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王的韩娱 > 第九百三十四章 我们年轻时(下)
    『年轻时,我们彼此相爱却浑然不知。』

    ◆

    “你偶妈呢,也是咱们全州完山出生的人。不过从小到大,她和别的孩子就不太一样。”

    “……不一样?”

    “嗯,她身上……给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那种,只要一眼看到,就会感到很不一样的感觉。”

    从一旁找来了两个矮旧的木凳,两个人靠着墙,背对阳光并肩坐了下来。

    也许是环境的原因,眼下的时机正好。

    在这个偏僻的角落里,没有人来打扰他们,在经过一番平心静气的准备后,不论是金父,还是韩宇,心情都大致平复了下来。

    很适合,讲述一些以前未曾涉及到的话题。

    “简单地说,我们这些同辈的孩子,一直认为你偶妈不像是我们全州的人,她呢,更像是首尔那种大城市出生的孩子,行为举止一点没有地方出身的土气,就算是同样的全州方言也被她说得比别人好听许多。”

    韩宇轻轻地偏头瞥了自己身边低着头,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中的金父,脸上并没有因为金父口中有些牵远的话题而露出丝毫的不耐。

    他若有所思地抿抿嘴,心中清楚他们目前说到事情与他们现在真正的主题没什么关系,不过脑海中却并没有释放出一丁点儿想要停止的信号。

    他很少,或者说近乎没有哪个时候,能够像眼下这样,和别人一起说到与韩以诗有关的事情。

    因为时间和关系上的局限,朴智恩能告诉他的事情并不多。

    可金父不一样。

    虽然不怎么愿意承认,但韩宇不得不认同一件事……在自己印象中,那个脸上总是挂着温柔笑容的女人,除了自己之外,金父,可能就是她心目里最重要的人之一了。

    所以韩宇并不介意像这样和金父坐着多聊聊与韩以诗有关的事情。

    在他内心最深处,他自己比谁都明白,他其实是渴望去了解那个女人的,非常地。

    “这个,是因为家教的原因吗?”

    “应该不是。她父母……你外公外婆,一个在生你偶妈的时候就去世了,因为心脏病,另一个,身体也不好,没把她彻底养大,同样去世了。”

    “所以,是孤儿吗?”

    听到金父的这番话后,韩宇并没有露出什么太惊讶的样子。

    他很早就从朴智恩那里得知自己外公外婆已经不在人世的消息,只是不知道二老去世得那么早,看情况,也许韩以诗从小就是在没有亲人的状态下成长起来的?

    “要这么说,也是可以的。”

    金父点点头,低声给他说明道:“反正在大学之前呢,有些亲戚都在照顾你偶妈,好在也算不上真的是自己一个人。倒是你偶妈始终觉得不好意思,没毕业就老想着以后该怎么报答那些亲人。”

    韩宇听到这,略一扬眉,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说起来,韩以诗的经历和他的曾经有些相似。唯一不太相同的地方是,那时候韩以诗的身边至少还是有人在关心着她,而他自己,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

    很幸运了,从某种角度来看韩以诗的经历。

    “我和你偶妈吧,早在认识你阿姨之前就已经认识了。我和你阿姨是相亲时候认识的,但和你偶妈不是,我们两个人……算是青梅竹马吧。因为从小在一个街区长大。”

    “青梅竹马?”

    “对。”

    金父点了一下头,接着转头迎上韩宇的目光,神色深沉的中年脸庞上挤出了一抹淡淡的苦笑之色,道:“怎么样?有点意外吧?从小时候开始,你偶妈就已经我们这群孩子里最出众的那一个,属于那种站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被认出来的类型。我呢,就差得远了。和我们不熟悉的人,最初都会对我们的关系感到惊讶。其实,我确实没有什么资格站在她的身边。”

    “所以,”对金父话中那股隐约的自嘲语气仿若未闻,韩宇微微皱眉地注视着他,问道:“因为是青梅竹马,所以……两个人相爱了吗?”

    “嗯。差不多是这样。有点俗套的发展。”

    金父看似洒脱地耸肩一笑,一只手习惯性地抬起来,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一抹说不清楚的神情从他眼睛里止不住地流露出了出来。

    “说起来,大部分功劳还是因为你奶奶。老人家心善,看到邻居家的孩子觉得可怜,经常把你偶妈接到家里来吃饭什么的,所以那么多年下来,我和你偶妈的关系就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

    说到这,金父的话音停顿了一下,他瞧了瞧坐在自己身旁的这道高大身影,嘴角就再次泛起了一个有些尴尬的苦涩笑容。

    显然,当着韩宇的面,说到这些,他的心里面也多多少少感到不自然。

    但话既然说出口,那就没有再草草结束的理由。

    于是在顿了顿之后,金父就继续说道:“不过,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和你偶妈谁也没有正式把那层关系说破,我们真正开始交往,是在你偶妈上大学之后。”

    “大学的话,我没记错,应该是梨花大?”

    “嗯。说实话,虽然那时候早就知道你偶妈很优秀,从小到大成绩都是第一,但没想到她真的会考到首尔去,还是我们国家最高的女子大学。所以最初的时候,心情很低落,以为……以后你偶妈去了首尔,可能就再也看不到她了。没想到的是,就在那一年,我生日那天,你偶妈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一个人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哈口气都感觉要被冻住的天气,她自己一个人在深夜从车站走到了我家里,只是为了带自己亲手做的蛋糕回来,给我庆祝生日。于是……在那一天,我们恋爱了。”

    随着金父口中缓缓说出的话语传入耳中,韩宇就敏锐地注意到他搭在膝上的双手悄然间互相握紧了起来。

    就连那本来还算沉稳的话音,都似乎在微不可察间,渐渐多出了那么一丝微弱的颤抖。

    在金父不自觉低垂下去的脸庞上,精致剔透的眼镜镜片之后,他的眼眶仿佛压制不住地有点泛红了起来。

    如同是慢慢绷紧的一根弦,伴着记忆挖掘的深入,随时处于一种陡然断开的边缘。

    “然后呢?”

    沉默了片刻,尽管看出了金父此时状态的不佳,韩宇还是轻声向金父问出了这个问题。

    他意识到,自己想要知道的真相,就在接下来的内容中。

    “之后?”

    金父蓦然回神一般,整个人下意识稍稍坐正了一下,紧跟着,他转头看了看韩宇,嘴角的苦笑就越发浓郁了起来,僵涩至极,那一瞬间表情中闪过的哀伤,与他以往给韩宇留下的印象截然不同。

    “之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和你偶妈恋爱期间的事情很简单,没什么特别的。简单地说,就是后来有一天,你偶妈突然跟我提出了分手。”

    “分手的理由是什么?”韩宇脸色不变地继续追问道。

    对于这个后续,他在前面听到金父的那些话后,心中就已经有了模糊的预感。

    不过,他要知道更具体的情况。

    “理由?”

    金父仰起脸,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转头对他笑笑,轻声道:“她想留在首尔。”

    霎时。

    韩宇的眉头自己都没怎么察觉到地皱了皱。

    他定定地看着金父那张苦笑不已的脸庞,然后语气听起来绝对称不上友善地直接反问了一句:“她要留在首尔,你也非得留在全州?”

    一下子,金父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个说不清楚的笑容。

    他眼眶略微泛红地和韩宇那双黑邃微冷的眼眸对视着,旋即,低下头去,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这一声叹息,宛如打开了封闭几十年的枷锁,让那疯狂涌动如潮水的情绪在冲刷自己内心的同时,更释放出了心底最深处那股不知道被积压了多少年的……悔恨与怨懑。

    “我如果说了实话,答应我,不许因此去仇视你爷爷和奶奶。”

    “所以,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两位老人家?”

    韩宇有些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应让金父紧紧一抿嘴,接着,点点头,低声道:“那时候,我其实有准备想要放弃一切,跑到首尔去把你偶妈追回来,可你爷爷奶奶都反对。”

    “他们反对,你就被拦住了脚?”韩宇的话听起来很不客气。

    金父一皱眉,复杂地看着他,继而小声说了一句:“对长辈,该用敬语。”

    “这我可说不好。”韩宇这时候的脸色看起来近乎冷漠,可以说是面无表情地面对着金父的视线,嘴里淡淡地说道:“毕竟……我从小到大,也没有谁教过我,爷爷奶奶是什么样的存在。”

    “你要怪就怪我好了!再怎么样,你爷爷奶奶的出发点其实没错!他们那时候……也是为我考虑。”

    金父的音调有些拔高了起来。

    结果,韩宇就像较劲儿一样,音量比他更大了一些。

    一字一句,咬字很重地说道:“他们二位是为了自己孩子考虑,所以你现在在为他们辩解。那么我现在!也是在为我的……母亲,感到愤怒。我在替她难过,这样,不行吗?”

    “事情并不完全是你想的那样……”

    一脸沉痛地抬起手扶着额头,金父的声音变得有些低哑起来:“我刚才说了,分手是你偶妈先提出来的。我虽然很想追去首尔,找你偶妈问清楚一切,但没办法。我们家族的根就在全州!那时候我自己也比不多一事无成,除了家里的眼镜店之外,就没有任何和你偶妈相配的条件了。你爷爷奶奶也是考虑到了这点,担心我去了首尔只会落得一个更难过的结局,再加上那时候的观念也认为男女间的自由恋爱还不如父母来做决定,所以……”

    “所以,你就默认放开了我偶妈?”

    “我也曾想过不去理会你爷爷奶奶的话!但是……就连你偶妈都在劝我。在那时候我最后和她的几通电话里,她得知我想去首尔找她时,就干脆地拒绝了我。就像她以往的做法一样,她说话总是很温柔,却让人找不到任何反驳和反对的余地。她明白地告诉我,就算我去了首尔,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也已经结束了。”

    话说到这里,像是不打算再将这个话题继续延伸下去,金父深呼吸了一下,抿嘴转头看向了身边沉默不语的韩宇,犹豫了一下,随后就接下去低声说道:“我和你偶妈分手后不久,我就被你奶奶介绍着,和你阿姨认识了。再之后的事情,你可能大致也猜到了一部分。”

    “那个年代,经过双方介绍的相亲方式反而比自由恋爱的关系要更加牢固,发展的速度也远比自由恋爱要来得快。”

    神色冷淡地说完这番话,韩宇也转头对上了金父的目光,黑邃的眼眸中似是掠过了一抹冷冽的光芒。

    “你们两位,应该很快就结婚了吧?”

    金父默然几秒,然后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对我那么快选择把对你偶妈的感情埋在心底,应该会感到很生气,可是……”

    “行了,我对你那时候的想法不关心,无非就是父母的逼迫,再加上你自身的原因,这些都不重要。我想要知道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韩宇摆摆手,静静地看着他,眼神不喜不悲。

    金父闻言愣愣地看着韩宇,片刻后,他笑了笑,仍然是那种苦涩至极的笑容,又点了点头,吸了口气低下头去,轻声说道:

    “再之后,志雄和泰妍他们就相继出生。最初的几年,我和你偶妈还有点联系,后来就渐渐没了。我本来以为,也许我们真的就这样了,彼此相忘,我想,像她那么优秀的女孩,在首尔,应该很快也能找到自己的归宿。直到后来有一天,她忽然就出现在了我面前,身边,还跟着一个小男孩。”

    刹那间。

    韩宇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闭上双眼。

    那个小男孩是谁,答案似乎不言而喻。

    果不其然,下一刻,金父忽然变得平静下来的声音就低低地在他们两人之间响了起来,也将气氛一时变得格外复杂起来——

    “那个小男孩……”

    话说着,金父就看着他,再次笑了笑,“就是你……我的儿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