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老公,抱紧我 > 第536章 含饴弄孙也不错
    桑一一想想一下那样的局面,简直不要太美。

    狠狠地打个哆嗦,毫不犹豫的摇头。

    老妈太可怕,好不容易脱离魔爪,怎么能再主动送过去?

    到时候老妈再和婆婆合体,一个棍棒加身,一个不停灌蜜糖哄她多生孩子,那样的生活想想就让人打哆嗦。

    “一物降一物啊。”

    苏鸾见慕遇城轻易制服桑一一,忍不住笑起来。

    林书瑶也笑。

    “我和鸾鸾不一样,我们是好朋友。你和司奕也是好朋友!”

    桑一一不服气。

    “桑伯母和弈的妈妈关系不好?”

    慕遇城淡淡扬眉,再问一句,“还是说桑伯父和弈的爸爸关系不好?”

    桑一一把头摇成拨浪鼓,爸妈和公婆见面亲家长亲家短的简直不要太亲热。

    尤其是妈妈和婆婆在一起,看她的眼神仿佛都带着奸诈,害她心惊肉跳仔细考虑自己有什么可让她们算计的。

    “慕大少爷我错了,我不该觊觎您家小公主。”

    桑一一磨牙,乖乖认错。

    “做错能改善莫大焉。”

    慕遇城接受道歉,把泡泡放回地上让他去和筱语玩儿。

    桑一一扶额,以前脑抽了吧,怎么会认为慕遇城是天下一等一的好男人?

    这腹黑的也没谁了吧。

    门铃适时响起,外面响起童姨的声音。

    没多久,就听到叶淮彦和江蔓的声音响起。

    苏鸾眼睛一亮高兴的起身:“爸妈来了!”

    她刚走到门口,就见三个人走在院子里,李岩西也来了。

    在他们身后童姨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里面似乎是蔬菜之类的。

    “本来应该我们去帝都的,还要你们赶过来。”

    苏鸾把叶淮彦手里买的水果接过来,把人迎进屋里。

    “特殊时期,你们不方便去帝都,我们来也是一样的。正好过来散散心。”

    江蔓微笑,踏进客厅看到一屋子的人微微愣了一下,又笑起来,

    “那就是桑一一和司奕的儿子吗?长得真好看。”

    “公司最近怎么样?还好吗?”

    苏鸾把水果放下,挽着江蔓的手臂坐下,又给三个人倒了热水暖身子。“还好,我们要做的事情不多,不是很忙。只是公司运转勉强够支付那些人的医疗费用。死亡赔偿也已经付清了。只等着遇城把慕氏迁到帝都,我们就能宣告破产,把公司技术什么的都卖了,一次性结清赔

    偿费用。到时候我和你爸就真的享清福了。”

    江蔓笑着,说得轻松,眼底却是说不清的惆怅。

    叶氏是她和叶淮彦一手创办的,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从胚胎到长大,一点点的长起来,一夕之间房倒屋倾,什么都不落下了。

    “慕氏名下也有成药公司,等我们去了帝都,公司交给你们打理吧。”

    苏鸾想到慕氏经营比较全面,好像也有两家医药公司。

    “我们老了,哪有心力再去管什么公司?等宣告了破产,我和你爸专心照顾你养胎。等孩子生下来,含饴弄孙的生活似乎也不错。”

    江蔓知道苏鸾的意思,不过公司在他们手里没了,也算有始有终。

    他们已经老了,没什么心思继续去拼了。

    年轻的时候有心有力,前二十多年为了找女儿身体也都落下了病根,哪还有心力去经营公司?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年轻人的天下。

    “好吧。上周去产检的时候查了性别,医生说是女孩。不过四个月还是不太准,医生也不是很确定。”

    苏鸾点点头。

    产检结果还没告诉过爸妈,见他们确实没有经营公司的意思了,她就把话题转到了孩子身上。

    “公司还撑得住吗?”

    慕遇城看着二老,这两个月仿佛没什么变化,但神态间的疲惫却也掩不去。

    他们多撑一天,就得多付一天的治疗费用。

    或许每个人治疗费用加上生活费只有几千块,但架不住人多。

    那些病人和家属,因为不用自己掏钱,吃饭买东西用的都是最好的,仿佛认定了叶氏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大公司不会被他们吃垮了。

    生活费就几乎比治疗费用还要多了。

    可他们忘了,叶氏只是替人受过,帮他们只是出于道义。

    他们忘了,叶氏在这次事件里,叶氏受害者,还险些家破人亡。

    在所有人都认为假药事件里叶家是主谋的时候,他们讨公道,围堵叶氏办公楼,各种谩骂厮打。

    可是在真相出来之后,只是一句哦,原来叶氏是被人陷害的。

    一句道歉都没有,一点歉意都没有,就心安理得的接受叶氏的补偿和资助,毫不收敛。

    他们也忘了,除了他们自家还有别家,一百多个病人,一百多个家庭,多少个叶氏也会被他们贪得无厌的胃口吃垮了。

    人性本恶,很多人心里都或多或少都有仇富心理。

    他们认定,有钱就是大奸大恶,有钱人没一个好的。

    就拿这次的事情,就算司法部已经证明了叶氏的清白,仍旧有人会冷笑着说:

    有钱的没一个好的,就算这次是无辜的,背地里不知道还有多少别的肮脏。

    还说叶氏被人换药,说不准是对别人干过类似的事情,商业竞争的肮脏手段罢了。

    他们轻飘飘一句,否认了叶氏的一切,在叶氏头上盖下一顶又一顶的黑帽,并不考虑会不会给这个本就岌岌可危的庞然大物加上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觉得是自己的错。

    谈不上愤怒,毕竟世情如此,每个人都不能免俗。

    “有点艰难,不过还好。公司还在出售以前的药,只是没有新药开发了。我们已经解散了研发部。公司职工也已经下了通知。

    有心人已经看出叶氏撑不了多久了,只是没人想到我们会主动宣告破产,所以我们到时候宣告破产会打乱他们的阵脚,这个时间不会很长,但足够你在帝都站稳脚跟了。目前公司营业额勉强和那些巨额赔偿持平,我已经把公司现有资产做了估值,有一大半用于各家一次性赔偿以及慈善捐赠,剩下的也不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