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妙手心医 > 第265章 无可抵赖的证据
    “我经营着一家主打本地菜的小餐馆,已经近三十年!不客气的说,我自己的厨艺还是很可以的,获得了不少老食客的认可和肯定!”

    宋大厨用宏亮的声音,慢慢的讲述,“但从去年八月末开始,就有老客陆续反应,我做的饭菜口味不如以前了。当时我就以为是自己老了,味觉退化的缘故!”

    “直到十月份,林小恩人带着两个漂亮的小姑娘来餐馆吃饭。”

    “林小恩人一尝我的饭菜,就吃出了味道有了明显的退步。他询问了服务员一些情况,就推测我可能有了脑瘤。听到那个消息之后,我那个气啊……”

    “我拿着大勺子,从后厨出来准备找他们算账!”

    宋大厨摸着自己的大脑袋,嘿嘿一笑,说:“你们也都看到了,林小恩人长的很面善,不像那种信口胡说的人。”

    他这话,引发一阵善意的笑声。

    林杰的长相可不是面善,而是俊秀帅气,这真是长得好看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有优待啊!

    “我就将信将疑的听了他们的话,去医院做了一个t检查,心想着,也就是千多块钱的事情,也寻个心安不是!”

    宋大厨用力一拍巴掌,庆幸的道:“这一检查,我脑子里果然有一个瘤子。医生说,要是我再晚来一两个月,情况就不好说了。”

    “老不死的!”

    他伸出胖手指,猛然一指胡以同,喝道:“就我这事,林小恩人事前和事后,可都没有主动向我要一分钱的好处,这就是你说的没有医德之人?”

    这时,又有清脆的声音在小礼堂里响起:“借着这个机会,请让我也来讲一件事情!”

    所有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少妇从小礼堂的后面站了起来!

    林杰认出了她,肖菲菲!

    潘新立拿起了话筒,沉声道:“所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我们先前听到了胡院长对林杰的指责,也听到了这一位宋大壮同志讲述的,林杰毫无私心的帮助!我想,在座的每一人都想搞明白,林杰究竟是一个怎么的人!”

    “还请这位女同志到讲台来讲述!”

    胡以同看着走向讲台的肖菲菲,不由的眼睛眯了一眯,事情开始向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但是他只能是一条道走到黑了。

    肖菲菲来到讲台站定,从一名工作人员那里接过话筒,道:“我叫肖菲菲,就是那一位被风雨困住,难产的孕妇!”

    “当时我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早上在家里意外滑了一跤摔倒了,羊水破裂,孩子露出了一只脚,就是生不下来!”

    肖菲菲又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有些后怕,有些急促的道:“当时,道路受阻,救护车一时也来不了,情况危急!”

    “我的前夫本来是去请罗医生的,没想到林恩人当时住在那里!”

    “我听说,林恩人听到前夫的请求之后,立刻就拿着急救箱,心急火燎的赶了过来。那时电也停了,他们只能走楼梯,爬下十九层楼,又爬上二十一层楼,才来到我的家。”

    “我母亲说,当时林恩人全身都是汗水,像被水洗了一般。”

    “最终在林恩人的帮助下,我和女儿都平安的活了下来。”

    顿了一顿,肖菲菲用更大的力气喊道:“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林恩人当时没有要一分钱的报酬,事后也没有向我们讨要一分钱的辛苦费!”

    “这就是这个老人嘴中所说的没有医德之人!”

    肖菲菲的话音刚落下,坐在第五排的一个青年站了起来,说:“各位,我也有话要说!”

    他大步跑到讲台上,从肖菲菲手中接过话筒,道:“我叫黄宏伟,是临江区政府的一名普通公务员。我以一名国家公务员的身份,向各位保证,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没有半点虚假!”

    “在去年十月二十六的早上,我开车载着临产的妻子去医院待产,前方道路忽然被爆裂的水管冲坏了,造成了大堵车,我们的车子被困在了车流中动弹不得!”

    “或许是太过紧张的缘故,我妻子忽然肚子疼的厉害,要生产了!”

    “没有办法,妻子只能在马路上紧急生产!”

    “当时,不少的好心人特意过来用身体围在车子周围,挡住路上的风,还有人站在车顶上,一个又一个接力一般向四周呼喊寻找医生相助!”

    “几分钟之后,一个英雄出现了!”

    “他气喘吁吁的跑来指导妻子生产。在他的帮助下,妻子顺利的生下了我的儿子!”

    黄宏伟顿了一下,说:“当时我心系妻子身上,等我们来到医院,我才恍然发现,竟然忘了问一下英雄的名字!”

    “直到最近几天,看到网络上的新闻和帖子,我才认出,当时的那一位英雄,就是站在讲台上的林杰!”

    “各位,我要说的是,这样一位挺身而出,默默助人,不求回报之人,会是一个没有医德之人吗?”

    看着一个又一个自己曾经帮助过的人,站起来为自己说话,林杰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这一刻,他就感到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也有话要说!”

    这个声音清脆悦耳,又十分的熟悉,林杰就看到安可梦小跑几步,来到讲台上。

    她从黄宏伟手中要过话筒,脆生生的道:“我是安家的安可梦,就是在百汇广场那一次意外事故中,被林杰哥哥救了一命之人。”

    “因为那件事情,我爸爸还被人给告了。当时新闻和网络上,都大肆报道过,在座的所有人,应该都还有印象吧?”

    见小礼堂的不少人都纷纷点头,安可梦继续道:“当时,我被送进了医院,彻底脱离了危险之后,爸爸,姐姐和我才发现,救了我一命的林杰哥哥,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后来,爸爸看到滨海晚报的一则报道,我们才通过那个记者,知道林杰哥哥住在哪里,我们才找到了他,认识了他!”

    安可梦气哼哼的道:“我们对林杰哥哥的报答和酬谢,都是我们自愿给的,没有一分钱是林杰哥哥主动向我们要的。”

    “所谓人在做,天在看,我要是有一句谎话,就让我天打雷劈!”

    安可梦转身看着胡以同,伸出粉嫩的小手指着他,喊道:“我敢发誓,发最毒的誓言,你敢吗?你敢不敢发誓,说你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吗?”

    “你敢不敢?敢不敢?”

    被一个小女孩这样逼问,胡以同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喝道:“小丫头,你太幼稚了!如果发誓管用的话,还用警察做什么?还要法律做什么?”

    “你,你,你……”

    胡以同用颤抖的手一一指过宋大厨,肖菲菲,还有黄宏伟,道:“你们不是被林杰虚伪的外表给欺骗了,就是林杰请来的托!”

    “所谓大伪若善,林杰这是用一件件小事刷自己的声望,刷自己的名气!”

    “我问你们,林杰在帮助你们的时候,可有付出金钱,乃至冒着生命危险?”

    胡以同一脸嘲讽的道:“是不是都没有吧?”

    “他只是简简单单的施展的一些医术,就让你们这些人死心塌地的为他宣扬,为他扬名,这样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我也会去做的。”

    “因为你们根本不是林杰的狩猎目标。”

    “说句不客气的话,从你们身上,能捞取多少油水?几千,还是几万?”

    胡以同再次把目光投向安伟泽等人,意有所指的说:“出手就是上百万的豪车,就是数千万的别墅,这才是林杰真正的目标。”

    “而你们,就是林杰积累声望的小卒子罢了!”

    潘校长听他讲完,眉头就皱起了一个疙瘩,举起话筒,轻声道:“我这里,也有一件事和在座的所有人讲一讲!”

    “我在半个月之前,与林杰偶然见过一面。”

    “当时我正在赴一个客人的邀请,在路上遭遇了追尾意外。造成这个意外的是一辆箱货运输车,司机应该是心脏病突然发作,不能控制好车子,造成了七八辆车子的连环追尾!”

    潘校长转头对着林杰一笑,说:“巧合的是,追我尾的车,就是林杰的那辆豪车。”

    “我就看到林杰下车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跑到出事的箱货运输车那里,运用重拳锤击的方法,使得那一位司机恢复了心跳,获得了宝贵的抢救机会。”

    潘校长看着胡以同,道:“胡院长,当时林杰下车之后,可是没有半点迟疑的就跑去抢救那一位司机,如果他一个虚伪之人,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的。”

    他给了胡以同一个台阶,“胡院长,你是不是对林杰有什么误会啊?”

    “谁说他没有好处?”

    胡以同激动的道:“潘校长,你真的能确定那一次的追尾,真的只是一次意外吗?不是有人蓄意制造的?”

    “在你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这可比什么都重要啊!”

    他又冷冷一笑,说“运用重拳锤击的方法使病人恢复心跳,这只对少数几种疾病造成的心脏停跳才有效,林杰的运气就真的那么好?”

    胡以同异常肯定的说:“潘校长,这就是一个局,你被骗了!”

    “哈哈……”

    一阵大笑声从林杰亲友团的位置那里爆出,就见叶宏青挺着大肚子站了起来。

    他冲着四周一抱拳,说:“对不住,我实在忍不住笑!”

    “这位老人家现在认定了林杰就是一个坏人,就是一个没有医德之人,他做作的任何事情,都是别有目的的!”

    “不瞒各位,我手中有一份证据,一份无可抵赖的证据。”

    “我已经让我的手下,以最快的速度送过来,还请各位耐心等待一些时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