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名门嫡秀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小东西,莫撩我 大结局(完)
    制服二皇子,阎烨想都没想便往宫外冲,即便身后皇上连连呼唤,也不曾让他顿下半分脚步。

    面对儿子逼宫时仍能保持镇定的君王,看着那抹义无反顾的身影,眼中终于浮起一丝悲怆,“小九,终究还是......”

    贺公公忙劝道:“皇上多虑了,九王爷只是担心九王妃,故而才...”

    “你不必劝朕,是朕对不起阎家,对不起母妃,亦对不起小九。”皇上疲惫的闭上眼,两滴热泪自眼角缓缓滑落。

    当年,他为大位之争,为顺父皇的心思,不惜布局与王家联手,使得阎家一夜之间血流成河,更是害死了母妃,就连年幼的小九也被当成诱饵,引开了先后的追兵,以至于他流落民间,尝遍了世间冷酷与无情。

    小九恨他,亦是正常之事。

    可无人知晓,他早已悔了,每每午夜梦回,阎家上千条亡魂的索命,母妃泣血哀怨的神情,一切的一切,均让他夜夜不得安宁。

    阎烨并不清楚皇上的心思,他骑着追风,一路快马加鞭向清泽镇疾驰而去。

    平日里从京城到清泽镇至少得许两个半时辰,可他马不停蹄,竟只用了不到两个时辰便闯入了仍在沉睡中的小镇。

    阎烨与手下的暗卫自有一套联络的暗号,循着墙角出画下的暗号,他顺路摸到了一座门扉紧闭的庄子上,看起来将近两人高的围墙,又怎能挡得住他的脚步,在庄子里略略摸索一番,他便推开了一间仍亮着烛光的屋子。

    “谁!?”丹尘和丹凝两人猛然回过头,却瞧见风尘仆仆的男子,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两人相视一眼,识趣的退了出去,顺手还将门带上。

    锦澜打一开始就知道,他来了。

    可她不敢回头,生怕一切只是梦见,只要一转身便会消失不见。

    直到那双熟悉的臂膀自身后将她揽入怀中,直到那股淡淡的冷香萦绕在鼻尖,蓄在眼中的泪滴终于落下,一滴又一滴,落在他的手臂上。

    察觉到那点点温热的水泽,阎烨满腔怒火顿时消散一空,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强行将她掰过来,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霎时映入眼帘。

    “怕?”

    锦澜吸了吸鼻子,泪眼迷蒙,难以自制的呜咽出声:“怕,我怕再也见不到你。”

    阎烨眸色渐浓,低下头吮去她腮边的泪珠,不想却被她伸手勾住了脖子,下一刻薄唇便贴上了两片温软,从未有过的主动与热情叫他微微失了神,随即醒悟后便是更加狂野热切的回应。

    直到锦澜因窒气小脸上泛起潮红,他才喘着气,恋恋不舍的离开那两瓣甜美的娇唇,凑到她耳边低低的道:“小东西,莫撩我。”

    锦澜双颊一热,垂下头,露出一截白嫩的颈子,糯糯的嗓音轻轻溢出:“太医说,过了三个月,动作轻一些,亦是可以...”

    少女独有的侬声软语,让阎烨心口一颤,忍不住轻轻咬了下她圆润的耳垂,听她娇喘出声,搂着肩头的手蓦然一动,自腋下绕过,另一只手探到她的膝窝处,双手一用力,便将她抱了起来,稳稳的走向早已铺好的床榻。

    ******

    两个月后,皇上殡天,三皇子登基,改年号为天昌,继位头一天上朝便连下三道圣旨:

    二皇子,四皇子犯上作乱,贬为庶人,流放边疆永世不得回京。

    太后与平阳公主偶染风寒,迁居漪兰殿静心修养。

    安远侯府,周氏一族及朝堂上支持二皇子作乱的朝臣均满门抄斩!

    至于李璎珞,最终死在孟茹涵手中,据说死相极惨,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血肉。

    杀了李璎珞后,孟茹涵心死如灰,遁入空门常伴青灯古佛。

    有锦澜出面求情,皇上并没有强迫她随四皇子一同流放,不过二皇子与四皇子并没有支撑到边疆,沿途同太后和平阳公主一样染上了风寒,没多久便死于路途中。

    十一月初九,雪后初晴,正午的阳光暖洋洋的晒在渐渐化为清水的白雪上,璞园的正房里,时断时续的尖叫自门内传来,衣着整齐的丫鬟端着热水棉巾进进出出。

    一身朝服的阎烨稳稳坐在廊下,唯独那只紧握成拳,直接泛着苍白的大手,透出他内心的紧张与焦灼。

    屋内燃着地龙,又搁着好几个炭盆子,丝毫没有冷意,锦澜平躺在床榻上,身上只穿着见宽松的绫衣,额头上泌着津津冷汗,几缕打湿的发丝黏在额前腮边,愈加衬得她脸色苍白骇人。

    今儿一早还未起身,朦胧中便觉得下身一阵温热,喊了人来瞧,才晓得是羊水破了,好在稳婆早早就备在府里,也没有太多惊慌,只是让即将上朝的阎烨停住了脚,很干脆的打发人进宫向皇上告假。

    又挨过一阵钻心的痛楚,锦澜有气无力的看着帮自己擦汗的人,欲哭无泪的唤了一声:“母亲。”

    “在,在,母亲在这里,澜儿不怕。”自打回了扬州,沈氏天天数着女儿的产期,又自孟家得了一切尘埃落定的邸报,便立即收拾东西带着叶晟上京,可巧就撞个正着,这会儿叶晟交给沈老太太帮忙看着,她匆匆进了王府,入了产房,可一看到女儿那大得骇人的肚子,顿时吓得手脚发软。

    唐嬷嬷便绞帕子边解释道:“华老大夫说,主子怕是怀着双子。”

    里头沈氏担忧,外头的阎烨也不好过。

    “啊!——”

    “哐当”一声,临时搬到廊下的红木雕花小几险些叫他掀翻了去,上头摆着的汝窑雨过天青茶壶打了个滚儿,跌到地上摔成了碎片。

    华老大夫看着泼在地上的上等碧螺春,惋惜的摇了摇头,“王爷不必着急,这段时日王妃的身子养得极好,定会平安无事。”

    阎烨薄唇紧抿,对华老太医的话恍若未闻,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门口。

    刘一全见他这幅模样,忍不住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这都第三回了,若王妃每叫一声王爷便掀一次桌,只怕整个王府的茶壶加起来,都不够摔啊!

    嘀咕归嘀咕,他还是赶紧喊人来收拾,又重新泡了壶茶来。

    “母亲,还要多久啊?”熬了一个早上,锦澜整个人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浑身上下湿漉漉。

    沈氏心疼女儿,可生产这种事,也不是旁人能替了去的,她接过琥珀递来的参汤,小心翼翼的喂了锦澜几口,好生劝道:“快了快了,你这是头一胎,自然慢了些,忍忍就过去了。”

    “王爷可是上朝去了?”锦澜吸了吸气,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痛楚。

    沈氏将参汤交给一旁的琥珀,又接着唐嬷嬷拧干的帕子为她擦汗,嘴里还得轻声哄道:“没有,王爷就在外头守着。”

    锦澜怔了下,“他,他在外头?”

    唐嬷嬷忙点头道:“主子,王爷确实在外头,就坐在门口的回廊下。”

    这话刚出口,剧痛顿时袭来,锦澜甚至来不及做反应,张口便痛呼出声:“啊——”

    “快了快了,可算看见头了,王妃再加把劲儿,用力,用力!”

    随着稳婆的惊呼,锦澜也不知哪里生出来的力气,扯着盖在身上的锦被猛然一用力——

    一声宏亮的啼哭声霎时回荡在屋内,包括沈氏在内,所有人不由松了口气,可还未等这口气喘完,又听见一声惊呼:“快,还有一个!”

    锦澜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熬过了这一关,只觉得剧烈的痛楚让她双眼逐渐模糊,耳边的心跳声擂如战鼓,屋子里稳婆的呼声还有沈氏和唐嬷嬷等人的叫声突然逐渐远处,她睁大了眼眸,却看不清任何事物。

    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漂浮在空中的身子骤然落下,她耳边的呼声仿佛潮水般涌来,最为清晰的却是两声此起彼伏,一大一小的啼哭,她双眼一涩,莫名的欣喜在心头炸开,温热的泪滴悄然滑落,随即闭上眼,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自听到第一声啼哭,阎烨立即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再也坐不住了,可等了好一会儿却不见人出来报信,屋里也没了动静,他不由一慌,正打算不顾一切往里闯时,另外一声啼哭划入耳中,随即笑容满面的稳婆出来报喜: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王妃诞下一儿一女,母子平安!”

    听到最后一句话,阎烨的双腿早已发软,险些跌倒在地,顿了下才大手一挥:“赏!”

    不多时,九王妃诞下龙凤胎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京城,连皇上都亲自下旨,称此为大周的祥瑞之兆,各式各样的珍宝流水般的赏入王府。

    外头怎么闹腾,阎烨一概不管,待屋里收拾好后,他便迫不及待的闯了进去,一眼就望见侧身躺在床榻上,嘴角噙着柔笑的锦澜,正低头看着身旁两个小小的人儿。

    听到动静,她不由抬起头,看见那道熟悉的身影,一抹潋滟的笑颜缓缓自脸上漾开,“阎烨。”

    阎烨眼前不由恍惚了下,轻步上前,看了眼那两个正在熟睡的小人儿,慢慢地张开手,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搂入怀中,“澜儿。”

    明媚的暖阳漫过窗棂投在床前,映下两抹紧紧相拥的身影——

    全书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