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老公,抱紧我 > 第251章 是真的
    第251章 251是真的

    “鸾鸾,你说,是慕子阳告诉你的?”

    听了苏鸾的叙述,李岩睿神色变得严肃。

    苏鸾点头,“他是这样说的,我还没有告诉遇城,他出国了。”

    李岩睿看着她紧拧的秀眉,安慰地说,“也许慕子阳是骗你的。

    他选在遇城出差的时候告诉你,就是想把你手中拥有的慕氏集团的股份夺走。”

    苏鸾牵强地笑笑,“我也希望他是骗我的。”

    可是,她心里不安得很。

    直觉告诉她,慕子阳不是骗她的。

    李岩睿温和地说,“鸾鸾,你先别着急,方丛凤这两天被提审了几次,都什么也不肯说。

    方承山也和她一样,一直不肯开口。

    现在要知道慕子阳说的话是不是真的,还可以问一个人。”

    “姨父指的是白静柔吗?”

    “不错,我那天听遇城说,方承山父女和白擎刚他们做的那些事,有许多是白静柔告诉他的。

    既然白静柔知道得那么多,遇城去G市的时候她又是跟着的。那她就有可能也知道。”

    “姨父,我有个问题不知该不该问。”

    “你说。”

    “白擎刚犯的事,怎么没有牵连到白擎春他们。”

    苏鸾问出心中的疑惑。

    李岩睿喝了一口茶,才不紧不慢地说,“这就是他们的高明之处。

    白擎刚犯的那些事,要说和白擎春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相信。

    可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任何的证据,说和他们有关系。”

    “我明白了。”

    苏鸾拒绝了李岩睿请她吃晚饭的邀请。

    从他办公室出来,她便直接拨出白静柔的号码。

    她走完了长长的大理石台阶,电话一直响,没有接听。

    苏鸾今天特别的烦燥。

    她又拨了一次,还是没有人接。

    反正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苏鸾让安容开车直接回北江九号。

    她不知道白静柔如今住在哪里。

    白擎刚逃走后,白家的别墅就被没收了。

    苏鸾想到了阿木。

    阿木一直跟在慕遇城身边的,而这次慕遇城出差,并没有带着他。

    一回别墅,苏鸾就叫来阿木问他知不知道白静柔现在哪里。

    阿木先是一愣。

    过了两秒才不解地问,“少夫人,您找白静柔做什么?”

    “我有事找她。”

    “也不知道她对大少爷说了些什么,大少爷让我把她安排住进了酒店。”

    阿木语气不好。

    他对白静柔很不喜欢。

    苏鸾眼睛一亮,立即说,“你现在带我去找她。”

    “少夫人,你找她做什么,她整天肖想大少爷,你不讨厌她吗?”

    “不讨厌,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找她。走,我们现在就去。”

    苏鸾说着,从沙发里站起来就走。

    阿木看着她,不解地摸摸脑袋。

    “走啊。”

    苏鸾走出沙发,回头又喊他。

    阿木“哦”了一声,跟上她的脚步。

    有阿木开车,苏鸾让安易和安容不用跟着去了。

    但安易和安容不愿意,还是开着车跟着一路到酒店。

    白静柔不在房间。

    酒店的服务员说,她下午出去了。

    苏鸾又拨通她的电话。

    这一次,终于在手机响了许久后,白静柔接了电话。

    她的声音幽幽地传来,像幽灵一样,“喂。”

    “你在哪里?”

    苏鸾直接问。

    没有心思和她客套。

    “我在墓园,你来吧。”

    “我在你住的酒店等你。”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酒店。”

    白静柔说完,挂了苏鸾的电话。

    苏鸾又和阿木赶到墓园。

    在慕遇城父母的墓碑前,找到了白静柔。

    她像个幽灵一样的,穿着一身的白。

    一个人坐在墓碑前。

    苏鸾皱了皱眉,站在她身后看着墓碑上,慕遇城父母的照片。

    “苏鸾,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伯母很喜欢我。”

    白静柔的声音带着三分笑意,她说话时,仰着脸望着她。

    苏鸾面上神色不见任何的变化,心里骂了一句神经病。

    “小时候,伯母就说,要我长大了给慕大哥当新娘。”

    “要不是你父亲和方丛凤他们一起害死了遇城的妈妈,你的愿望或许能实现。”

    苏鸾看着墓碑上女子微笑的容颜。

    遇城和他.妈妈有几分相像的。

    白静柔苦涩一笑,“是啊,如果不是我爸鬼迷心窍,和方丛凤他们一起……”

    “白静柔,你知道那么多,你肯定也知道,遇城上次在G市遇刺,那把匕首有问题对不对?”

    苏鸾打断她的话,冷声问。

    白静柔神色一僵。

    看着她的眼神里写着震惊。

    苏鸾的心,却狠狠一沉。

    她不用再回答,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匕首上有什么?”

    苏鸾抿抿唇,声音多了一丝锐利。

    白静柔忽然笑了。

    看着苏鸾的眼神充满了嘲讽,“苏鸾,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苏鸾怒瞪着她,“你不是很爱遇城吗,那你怎么能让他们伤害他?”

    “不是,我也不知道,是方丛凤干的。”

    “那你告诉我,匕首上是什么,遇城知不知道?”苏鸾眼神锐利地盯着她。

    生怕错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

    白静柔沉默着。

    她越是着急,她就越是不告诉她。

    苏鸾忽然上前把坐在地上的她拉起来,“白静柔,你说话啊,你哑巴了吗?”

    白静柔低呼了一声。

    然后离怒挣扎,“苏鸾,你放开我,你这个疯子,你弄疼我了。”

    她可能没想到,苏鸾会这么野蛮。

    苏鸾用尽了力气捏着她手臂,发狠地道,“你要是不告诉我,我不仅会弄疼你,还会杀了你。”

    白静柔疼得皱紧了眉头,忽然冲苏鸾大声吼,“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你以为我不想知道吗?”

    “我爸只告诉我,那是一种没药可治的病毒,会让慕大哥生不如死。”

    苏鸾如五雷轰顶,脸色煞白。

    抓着白静柔手臂的双手松开。

    她身子往后退开了一步。

    拧紧了眉,必须用尽力气,才能压下心头翻江倒海的慌乱。

    脑子有,乱糟糟的。

    白静柔的话,带着回声。

    她下意识地摇头,甩掉她的话,不相信地问,“你故意骗我的对不对?

    你父亲也参与了,那他肯定知道,也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生不如死四个字,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心脏,苏鸾呼吸变得不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