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清远没有说话,就那么定定的看着走来的众人,目光中的轻蔑是那么的明显,仿佛在说你们来了又能怎样?

    是的!

    来了又能怎样?他的传承已经结束,剩下的只是将自身融入仙府的阵法之中,掌控整个光明神宗而已,他已经无所畏惧了。

    “难道我们就这么退走吗?”阮世止脸上腼腆的笑容消失了,这个邻家男孩一样的少年此刻眸光冰冷,死死地盯着祭坛上的宋清远。

    他可以接受失败,也可以选择退走,但是作为天之骄子,他受不了宋清远那种俯视而嘲讽的目光,就好像在说他的所有努力都是笑话一样。

    林川看了一眼阮世止,沉吟着。

    当时藏经阁初见,阮世止与他的关系并不好,甚至当时那种情况下,阮世止几乎是站在林川的对立面的,但是林川也可以看出来,这个人是一个可以深交之人,因为他是一个君子!

    藏经阁的挑战是因为阮世止真的想要与林川比拼一下,而不是为了落井下石,这点从之后的战斗中就能够看出来,因为阮世止不但没有再出手对付林川,反而出手帮了他不少忙,这也是林川这次要来核心之地的时候通知阮世止的原因。

    这个人,不管有什么事情,他都会放在明面上来说,不会在背后捅刀子,林川可以看出这一点,所以他愿意叫上阮世止,与此相比,他与太子骸的关系看似很亲密,但实际上却暗潮汹涌,因为他看不透那个人。

    “你想怎么做?”林川突然开口问道。

    “我……”阮世止一愣,似乎没想到青龙会这么问他,随即挠了挠头说道,“即便不能阻止他掌控仙府,也决不能就这么让他舒舒服服的完成最后的步骤!”

    你不是轻视我们吗?你不是瞧不起我们吗?那我就要让你为你的轻蔑付出代价,这就是阮世止此刻所想!

    “我很喜欢这个提议!”空陈舔了舔嘴角,樱花状的眸子急速旋转,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你们……”水墨蝉嘴角抽了抽,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进入这核心之地,因为这群人,都是疯子!

    “我也觉得不能白来一趟,不然岂不是便宜了这个宋清远!”洛羽希冷声说道。

    “可是,宋清远现在已经完成了传承,他的灵力凌驾在我们所有人之上,集合我们十五个人的力量也不是他的对手,我们还能做什么呢?”林胧清冷的声音说道,目光看向青龙,她隐约觉得,这个人应该看出了什么。

    “他的实力凌驾在我们所有人之上,确实没错,我能感觉到,他已经是元婴中期的修为了,不过,一个暂时不能动,也不能使用自身力量的人,你觉得他能够阻止我们吗?”林川轻声说道,万花筒写轮眼看着祭坛上端坐的少年。

    宋清远的瞳孔微弱的波动了一下,随即恢复了正常,他依旧没有说话,好像不屑于理会众人,他只是用他轻蔑的目光俯视众人。

    这一刻,林川嘴角也微微勾了起来。

    刚刚那句话,他只是为了试验,他并不能真的确定宋清远不能出手,但是现在,他能够确认了。

    写轮眼的动态洞察力是非常强大的,何况林川现在是五勾玉的万花筒写轮眼,宋清远眸子中那微不可查的波动逃得过其他人的眼睛,但却无论如何也逃不过林川的。

    “你真的能够确认他不能动,也不能出手?”水墨蝉皱眉问道。

    现在的宋清远端坐在祭坛上,但并不意味着他不能出手,他可能只是不愿意放弃即将完成的阵法掌控而已,如果众人把他逼急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以宋清远现在的实力,他们十几个还真不够看的。

    “宋公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祭坛下面的人本来应该有十二个吧,缺的那个人应该叫陈元,对吗?”

    佩恩天道缓缓走出,轮回眼凝视着祭坛上的人说道。

    这一次,宋清远的情绪波动更加明显了。

    “可惜,你的那个追随者在阳安城城北之战中被我杀了,而且他身上的那枚玉佩,落在了我的手中!”佩恩继续说道。

    “如果不是少了一个人,少了一枚玉佩,你现在应该早就完成传承和掌控了吧!”

    这一刻,祭坛之上的宋清远终于收起了他轻蔑的笑容,面色有些阴沉的看着佩恩。

    天道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因为少了陈元,少了他手中的那枚玉佩,他早已经是仙府的主人了,哪里还容得下这些人在他面前撒野。

    之前林川的猜测中,宋家对【晓】组织大打出手是因为要掩饰他们探索仙府的目的,但其实林川推测的并不完全准确,不可否认,这里面确实有仇恨的意味,但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想要拿回陈元丢失的那枚玉佩。

    至于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东西会在宋清远的追随者手中,其中的原因也就只有宋家知道了。

    “这跟他不能出手有什么关系吗?”洛羽希疑惑的问道。

    林川点了点头,指了指远处祭坛下的十一个人,“你们仔细看一下,他们炼化灵力的过程!”

    之前距离太远,其他人也没有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祭坛下的人身上,也就唯有拥有白眼的林川仔细探查过。

    “炼化的过程……等等……他们的胸前……那是一枚玉佩……也就是说……”

    众人终于看清了此刻的情况,所谓的将灵气炼化,只不过是这些人通过吸收,将此地海量的灵气经过特殊的功法将之注入到玉佩中提纯而已,真正起到作用的是玉佩,而不是那些所谓的追随者,不过显然,这些人修炼的功法也有古怪。

    “玉佩上已经满是裂纹,如果我猜的没错,这种传承与掌控,他只能进行一次,一旦中断,他将彻底失去掌控仙府的机会!”林川解释道。

    看着宋清远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沉下去,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那么接下来,就是杀戮咯!”空陈舔了舔嘴角,目光落在了祭坛下的那十一个人身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