。听的独狼、猴子、红孩儿目瞪口呆。以前方正也下过山,但是没有一次像这次这么复杂和棘手的。

    以前,方正可以凭借神通直接搞定源头就行了了,但是这次确实络发酵,无数人参与,方正想要单纯靠神通解决问题,几乎是不可能了。所以大家都很好奇,方正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不过松鼠却听的心不在焉,坐在桌子上,摸着肚皮,一副心慌慌,六神无主的样子。

    方正笑了笑道:“净宽,去拿碗来,准备吃饭了。”

    松鼠一听,顿时一愣,拿碗?以前这活可不归他管啊!难道方正知道他打碎碗的事情了?想到此净宽心头忐忑,赶紧跑去拿碗。

    果然,松鼠进去后,没一会就听到乒乓一阵脆响!

    方正一愣神,这声音有点不对啊!随后猛然想起来,如今的一指寺可不是当初的一指庙啊!当初碎的只剩下一只碗了,可是现在一指寺里可还有好几个碗呢!听这声音……方正顿时懵逼了,这是一锅端了啊!

    方正赶紧跑进去查看,果然!所有的碗都摔在地上,碎了一地!到处都是碗的碎片残骸,方正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心说:这可都是钱啊!

    不当师父不知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方正单纯的回忆那是甜美的,现在,此时此刻,他才明白当时一指禅师教育他的方法是有多奢侈!再想想当初一指禅师的心情,方正忍不住心头一酸……不过想到那时候穷的买不起碗,一指禅师尚且肯奢侈的投资。如今方正也没那么穷了,自然更不能小气了。

    独狼、猴子、红孩儿听到碎裂声响起,心头也是一紧。他们和松鼠相处的久,感情深。若是小打小闹的错误,自然没什么。但是这一次打碎了这么多,几个家伙也为松鼠捏了一把冷汗……

    倒是咸鱼对这个没什么感觉,靠在门边上,摆弄着胡须,看的津津有味,就差再哼个小曲,唱个小调了。

    于是方正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心疼压了下去,平静的看着地上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里全是泪水,随时准备山洪暴发的松鼠。微微点头道:“好了,坏了就坏了。净心,去把菜倒进饭盆里,大家就用盘子和大海碗吃饭吧。”

    净心一听,方正竟然没有责怪松鼠,先是一愣,随后开心的叫道:“好嘞!”撒开腿就去干活了。

    松鼠则愣在了原地,这是啥情况?一向小家子气的师父竟然这么大方了?难道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还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这不符合师父的性格啊!这么一想,小东西心更忐忑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就往下掉。

    方正见此,立刻明白松鼠在想什么了,脑门上顿时都是黑线,心说:“我这当师父的就那么不靠谱么?他虽然以罚代管,但是那罚也都是小打小闹的意思意思,也没太过分过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