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老公,抱紧我 > 第371章 路少好威风
    吃完饭,李岩西火急火燎的出门赶着去医院上班了。

    路少松带着苏鸾出门。

    “去哪儿?”

    苏鸾不想和李岩西离得太近,所以没坐副驾驶,而是坐了后座。

    “我的朋友们有个私人聚会,他们想见见你。”

    路少松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温声答话。

    苏鸾皱眉,她是不想和路少松的朋友打交道的。

    但又不好说什么,只偏过头看着车窗外,不再说话。

    看到她默许,路少松满意的勾起嘴角。

    如果是失忆之前,她绝对是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车子在一家会所门口停下,有服务生快步走过来招呼:

    “路少,贾少他们已经到了。”

    “嗯,帮我把车停

    一下。”

    路少松下车,也不去拔车钥匙,走到后座打开车门对苏鸾伸出手。

    苏鸾看也没看,默默的从他手边自己下了车。

    路少松眼里有恼怒一闪而过,很快又恢复风度翩翩的笑容。

    “他们很早就嚷着要见你,但我知道你不太喜欢这种地方,就没带你见他们。这回听说我们要订婚,非要庆祝一下。”

    路少松和苏鸾并肩往里走,边走边解释。

    苏鸾点头表示知道,神色倨傲懒散,偶尔一抬头一瞥眼的风情,让路少松一度以为她从未失忆过。

    但,那药是他特意找来的,怎么可能会没效?

    “少松,每次都是你最后一个到。罚酒一杯。”

    路少松刚推门进去,里面正在笑闹的一群人有一瞬间的安静,然后有人笑着端一杯酒过来。

    “喝就喝,怕你?”

    路少松把酒杯接过来直接灌下去,仿佛他喝得只是一杯白开水。

    “人家可是路氏的继承人,每天日理万机,来得晚不是正常的吗?我们这些人闲着,就该来的早点恭候大驾。”

    角落里有人声音响起,语气有点酸溜溜的。

    苏鸾看过去,明灭不定的昏暗灯光下看不清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就看到他手里握着酒杯,半长的头发遮住眉毛,低着头,更看不出表情。

    “自家兄弟说这些话没意思了啊。”

    给路少松递酒那个人先回头冲那人喊了一声,然后回头对路少松说,

    “少松,他喝醉了胡说八道的,你别忘心里去。这位就是叶家失散二十多年的小姐?”

    “嗯,我的未婚妻叶暖。”

    路少松往那边看了一眼,目光冷了冷没做搭理,顺着这个男人的话介绍了苏鸾。

    知道苏鸾和他不亲近,不会给他面子,他也不去碰她,只招呼一声,在沙发上找了个地方坐下。

    苏鸾走到他旁边坐下。

    在这陌生的环境里,只有路少松是她认识的。

    “啪”一声,

    不知道谁开了大灯。

    明亮的灯光让苏鸾的眼睛下意识的眯了一下,等眼睛睁大旁边就来了一个小太妹一样的少女。

    “这个就是叶小姐啊?少松,你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那小太妹用挑剔的眼光看着苏鸾,苏鸾从她眼里看到浓浓的敌意。

    路少松目光一冷,抬头看着少女:“道歉。”

    少女一愣,像是不敢相信的看向路少松。

    “道歉。”

    路少松把手里的酒杯放在面前的桌面上,不轻不重的一声脆响,让少女瑟缩了一下。

    可是明明害怕,少女却依旧梗着脖子不肯屈服。

    “我说的本来就没错啊。你以前的女朋友哪个比她差了?就是林映华那个女人也甩她十条街。”

    苏鸾有点无语。

    林映华她知道。

    虽然没有见过,但之前叶轻潼让她认人的时候给她看过照片。

    扮相妖娆,妆容浓艳的一个女人。

    长得确实不错,但自己还不至于比不上她。

    只是她不喜欢化妆,和路少松一起出来更没刻意修饰过,和这些浓妆艳抹的人相比,确实显得太淡了一点。

    路少松忽然冷了脸,声音冷下来:

    “滚!以后有我在的地方你自己躲远点。记不住,我会帮你长长记性。”

    见路少松动了真怒,少女脸色刷白,就连流转的霓虹灯光都遮不住她的狼狈。

    旁边人见状连打圆场都不敢,不来劝路少松,反而去劝少女先走。

    少女像是也知道路少松说一不二,眼泪刷的一下掉下来,不用别人拽就哭着离开了。

    “路少好威风。”

    啪啪的鼓掌声从角落响起,苏鸾看到之前那个开口讽刺路少松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酒杯,正在鼓掌。

    “杜奇,你今天是怎么了?大家好容易聚一次,别扫兴。”

    见路少松脸色不俞,之前那个人连忙过去苦言劝他。

    “怎么了?许他做还不许别人说了?”

    那个叫杜奇的男人忽然一脚踢开面前的垃圾桶,里面的果皮之类的东西泼洒出来,然后他走过来,满脸不屑的俯视着坐在沙发上的路少松。

    “我做什么了?”

    路少松抬起眼皮看他,看表情倒是一点被朋友背叛的难过,像是面前的人只是无关紧要的。

    “你敢说少宇出事跟你没关系?你眼里就这么容不下人?”

    “一个私生子,还不配让我用手段。”

    路少松冷笑一声,眼里浮现一抹恶意,

    “倒是我听说路少宇好男色,看着洁身自好,其实是对女人不感兴趣,只喜欢男人。看你这么激动,想必你就是他藏起来的那个男人吧。”

    “放屁!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龌龊?路少松,有种你用真本事和少宇斗,暗地里耍阴招算什么。”

    杜奇情绪激动,弯腰拿起桌子上还有半瓶酒的红酒瓶子就要朝路少松砸,还好旁边的人及时拦住。

    倒是路少松一点也没有害怕的表情,甚至连反击的意思都没有。

    他懒散的坐在沙发里,看杜奇的眼神像在看跳梁小丑。

    “你以为他路少宇的手段就干净?我告诉你,我没有动过路少宇。是他自己心术不正,自食其果,别把脏水往我身上泼。我这儿又不是下水道。”

    “什么都是你说的。我告诉你,少宇也是路家的儿子,他也有资格继承路家产业。路少松我告诉你一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杜奇说完,挣开旁边众人的钳制,愤愤的摔门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