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三国之召唤时代 > 第539德妃如意
    唐婉在迷迷糊糊中睁开了双眼,突然唐婉感觉到了一丝不适,动了一下身子,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映入了她的眼帘。

    看着突然出现,守护在她身边的男人,唐婉感觉昨日的阴霾一扫而空了,有的只是浓浓的爱意。

    直至午时以后,唐婉的宫女送来了午膳。

    “娘娘!”

    “嘘!”唐婉将手指放在嘴前,又指了指刘辩示意宫女不要吵醒刘辩。

    直至未时,刘辩才悠悠醒来,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刘辩就是去寻找唐婉的身影,但是并没有找到。

    “婉儿!”刘辩慢慢站起来寻找唐婉的身影。

    “陛下!”没多久唐婉就出现在了刘辩的视线内。

    “陛下,你醒了。”

    “陛下,臣妾想着你差不多要醒了,就让御膳房将饭菜热了热。趁着现在饭菜是热的,您先吃了吧。”唐婉柔情的说道。

    “你也坐下来吃吧!”刘辩坐下来以后,见唐婉没有坐下来,便提醒道,

    “臣妾已经吃过了。”唐婉答道。

    “是朕糊涂了!”刘辩不禁拍了拍头。

    “陛下,臣妾谢谢你!”唐婉坐到刘辩身旁深情的说道。

    “婉儿,为何谢朕啊?”刘辩有些不解。

    “成都将军都和臣妾说了。”唐婉感动的说道。

    “朕不想失去婉儿!”刘辩深情的注视着唐婉。

    “不说这些,朕有些饿了,先吃饱饭再说。”似乎察觉到腹中有些饥饿,刘辩尴尬的说道。

    “陛下,请用膳!”唐婉笑道。

    起初刘辩还是慢慢品尝,但慢慢的越吃越快,越吃越大口,狼吞虎咽。

    “陛下,慢点,小心噎着!”唐婉在一旁着急的说道,同时唐婉心中也更加感动了。

    用完膳以后,刘辩与唐婉聊了很多,也聊了很久,中途刘辩没有和唐婉提过一次滑胎的事情。

    “陛下,您应该去看看德妃,德妃这次受伤是为了救臣妾,而且太医说德妃这次以后,或许再也不能生育了,陛下应该去看看她。”唐婉对刘辩说道。

    “婉儿说的,朕记住了,但是朕也希望婉儿记住有些事,不能只看表面。”刘辩郑重的说道。

    “陛下何意?”唐婉不解。

    “婉儿你以后会明白的!”刘辩摇头苦笑道,对于唐婉的温善,不懂心计,刘辩既庆幸有担心。

    庆幸的是唐婉并不善妒,否则刘辩这么多妃子,后宫早就乱了,刘辩也有得受了,担忧的是唐婉不懂心计,以后会吃亏。

    不过刘辩还是非常幸运的后宫嫔妃,这么多除了那寥寥两人攻于心计以外其他的嫔妃,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哪怕是争宠也是以美色,才华吸引刘辩,就像貂蝉,赵飞燕,还有蔡琰,乔琯。

    “陛下,臣妾身子不适,想要歇息。”唐婉扶着额头,劳累的说道。

    “那婉儿好生休息,朕先离开了。”刘辩哪里不明白唐婉是有意如此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刘辩去看武如意。

    对于武如意,刘辩一直有心提防,并不是担心武如意有朝一日谋权篡位,成为女皇帝,刘辩对自己有信心,他对刘治也有信心,因为刘治不是李治。

    武如意受伤一事,唐婉遇刺一事,刘辩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唐婉遇刺绝对和武如意有关,孙二娘绝对与武如意有瓜葛,至于是被胁迫还是合作,刘辩并不清楚,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孙二娘已死,除武如意以外再无第二人知晓,现在的德妃只有功,没有错。

    刘辩还是遵从了唐婉的决定,向武如意的寝宫去了。

    “参见陛下!”武如意寝宫外的女卫见刘辩到来,立即跪下行礼。

    “平身吧!”

    “谢陛下!”

    “德妃可在宫中?”刘辩询问道。

    “回陛下,娘娘在里面。”女卫答道。

    “可还有其他人?”走了两步刘辩突然止住脚步,偏头询问道。

    “回陛下太医义妁正在宫内为娘娘换药。”女卫答道。

    义妁,刘辩已经知道她是谁了,义妁便是他为了救赵云而召唤出来的女太医,刘辩也从唐婉那里得知唐婉与武如意之所以平安无事,多亏了孙思邈,李时珍还有义妁,其中义妁的作用极为重要,义妁是女子,而唐婉和武如意身份尊贵,孙思邈,李时珍医治多有不便,义妁就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参见陛下!”刘辩进去后,立即就有宫女行礼。

    “平身!”

    武如意和义妁也察觉到刘辩的到来。

    “臣妾参见陛下!”躺在床上武如意立即就要起身行礼。

    “臣参见陛下!”

    “爱妃免礼,爱妃有伤在身不必如此。”刘辩走到武如意身边扶住了武如意。

    “平身吧!”又接着对义妁说道。

    “这位便是义妁先生吧?”刘辩看着义妁询问道。

    “微臣惶恐,当不得陛下美誉。”义妁连忙说道。

    “朕还得谢谢你救了皇后与德妃了。”刘辩笑道,

    “此乃微臣分内之责!”义妁平静的答道。

    “陛下,娘娘,药已经换好,微臣先行告退了。”义妁很自觉的提出离开。

    “嗯,你退下吧!”刘辩点头同意了义妁的请求。

    “爱妃,身体可还有不适?”刘辩见武如意脸色惨白,关心的问道。

    “所幸那凶器并不锋利,伤口并不深,臣妾并无大碍,只是有些虚弱罢了。”武如意回答道。

    “那便好,那便好。”刘辩放心的说道。

    “只是臣妾再也难为陛下诞下一儿半女,臣妾有罪。”武如意悲痛的说道。

    “爱妃何罪之有,爱妃为救皇后,不顾生死,朕如何能怪罪你,而且太医并不是说爱妃再无机会,朕相信上苍会对爱妃生出怜悯之心的,朕也相信只要朕与爱妃努力,爱妃定然能再为朕诞下皇子公主的。”刘辩劝说道。

    “陛下可有去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失了腹中胎儿,必然是无比难过的,陛下应该去陪陪皇后娘娘。”武如意对刘辩劝说道。

    “朕刚从皇后那里过来,你与皇后一样,皇后担心你,劝说朕来看你,为了让来看你,她还装累,去休息了。你现在又让朕去陪她,见你二人如此,朕深感欣慰。”刘辩欣慰的说道,这到底是不是刘辩的心里话,实际上刘辩自己也不清楚。

    “皇后娘娘善良,温柔,臣妾不敢与皇后娘娘相比。”武如意谦虚的说道。

    “唉,你大可不必妄自菲薄,你贤良淑德,善解人意,你们啊!是各有各的好。”刘辩反驳道。

    “你先好好休息吧,白马义从随朕连夜赶回,朕得去见见他们,朕晚上再来看你。”刘辩对武如意说道。

    “臣妾恭送陛下!”

    “好好休息!”说完刘辩便离开了。

    刘辩离开后,武如意如释重负,整个人轻松了起来,她觉得她赌对了,现在便是她想要的。

    刘辩离开武如意的寝宫以后,去了御书房找到了靠在御书房外熟睡的宇文成都。

    刘辩到来时,女卫要行礼被刘辩制止了,刘辩来到宇文成都身边蹲了下来,看着盖在宇文成都身上的东西,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盖在宇文成都身上的是一床女子用的被子,很明显这是某位女卫特地为宇文成都盖上的。

    看着刘辩细细打量盖在宇文成都身上的被子,并且露出笑容,女卫们都强忍着笑意不敢出声,其中一位姿色体态出众的女卫,更是一脸羞红,很明显那床被子就是她的。

    良久后,刘辩起身,面带微笑,带有深意的看了看这群女卫,“你们做的不错,不要吵醒他,让他好好休息。”

    说完刘辩便离开了,

    “恭送陛下!”

    “嘘!”

    刘辩立即转身示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