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老公,抱紧我 > 第124章 可以吻回去
    第124章 124可以吻回去

    “我来布置。”

    苏鸾笑眯眯地承诺。

    慕遇城眼里闪过意外,“你有时间吗?”

    马上年关,他们都很忙的。

    苏鸾点头,“想有时间就有时间。”

    慕遇城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当即笑道,“鸾鸾说得不错,那就把筱语的房间交给你了。”

    隔壁包间里,桑一一收起手机,生硬地说,“刚刚谢谢你啊。”

    司弈瞥嘴,“说得这么没诚意。”

    “刚才我让你胡乱说一个名字,谁让你说你自己的名字?”桑一一不悦的皱眉。

    姓司的人那么少。

    他说自己姓司,这下倒好。

    她妈妈竟然还认识他父母。

    她能谢他一声就不错了。

    “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为什么要说别人的名字,这是对我父母的侮辱。”

    司弈振振有词。

    桑一一小脸变色,“那现在我妈知道了你,肯定会马上给你爸妈打电话的。”

    “打就打呗。”

    “司弈,你……”

    “正好,我也需要一个女朋友,我们相互合作。”司弈嘴角勾起一抹痞笑。

    桑一一盯着他那笑容看了几秒,“你早有预谋的?”

    “什么早有预谋,是你让我帮你忙的。”

    服务员推门进来上菜,桑一一收敛情绪,红唇紧抿着。

    司弈的目光落在她娇嫩的红唇上,莫名的,就想起了上一次在洗手间吻她的画面。

    服务员上了菜离开,包间里又恢复了安静。

    桑一一看着满桌的佳肴,淡淡地说,“算了,过些天你再告诉你爸妈,我们分手了就是了。”

    “过些天……”

    司弈的话没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

    桑一一惊愕地望着他手机,用眼神询问他,是不是他父母打的。

    “你可别乱说话啊。”

    她不放心地交代。

    要早知道这个男人这么不靠谱,就不该找他演戏。

    **

    苏鸾回到公司的时候,桑一一已经等在她办公室了。

    “一一,怎么不高兴,是不是司弈又惹到你了?”

    苏鸾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笑眯眯地问正一口一口啃着苹果的桑一一。

    桑一一看她一眼,不说话。

    苏鸾轻轻一笑,拿起一个苹果。

    “你没吃饭吗?”

    “吃了一点,被司弈那个混蛋气死了。”

    桑一一嘴里还有苹果,话说得有些含糊。

    苏鸾眨眨眼睛,“司鸾怎么你了,难道又强吻你了?”

    上次被司弈强吻,桑一一有跟她说的。

    桑一一听见她的话蓦地恼怒,“该死的,我要是打得过他,一定把他打成肉酱。”

    她说完,又狠狠咬一口苹果。

    完全把手里的苹果当成了司弈来发泄。

    苏鸾关心地看着她,“一一,说说怎么回事?”

    “我妈打电话,我就让他帮着演一下戏……”

    原来,司弈接的电话是他老妈打的。

    不像桑母,只是让司弈说句话。

    司母显然更难应付,她直接让司弈发一张亲吻桑一一的照片过去才相信。

    于是,司弈就真的亲了桑一一。

    偏偏通话还在继续,桑一一恼羞成怒也只能忍着。

    听完她的讲述,苏鸾很不地道的笑出了声。

    “一一,你应该高兴啊,不仅有了男朋友,未来婆婆还对你这么喜欢。”

    “阿鸾,你不许笑,那只是演戏好不好,我是脑袋被门挤了,才会抓着司弈帮忙。”

    那个混蛋还说,她要是觉得吃亏,可以吻回去。

    桑一一想想就生气。

    她是傻了还是傻了,吻回去不更吃亏了吗?

    “那你还回去吗,还是听伯母的话,留在Z市。”

    桑母说,既然司弈在Z市工作,那她也不用回去,就留在Z市找份工作。

    “留下来啊。”

    桑一一笑着回答。

    她可不能回去等着她妈妈拆穿她。

    “可马上春节了,你不可能再找工作呀。”

    “我春节过后再找工作,现在正好帮你陪陪阿姨,你可以放心的忙公司的事。”

    “一一,你真是太好了。”

    苏鸾感动的抱住她。

    桑一一嗔笑,“我再好,也比不上你的慕少对你好啊。”

    “你们都好。”

    苏鸾发自肺腑地话。

    因为有他们,她才能度过最难的时候。

    桑一一知道扔了手中的苹果,“阿鸾,你再抱着我,我就不洗手就抱你啦。”

    苏鸾忙放开她。

    **

    “诗诗,你到底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白静柔看着坐在对面的白诗诗。

    她让她回白家说,她也不回。

    白诗诗没说话,直接把一个信封递给她。

    白静柔眼里闪过狐疑之色,拿起信封,打开查看。

    白诗诗心里冷笑,面上神色平静地看着她白静柔脸色变化。

    看清楚相片,白静柔顿时白了脸。

    惊愕的睁大眼睛,“诗诗,你这相片是哪里来的?”

    “反正不是假的。”

    白静柔拿着相片的手在发颤,她难以置信地红了眼睛,“怎么可能,爸爸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白诗诗冷冷地说,“姐,咱们的爸爸就是一个风流男人,当年也是他勾引我妈的。”

    白静柔蓦地抬头朝她看来。

    “这些相片,你有告诉我妈吗?”

    “还没有。”

    白静柔迅速的冷静下来。

    “诗诗,不管爸做了什么,他都是长辈,我们无权干涉。”

    白诗诗故作生气,“姐,难道你就这样算了,如果哪天爸和阿姨离婚,娶那只狐狸精呢?”

    “不会的。”

    白静柔厉声打断。

    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可是听说,那只狐狸精已经怀孕了,谁知道她肚子里是男是女。”

    白诗诗的话出口,白静柔脸色白得更厉害了。

    “你说,这个女人怀孕了?”

    白静柔捏紧了手里的相片。

    “是的。”

    “诗诗,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白静柔话题突转。

    白诗诗轻轻一笑,“姐姐,你想多了。”

    “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白静柔低头冷冷地看着相片上的女人。

    淡淡地说,“我不像你可以随时外出,有些事我做不了。”

    “姐姐想让做什么,吩咐我也是一样。”

    白静柔抬头看着她,片刻后,才一字一顿的说,“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生下来,私生子这个词会影响他整个童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