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老公,抱紧我 > 第518章 因为我嫌脏
    路少松和林映华的婚礼是在当初他和苏鸾订婚的酒店举行的。

    苏鸾和慕遇城不想惹人注目,早早的到了,坐在角落说话。

    但他们想躲清静,却有人不允许。

    “哟,叶小姐这是来炫耀了,还是来找刺激的?今天是打算来抢婚吗?”

    尖锐的嗓音带着让人不舒服的刻薄,穿着华丽礼服的女人顶着精致的妆容走过来。

    很漂亮,但看起来没多大,眼神林带着小女孩的叛逆和挑衅。

    “你是?”

    苏鸾捧着果汁抿了一口,脸上笑容不失礼貌,目光却淡漠疏离。

    这样的态度有时候更能让挑衅者恼恨。

    本来是给对方添堵的,结果自己心里却堵了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

    “叶小姐贵人多忘事。托你的福,三年前我被路少当众下了面子。”

    少女脸色一下子沉下来,再精致漂亮的妆容也遮不住铁青的脸色,挂着嘲讽的嘴脸完美诠释着丑恶骄纵。

    “哦~原来是你。”

    苏鸾恍然,眼神里也染上淡淡的笑意。

    叛逆少女,那个小太妹。

    换了一身衣服,从小太妹变成了千金小姐,五官虽然依旧带着些许稚气,但比三年前看起来成熟了几分。

    可看起来也有二十出头了,自己二十二就父母双亡,嫁给了慕遇城。

    经历一系列变故,仿佛一夜间长大了,哪有她这么稚嫩,不知天高地厚?

    苏鸾这样的作态和神情更加激怒少女,铁青了脸调转矛头冷嘲热讽:“路大哥对你也只是玩玩。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配不上路大哥!”

    “小妹妹,我想你搞错了。”

    苏鸾眼里笑意更浓,嘴角的弧度却带着嘲讽,“第一,不是路少松不要我,是我们叶家退的婚。第二,我原本有丈夫,是他路少松用尽手段拆散夫妻。第三,我今天来这里是路少松自己亲自邀请的。如果你有不满,去把路少松叫来让他赶我走,我会非

    常感激你。”

    白慧愣了一下,眼神在慕遇城身上扫了扫,心里打起了鼓。

    不可否认,路少松的五官很漂亮,带着淡淡邪气的笑容也很吸引人。

    可这个男人比起路少松丝毫不差,没有路少松的邪气,俊美的脸上表情淡漠,气质矜贵,只静静坐着,什么都不说就有一种天生的压迫力。

    男人看着苏鸾,虽然没有因为自己的挑衅动怒,有维护苏鸾的言语和举动,但看着苏鸾那专注的目光不容忽视,深眸含情脉脉,不容忽视。

    有这样的优质男人深情厚爱,如果苏鸾还去勾引路少松,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就是天生的水性杨花。

    两种可能,白慧先入为主,直接认定了后者。

    “哼,随你狡辩。我不会让你破坏路大哥婚礼的!”

    说完,微微抬起洁白的下巴,一副守护者的姿态。

    “你开心就好。”

    苏鸾兴致缺缺的又喝了一口果汁,水眸迎上慕遇城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笑,生生在这热闹的场所里辟出一块天地。

    “叶家都快完了,你还在这里和人打情骂俏。叶暖,你有没有一点羞耻心?你叶家千金的身份已经不配待在这里了。你最好自己滚蛋!”

    白慧现在的感觉就好像狠狠一拳打出去,拳头却从对方身体里穿过去,力道用空导致心里空荡荡的,一股无名火蹭蹭往上蹿。

    就算激怒苏鸾,在这里大闹一场,破坏路少松的婚礼她也在所不惜。

    “白家生了这么蠢的女儿,别说取代叶家。能继续在帝都混下去都是奇迹。”

    慕遇城深眸一暗,面色沉凝的望着白慧。

    她的挑衅苏鸾可以解决,根本不用他出面。

    可她几次三番辱骂苏鸾,还故意抬高声音吸引别人视线,无形中让这个角落成为整个酒店的中心,由不得慕遇城不怒。

    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慕遇城的视线仿佛把白慧冻结在原地。

    白慧脸色煞白,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她仗着白家,还有哥哥和路少松的关系,从小在帝都没人不敢招惹的。

    从没有人仅凭一个眼神,两句话就让她从心底里升起恐惧和无力的感觉。

    慕遇城却没兴趣多和她纠缠,说完话就站起身把苏鸾拉起来要走开。

    这个角落因为白慧的缘故,有很多人已经看了过来。

    他虽然在各地发展,但从没上过报纸,没接受过媒体采访,也没把势力延展到帝都,所以别人只会奇怪他是谁,未必认得。

    但苏鸾不一样,托路少松的福,她在帝都贵圈里声名赫赫。

    一旦有人发现她就是几个月前和路少松解除婚约的叶暖,免不了冷嘲热讽,或者有色眼光。“你算什么东西,敢看不起白家?别以为你有多厉害,在帝都你连给本小姐提鞋都不配。别以为有叶家撑腰你们就有多厉害。不就是一个傍上叶家的小白脸吗?叶家的药吃死了人,要不了多久就要倒了。没

    有叶家撑腰,你们还敢这么嚣张,当心出门被车撞!”

    回过神的白慧一股怒火冲天而起,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慕遇城的眼神和几句话吓退,让她觉得颜面尽失,恼怒之下想也不想出声讽刺。

    “别以为我不敢打女人。”

    慕遇城放开苏鸾的手,一步步朝她走过来。

    明明步伐稳健,踩在地面上几乎没有声音,听在白慧耳朵里却像是踏着战鼓的鼓点一样,每踏出一步气势都怒涨几分,仿佛两人中间的空气随着他走过来都被挤压浓缩一般。

    在慕遇城离她只有三步远的时候,被挤压到极致的空气仿佛到了一个临界点一样。

    他再近一步,白慧惊恐的尖叫一声,跌坐在地上。

    慕遇城微微弯腰,居高临下的俯视她,眼底的嘲讽像最恶毒的尖刀一样狠狠剜进白慧心底。

    “我确实不敢。”

    欺负完小女孩,慕遇城忽然勾起薄毅的唇,笑容充满恶意,看白慧的眼神像看着什么垃圾一样,满满的嫌弃,

    “因为我嫌脏。”轻飘飘的五个字像古代刑法中的烙铁一样,在白慧心底打下烙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