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焚天剑帝 > 第八百九十三章 秋芙的抉择
    秦冲继续敲鼓,继续沿着长街向前走去。

    在剑盟的百人队伍后面,不断有人涌了上去,一开始只有几十个人,渐渐地队伍越来越长,这群人跟着一起高喊口号。

    半个小时后队伍走到了一片开阔的广场,秦冲继续发表第二轮的演说。

    “看到有上千人跟在后面,说心里话我很感动,但不是你有一颗爱国之心就可以踏上战场的,想要加入剑盟的人,还要经过几道简单的测试。这个测试并无恶意,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把人员调配到适合的队伍里去,不合格的可以说上了战场也毫无价值,我们不追求数量,只比人数的话,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大公国的。”

    “一旦被选中,剑盟所提供的待遇是这个国家最好的,我们会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如果你有家人,那就提供家人的地址和账号,如果你有妹妹,那就把钱留给妹妹,将来能够嫁给好人家,如果你在这儿世上无亲无友,那么也没有关系,钱会每隔七天就发放到你手中,我不确保你能够活着,能够活多久,我能确保的是――只要你来了,你活着或者死了,都会有价值!”

    待遇问题是最实际的东西,为国靖难,为了自由为了保家卫国这些都太大了,人们还是喜欢更现实点的东西,能够带给自己的实际好处,所以这番话一出,叫好声此起彼伏。

    “那么再说一说人员,我们不是一味地招募可以投入战斗的武者,也需要精通机械的人才,精通武器修补的人才,或者精通魔纹炼器之人,简单来说,就是要有一技之长,水平在三星以上,那便是我们要找的人了。各大城区都会有剑盟招募的据点,想要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记得要先去那里做好登记,能力出众的人才可以直接来找我,或者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位剑盟的重要人物,他也有些话想要说。”

    易阳一直藏在行进的队伍里,根本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所以当他走出来,站在秦冲身边的时候,无数人发出了惊呼。

    “我站在这里,是代表剑盟来和大伙交交心的。说说我们现在最缺什么东西吧,第一个便是人!我现在很后悔试图努力去复兴王室的统治,抵挡剑盟的入侵葬送了那么多的好儿郎。我说这些人,并不是说那些的战斗没有意义,而是即便我战胜了秦冲,还不是一样要接受这样的命运吗?我想,恐怕那时候我根本没有抵抗的勇气,所以我很庆幸输的人是我。”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是个早就该死的人了,可能现在很多人都在心底里嘲笑我,没关系,尽管去笑吧,能够死在抵挡大公国的战场上,我很幸福。我站在这里厚颜无耻地对我之前带过的兵说一句,如果你们能回来,那么我们这辈子能够成为生死相依的兄弟,那些做了逃兵的人,如果你们心底里还有一点点勇气,也请回来吧,我觉得堂堂正正的男人,这辈子就只能做一回逃兵,那不耻辱,只要你还能拿出勇气握住刀剑再杀回来……”

    “第二个便是物。机械、魔纹、药品、装备等等,如果你是生意人,那么请你贡献出来一点,少赚一点自己人的钱,多拿出一点东西出来,在战场可能就可以多保障一个人能够活下来,我希望南域的人能够团结在一起,不是武者的团结,而是所有人的团结!好了,我的肺腑之言就是这些,不吐不快,剑盟不求任何人,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孤军奋战到底!”

    队伍继续走完剩下的一段路。

    易阳站出来说完之后,他更能引起本土之士的共鸣,队伍再次便长,一眼都看不到头了。

    当然不排除纯粹来凑热闹的,最终能够走到招募地点,并且经过测试的,至少得去了五分之二。好在其他城市也会同步招募,井老昨天晚上便已经动身启程了。

    一位混在人群中的女人,跟了很长一段路,前前后后所有的讲话都完整地听完了,她的神情非常的纠结,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一转眼功夫便从人群中消失了。

    跑了一天,秦冲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住处,屁股还没做热,蓬轩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头儿,有进展了!”蓬轩大声道,“只是不确定是不是一个陷阱,还有无聊之人的恶作剧,有人投了信在林姑娘的门外。”

    秦冲打开只看了一眼,顿时精神一震,“赶快召集人手,现在就走!”

    独栋小楼内。

    秋芙在一楼的客厅里安静地坐着,桌子上摆放着一盏蜡烛,四周都是黑漆漆的。

    她感觉到窗户边的帘子晃了一下,仔细地感受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你来了吗?为什么每次出现步子都要放的比猫还要轻盈,你在提防着我吗?”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这世间最难看透的,便是女人的心。你急着召唤我,迫不及待要出手了吗?”

    秋芙答非所问,“今天秦冲带着剑盟不少人,游街击鼓,你去看了没有?”

    “这么热闹的集会,我当然会去了。很振奋人心的一些话是吧?其实都是伪善的谎言,哪有人会笨到没有好处把自己的全部都搭进去,那是傻子的行径,秦冲可是个狡猾的狐狸。”

    “可是我觉得他很真诚,不像是在骗人。”

    “做了这么大的牺牲,那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会更大。大公国大举入侵,这种事是有可能发生,我不否认。但听秦冲的意思,他连大公国派出什么人,什么时候进兵都很清楚似的,这个可就太滑稽了,那些都是高级机密,我看他是想捞一笔就跑,你若是信了才是傻瓜。”

    秋芙忽然道:“可有的时候我宁肯当傻瓜。”

    这句话一出,屋内的气氛仿佛一下子都不对了。

    “你什么意思?”

    秋芙吹熄了桌上的蜡烛,屋内彻底陷入了黑暗。

    她的声音透着一股冷意,“你的隐匿之术很厉害,但我知道你不是刺客型的武者,凯皇选中你,自然是看中了你别的能力。你和春香阁的那位林姑娘一样,修炼的是魔道之人之术。”

    ((%永久免d费h看vd小q“说

    “好眼力。你心软了,难道是想帮秦冲杀了我?背叛你的父亲不成?”

    秋芙才是天生的夜行者,完全消失在了声音中,她的声音飘忽不定,很难判断出具体位置。

    “我急着召唤你来,就是来杀你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