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老衲要还俗 > 第883章 别惹师父
    不过宋玉河还是在怕死的压迫下,不得不努力压下怒火,问道:“中医还是西医?”

    方正淡淡的笑着,盯着宋玉河的眼睛,道:“医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对啊,我知道。我是问你,你要讲中医还是西医。”宋玉河重复问道。

    结果,就见方正依然重复着:“医术。”

    “大师,你别逗了好么?医术分很多种,但是市面上最常见的就是中医和西医。凡事都有重点,着重点不同,自然讲的不同,观众也不同。”宋玉河不耐烦的问道。

    然而,方正依然淡淡的道:“医术。”

    宋玉河彻底的炸毛了,第一次带着火气的吼道:“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别告诉我,你打算什么都讲?”

    宋玉河也就是随口一喷,不过喷完就后悔了。眼前这和尚诡异,要是个鬼什么的,他这一吼,八成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不过死猪不怕开水烫,喊都喊了,他也认了,一梗脖子,盯着方正,等结果。

    方正笑着点头道:“是的。”

    “呃……”宋玉河顿时懵逼了,如同看怪物似的看着方正,他真想敲开这和尚的脑子看看他是怎么运作的。全讲?他就呵呵哒了,普天之下,还没有人可以做到在一场演讲会上,将所有的医术都讲了。甚至连一个医术中的一个小点,都未必能讲完。

    宋玉河看傻逼似的看着方正道:“大师,你知不知道这要用多长的时间?”

    方正道:“很久,所以贫僧准备效仿古人,传经讲道。”

    宋玉河闻言,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憋死过去。心说:嘿!这和尚是越问越大,越说越不可思议了。学古人,传经讲道?你咋不上天呢?

    古人能做到这一点的,哪一个不是一派祖师?甚至有没有还两说呢。倒是神仙传说中,有神仙讲道传法,引来无数妖魔鬼怪,朝拜。

    想到妖魔鬼怪,宋玉河顿时打了个激灵,猛然想起来,貌似眼前的这个和尚,也不是一个一般的玩意!

    想到此,宋玉河看向方正,结果愕然的发现,方正竟然不见了!

    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低头看看地面,更是倒吸一口冷气!因为刚刚方正站立的地方,那片雪地上竟然一个脚印都没有!那么,刚刚方正是站在什么上面?难道是……

    想到这里,宋玉河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转身撒腿就跑。他也一把年龄了,但是身体保养的十分好,平时就是健步如飞。如今更是跑出了飞人的速度……

    等到宋玉河跑远了,方正这才解除一梦黄粱神通,擦擦鼻头,嘀咕道:“第一次这么努力的装逼,希望没白装吧。”

    说完,方正转身回一指寺去了。一进门,方正就被一群弟子包围了,一个个瞪大了眼珠子盯着他,仿佛在说:“你还知道回来?你死哪去了?”

    所有愤怒的目光中,只有松鼠的目光略微不同,于是方正选择问松鼠:“净宽啊,你有话说?”

    “师父,你一个人下山,就没想过我们么?我们这是多么担心你啊!可是你呢?你下山那么久,也不给我们带点好吃的回来。你对得起我们么?”松鼠义愤填膺的道。

    方正听到前面,还以为松鼠转性了,思想终于跟上党组织了。结果后面的话一出来,方正发现,松鼠还是那只松鼠,他高估松鼠了……

    “师父,你太不像话了,一个人就跑了。还弄了个障眼法在这,你这是生怕我们跟上去啊?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去偷吃好吃的了?”红孩儿背着小手,气呼呼的道。

    独狼也道:“师父,以前你去哪都带着我们中的一个,这一次你却一个人下山去了。肯定有问题。”

    猴子道:“师父,我觉得,你还是招了吧。”

    咸鱼干咳一声道:“大师啊,作为老前辈,不得不提醒你一下,犯众怒可是要挨饿的。”

    方正一听,眉毛一挑,笑道:“嗯,你们说了很多,也说的很好,这样吧,你们继续说。为师也继续听,以此来表示,我们一指寺是一个自由、开放、民主的寺院。我们不一样!”

    听到方正这么说,几个小家伙顿时来劲了,尤其是小松鼠,更是义愤填膺的叫道:“师父,你可以一个人下山,但是你一定要告诉我们。你看看,因为担心你,这么一会我都饿瘦了。”

    方正:“……”

    独狼跟着叫道:“还有我,我也饿瘦了,要不是毛多撑着,看不出来。我都不好意思出来了,不过……下山就不用叫我了。”

    猴子道:“师父,我没瘦,不过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

    咸鱼也叫道:“你们还好意思说?大师一个人下山,我心里担心啊,这担心的多了负担就大,负担大,就饿的快……”

    ……

    方正就笑呵呵的听着,中间让红孩儿去做饭。

    没多久开饭了……

    “继续说,为师听着呢。为师可是很重视自由的,你们有说话的理由。”方正坐在那,吃着饭,夹着菜,说的义正言辞。

    只不过,桌子对面,几个小东西一字排开站在那,泪眼汪汪的看着方正。

    “师父,我错了,我刚刚都是瞎说的,你别介意呗。”松鼠叫道。

    咸鱼也叫道:“大师,我也错了,以后我一定以你马首是瞻,你说啥就是啥,哎呦,你慢点吃啊。给我留一口啊……”

    凄惨的叫声不断,方正却吃的额外欢快,笑道:“不要这样,咱们寺院可是很重视言论自由的。你们继续说,为师听着呢……”

    几个小家伙闻言,泪眼汪汪的在心里叫道:言论自由个毛毛啊!这也叫自由?这是霸权好么?呜呜呜……

    朴铭岱下了山,第一时间跑去黑山市找他师父朴昌明去了。

    一把椅子,一杯茶,一名穿着黑色宽松传统服装的男子,盘腿坐在那里,安静的喝着茶。虽然老人的头发有点花白了,但是眯着的眼睛中却散发着一缕精光,如同刀子一般,寒光闪闪……

    p:这两天因为码字时间不稳定,所以更新时间变动多。我也没办法啊,只能努力,尽可能的准时准点了。就算不准时,我也会保证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