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寻宝全世界 > 第九百三十四章 以和为贵
    “小叶,过年好!我是方宁的父亲,很高兴认识你,感谢你在国外对方宁她们的照顾,真的非常感谢!“

    方宁的父亲上前自我介绍道,跟叶天握了握手,非常真诚。

    “不用客气,叔叔,大家都是中国人,在异国他乡互相照顾是应该的,我恰好有这个能力,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叶天轻笑着客气了几句,态度春风和煦。

    “谢谢你,小叶,在你的照顾下,宁宁在美国的学习和生活都轻松许多,就连我们家里的经济负担,也因此减轻了不少!“

    方宁老妈客气地说道,就差给叶天一个热情的拥抱。

    这话听着有歧义啊!我跟您女儿可没任何关系,只不过是仗义援手罢了!千万别想歪了!

    叶天暗自辩解了一句,并没说出口。

    听到自己老娘这番话,方宁的俏脸腾地一下就红透了,迅速低下了脑袋,恨不能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太难堪了!

    现场众人不禁都双眼一亮,八卦之火开始熊熊燃烧。

    这小家碧玉般的美女跟叶天什么关系?他不是有个性感火辣的老外女朋友吗!难道是情人?艳福不浅呐!

    “叔叔、阿姨,咱回头再聊吧,有的是时间,让我先处理眼前这件事情吧,说实话,我对价值八百万的康熙朗窑红很感兴趣!“

    叶天微笑着说道,赶紧岔开了话题,否则旁边方宁的脑袋就要扎到地板上了。

    “你说的没错!小叶,还是处理眼前的事情重要,咱们稍后再聊,我们做东请你吃饭“

    方宁妈妈点头应道,这才想起所处的环境似得。

    随后,叶天就走到徐琳身边,指着地下那堆红白相间的碎瓷片问道:

    “徐琳,如果我没猜错,这堆碎瓷片就是所谓的康熙朗窑红长颈瓶吧?也是这位摊主口里价值八百万人民币的精品古董!“

    “没错,就是这堆碎瓷片,刚才路过这个摊位时,我看到了这个红色花瓶,觉得很漂亮,就停下来看看。

    就在我准备从这个摊主手里接过花瓶时,还没等我抓稳呢,摊主就突然松手了,花瓶随即掉到地下摔碎了,成了一堆碎瓷片!

    接下来,这个摊主就狮子大开口,要我赔偿八百万人民币,还说这是什么清康熙朗窑红长颈瓶,难得一见的精品古董。

    这不摆明了讹诈吗!我怀疑他是故意的,估计看我是个年轻姑娘、又是个外行,就想通过这种手段讹诈我,太卑鄙了!

    叶天,你是我所见过最顶尖的古董艺术品鉴定专家,快帮我看看,这花瓶究竟价值多少?帮我揭穿这个虚伪的骗子!“

    徐琳快速讲述了一下事情的起因和经过,神采飞扬的,跟刚才完全判若两人。

    说这番话的时候,她还伸手指了指对面那位摊主,动作和语气充满了不屑与鄙视。

    那位摊主的脸色则黑如锅底,表情难看到了极点。

    他非常清楚,自己大发一笔横财的梦想,已经彻底破灭了,非但如此,说不定还要丢把大人,颜面扫地!沦为这座古玩城的笑话。

    谁他么能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被自己当做肥羊的这个美女,竟然跟叶天这货认识,看起来还很熟悉。

    更不可思议的是,叶天这货居然恰到好处地出现在了上海、出现在这里,这他么也太巧了吧!

    你这混蛋不好好待在北京陪家人过年,没事跑上海来干吗?浪的啊!这不破坏哥们的好事吗!真是太倒霉了!流年不利!

    就在这位摊主暗自疯狂吐槽、感慨命运对自己不公的同时,刚才帮衬他的那位中年男人,已悄悄退出人群,迅速消失了!

    结局显而易见,不消失还等什么呢?等着跟摊主一起丢人啊!

    这位也很清楚,眼前这点猫腻骗别人还行,想骗叶天这货,那纯属做梦,这货向来不按常理出牌,天知道是否会迁怒自己呢!

    “千万不要随便说什么人是骗子,小心别人告你诽谤!对康熙朗窑红瓷器,我还算比较了解,正好可以帮你鉴定一下,自己也开开眼!

    如果这件瓷器真是康熙朗窑红长颈瓶,品相不错的话,几百万人民币还是值的,但也达不到八百万那么高的价格,就怕不是真品!

    开始鉴定这些碎瓷片之前,我要给你这丫头普及一点常识,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的古玩市场,千万别从其他人手里接任何东西。

    不管你多喜欢那件东西,也要克制,请对方将其放在稳妥的地方,然后再上手欣赏,否则䞍等着被坑吧!绝对能坑的你欲哭无泪!“

    说这番话的同时,叶天转头看了看脸色极度难看的地摊摊主,嘴角带着一丝不屑,眼含深意!

    “哇哦!你们这些家伙心眼真是太多了、太阴险了!处处都是陷阱,谁架得住被你们这样算计啊!一群阴谋家!”

    徐琳表情夸张地惊呼了一声,还有几分后怕。

    方宁她们一家人、以及其他那些围观的游客,同样有些后怕,迅速记下了叶天这番话,免得以后上当受骗,被人坑了!

    人群中的几位古董店店主和地摊摊主,表情则多少有些尴尬。

    合着我们就是那位美女口中的阴谋家啊!这不无妄之灾吗,一竿子捅翻了一船人!

    不过他们也无法辩驳,如果他们处在那个地摊摊主的位置上,很可能也会这么干,开张吃三年的好事,谁会拒绝?

    至于那位地摊摊主,此时的心情正如叶天刚才所说,欲哭无泪!

    “这种把戏在古玩行很常见,尤其在地摊上最容易碰到,你们以后逛古玩市场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别被人当成肥羊宰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让我来欣赏一下这些朗窑红碎瓷片,但愿如这位摊主之前所说,这是一件真正的康熙朗窑红长颈瓶!“

    说着,叶天就准备蹲下查看地上那些碎瓷片。

    就在此时,那位地摊摊主突然上前一步,表情尴尬地压低声音说道:

    “非常抱歉,叶先生,我真不知道这位美女跟您认识,要是知道,就算借我俩胆,我也不敢班门弄斧,玩这拙劣的把戏啊!

    这里面什么门道,您肯定门清,我就不再解释了!在这里,恳请您高抬贵手,放兄弟一马,兄弟我还要在这古玩城混饭呢!“

    对方既然已经认怂,姿态放的很低,叶天也不好再穷追猛打。

    碰瓷的事在古玩行太常见了,根本没法深究。

    “好吧,那就这样吧!大过年的,还是以和为贵的好,顺道给你拜个年,过年好!祝你财源广进、生意兴隆!”

    叶天轻笑着点了点头,客气地低声说道。

    “太感谢您了,叶先生,我也给您拜个年,过年好!”

    地摊摊主暗自长出一口气,感激不已地说道。

    随后,叶天又转向徐琳,压低声音对这丫头说道:

    “徐琳,拿两百块钱给摊主大哥,不管怎么说,这个花瓶也是在你们交接时打碎的,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

    “凭什么呀!又不是我打碎的,是他故意的好不好,还讲不讲道理了!”

    徐琳嘟着嘴低声说道,非常不情愿地掏出两百块钱,伸手递给了摊主。

    虽然心里依旧为错过大发横财的机会而感到遗憾,但接过两百块钱的地摊摊主,也不得不为叶天暗暗竖起一根大拇指。

    这哥们做事真是太地道、太敞亮了!简直无可挑剔!难怪能在古玩行混的风生水起呢!盛名之下无虚士!

    就在他暗自感慨之时,叶天突然压低声音说道:

    “哥们,这件朗窑红长颈瓶釉面贼光、火气太重、看着就烫手!从窑里出来不到两年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康熙在将近三百年前就已经死了!”

    说完,叶天就带着徐琳她们转身离开了,走得非常潇洒。

    地摊摊主直接愣在了原地,目光呆滞地看着叶天的背影,脸色红的跟猴子屁股似得!

    “哈哈哈,叶天,你真是太逗了,临走还不忘拿别人找乐!”

    徐琳一边往前走,一边不停地笑着,一条直通古玩城大门的路,愣是让她走成了S形!歪七扭八的!

    方宁的情况也没好到那去,同样咯咯咯地笑个没完,眼泪都笑出来了!

    五六分钟后,古玩城外面的街道上。

    “叔叔、阿姨,非常抱歉,今天不能陪你们吃饭了,我的女朋友、弟弟妹妹都来上海了,我现在要去跟她们汇合。

    以后再找机会一起吃饭吧,我相信肯定有不少机会,如果你们去纽约看方宁,也可以来找我,我做东请你们吃饭!“

    说完之后,叶天就告辞离开了,跟刘先生他们一起向不远处的停车场走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方宁妈妈不禁发起了感慨。

    “多棒的小伙子啊!年少多金、懂礼貌、知进退,最主要是才华横溢,打着灯笼都难找啊!这要是我女婿该有多好啊!做梦都能笑醒!”

    “哈哈哈”

    爆笑声骤然响起,来自站在旁边的徐琳。

    转瞬之间,这丫头就笑的前仰后合,快站不住了。

    作为当事者的方宁,一张俏脸已彻底红透了,跟一块鲜艳的大红丝绸似得。

    “妈!胡说什么呢?没听叶天刚才说吗,他有女朋友,是一个美国白人姑娘,长得很漂亮,我们还认识呢!关系不错!”

    “有女朋友怕什么!只要没扯证就有机会!就算扯证了,不是还能离婚吗!现在的年轻人谁没谈过几次恋爱?分分合合不是很正常吗!”

    方宁妈妈豪气干云地说道,颇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风范。

    “哈哈哈,阿姨,您真是太舍得了,佩服!但很可惜,叶天那家伙喜欢胸大的美女,宁宁的规模还差点意思!“

    徐琳开着玩笑说道,还在冲方宁挤眉弄眼。

    听到这话,方宁妈妈立刻瞟了一眼自己女儿胸前的规模,然后痛下决心地说道:

    “看来必须让你多吃点木瓜了,宁宁,否则真没希望啊!“

    “哈哈哈”

    徐琳彻底笑疯了,笑的眼泪直飞。

    “啊——!我不活了!爸爸,快管管您的疯老婆吧,就没她这样的!简直丢死人了!”

    方宁羞得脸都快滴血了,恨不能直接冲上去,封住自己宝贝老妈的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