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朝着帝国前进 > 第344章 过年
    从政事堂出来后,开风叫住周瑜,低喝道:“公瑾,刚才在会上,你为何一声不吭?”

    周瑜现在的身份是海军参谋长,所以开风才有此一说。

    周瑜淡定的掸了掸袖子,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陷入绝路之后的做法,而且这也只适合个人,不适合你我这样的官员。”

    “你这是背叛!”开风气道。

    “乘风(开风字),你为海军所作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但是你作为海军司令,意气用事对你个人或对海军都没有好处。该认怂的时候就认怂,该蛰伏的时候就蛰伏,静待时机就是。”周瑜说完,径直背着手走远了。

    “缩头乌龟!”开风骂了一句,把军帽往头上一扣,阴着脸跟着走了,没办法,两人的办公室就在上下楼,他总不能绕路吧。

    ……

    华夏六年十二月三十六日,周六,除夕,小雪。

    这是华夏六年的最后一天,也是目前华夏最热闹、最受欢迎的一天,就跟旧世界的华夏一样,在这一天,家家户户该备的年货都以备齐,大大小小的商家都在这天关门歇业,最早的也要到大年初二才会开门。

    而且在这一天,除了几种特殊的岗位外,华夏全境放假,当然,除夕连同明天的春节加一块是放七天假的,今年是从三十四一直放到初四,初五是星期四,没得假放,照常上班。

    从早上起床,就能见到有心急的人家开始张罗,因为习俗的不同,有的人家在贴春联,有的挂桃符,有的既贴春联又挂桃符,反正怎么热闹怎么来,怎么喜庆怎么搞。

    在这一天,就算平时脾气再臭的人也都挂上一副笑脸,逢人都道一声“恭喜发财,大吉大利”,国人讲究一句“礼多人不怪”,礼数到位了,再说上两句吉祥话,一般别人也都会礼尚往来,回赠两句,彼此都图个好兆头。

    春节当天甚至比除夕更多讲究,比如不能说脏话,不能打到桌椅板凳,必须穿新衣服,有讲究的甚至在当天不许到别人家拜访,或者是不许女孩子到别人家拜访,总之,华夏的百姓来自各个时空,习俗多种多样,忌讳也是五花八门,一般人还真理不顺。

    所幸这已经是大家在一起过的第六个年了,一应习俗忌讳慢慢的有相互融合妥协的趋势,相信再过上几年,华夏的民俗又会趋于统一。

    程璧今年八月才结的婚,这个年是他和妻子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所以两人都显得高兴,昨天两人买了满当当的年货,晚上又一起和宿舍里的几个朋友聚了一餐,再过一年,大家都要毕业了,一个个情绪高涨,幸好现在华夏的酒水还做不到敞开供应,否则,今天早上,程璧还真不一定起得来。

    “素云,帮我把昨天买好的红纸拿来!”程璧从书房中端出笔墨,放到一楼大厅中央的方桌上,扯着嗓子朝楼上喊道。

    外面也能买到写好的春联,不过程璧自认为自己是读书人,春联还买现成的,说出去太掉价了,他要自己写春联。

    “诶,你买的红纸放哪儿了?”半天不见方素云下来,就在程璧等不及想要再催一声的时候,楼上却传来了方素云的声音。

    “哎呀!娘们就是不靠谱…”程璧嘟囔了一句,但还是扯着嗓子喊道:“在柜子最底下一层,你找找,如果没有,你再在壁柜上找一找,一定能找到。”

    终于,大约五分钟后,楼梯处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程璧的妻子,现年十七岁的方素云一手拧着一个大布包,一手提着裙摆,俏生生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诺,给你!”慢慢走到程璧身边,方素云将大布包放到桌子上,嗔怪的白了程璧一眼,道:“明明放在沙发上,还尽说柜子柜子的…”

    程璧老脸一红,随即干咳一声,转移话题道:“算算咱家一共要贴多少副联子?”

    “最大的那副是贴在院子门上的,还有咱们大厅的门,楼上娘亲的卧室门,还有咱俩的卧室门…”方素云毕竟脸嫩,虽然和程璧成亲也有四个多月了,但说到这儿,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但程璧最喜欢的就是她这副害羞的样子,偷偷的向门外瞅了瞅,见在院子里忙活的老娘没有注意这边,飞快的在方素云白嫩的侧脸上亲了一下,然后一脸贱笑的看着她。

    “你要死啦…”方素云吓了一跳,作贼心虚的往院子里望了望,这才松了口气,接着就气呼呼的瞪着罪魁祸首程璧,想要用水汪汪的大眼睛逼迫程璧认错。

    结果不言而喻,程璧非但不认错,反而态度恶劣至极,他居然又伸出双手,左右开弓,在自家媳妇的脸蛋上捏了捏。

    “讨厌!”方素云轻轻的打了程璧手背一下,以示不满,不过就她那轻柔的动作,更像是打情骂俏,实际上也是,方素云确实不反感丈夫的作弄,反而很享受他们之间的这种小动作,一颗小红心充满了甜蜜。

    好在程璧也知道场合不对,且还有正事要做,选择了适可而止。

    “咳咳,你刚才只说了四副,仓储室、书房、厨房这些地方不需要贴吗?”程璧问道。

    “我已经问过娘亲了,娘亲说不用,不过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贴一副也无妨。”方素云十分贴心的说道。

    “那行,就加一副书房的吧,贴副好的,保佑我明年毕业能分到一个好地方。”程璧解开包裹,将里面的红纸全取出来放到一边,开始整理挑选,然后偏头冲方素云笑着说道:“素云,帮为夫磨墨…”

    方素云浅浅一笑,道:“好!”

    “古人所说的红袖添香,我想也不过如此吧…”望着低垂螓首,正在认真磨墨的方素云,程璧忍不住感叹道。

    方素云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娇声道:“可惜现在不是夜间,也没有香炉…”

    “有你足矣,要什么香炉!”程璧义正严辞的说道。

    “扑哧…”方素云以袖掩面,“咯咯”笑个不停。

    “找打…”程璧笑骂一句,伸手在方素云的脑门儿上轻轻的崩了一下,“别笑了,墨磨好了没?”

    “哦…”方素云摸了摸脑门儿上被弹的地方,这才继续安安静静的磨墨,大约三五分钟后,方素云欣喜的道:“好了!”

    “嗯…”程璧点了点头,可就当他准备挥洒墨宝的时候,旁边的方素云不知从哪儿递过来一本小册子。

    “这是什么?”程璧一愣,好奇的接过,问道。

    “春联精选大全啊,几天前你说要自己写春联的时候,我特地去买的…”方素云献宝的说道,一脸“你快来夸我”的表情。

    只是,现实与预想的有些差距,丈夫的夸赞没能等到,反而等到了丈夫的责问。

    只见程璧黑着脸,质问道:“你这是小瞧我的国学水平吗?”程璧当然不是真生气,他只是想和方素云开个玩笑,吓吓她而已。

    哪知道玩笑开大发了,因为方素云当真了。

    “吧嗒吧嗒”,方素云的眼泪说来就来,脸色有些苍白,怯懦的道:“对不起,我,奴家不是那个意思…真的…”

    方素云是真吓到了,连自称都改了。

    华夏的风气总体上还算开放,但守旧的一面依旧存在,像方素云这样,平时跟程璧开点小玩笑,这没什么,可一旦上升到无缘无故质疑丈夫的能力,特别是丈夫还是个读书人的时候,这已经算是没大没小了。

    而且,一般男人都受不了被自己的妻子瞧不起,何况程璧这种新安大学的天之骄子?程璧就算是真生气也不奇怪,所以方素云一下子就当真了。

    程璧一脸懵逼,他平时跟同学之间开玩笑都开习惯了,尺度比这大多了,也没有谁会当真,不过他忽略了一点,学校,特别是新安大学,可以说是领华夏风气之先,不是外面可比的。

    程璧反应过来后,连忙放下手中的毛笔,一把抱住无助失措的方素云,右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嘴上轻声解释道:“素云,你怎么当真了?我是开玩笑的,别哭了,啊,笑一个…好了好了,别哭了,大过年的,多不好,嗯,为夫向你认错行了吧!”

    要是换个日子,方素云可能会越哄哭的越狠,但程璧都说了,今天是过年,哭泣不吉利,方素云没有任性——成长在古代环境下的传统女性哪有资格任性——吸了吸鼻子,轻轻的从程璧的怀里挣脱出来,背过身去,掏出手绢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这才低声道:“夫君,以后不许再开这种玩笑了…我会当真的…”

    “嗯…为夫保证!”程璧也觉得自己确实孟浪了,家里不比学校,不能一概而论,不过在心里他又补充了一句:【只是保证暂时不会,等过个几年你习惯了以后,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战战兢兢的了。】

    “你们俩这是怎么了?大过年的可不许闹矛盾!”这时,程母桂萍端着菜篮子从外面走进来,一见厅内的情形,不由得出声问道。

    “娘,没有的事,我和素云好的很呢!是吧,素云…”程璧赶忙否认,这要是让桂萍知道他刚刚将方素云弄哭了这还得了,他还没什么,主要怕方素云被骂。

    “是啊,娘,刚刚在帮夫君磨墨的时候,不小心溅了一点儿墨汁到眼睛里面去了而已…”方素云脑筋转的还比较快,虽然这个理由根本经不住推敲。

    不过桂萍也只是普通一妇人,又不是福尔摩斯,就算有些怀疑,让她说个所以然来,她也说不出来。

    “你们心里有分寸就好…”桂萍总算又恢复了笑容,冲程璧道:“儿啊,对联写好了吗?”

    “还没写呢,正准备写!”程璧回答道。

    “那你可要写好喽,时间不急!”桂萍点了点头,然后冲方素云笑了笑,转身往厨房走去。

    “娘,我帮您!”方素云连忙上前想要帮桂萍提篮子。

    “不用,你帮璧儿就好…”桂萍轻轻的避了过去,笑呵呵的道,“今天让你们尝尝娘的手艺…”

    “诶,这敢情好,我最爱吃娘您做的饭了!”程璧连忙送上一记马屁。

    “瞧你那德行!”桂萍笑骂了一句,然后就进了厨房。

    等桂萍走后,方素云才走到程璧跟前,低声道:“我做饭很难吃吗?”

    “这不是哄娘开心吗?行啦,还是写对联吧,都拖了这么久了!”程璧笑了笑,在方素云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鸡唱康平世,鹿鸣福寿春。”

    “这是贴在院子门上的。”程璧满意的点了点头,微笑道。

    华夏七年是鸡年,上联中又带有一个“康”字,康平世,可以读作“康平/世”,也可以读作“康/平世”,拍马屁之意,昭然若揭。

    方素云可不懂这些,她只觉得很好,喜滋滋的将其拖到一边,然后又将两张空白的红纸铺在桌子上。

    “学贵有恒,切莫半途而废;才需积累,休忘一篑之功。”

    “这个就贴在我书房外面…”程璧道,他本来想写一副含祝福意义的对联,想了想,还是换成了警示的。

    “嗯!”不管怎样,方素云都觉得好。

    “弃燕雀小志,作鸿鹄高翔!”

    “呵呵,这个就贴在咱卧室的门上!”

    “猴引康庄道,鸡迎锦绣春。”

    这个就贴在大厅的门上。”

    “福德茂盛,人寿年丰。”

    “这个贴在娘门上。”

    “庭院鸡鹅谈好事,枝头燕雀话丰年。”

    “咦?夫君,已经够了,你多写了!”方素云嬉笑道。

    “没多写…”程璧放下毛笔,揉了揉方素云的脑袋,笑道,“这最后一副待会儿,我和你一起亲自给老泰山大人送去,他一个人在家,过年挺冷清的,到时候贴完春联,再将他接过来,咱们一起过年…”

    “夫君…”方素云又哭了,这次是感动的。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自太阳西斜,“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就响彻整个华夏境内,再也没有停歇过,在这一夜,华夏全境都好似一锅翻滚的热粥,鞭炮热,年味热,人心更热。

    元帅府要贴的对联太多,不可能都要李康亲自来写,这不现实,所以干脆全买的现成的,但元帅府的守岁鞭炮是李康亲自放的,没有让外人代劳。

    放完鞭炮后,他就带着一大票老婆孩子围在一张特大的圆桌吃年夜饭,吃完年夜饭,作为家主的李康更是要亲自守岁,终夜不眠,一直待到天明,还要再放一次开门鞭。

    “呵呵,今天是除夕佳节,在这里我就先祝愿大家,在接下来新的一年里,平平安安,和和美美,心想事成!”李康笑道,“来,我敬大家一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