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直播之荒野挑战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旭爷骚猪五五开
    这头野猪很大,180多斤的体格,费这么多力,当然是值得的。

    也正是因为它180多斤的大体型,陈旭不得不准备了两个连环陷阱,先困住野猪,然后直接砸伤,最后由他来补刀。

    直播间的观众看到这么复杂的连环陷阱,直接惊呆了:

    “卧槽,幸亏旭爷是拿来对付野猪,要是对付人,都不用他出手,就直接被尖刀插死了!”

    “旭爷设计的的确很好,可万一野猪不来怎么办?”

    “你以为旭爷是理论王者,操作青铜的垃圾?”

    “的确有这种可能性,毕竟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陈旭看着弹幕,笑了笑:“大家放心吧,我既然肯花这么大力气去布置陷阱,自然就有大把握让野猪过来。”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之前在非洲求生,我是怎么对付平头哥的?”

    许多观众想了想,仿佛明白了什么……

    “没错,食物勾引!”

    陈旭嘿嘿一笑,“野猪是杂食性动物,尤其喜欢坚果类,还记得那些腐烂的茅栗吧?只要我们把它们放到陷阱旁边,一加热,香浓的栗子味儿飘出去,就不怕野猪不过来!”

    早在上午寻找硬木的时候,他就顺道收集了不少茅栗,这东西跟平时吃的栗子差不多,有些甜味儿,味道很不错。

    如果不是时间太久,里面的果仁都腐烂了,陈旭兴许就直接吃它了。

    茅栗已经有了,只差火种加热。

    好在,距离上次大雨,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丛林的里的湿气已经干了不少。

    陈旭立刻找来木棍跟枯木,开始钻木取火。

    十分钟后,一团小火苗升了起来。

    他立刻将火势弄大,然后把所有的茅栗直接扔进火堆里。

    不消片刻,一股浓郁的醇香就飘了出来。

    虽然这些茅栗都已经坏了,但它富含的大量油脂还在。

    经过高温炙烤,自然全部挥发出来。

    诱饵已经部下。

    陈旭便立刻离开这里,在附近找了个灌木,躲避起来,暗中观察。

    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

    远处就传来了几声动静,但是却见不到什么影子。

    估计野猪这时候还在警惕,它昨天刚受了伤,肯定有所防备。

    毕竟,它不如蜜罐对蜂蜜的热爱,已经达到了不要命的程度。

    又等了足足七八分钟。

    一个黑影终于出现在观众们的视线中。

    没错,正是昨天的那头野猪。

    因为雄性野猪成年后都是独立行动,所以方圆十几公里,自然只有它一个。

    近了近了!

    那头大野猪闻到了栗子的香气,哼哧哼哧,便忍不住朝着陷阱冲了过来。

    没想到,关键时刻,它反而不如蜜罐警敏,就这么直楞楞地踩在了陷阱的触发装置上。

    嘣!

    一声绳子脱扣的回弹音,霎时间,两个陷阱同时发动。

    那头大野猪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的时候。

    下一秒,它的左前蹄便被绳套直接拴住,向上拽了起来。

    但由于一百八十多斤的体型太过沉重,陷阱根本无法将它提起来。

    不过,那突然产生的回弹力,还是给它来了一个措手不及,一不小心,就倒在了地上。

    同一时间。

    嗡!

    一声破风声,栓皮栎巨木带着尖刺,猛地砸了下来。

    只听“噗”地一声,那锋利的尖刺便扎进了野猪的肋骨边旁!

    “嗷!”

    一声尖叫,夹杂着惊慌与疼痛。

    这时,直播间的观众看到,旭爷已经带着长矛,飞速地朝着野猪冲了过去。

    半路中,他将长矛握在两手中,借着惯性,猛地朝着野猪的肋腔一捅!

    助跑的力量,惯性的力量,还有陈旭自己的力量,再加上鹿角的锋利度。

    又一声刺破皮肉的声音,整根鹿角竟然扎进去了足足六七厘米!

    “嗷——!”

    野猪立刻发出了一声比之前还要凄厉的惨叫。

    刹那间,也不知道是不是临死反扑。

    它竟然猛地从地上翻身而起,一屁股撞在了陈旭身上。

    而他也无愧于反应神速。

    竟然在撞过的瞬间,用双臂挡在了身前。

    但野猪那一百八十多斤的强悍体型毕竟不是白长的,拼死一顶,还是将他顶到了一边。

    下一秒,这头野猪竟然硬生生拽断了绳套,拼了命一样地朝着南方跑去。

    直播间的观众完全看傻了:

    “卧槽,这野猪也太牛逼了吧?这都不死?”

    “旭爷被野猪顶了一下,没事儿吧?”

    “希望旭爷不要受伤!”

    地上,陈旭慢慢爬起身,下意识地咳嗽了两声。

    不得不说,这野猪临死反扑的力道真大。

    捡起长矛,见旭爷还要去追,许多观众急忙劝他放弃。

    “旭爷,你不是说野猪的奔跑速度很快么,现在它已经跑远了,还是别追了!”

    “是啊,旭爷,这次不行,还有下次!”

    “果然,旭爷跟骚猪五五开!”

    但陈旭却是摇了摇头,指着地面的一滩血迹,解释道:“在狩猎血迹追踪中,不同的血迹代表着野兽不同的伤势。”

    “比如,如果猎物滴落的血迹是暗红色的,是静脉出血,代表它只受了轻伤,如果是鲜红色,则代表他大动脉出血,或是心脏出血,受伤非常严重。”

    “你们看,这头野猪在地上留下的血迹是鲜红色的,而且还带走大量泡沫,这就代表它的肺部受了重伤。”

    “只有肺部受了重伤,它才会在呼吸的时候,流出大量泡沫血液,而随着气胸的持续,这头野猪迟早要窒息而死,所以我当然要追!”

    解释完,陈旭便立刻追向了野猪逃跑的方向。

    三分钟后。

    还真就如同旭爷所说的那样,那头大野猪倒在了一片丛林里,肺部肋骨处,有一处非常严重的贯穿伤,正是被长矛所捅。

    因为野猪体型很大,所以它的生命力很顽强,即使是这个时候,他还是没有死。

    看着它痛苦的表情,陈旭毫不犹豫地对准了耳朵,直接一矛插了进入。

    “呼……这是最快杀死野猪的办法,直接穿透耳膜,刺入脑组织,这样野猪会直接死亡,没有一点儿痛苦,也算是尽了人道主义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