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焚天剑帝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吵架
    “别喊别喊,我耳朵没聋,听得见。”秦冲扭头问何心瑶,“妹妹,你听说过郝大宽是谁吗?”

    “听起来像是一个跳梁小丑的名字。”

    “何二中,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宽哥是苍松峰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来这里的人都要先找他拜码头,拜码头你懂不懂?!”

    “哦,这个我知道,说白了就是去送礼是吧,我没有这种习惯。”

    “装模作样是吧?”人高马大的年轻人伸手一指何心瑶放在脚边的剑,“宽哥已经挑好礼物啦,这剑不错,你们兄弟若是以后想在苍松峰过的好一些,那就识相一点。”

    秦冲听后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不许笑!”

    “你这个小东西本事不咋地,眼光倒是还不差,还真是敢狮子大开口,妹妹你怎么说?”

    何心瑶站了起来,把剑朝着他们一推,“有本事就来拿!”

    郝大宽一个眼色过去,那个人高马大的年轻人大步上前,伸手去抓剑鞘。

    何心瑶丝毫不动。

    他刚伸手握住,砰地一声横飞出去,旁人都没看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见这个女人出招,怎么人一下子就飞出去了呢?

    秦冲呵呵笑道:“白长这么大的个子,抓都抓不住,你们谁还想要试试?”

    “我来!”郝大宽立即上来了。

    他倒也不笨,不敢用单手,而是双手去抓。

    这一次何心瑶没有瞬间释放出劲力,将对方震飞出去,而是用力地一拉。

    郝大宽猝不及防,瞬间被拉拽到了女人的面前。

    何心瑶抬手已经按在了他的脑瓜顶上,“想死还是想活?”

    跟着来的几人呆立在当场,郝大宽就这样被擒住了?开什么玩笑。

    看QU正版z章节“b上6G酷}匠?网T

    他可是大宗师四重的修为,在这个女人面前竟毫无还手之力。

    “别!住手!”郝大宽急忙喊叫起来,“误会!刚才只是一个误会,这把剑我不要了,其实我过来呢,是来跟你们兄妹……交个朋友,我就知道两位武功了得,值得结交!”

    “这么快就不要啦?”

    何心瑶可没秦冲那么圆滑,此时此刻爆发出来的杀气可不是骗人的,郝大宽若是真的有所动作,她手掌发力,一下就会震碎对方的脑袋。

    “不要了!求求你……饶命啊!我知道错了!”郝大宽吓得浑身冒汗,他真的要死了。

    “妹妹,咱们初来乍到,别太过火,这种不开眼的人教训一下就是了。”

    “好吧,我就饶你一次,但是为了避免今后这种事情再发现,我需要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

    郝大宽刚要张嘴求饶。

    何心瑶瞬间动了,噌的一声,血狱无光出鞘。

    郝大宽只觉得手上一痛,啊的一声,立即放开了双手,剑鞘掉在地上,一根手指头也跟着掉在了地上。

    “宽哥!”

    几位小弟大叫。

    何心瑶斩下来他一根手指,目光冷冷地看着这些人。

    “快走!”郝大宽捏着断指处的伤口,头也不回。

    一行人灰溜溜地去了。

    “你的手法有点重了。”秦冲说道。

    “怎么,我做的哪里不对吗?”

    “也不是不对,这个人看起来在洞虚派也有些年头了,他如今被你断指,说不定会再寻方法报复。”

    “他要是还不长记性,我会让他彻底消失。”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就算报复,也不能拿你我怎么样。不要暴露出我们两个武皇的实力来,若是最不得势的长老底下,寻常弟子里面有皇者,那可就蹊跷啦。”

    “这个我知道!”

    “眼下你的实力在我之上,我身上的伤要彻底修复还不知道要多久,我们在这里要尽量低调些。”

    “当别人主动来找茬,那就应该更有力地回击,刚才我的做法并没有错,我已经很宽容了。”

    “是,跟你过去动不动就献上祭品来比的话,是宽容不少啦。”

    何心瑶眉头一皱,“你好像话里有话,别绕弯子!你的意思是说,过去的我做法很不妥当,很残忍了?”

    “闻天藏的行事作风,是犯了错误就决不轻饶,动不动就杀人。杀人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比如说别原,这个人个性里面就很重义气,做不到冷血无情,这样的人就不适合去安插到天眼的内部里去当卧底,所以在挑选人执行什么样的任务的时候,就发生了错误,也自然会招致后面的结果,藏部就是太在乎人的实力怎么样,却不在意这些人的个性怎么样。”

    “你这个人为什么总是在背后,说我师父的坏话?”

    “难道我说的有哪点不对?”

    “我不知道!反正有问题就是了,藏部在过去的成绩可是在暗部之上的,只是最近以你为首夺下了沧澜界才抢去了风头,过去我们藏部一直都是第一!效率也是最高的!”

    “我不和你进一步争论这个,反正在你眼里,闻天藏杀人放火做什么都是对的,是不是?”

    “没错!别以为现在我们落难了,我什么都要听你的!秦冲,我告诉你,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你了,这些天咱们还是分开比较好。”

    “好啊!”秦冲点点头,“那如果你有需要我的时候,又当怎么说?”

    “你说如何便如何!”

    “一言为定!我不会要求的太多分,那个住处现在是你一个人的,我不会再主动出现在你面前,满意了吗?”

    “你快点消失吧,拜托了!”

    两人大吵了一架,相处起来也不是事事如意,敏感的话题还是不能谈。

    秦冲倒也不是真的生她的气。

    得让她栽跟头才行,她才会明白很多东西,过去所想的未必就是对的。

    秦冲起身直接朝着山上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