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唐不遗憾 > 第八百一十六章 有肉吃
    齐雅德的预感非常灵验,他麾下的精锐骑兵进入瓮城之后,立马就遭到了瓮城上弓弩手的猛烈攻击。

    在派遣三百死士出城偷袭的同时,阿尔提克从城内调遣了三千精锐兵马,并将他们全部部署在瓮城的城墙和主城的城门楼附近,就等着呼罗珊骑兵自投罗网,而最终他们等到了。

    成功逃入瓮城的少量敢死队成员,在越过屏风之后,惊讶的发现主城门关闭了,他们用力的拍打城门,却没有人给他们开门,而身后的呼罗珊骑兵已经冲过来了,他们已经无路可走。

    抬头看着城墙上数不清的同伴,他们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他们突然明白自己只是弃子,他们被彻底的抛弃了。

    当然,同样痛苦的还有城墙上的士兵,他们能认得出自己的同伴,看着同伴被困在瓮城内,他们的心里也是心如刀绞,但他们只能服从命令,根本无法救援自己的同伴,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不过,冲入瓮城的呼罗珊骑兵,心情同样非常糟糕,他们刚冲进来不久,就发现了城墙上布满了弓弩手,密度之大让他们惊诧,同时,他们也发现主城门并没有开启,他们无法一鼓作气的冲入城内,而后退显然也颇有难度,毕竟,在他们的身后,还有更多的骑兵在无脑的冲入,将他们的退路完全堵塞了。

    各方心情都不太好,可阿尔提克和大唐小将的心情却是美美的,因为他们才不会在乎这些敢死队的伤亡,只要能取得最终的胜利,重挫呼罗珊骑兵,那就是目的达到了,损失一些人马有什么关系呢?

    就好比打游戏,只要能打赢就好了,损失一些兵马有什么关系,只要敌军损失的兵马更多,那就是值得的,没有人会在乎自己损失了少量的兵马,相比胜利给人的喜悦,损失些许兵马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全力攻击,杀光他们。”

    阿尔提克大声喊道。

    将士们已经开始攻击了,他们几乎都不需要瞄准,就能射杀进入瓮城的呼罗珊骑兵,毕竟,一股脑冲进来的呼罗珊骑兵实在是太多了,足有三五百人,后续还有更多的兵马在涌进来,确实给箭矢攻击提供了非常好的条件,让将士们可以尽情的杀敌。

    城墙上的士兵,除了是接受命令攻击呼罗珊骑兵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解救瓮城内的同伴,只要快速把这些冲入瓮城的呼罗珊骑兵全部射杀,则逃入屏风后面的敢死队还有活着的一线希望,当然,这个希望是很小的。

    一阵箭雨过后,瓮城内的呼罗珊骑兵损失惨重,因为他们是骑兵,并没有装备盾牌,而且,城墙上的士兵人数太多,他们根本就无处可躲。

    既然已经是死路一条了,那就在临死之前拉个垫背的,还没被射死的呼罗珊骑兵,迅速杀向敢死队,要在临时之前杀掉这些家伙,毕竟,是这些敢死队把他们引诱到这里的,另外,还有的士兵觉得靠近敢死队能安全一些,城墙上的弓弩手不至于连自己人也杀吧!

    城墙上的士兵在攻击靠近敢死队的呼罗珊骑兵的时候,的确有些投鼠忌器,攻击的时候有些放不开手脚,但这丝毫帮不了瓮城内的敢死队,因为他们被愤怒的呼罗珊骑兵包围了,很多呼罗珊骑兵都身中利箭了,还呼喊着冲杀过去,与少量的敢死队厮杀起来。

    只剩下几十人的敢死队成员,很快就被呼罗珊骑兵给淹没了,一个都没有剩下,他们在绝望中力战而死,而攻击他们的呼罗珊骑兵,几乎与他们一起见了真主,一个活下来的都没有。

    在一阵骚乱之后,后续的呼罗珊骑兵反应过来,从门洞开始后撤,但后面的兵马并不知道情况,还在继续往前冲,如此,就在瓮城的城门内外造成了很大的混乱。

    “后撤,全部后撤。”

    在多次叫喊之后,后面的骑兵终于开始后撤,不过,现在后撤已经晚了,瓮城的城门楼上扔下大量的滚木擂石,将骑兵撤退的道路给堵塞了,迫使他们只能将马匹抛弃,步行溃逃而走。

    而即便是步行溃逃,他们也没跑掉多少,城墙上的弓弩手一直在攻击,将大部分逃跑的敌军都给射杀了,能够顺利逃回去的不足五十人。

    “关闭瓮城城门,将吊桥吊起。”

    阿尔提克下完命令之后,脸色红润的看向大唐小将,开口道:“唐将军真是妙计啊!我们仅用三百人就杀了至少一千呼罗珊骑兵,而且,还烧了他们不少器械,这一战我们大获全胜啊!哈哈哈!”

    大唐小将也跟着高兴,点头道:“城主说的是,这一战打的的确不错,三百敢死队很英勇,应该给他们记功,让所有将士都向他们学习,学习他们的勇猛和奉献精神。”

    “好,唐将军这个提议好,就这么办了,给他们记大功。”

    阿尔提克高兴的说道。

    在瓮城城门关闭之后,主城门再次打开,几百名精锐士兵进入瓮城,对瓮城内的情况进行清点,同时,将自己士兵的尸首抬回城内,而敌军士兵的尸首则直接扔到城墙外面,只要齐雅德愿意,随时可以派遣收尸队到城墙下面收尸,当然,前提是人数不能太多,更不能携带武器,而且,攻城行动必须要停止,否则一边打仗还如何收尸。

    阿尔提克站在主城的城门楼上,看着下面忙碌的士兵,开口道:“这一战不但歼敌众多,而且,还缴获了大量的马匹,这下将士们有口福了,人人都能吃上马肉,喝上马骨头汤。”

    虽然看不清瓮城的马匹到底有多少匹,但大体的数量在一千匹上下,应该说只多不少,另外,大部分马匹都是受伤和死亡的,只有少量马匹是完好无损的。

    完好的马匹自然可以继续养着,而已经死亡和受伤的马匹就只能宰杀烹煮了。

    城内的兵马只有三四万人,而可以吃的马匹却有一千匹,平均三四十人分一匹马,分量绝对是足够的,而且,绝对是吃不完的,估计吃个三五天也吃不完,甚至能吃一周以上的时间。

    迈亚城士兵的伙食标准并不高,属于较低的标准,士兵一天吃不了几片肉,而这次大胜给城内带来了足够多的马肉,对提高大军的士气绝对有很大的帮助。

    至于放弃敢死队的事情,也是为了最终战斗的胜利,尽管有部分将士可能想不通,但大部分将士是能够想通的,不会过于在乎这个问题。

    “城主,瓮城歼灭敌军九百多人,加上城外的敌军士兵,歼敌在一千二百左右,我军损失三百人,敢死队无一幸存,缴获完好马匹九十二匹,死伤马匹一千匹,缴获弯刀八百三十个,铠甲头盔九百多套。”

    一名部下上前汇报道。

    阿尔提克脸上浮现出笑容,开口道:“不错,战果很辉煌,这下齐雅德又该着急了,哈哈哈!”

    大唐小将则开口笑道:“这么多伤亡的马匹,看来将士们能很好的改善伙食了,顿顿吃肉都吃不完啊!”

    阿尔提克点了点头,开口道:“传令下去,把所有伤亡的马匹全部宰杀,让所有将士都吃上马肉,若有多余的肉,就分给城内的老百姓一些。”

    “是,城主。”

    部下连忙应道。

    因为大获全胜,城内是一片欢腾,大部分将士都非常的高兴,只有与敢死队最亲近的将士,心里才会有些不舒服。

    而在城外方向,攻城的兵马则士气大减,他们看到骑兵冲入城池的时候非常兴奋,以为破城就在片刻之间了,却没想到是个圈套,冲入城池的骑兵大部分阵亡,只有少数几十人步行逃了回来,所有兵器铠甲全部丢弃,狼狈到了极点,如此,自然会影响大军的士气。

    看着瓮城城门重新关闭,而自己的骑兵却没有出来,齐雅德身体里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一般,都有些站不稳了。

    上千精锐骑兵,一下子就没了,这太让他心疼了,最重要的问题是没有歼灭多少敌人,损失这么多骑兵,实在是不值得。

    “阿尔提克这个狡猾的狐狸,等抓住了你,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齐雅德生气的吼道。

    “将军,我军损失颇大,投石车被毁三十多,挡箭车被毁五十,运输车被毁二十,骑兵损失一千二百多,歼灭敌军三百步兵。”

    一名部下跑过来汇报战果。

    “损失这么打,才歼灭三百敌军,真是奇耻大辱,传令下去,大军继续强攻,吩咐大营兵马,加快建造更多的器械,迈亚城必须攻破。”

    齐雅德生气的说道。

    “将军,敌军将我军的尸体仍在城外,是否暂停攻城,将尸体收容,然后再继续攻打。”

    部下开口建议道。

    齐雅德正在气头上,摇头道:“不行,不能给阿尔提克喘息的机会,要不停的进攻,直到把城内的守军全部耗光,如此,城池可不攻自破。”

    收容阵亡将士的尸体是很重要的事情,但齐雅德并不愿意这么做,因为收尸意味着要暂时停止攻打城池,会给守城的兵马喘息的机会,而他显然不会给守城兵马这样的机会,所以,他要求部下全力以赴的攻城。

    也就是说,守城兵马虽然获得了大胜,沉重的打击了攻城兵马的嚣张气焰,但并没有起到多大延缓敌军攻城进度的作用,城外的兵马还在不断的攻击城池,一点喘息的机会也不给他们。

    还好各城门的守军都是三班倒的守城,每天两次补充新兵,否则,可能早就顶不住了。

    不过,随着攻城的继续,守城的后备兵员变得越来越不充足,估计最多只能再坚持一天多的时间,然后,最精锐的兵马就必须要出战了。

    若是最精锐的兵马也被耗光,城池就很难守住了,不过,若真的把城内的兵马耗的差不多了,城外的兵马估计也筋疲力尽了,能不能破城真的很难说。

    不过,上天似乎比较眷顾阿尔提克,就在双方打的难分难解的时候,齐雅德的后勤出了大问题,一支千人规模的骑射部队冒险深入敌境,偷袭了本应供给齐雅德大军的粮草,并一把火将所有粮草给烧了个干净。

    这一批粮草足够支持齐雅德大军十天的军粮,一下子就被烧毁了,这对齐雅德大军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因为他的兵马太多了,对粮草的消耗极大,尤其是战马对粮草的消耗量远远超过士兵,十万骑兵的粮草消耗量相当于三五十万步兵大军对粮草的消耗,可见粮草需求量的巨大。

    “什么,大军的粮草被偷袭了,全部损失殆尽。”

    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齐雅德大为吃惊,若是这批粮草不能及时到位,他麾下的大军就要吃土了,最多三五天的时间,大军的粮草就要消耗殆尽了。

    在出征的时候,曼苏尔给他们的时间是一个月,所以,粮草的准备也是按照一个月的量准备的,因为攻城一直不顺,估计预定时间完不成任务,所以,齐雅德一再要求增加粮草,曼苏尔才想办法从呼罗珊拼凑过去的,算是给齐雅德大军的额外军粮,以让大军能够有更充足的攻城时间。

    可现在军粮被付之一炬,这意味着他们快要断粮了,而断粮的后果有多严重,只有他自己清楚。

    三五天之内若是能攻陷城池,便可以取得城内的丰富粮草,度过眼前的危机,可若是不能破城,大军就非常危险了。

    立即撤军显然是行不通的,曼苏尔也不会答应,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加紧攻城,用最快的速度将城池攻破,然后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传令下去,增加攻城兵马,从大营抽调一万人马,增加到各城墙,三天之内必须破城,破城之日,城内所有的东西都是将士们的。”

    齐雅德下达了命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