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妙手心医 > 第356章 机会只有一次
    面对石景山的控诉,林杰没有直接回应,只是从笔记本电脑的文件夹里,调了一份作业,投放在了投影布上。

    “石景山,这是你的作业。”

    林杰赞许道:“不得不说,很厉害呢,是字数最多的一份,合计是两万六千多字。单纯看这份作业,是所有提交的作业中,写的最全面,疾病列举最多的一份。”

    听到这,石景山哼了一声,讥讽道:“难道是因为我的作业太过优秀,超乎你的想象?亦或是,这份作业列举出的疾病种类超过了你的认知?”

    “这让你嫉妒了吗?”

    林杰不以为然的说:“我也希望如此啊,问题是,别说让我嫉妒了,就是距离让我认可的标准,你还都有一段颇为遥远的距离。”

    他又补充了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说:“估计你努力一辈子,都弥补不了这个差距。”

    没有兴趣欣赏石景山青筋直冒的额头,林杰转身指着投影,道:“这份作业中,造成肺部损伤的疾病,被条理分明的分成了三部分。”

    “第一部分是导致肺部损伤的源发性疾病;第二部分是导致肺部损伤的各种呼吸道疾病,还有传染性疾病;第三部分是导致肺部损伤的身体其他器官病变。”

    林杰操作了一下电脑,把早就做好的一份文档,投放在投影布上。

    “这是我截取这份作业的三部分,各自对肺部损伤的一些具体描述,谁能发现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林杰立时注意到,外貌如张飞一般粗犷的萧刚豪,露出了迷之微笑,立刻点名道:“萧刚豪,我看你似有所得,说一下你的想法!”

    萧刚豪开口道:“林老师,既然被你点名,那我说一下自己的粗浅见解吧。”

    他又进一步解释道:“这属于我的个人见解,不一定对啊,仅供老师和各位同学们参考。”

    “老师从每一部分中,分别截取了五条肺部损伤描述,与另外两部分的描述内容分别对应。”

    “仔细分析一下,我们就会发现,虽然各部分描述的名词术语有所差异,但实质上,这相对应的三条描述的肺部损伤,实质就是同一种损伤症状的检查体征。”

    萧刚豪嘿嘿一笑,道:“同一种损伤症状的检查体征,用三种不同的医学术语来描述。一两条还说的过去,但在同一份作业中,却出现五条,或许还有更多……”

    “或许……或许……这份作业,我的猜测是,不是一个人完成的吧!”

    见石景山的脸色嗖然而变,林杰冷笑道:“还或许,这是石景山同学在故意显摆自己的知识渊博也说不定呢。”

    “陈教授说过,滨海大学最不缺的就是各种人才。”

    “这样吧,为了不冤枉每一人……”

    林杰很是认真的提出了建议,“我们请陈教授去邀请学校的一位语言专家,对这三部分的用词习惯,行文结构、语法特点等方面,做一个专业的分析。”

    “请语言专家最终来判定一下,这份作业究竟是不是一人所写!”他看向脸色阴沉似水的石景山,嘲讽的问:“石景山同学,你说,这样好不好?”

    “不必了!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石景山没有慌张的表情,语气冷冷的道:“你深得导师喜爱,又是院校的红人。这样的事情,没有人会愿意冒着得罪你的风险,站在我这个小人物一边,为我说话的。”

    他忽的有些认命,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说:“罢了,你无非就是不想让我出现在你的课堂上,我成全了你就是,我这就离开!”

    这话说的,石景山就像是被林杰泼了脏水,迫于强大的外部压力,而不得不委曲求全,忍辱负重,生受了这份委屈似的。

    见他这副鬼样子,林杰也来了气,也不再见好就收,而且林杰也确实因为赖浩明一事,对这位石景山产生了十分不好的印象。

    林杰眉梢一挑,再次开口询问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准备退场的石景山,“石景山,周一,你是不是整个下午,都跟着陈教授在附属医院忙碌?”

    “当然!这一点,你可以去向导师求证的!”石景山不屑的回答。

    林杰点头道:“我还听说,周一晚上,你是和几个老乡聚会,大概十点才回的宿舍?”

    石景山脸色就是一沉,语含激愤的反问:“林杰,我在私人时间要做什么事情,你也要管一管吗?”

    林杰笑了,挥了挥手,说:“我怎么会有那么多闲心,管你们闲暇时间做什么!我只是看出了,这份作业的问题所在。生怕冤枉了你,就做了一个小小的调查。”

    “这份作业,如你们所见,一共是两万六千多字。我就想问一下,石景山,你一小时能打多少字呢?二千字,三千字,还是五千字?”

    “我问你,周一,你是在哪个时间段,完成这份作业的?”

    这的问题一问,在教室的所有人,就是心生恍然。

    又不是专业的速记员或打字员,还要不时的思考问题答案,平均一小时能打个一两千字,就算是顶天的速度了。

    这么一算,这两万六千多字,至少也需要十个小时的时间。

    按照石景山在周一的时间线来分析,他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这一份作业。

    石景山的脸色黑的如锅底,深深的看了林杰一眼,转身面对教室中的所有人,大声道:“这件事情,你们或许不信,但我还是需要解释一下!”

    “林杰布置的这个作业,巧合的是,在我过往长达二十多年的医学学习和工作生涯中,我曾经做过类似的总结!”

    “我还可以告诉你们,这总结并不是在同一个时间做的。最早的那一份,是在七八年之前,最近的那一份,也是一年之前。”

    “周一,我的事情有些多,回到宿舍才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做这份作业了,不得已,就用自己之前做的总结,拼凑了一下。”

    “由于时间紧,我也没做详细的检查和修订,就用邮件发了出去,导致出现了同一种损伤症状的检查体征,出现了用不同医学术语描述的情况。”

    “这份作业,我必须承认,这确实是我的敷衍之作。”

    “但是……”

    石景山义正言辞的说:“我绝对没有请人代写作业,这一点,我愿意以我的人格做担保。”

    他又慷慨的道:“各位,我们认识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

    “有人短则一年,有人长则两三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我石景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们也应该了解了一个七七八八。”

    他忽的转身一指林杰,喊道:“你们是相信这样一个甫一开学,就搞风搞雨的林杰,还是相信一直与你们相伴的我,你们自己衡量吧。”

    “如果信我的话,就跟着我一起走,让林杰一个人作天作地!我可不相信,导师会容忍他这样胡作!”

    “相信我,就都跟我一起走!”

    伴随着这话,石景山还猛一挥手,雄赳赳,气昂昂的,像个胜利者一样,大步出了教室。

    还别说,还真有人跟着他走的。

    原先站着的几人,除了马洪敏外,都跟着石景山出了教室。

    包括站着的马洪敏,教室内总共还有十五人,林杰就是一皱眉,诱惑道:“我没有点名的你们,看着我顺眼,不满意我的作为,其实也可以离开的,我不会有意见的。”

    “你们放心,即便是先前离开的那些人,我也不会向陈教授打小报告的。你们不想接受我的胡作非为,真的可以离开的,以后也不会受到任何的惩罚。”

    方含蕊忍不住开口,有些埋怨的说:“林老师,你好像巴不得我们都走了似的。你这是多么不愿意教我们啊!”

    林杰点点头,直言道:“说实话,不是我不愿意,是你们人数太多了。我精力有限,最多也就是能照顾七八个人。”

    这话令还在留在教室的人,都心生不安,纷纷打量着身边的人,露出了警惕的眼神,他们可都是妨碍自己留下的竞争对手啊。

    “林老师,我不会离开!请不要赶我走,我要留下来听你讲课!”马洪敏带着哭音道。

    林杰轻声道:“我说过的,被我点名的人,可以留下来旁听。你没有选择离开,获得了旁听的资格,坐下吧!”

    “各位……”

    见没有人再离开,林杰沉声告诫道:“医学知识的学习,容不得半点敷衍和作假。你现在的一个疏忽,将来有可能就会让病人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我这里,你们每一人只有一次机会,不要奢望着悔过和二次机会。”

    “想像一下,将来因为自身的疏忽,造成病人死亡,那死去的病人,还有重新活过来的机会吗?”

    林杰无比严肃的道:“生命只有一次,你们的机会也只有一次。请牢记这一点,你们需要全身心的完成我交代的每一件事情。”

    “现在,开始上课,我来讲肺这个器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