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妙手心医 > 第321章 萌生死志
    时间往前推一个小时。

    做好手术准备的林杰与林淼告辞,“明早,我大概在你还没睡醒的时候,就回来了,你一人在家不要害怕!”

    林淼抱着乐乐,挥舞着它的两个胖爪子,笑道:“有乐乐陪着我,才不会害怕呢。哥哥,开车路上小心点。”

    林杰点点头,伸手把林淼的头发挠乱,在她嗔怒的声讨声中出了家门。

    来到电梯前,他发现有一个胡子拉碴,面容憔悴,穿着外卖工作服的男子,也在等电梯。

    林杰只是瞄了此人一眼,没有在意,关注着电梯行进楼层数字的变化。

    叮咚一声响,电梯门敞开。

    林杰和外卖男子一前一后的进入电梯,他按下了到达地下停车场的“-2”键。

    林杰正欲询问对方哪层下楼时,外卖男子靠了过来,伸手按下了“7”键,同时冲着林杰嘿嘿一笑,开口道:“林杰,好久不见!”

    这声音有些熟悉,林杰不由的望向此人的脸……

    就这这时,他忽的感觉后腰一凉一痛,惊觉到一柄锋锐的尖锥,已经顶在了后腰部位。

    后腰传来的痛感表明,尖锥已经刺破了肌肤。

    有些熟悉的声音,还有恍然间有些似曾相识的面容,林杰脑海中一道亮光闪过,立时惊恐喊道:“你是贺同方!”

    外卖男子又靠近了林杰少许,用身体挡住握在右手中的尖锥,冷笑道:“不错,就是我!你肯定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吧?”

    “堂堂京城大学的优秀大学生,如今邋里邋遢的,就像是一个民工,就像是一个乞丐,过着被众人唾弃的生活……”

    林杰注意到了贺同方眼里流露出的恨意和疯狂,感受到后腰部位的疼痛又加重一些,身体不由自主的远离了他一些,惊恐的道:“贺同方,你现在的样子,可不是我害的!”

    林杰试图给他讲道理,语音颤抖的说:“你应该记得,当时我是去帮你的。正是由于我,你的妻子才顺利生产……”

    “不要再给我提那个贱女人……”

    贺同方脸色狰狞的吼道:“当时情况下,她不仅没有支持我,反而落井下石的离开了我。还不如当时难产死掉,一了百了……”

    这时,电梯停在了七楼,电梯门打开。

    贺同方左手按住林杰的肩膀,右手握着尖锥,顶着林杰的后腰,把他推出了电梯。

    “林杰,我现在的样子,你也脱不了干系。见到真正的幕后黑手,你就会全明白了。你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就先捅你几下!”

    林杰发现贺同方的手劲大的惊人,左手隔着厚厚的衣服,都捏的自己肩膀生疼,还有一直顶着自己后腰的尖锥,让自己根本不敢妄动。

    林杰一时没有办法,只得顺着贺同方用力的方向,来到702室。

    702室的门,只是虚掩着。

    林杰被推了进去,房门随即被贺同方关上,锁死。

    之后,贺同方从衣兜里掏出几根塑料活扣扎带,递给了林杰,喝道:“自己把双手绑上,不要搞花招!”

    说完这话,他手中的尖锥,又往前递送了少许,疼的林杰就是一咧嘴。

    林杰急忙接过扎带,套好,双手伸进去,再用牙齿咬着一头一拉,算是把自己的双手给捆住了。

    贺同方又亲自给林杰套上了三个扎带,才收回了尖锥。

    林杰这才注意到,扎自己的尖锥,是一柄顶端磨的非常锋锐的冰锥。

    贺同方没有忘记搜身,先是把林杰的手机扔到地板上,用脚大力踩坏,还把林杰口袋里的钱包,钥匙等东西统统的掏了出来,丢在了地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推搡着林杰来到二楼的主卧。

    在卧室门拉开的那一霎那,一股浓重的汽油味扑面而来。

    林杰一时惊恐,想拼命离开时,就被贺同方一脚给踹进了卧室。

    林杰踉跄的两步,才稳住身体。

    他发现偌大的卧室,还有另外两人存在,胡欣宜,还有她的那一位阿姨。

    只不过两人的境况更惨,五花大绑的,各绑在一张沙发椅子上,嘴也被堵着,全身湿漉漉,浓厚的汽油味道,就是从她们身上散发出来。

    林杰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惊恐的心情平复一些,转身看着关上房门的贺同方,问:“你把我带到这里,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贺同方的表情,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疯狂和狰狞,他面色平静的走到胡欣宜近前,伸手扯掉她嘴里的毛巾,轻声道:“她会告诉你,所有的事情。”

    胡欣宜重重的咳嗽了几声,鼻涕眼泪全下来了,带着哭音呼喊着:“我错了,我不该那样做。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可以给你钱。”

    “我有钱,我真的有钱……”

    “闭嘴,臭女人!”

    贺同方忽然大喊一声后,歇斯底里的吼道:“我不要你的臭钱,我要的是清白,清白,你懂不懂?”

    “把你做过的事情,给林杰再详详细细的讲一遍。”

    胡欣宜一时被镇住,愣了一会儿,才抽抽噎噎的道:“林杰,那一天我偶然得知,你给一个难产的孕妇做了一例剖腹产手术。”

    “当时,我就想着,能不能趁这个机会做点文章。”

    “其实,其实……”

    胡欣宜偷瞄了贺同方一眼,很是害怕的说:“我也没想着此事能成,就想着给你增添一些麻烦,恶心一下你。”

    “那个时候,因为你的存在,我在与小叔的院长竞争中,落在了下风,几乎看不到胜利的希望,就想着我不好过,你也别好过。”

    “我就……我就让家里的阿姨冒充妇科专家,去乱说一气!”

    “后面的事情,就这样了……”

    此时此刻,林杰手上如果有手术刀,一定会毫不迟疑的把胡欣宜的脑袋给剖开,要看看她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长的。

    她这个冲动的举措,让贺同方妻离子散,名誉扫地,没有了前途可言。

    现如今,胡欣宜也算是自食恶果!

    可是……可是,林杰自己也被搭了进来,他心中这个痛恨呀……

    “林杰,你现在还敢说自己无辜吗?”

    贺同方指着胡欣宜喊道:“这个臭女子就是为了恶心你,就是为了给你找麻烦,而陷害了我。也就是说,我如今的凄惨,是你们两个人造成的……”

    “就是你们两个人,造成的……”

    见贺同方的眼神又恢复了疯狂,林杰是欲哭无泪啊,归根结底就是胡欣宜一人,在搞鬼好不好?

    但是跟一个认了死理的疯子讲道理,林杰知道,这肯定是行不通的。

    他稳定了一下心神,探究的问:“贺同方,现在可谓是真相大白,罪魁祸首就是这个臭女人在搅风搅雨。”

    林杰徐徐善诱道:“我想,胡欣宜肯定也认识到了自己的过错,一定会亲自向你的单位,向你的亲朋,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的。”

    “这样,你的名誉就会得到恢复,你的工作或许也会得到恢复。”

    “作为补偿……”

    林杰看了胡欣宜一眼,说:“作为胡欣宜诚心道歉的补偿,肯定会向你赔偿个几千万的。”

    “对,对!”

    胡欣宜一脸诚恳的道:“我一定会负荆请罪,亲自向你的单位,你的亲朋那里解释此事,恢复你的名誉。为了补偿你的损失,我会把自己所有的钱,一千二百五十六万,全部赔给你!”

    “如果你觉得还不够的话,我这套房子也可以赔给你,还有我的车……”

    为了能够脱困,胡欣宜这个时候,是什么都舍得了。

    她最后还道:“如果你对我有兴趣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的。”

    这句话,再一次刷新了林杰的三观,让他对胡欣宜的毫无底线,是叹为观止。

    不过现在的胡欣宜,脸上的妆都花了,满是鼻涕眼泪,头发一缕一缕的糊在脑袋上,还满身的汽油味,是半点吸引力皆无啊。

    贺同方直接对着胡欣宜的脸,呸了一口,吼道:“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疯了,还是真傻了,好糊弄是不是?”

    他忽的又转头对着林杰,挥舞着手中的冰锥,吼道:“林杰,你是不是也认为我疯了,还傻了?”

    林杰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害怕的道:“你没疯,也没傻,你清醒的很,清醒的很!”

    “道歉?赔钱?赔房子?赔车?赔人?”

    贺同方忽然呜呜的哭道:“我到了这一步,这些都没用了,都没有用了啊。我现在要的就是,让你们付出代价,付出惨痛的代价。”

    对于这种理智尚存的疯子,林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或许可以用亲情一试一试,林杰试探性的说:“贺同方,你最近有没有见过你的女儿啊?”

    “女儿!”

    贺同方忍不住喃喃道!

    见他的眼中闪过温情,林杰一看有门,急忙道:“你可不要做傻事啊,你有一个可爱的女儿,还有关心你的父亲等家人。现在收手,还一切来得及。”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的。”

    “胡欣宜……”林杰最后提醒了一下她。

    胡欣宜立时道:“我可以对天发誓,坚决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不仅如此,我还会亲自去你的单位和你的亲朋那里,把自己做过的错事解释清楚。”

    “我刚才承诺过的,赔偿你钱,赔偿你房子,赔偿车子的事情,也都会一一兑现的。”

    听到这,林杰心中就忍不住哀嚎。

    这个臭女子真叉叉的没有一点脑子,承诺的条件太过了,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的。

    果然,林杰就发现,刚才有些动心陷入纠结的贺同方,脸色的肌肉开始抽搐起来,忽然吼道:“你是不是想着先糊弄着脱身,之后再找人对付我?”

    “你个阴险卑鄙的臭女人,给我去死!”

    说着这话,贺同方突起一脚就踹向了胡欣宜的椅子。

    而,胡欣宜好似看到了最恐怖的事情,发出了绝望的嘶吼:“不……”

    贺同方的脚就要踢到椅子上时,忽然方向一变,脚从一侧滑过,重重的落在地板上。

    而胡欣宜就像是生死关口走了一遭似的,满头是汗,胸口在急促的起伏……

    贺同方对十分不解的林杰冷哼一声,说:“在椅座下面绑着一个点火触发器,只要她们敢乱动,就会砰的点火……”

    林杰就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贺同方真不愧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他深呼深吸了几次,面色冷静的对胡欣宜道:“我一点都不相信你的承诺,我先要钱。先把你的钱转给我,再说!”

    险死还生的胡欣宜,迫不及待的道:“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我通过网上银行转给你,银行密钥在床上柜上的第二个抽屉里!”

    贺同方找出密钥,取过床头柜上的笔记本电脑,正欲打开,忽的一笑,道:“房间里的汽油味太浓了,如果静电产生爆燃,就不好了。”

    他敞开了卧室的门,还有通向卫生间的门,静静的等空气流通。

    直到一二十分钟之后,贺同方才开始动作。

    为了保险,他盘腿坐在卧室门外的走廊上,一脸戏谑的看着林杰和胡欣宜两人,像电影的慢动作一般,慢慢的伸手去打开电脑。

    此时此刻,林杰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别提多害怕了。

    直到他真的用力按下电源键,没有一点意外发生,林杰,还有胡欣宜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开了电脑,插入密钥,询问了密码之后,贺同方进入了网上银行页面,就是满意的一笑,说:“胡欣宜,你可以动用的钱数真不算少嘛!”

    这时,他从身上掏出一个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温柔的道:“让我听一听女儿的声音!”

    电话里隐约传来咿呀咿呀小孩子的声音。

    贺同方就这样痴迷的听着……

    一直听了有半个多小时,贺同方才再一次开口说话,“把你的银行帐号号码给我一个,我给孩子打一些奶粉钱。”

    “不要那么多废话,我是孩子的父亲,是应该出钱的。”

    这话之后,贺同方稍等了片刻,就在电脑上操作上一番,最后道:“肖薇薇,我还发了一个视频到你的邮箱里,你等一下看看!”

    “肖菲菲,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的照顾好女儿!”

    “等她懂事之后,你一定要告诉她,那件事,爸爸是被设计的,是被陷害的……”

    听到这话,一股莫名的寒意和恐惧。从林杰心中升起,瞬间激荡全身。

    这个贺同方是萌生了死志,他要动手了!

    林杰不由的和胡欣宜对视了一眼,从各自的眼睛中看到了惊骇,他们都想到了这一点!

    当下,林杰也顾不得许多了,朝门口冲了过去。

    贺同方就是一愣,立时想站起。

    他蹲坐在地上的时间似乎长了一些,腿有些麻了,一时没有起来。

    趁着这个空档,林杰关上了房门,锁上,然后死死的顶住了房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