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焚天剑帝 >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一个承诺
    炎王坐在主座上,前面摆放着一个很长的桌子,这个桌子也是件艺术品,谁能够想到是利用完整的龙骨为形,加上一些珍稀的木材和玉石,融合而成,长约八米,有几根桌腿的支架依旧是龙腿的骨架。

    秦冲走进来第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手艺真是巧夺天工,炎王痴迷炼器,整座火神宫到处都能看到他的杰作。

    “秦小友,对你我有种一见如故之感,好像多年前咱们就认识一样。快来,坐在我的左手边上。”炎王显得十分热情,“在看我的龙脊桌啊,怎么样,老夫的雕工还不错吧?”

    “大师之作。”秦冲赞叹道,“炎王把魔纹炼器不仅仅只是用于武器、法宝、战斗这一块,而是彻彻底底地融进了生活里,这个境界后生远远不及。”

    炎王哈哈大笑,“小鳌,大浪淘沙始见真金,你现在的模样、心态、想法有了几分当年庞靖的样子,这也是上一次见面,我断言你无法成为天盟一号人物的原因。”

    鳌亥对这个老人充满了尊敬,说话也规矩起来,“多谢老爷子提点,只叹当年很多话我都听不进去,有了切实的经历才真的懂得那些道理。[看本书请到

    炎王罕见地让秦冲把其余人给介绍一下,老人很耐心地一个个看下去,目光在几个人身上多停留了几秒。

    “都不错。”炎王评价道,“你能只带了一点人,树大招风地进了北域,收到层层阻拦,能坚持地走到这里,不容易。”

    炎王的女儿炎凤也在场,她跟道:“岂止是不易,这一年以来新兴的势力还没有一支能够超过他们的,秦小友,你的队伍里有不少潜力股哦,质量可是比我这几年苦心经营挑选出的神宫卫要高得多。”

    “您谬赞了。我们都是一群走投无路的人,正好有一个缘分聚在了一起而已。”

    炎王目光忽然看向了金燕儿,“这是老金的宝贝孙女吧?哎呀呀,都长这么大了?”

    “老爷子好,您认得我爷爷?”

    “当然,我和老金私交不错,你肯定不知道吧,给我孙儿无命订的娃娃亲就是你,可谁能想到金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

    炎王说着表情有点哀伤,不过转而又笑了笑,“可怜我的孙儿喽,不然他娶了你,成为天盟令牌的继承者,和我炎氏遥相呼应,在这儿天盟是没人敢惹了。【愛↑去△小↓說△網waixs】”

    炎无命特意看了金燕儿两眼,这事儿连他都不知道,估计是这两个老头一起喝酒的时候,心血来潮,口头许诺的。

    重要的事情吃完饭后再谈,饭菜开始摆上来,美酒佳肴,炎王很健谈,什么都聊,聊天盟内部的事儿、聊时局、聊魔纹炼器,秦冲从中受益匪浅。

    狮王和炎屠把酒言欢。

    炎无双天生自来熟,吃了点东西,拉着金燕儿去游宫去了。

    高加索和叶寻这对活宝向管家请示过了,也离座出去透透气,顺便走走看看,难得有机会进内功一趟。

    这要是回到业火城,见到那些老弟兄,还能吹嘘一把,就说我还和炎王在同一个桌上吃过饭哩!

    几串银铃般的笑声从过道飘来,高加索顿时来了精神,一看是进来的时候见过的那名女官,还有几个在宫里修行的女孩子,换上了游街的衣衫,姹紫嫣红煞是好看。

    他忍不住就要过去。

    叶寻一把拉住他,“你干什么去?”

    “叶子,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高加索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你没病吧,信你个大头鬼!”

    “切!瞧你这个怂样,活该一辈子光棍!你不来,我去寻找我的幸福去啦!”

    叶寻赶紧跟上去,生怕这个神经大条的小伙伴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

    正版#6首◎发_5

    宴席酒足饭饱,炎王心情大好,“秦小友,走,去我的收藏室看看,可是有不好的好东西,难得碰到一个懂行的人,让我好好显摆显摆。”

    秦冲一直想提正事,但炎王早就看出这一点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总是刻意赌住他的嘴,既然这样,玩心眼也没用,恭敬不如从命。

    秦冲笑道:“有什么安排,一切都听老爷子的。”

    两位宴会上的主角走了,炎凤回去了,炎无命告辞也准备走。

    忽然一道人影走到了他的面前。

    夜姬露出诧异的表情,不明白刑豪突然朝着炎无命走过去,想要干什么?

    “我想和你较量一下。”刑豪极为认真地说道。

    炎无命一愣,其实秦冲这队人里头,除了秦冲,他最关注的人就是这个剑客,他是唯一的圣域武宗,同自己一样也很年轻。

    “为什么找我较量?”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看到你想战,便战了。”

    炎无命似乎对这个回答非常满意,朝着外面一指,“走,我也正有此意!”

    炎王带秦冲参观了收藏室,之后带他去了私人的炼器室逛逛。

    炎王的功法被子孙继承了,但是魔纹炼器这一门却始终没有传人,秦冲无疑是最理想的弟子,但两人的相遇晚了些,这个时候秦冲在魔纹炼器上已经不输于他,缺少的只是一些见识和更加开阔眼界。

    一番参加之后,两人安静地坐下来,煮一壶酒,炎王终于提到了秦冲来炎城的目的。

    “你杀了的只是太叔家的一个后辈,只要死的人不是太叔衍的宝贝儿子,一切都还可以补救。我帮你有三个原因,第一,是你我有缘。第二,是立场,我炎家在天盟屹立不倒,也无需去争权夺利保住地位,但眼下的时局在我看来,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炎家还是像过去一样,什么都不管关起门来过日子恐怕是不行了,我看好你今后的发展,扶持起来一个可靠的盟友很有必要。最后一个原因是私交,金家的天盟令牌在你手上,我和老金是老朋友,我当时没有多管闲事出手去教训那个叫麻雀的叛徒,差点金家被灭门,那么现在,我就出一把力帮老朋友把他的后事,那些他打下来的东西都物归原主。”

    秦冲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彻底落了地。

    “我会派人一路护送你到天盟总部,面见盟主之后结果会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这是我给你的承诺,而你也要在这里起誓,给我一个承诺!”炎王严肃道。

    “您请说。”

    “我要你立誓,一旦你发展起来万一有一日势不可挡,绝对不准对炎氏出手,更不能拿走一寸土地,人心险恶,不要恩将仇报就已经非常好了,不难做到吧?”

    秦冲毫不犹豫,对天发誓。有了炎王的相助,这一下算是濒临死亡线上,一下子又活过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