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妙手心医 > 第332章 不期而来
    林家公寓的餐厅,是一片热闹景象,几人齐聚,准备开动晚餐。【全文字阅读.】

    “这个是特意为你做的,以形补形!”

    说着这话,林杰把一个热气腾腾的砂锅,端到了安可梦身前。

    一看,原来是火腿花生炖猪脚,安可梦就是一撅嘴,娇声喊道:“杰哥哥,我伤的可是手,又不是脚!”

    林淼笑嘻嘻的说:“这可是哥哥特意挑选的猪前蹄呢,等同于你的手。”

    “你不喜欢吃,可以给我的,猪脚可是美容的。哥哥炖的猪脚,一直都是很香很好吃的!”

    安可梦急忙伸手护住砂锅,喊道:“淼淼姐,这可是杰哥哥特意给我做的,不许跟我抢,桌上还有那么多菜呢!”

    林杰就是一笑,没有理会安可梦和林淼的玩闹,对杨乐怡道:“这种天气下做营销活动,肯定冻坏了吧,先喝完热汤暖和一下!”

    “谢谢!”

    杨乐怡自己动手,盛了一碗银耳莲子羹喝下,有些心虚的说:“这样的天气条件,很少有人出来逛街游玩的,今天的营销效果,可以说是等同于零。”

    “老板见天气预报说,明天天气依然不怎么好,就难得的发了一次善心,把明天的营销活动取消了。”

    “太好了,明天我们可以一起开睡衣PARTY,玩枕头大战!”安可梦乐滋滋的喊道。

    林淼横了她一眼,问:“你的手指不疼了?”

    安可梦脸上的喜色顿时一收,偷偷的瞅了林杰一眼,面有苦色的说:“手指还是有些疼的,酸酸涨涨的疼!但是我想过了一夜,应该就会不疼了吧。”

    “是不是啊,杰哥哥?”

    从上午回来,到现在,安可梦一直享受着重伤员的待遇,受到了林淼,凌梦娇,还有刚回来不久的杨乐怡嘘寒问暖,无微不至的关心,可谓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林杰却是心中有数的。

    手指复位之后,至多酸痛不适一会儿,就会与平常无异了。安可梦这是在装受伤,享受诸人照顾的感觉。

    林杰隐晦的瞪了安可梦一眼,说:“把砂锅里的猪脚,全吃了,再睡一夜,就会没事了。”

    他又看向众人,道:“来,我们开始吃饭吧!想喝酒的,红酒,白酒,还是啤酒,你们自己动手,随意!”

    “我要喝一杯红酒,多倒一些!”

    安可梦嚷嚷完这句,又嘻嘻一笑道:“杰哥哥,你的酒量也太差了呀。想在酒会上,还有酒吧里,泡女孩子那是不可能了。”

    “只能是把自己灌醉,给别人机会了喽。”

    见安可梦得瑟的有些过分,林杰脸色一板,说:“我这里有个特殊的按摩办法,只要我给你的手按摩一下,就能让你的手立时恢复,你要不要试一试啊?”

    “不要!我还是用食补,以形补形比较好!”

    安可梦当即用筷子夹了一块猪脚放进嘴里,却又即刻吐了出来,像只小狗一样吐着舌头,喊着:“烫……烫……”

    林淼忍住笑,急忙把自己一杯温水递给她,“看你着急的,又没有人真给你抢。”

    就在这时,林杰的手机再一次响起。

    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他忍不住嘀咕:“怎么会有人在饭点打电话?”

    林杰虽心情有些不爽,却也接通了来电,“你好,哪一位?”

    电话中传来很好听的知性女声,“林杰,你好!我是谭问兰!”

    林杰一时没有想起这一位是谁,忍不住重复道:“谭问兰?”

    “嗯,我是谭问兰,安可梦的心理医生!”

    林杰立时想起她是谁了,气质出众,知性优雅的心理咨询专家,谭问兰博士。

    他站起身,朝林淼、凌梦娇等人示意她们先吃,不用等自己,就出了餐厅,来到客厅,说:“谭博士,你这个时间点打过来,可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

    电话里,立时传来谭问兰满是歉意,还有些急迫的声音,“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打扰你用餐了。我这是一时着急,没有注意到,这个时间有些不合适!”

    “按照我的节奏,深呼吸,呼……吸……呼……吸……再看一下外面的风景……”

    林杰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里就传来谭问兰“噗”的一声轻笑,“没想到,你对心理咨询也有所涉猎呢。”

    林杰呵呵一笑,说:“看电视学的,我这纯粹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呢!”

    谭问兰称赞道:“不算是耍大刀,真的很管用,我现在的心情,确实放松了许多!”

    “林杰,谢谢你!”

    林杰收敛的笑意,道:“谭博士,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打这个电话是所为何事了吧?”

    就听谭问兰沉声道:“我现在老家苏南省金陵市的一家医院里。”

    “我的外甥,今年才十八岁,正是一个不知道轻重的年龄。在大年三十那一天,骑摩托车狠狠的摔了一下,造成多发性颅骨骨折,左眼眼球爆裂!”

    “经过手术,他脱离了生命危险,今天才第一次苏醒。”

    “但是,他仅存的右眼,却也感受不到任何的光线。”

    “医生经过详细检查,说这是外伤引起的视神经传导中断造成的失明,只能通过服用的药物、注射营养眼睛和神经的药剂来治疗。”

    “我是知道的,这种治疗效果,我外甥复明的希望,是微乎其微的。林杰,我想询问一下,你可有什么切实的办法?”

    林杰就有些头疼,本能的推托道:“谭博士,你打错电话了吧?你应该和陈石教授联系,请他给你推荐神经外科专家或眼科专家才是啊!”

    林杰就听到,电话里传来几声粗重的呼吸声,接着是谭问兰请求的声音,“林杰,我知道自己这样做,不道德,违反了心理医生的职业操守。”

    “但是,我是没有办法了。”

    “作为安可梦的心理医生,她知道的一些事情,我也是知道的。林杰,请你帮帮我!”

    丫丫的!

    林杰心中咒骂一声。

    他心中也有所预料,随着自己的名声,在小圈子里慢慢的扩展,这样不期而来的事情,会越来越多的找上门来。

    这对他来说,算是好事,也算是坏事。

    好事是,可以获得超出正常水准的酬劳,还可以获得对方的人情。

    坏事是,一旦治疗效果不佳或出现意外,或者直接拒绝接手治疗,对方就有翻脸不认,出手整人的危险。

    这个年代,人心隔肚皮,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之徒,可是比比皆是。

    林杰淡淡的道:“谭博士,对于这种情况,我的治疗办法就是手术了。”

    “你也是一名医生,想必很清楚,手术是一种创伤性很大,风险性也很大的治疗办法,不能保证一定有效果。”

    “没有效果的话,你的外甥就只能是一辈子与黑暗为伍了。”

    林杰的话,显然让谭问兰有些犹豫,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从手机中传出她的声音,“林杰,你让我想一想,好好的想一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