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说董平进了屋子,正好看见潘巧莲淫荡的躺在床上,不着寸缕,无限诱人,立即火气上涌,飞速的脱掉身上的衣服,朝潘巧莲扑去。

    潘巧莲恰好看见了这一幕,脸上露出了特殊的表情,潘巧莲并没有什么反抗挣扎,她就这样依了董平。

    两人立即战斗了起来,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战斗终于结束了……

    潘巧莲经过董卓,董平叔侄二人的数个时辰的滋润后,心中是深深的满足。

    突然,院子里传来一阵马鸣声,潘巧莲便立即反应过来,开始啜泣起来,一旁还处在兴奋的董平不明所以,立即抱着潘巧莲安慰起来。

    院子外的马鸣声,正是赤兔马的声音,简而言之,那就是吕布回来了。

    吕布一回来,就发现了自己院子里的士兵,而且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西凉士兵。

    突然,又听到了从屋子里来的啜泣声,他立即拿着方天画戟朝潘巧莲的房间冲去,来到房门外,他听出了啜泣声是潘巧莲的,同时他还听到了,男人的安慰声。

    吕布顿时怒火中烧,一脚踹开了房门,踹开房门后,他正好见到了,散落在四处的衣物,还有床上不着寸缕的潘巧莲和抱着潘巧莲安慰的董平。

    “叮!”吕布“鬼神”属性发动武力加4,基础武力103,方天画戟加1,当前武力108。

    “这是怎么回事!”正在批阅奏折的刘辩,听到这一段系统提示音,不明所以。

    “无耻小人,给某家死来。”吕布持着方天画戟直接朝床上的董平劈去。

    董平在门被踹开的一瞬间就反应过来,看到了吕布,刚想开口解释,但吕布的方天画戟已经扑面而来,令他无处可躲,最终吕布的方天画戟将董平的头颅斩下来了。

    “叮!”吕布斩杀董平,董平,武力:92,统帅:81,智谋:65,政治:31。

    “什么,吕布把董平给杀了!”

    刚刚刘辩是吃惊,现在就是震惊了。

    “说,你为何要背叛某,某待你可不好。”吕布手持滴血的方天画戟,愤怒的看着眼前的潘巧云。

    “将军,将军,不是奴家背叛你,而是,而是,被逼无奈啊!”潘巧云顿时声泪俱下,一脸的悲伤。

    “什么意思?”吕布咬牙喝道。

    “今日,董卓来了,先是董卓强行侮辱了奴家,后来董平又来了,奴家真的是被迫的,奴家怎么敢对不起将军了。”

    此时的潘巧云是泪流满面,一脸的悲伤痛苦。

    “董卓!是董卓那狗贼侮辱了你!”吕布顿时怒不可遏。

    “是他,就是他,他听闻将军不在家,想必是想对玉环小姐图谋不轨,谁知道玉环小姐不在家,奴家见其是将军义父,便带人去招待他,谁知道,谁知道,他……”说着说着,潘巧云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董卓,董卓,我吕布与你势不两立。”自己的女人被董卓侮辱,吕布此时怒不可遏,愤怒不已。

    “快些穿上衣服,看你这是个什么样子。”吕布虽然知道潘巧云是被董卓,董平给侮辱的,但一想到自己的女人刚刚被人侮辱,自己还看到她和其他男人赤裸的躺在床上时,他就心中对潘巧云有了隔阂。

    “是,是……”潘巧云连忙答应。

    吕布头也不回出了房间,出了房间后吕布直接往严氏的屋子走去了。

    吕布每次回家,严氏不管身体怎么样都会出来迎接的,今日,却不见人影,一想到董卓,董平来过,而且还对潘巧云不轨,吕布便担心不已。

    推开房门,吕布看见了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一幕。

    严氏安静的躺在床上她身上的衣物都已经被撕裂了,床上四处散落着被撕碎的衣物碎片,更重要的是,严氏此时双眼紧闭,脸上还充斥着没有消失的泪痕,她的一只手垂落在床头,手腕上一条长长的伤口,地上还残留着血迹还有一把小刀。

    很显然,严氏自杀了,不堪受辱,严氏自杀了。

    “啊!”

    吕布瞬间就爆发了,只见他仰天咆哮,顷刻间,眼泪便从眼睛里流出。

    “叮!”吕布痛失挚爱,爆发潜能,基础武力加1,当前吕布,武力:104,统帅:88,智谋:78,政治:37。

    “叮!”吕布“鬼神”属性爆发,武力加4,基础武力104,方天画戟加1,当前武力109。

    “叮!”吕布“鬼神”属性再次爆发,武力加4,当前武力113。

    “叮!”吕布“鬼神”属性再次爆发,武力加4,当前武力117。

    “怎么回事,吕布这是怎么了,先是杀了董平,然后又死了至亲,现在武力都爆发了,看来长安那边要发生大事了。”现在刘辩觉得系统新增的天网系统也不怎么差了。

    吕布含着泪水走到床边,看着受辱自尽的严氏,心痛不已,他用被子将严氏的躯体裹住,不让严氏露出一寸肌肤。

    “来人啊!”吕布走出房门,大吼一声。

    “将军!”来人是高顺,他见吕布泪流满面,便知道发生大事了。

    “高顺,你带人守住屋子,任何人不得靠近,违令者斩,等某回来。”

    吕布说完提着方天画戟,跨上赤兔马,便冲了出去。

    吕布骑着赤兔马一路横冲直撞,速度极快,飞速向瑂坞冲去。

    等吕布走后,高顺立即明白出了大事,找到了高行周。

    “行周,将军刚刚怒气冲冲的出去了,还带了兵器,将军临走前让我守住这间屋子,这间屋子是夫人的房间,将军出来时内流满面,可能夫人已经遭遇不测了,如今将军怕是去寻仇了,你立即带些人马去帮助将军。”

    “诺!”

    高行周不疑有他,立即带上人马,根据百姓的说法朝吕布去的方向去了。

    来到瑂坞外,吕布罕见的压制住了怒火,向瑂坞城楼上大喊道,“某家吕布,快快打开城门,某家有要事禀告太师。”

    “原来是吕将军啊,但瑂坞有瑂坞的规矩,将军请下马,并且放下兵器。”城楼之上执勤的将领答话道。

    “瑂坞巨大,若吕布舍下战马,怕是短时间到不了太师身边,耽误了要事,你们可担罪的起吗,到时候太师怪罪下来,别怪某家没提醒你们,再则,就算太师怪罪你们没有下了我吕布的兵器和战马,也有我吕布担待着,你们还不打开城门。”

    此时的吕布满脸急切,好像真的有要事要见董卓一样,当然吕布确实有要事。

    “好吧,既然如此,那末将现在就打开城门。”城楼上的将领见吕布这样说,他也没有在为难吕布了,直接打开城门了。

    他打开城门最大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吕布的身份,吕布是董卓义子,西凉第一战将,出了事吕布不会受罚,但他却会被吕布记恨上,所以他打开了城门。

    吕布在城门打开的一瞬间,便冲了进去,吕布一路冲到了董卓的“行宫”,说是行宫也没什么不对,眼前的这座宫殿比起皇宫也一丝不差。

    吕布下了战马,将赤兔放在一个“特殊”的地方,便提着方天画戟向宫殿里面走去了。

    “站住!”

    守在殿外的侍卫,看见吕布提着兵器到来,立即拦住了他。

    “吕将军,请下兵器!”见到来人是吕布,他们也客气了一点。

    吕布一手横拿着方天画戟递给了他们,一名侍卫去接,但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吕布突然挥动了方天画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