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焚天剑帝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左驹献计
    艳阳天d25f隆城如洪荒猛兽般将井城两大势力灭掉的消息很快就传开。

    一如之前所料,传言中隆城有上百位武宗压阵,而且还有圣域武宗。

    这是秦冲第一次把所有的力量全部呈现在世人眼前,所造成的轰动不亚于十二级大地震!

    上百位武宗是什么概念?就算西部那两大巨头都没有这个数目。

    隆城可是一个新生的城市啊,到底哪里来的力量?

    由于秦冲的封锁很到位,传出去的消息不是很真实,有人说百位武宗,有人说是两百,而有人更是谣言有一千个!

    各种渠道出来的消息都不一样,让人们有些质疑。

    一千位武宗肯定是假的。

    真有那么多,秦冲何必那么费事,直接上一路碾压就行,檄文发出来搞笑的?

    就是一百位,也让冷静之人不屑一笑。

    也许秦冲真用什么方法培养出了不少的武宗,但绝对不会超过五十。

    而用极端的手段短时间内造就的话,根本就不足为惧。

    同一等级,底蕴不同,功法差异,突破方式不同,实力都有很大差距。

    也就是说,隆城那些突然出现的武宗,最多就比武师巅峰强上一线。

    那样的话,倒也说的过去。

    这样的先例不是没有,为了完成霸业或者抵御入侵,用特殊的方法提升实力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当然,这并不代表其他人就不震惊,尤其是业火城。pbtxt.com520小说网

    就算隆城的武宗水分大,可大量的优质装备不会作假。

    若是武师可以抵挡住武宗的攻击,那庞大的数量,足以引起恐惧。

    一夜之间,业火城、离城等不少人人人自危,小势力纷纷抱团取暖。

    就连薄仲秋也吓了一跳,变得寝食难安,急忙把左驹请了过来。

    别看他在议事大厅驳斥了左驹的建议,可对此人的能力还是很信任的。【愛↑去△小↓說△網waixs】

    “我承认,我的确是小看了那个小子,之前我们的情报严重失误,必须要重新估算。”

    把左驹请来,薄仲秋当场承认了自己有些失误,但并没有对左驹道歉,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盖过去了。

    可惜,这样的话要是以前说,左驹还会感动,认为这是个明主。

    但现在,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于是,他虚以委蛇的道:“数千武师?一千武宗?呵呵,这个谁信?不说多的,我业火城经营了那么久,有数千武师吗?隆城才统一多久,之前的谷魔雄容星等人不过是一群废物,有二十个武宗就不错了。”

    左驹分析着,说那数字明显是虚假的。

    别说一千武宗,就是有四十个武宗也够呛,而且还都是水货,凑数来的。

    就算有,十有**都是秦冲从西部西门朽木那里借来的,一旦拼杀起来,人家根本不会跟他卖命。

    西门朽木手下季天成来隆城,早就在业火城的监控之中。

    或许,是秦冲和西门朽木之间因为利益的关系达成了什么协议。

    像血斧这样的大势力,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全国的局势,知道西门朽木目前被庞靖打的有些吃不消。

    首dw发

    “井城方荆等人的惨败,完全在预料之中。”

    左驹道:“秦冲虽然是个愣头青,可阵中有田翼狮王等人,要灭掉一个井城还是有可能的。以方荆手下那些有名无实的废物,输了不稀奇,赢了才是奇迹。那些从井城逃出来的,为了保住颜面,夸大事实也很正常。”

    相比业火城,井城和隆城没有太大的区别,根本不用放在眼里。

    话到这里,左驹还很真诚的承认了自己的问题,说他太看重秦冲那个小子。

    若是其真的选择与血斧,与业火城硬碰硬,无异于拿鸡蛋碰石头,不堪一击。

    “真的?难道真是我杞人忧天了?”

    左驹一番话下来,薄仲秋又在开始怀疑自己的了,绞尽脑汁,用他拿本就不高的智商回溯着左驹的剖析。

    “当然是真的!老大,我就说嘛,隆城不足为惧,我们就等着金燕儿拿着令牌上门好了。”

    “嘿嘿,我早就对那个娘们垂涎欲滴了,真想尝尝那细皮嫩肉的感觉啊!”

    “哈哈,好极!好极!想不到坐在家中都有天仙送上门,人生如此,简直快哉!”

    左驹的话很符合血斧这些粗俗大汉的心思,一个个又开始了吹牛。

    三两句话,他们就把秦冲描述成了毛毛虫,而业火城,却是张开血嘴的猛兽。

    薄仲秋狂笑道:“看来是我多虑了,真他娘的自己吓自己,差点吓死啊!”

    忧虑过后,他立即让人摆上大鱼大肉,选出几个娇滴滴的美人在旁伺候。

    想到金燕儿就要上门,再加上美人在旁有意无意的撩拨,欲火焚身的薄仲秋,竟然当着手下的面就将美人扑到,弄的整个议事大厅一片**。

    粗重的喘息和欲拒还迎的惨叫,让多数人面露淫光,眼珠子瞪得都快凸出眼眶。

    对这一切,左驹已经习惯,忍着不看正在上演的活春宫,建议道:“我有一计,可以先让秦冲吃个苦头。”

    离城和井城相距不远,而秦冲来势汹汹,离城的势力肯定惶恐不安。

    如此的话,可以让弓凌渡大人出面,然后薄仲秋来挑头。

    “把本来不属于我们的井城许诺给离城的首领,来个他山之石,让秦冲尝尝苦头,到时候我们更省事。”

    恰好,弓凌渡此人在场,乃是一个圣域武宗强者。

    但他也是个典型的大老粗,不过是血斧中唯一能和薄仲秋相提并论,而且可以对其不敬的的人。

    薄仲秋最讨厌的就是这些阴谋诡计,道:“行了,左军师说什么就是什么,提前试探下深浅也好。”

    说完,他竟把正在呻吟的美人分给弓凌渡。

    弓凌渡也不嫌弃,狂笑着扑了上去,在美人的求饶声中开始了粗暴的蹂躏。

    “放心,有我在,没什么办不成的。你们就瞧好吧,我去,会直接把天盟令牌,秦冲的脑袋和金燕儿带回来!”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薄仲秋狂妄无边,而弓凌渡也是目空一切的人。

    随后,左驹又推荐了一个人。

    他,正是薄仲秋的侄子——薄大坤!

    左驹嘴皮子逆天,直把薄大坤夸耀成了英明神武,百年不出的绝世天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