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老公,抱紧我 > 第668章 觊觎我男人的都没有好下场
    “不会又是打赌吧?”

    幻言当初就是打赌输了,要被他奴役十年。

    她至今不知道赌的是什么。

    “回答正确,有奖。”

    慕遇城薄毅的唇角勾起,附身在红唇上烙下轻吻。

    苏鸾红着脸拍他一下,视线转向肖悦,只见她面无表情,仿佛他们讨论的和她无关。

    “白静柔不会让我进去的。”

    见他们丝毫没有征询自己意见的意思,白诗诗咬着下唇找存在感。

    白静柔给她送请柬不过是做戏,是给精神病院那些医护炫耀她可以嫁给路家少爷,毕竟Z市的人不太知道帝都的情况,只知道路家是大户,根本不知道路家的情况。

    当初白静柔因为付不起白诗诗的费用,再加上五体不勤,多少有点大小姐的娇气,很不得人喜欢。

    有些性格泼辣一点的当面冷嘲热讽也是有的,所以她想争这一口气。

    她唯独没有算到,半年前在她离开之后,当白诗诗得知慕子阳的死讯时恢复了神智。

    虽然没有彻底恢复,但情况已经慢慢好转了。

    如果不是她害怕精神病院催问费用,如果不是她急于摆脱白诗诗这个再也不能为她带来慕遇城的些微眷顾,却拖累着她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她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消息。

    “白静柔说了不算。”

    慕遇城淡淡瞥她一眼,眸底划过嘲讽。

    他在此之前已经让安排在路少宇身边的所谓亲信透露了关于白诗诗的消息给路少宇。

    路少宇需要一个妻子证明他不是同性恋,但他不会轻易相信白静柔。

    这个时候出现的白诗诗无疑是送到他手上的把柄,无论白静柔有多不愿意,他都会把白诗诗带到路家。

    白诗诗一脸不解,但她知道慕遇城不会说没把握的大话。

    心头忽然发寒,一切都在慕遇城的掌握之中,包括她的求救吗?

    不过,只要能报复白静柔,哪怕被慕遇城掌控又如何?

    “婚期定在什么时候?”

    苏鸾问。

    “还有一周。”

    白诗诗不情愿的回答。

    苏鸾皱眉:“我们在帝都怎么一点消息都没听到?”

    “一个私生子的婚礼能有多浩大?有路老爷子在上面压着,路奇平就是想给他办的体面一点都不行。”

    慕遇城满脸不屑。

    “真是可悲啊。白静柔自以为找了个靠山,没想到成了别人争夺家产的工具。”

    苏鸾好心情的拍拍手,眉开眼笑。

    她的善良从来不会给白静柔姐妹。

    “这么幸灾乐祸?”

    慕遇城深眸含笑。

    “那当然,觊觎我男人的都没有好下场!”

    苏鸾抬起下巴,一脸傲娇。

    慕遇城哈哈大笑,苏鸾这用心维护的样子很对他的胃口。

    白诗诗脸色难看,一脸嫉恨。

    凭什么!凭什么这么优秀的男人都要为苏鸾着迷。

    难道慕遇城看不到她的恶毒心肠吗?

    子阳哥哥是这样,慕遇城也是这样!

    她苏鸾有什么好?凭什么让这么多优秀的男人围着她打转?

    “我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恢复神智的。”

    苏鸾眸光一转,对上白诗诗的眼神。

    只觉得好笑,她实在找不到白诗诗恨她的理由。

    如果说是她抢走了慕子阳,白诗诗认识慕子阳比她要早,如果两人互相有意思的话在此之前就在一起了,哪还有她什么事。

    以前慕子阳确实对白诗诗有好感,并且在和自己交往的时候也和白诗诗暧昧不清,事事以她为先。

    但慕子阳从来没考虑过她,因为他骨子里是看不起白诗诗私生女的身份的。

    如果说要恨的话,哪怕排除她盗取苏氏新品资料,联合白擎刚慕子阳等人害死爸爸,以及后来找神经病刺杀自己和妈妈这些。

    单说之前她插在她和慕子阳中间,破坏两人感情,觊觎朋友的男朋友这一点,也该是自己恨才对。

    不过现在想想她该感谢白诗诗。

    因为白诗诗的存在,她和慕子阳的感情才会一直不温不火的没有进展。

    当慕子阳想稍微亲近一点的时候,白诗诗总会状况百出,让慕子阳没工夫顾及自己。

    或者就是当她想要放更多感情在慕子阳身上的时候,心里对白诗诗有些芥蒂,而下意识的排斥疏远。“照顾我的护士讨论说子阳哥哥死了,我不相信,要出去看。用了半个月时间才让他们相信我恢复了神智。可他们联系不上白静柔,我又找不到可以帮我交治疗费的人,又怕出去后再被警察局抓回去,就一

    直装疯卖傻。直到一周前接到白静柔的请柬,我知道白静柔肯定要找你们麻烦,慕少一定会帮我的。”

    白诗诗眼里射出恨意。

    凭什么白静柔在利用了她,伤害了她以后可以潇洒的去当少奶奶?

    血缘算什么?

    她只是个私生女,白静柔对她的好只是为了利用她。

    在白擎刚势大的时候,她巴结她,在她面前像个跟班一样小心翼翼的讨好。

    在自己疯掉以后,她利用自己在慕遇城那里刷好感。

    没用了就又打又骂拿自己撒气,甚至不管不顾远走他乡,丝毫没考虑过把她一个人丢在精神病院会怎样。

    后来费用不够了,精神病院虽然没有把她赶出来,却把她送到了多人一间的病房。

    每天听着一些癔症病人嘀嘀咕咕,大半夜还有人臆想她是面团,要来揉面。

    每天她都过的战战兢兢,唯恐一睡觉被某个同屋的病人当葱头切了。

    有时候她都恨不得自己重新疯掉,至少不用忍受那些。

    这一切,都是白静柔害的!“你倒是聪明。可惜我们不是帮你。白诗诗,你当初判刑判了五年对吧?在外面住了三年,在监狱里呆的还不到半年。别妄图让路家护着你。他们可以让你不再回到精神病院,却不能保证你不回监狱。路家

    那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希望你不会做出什么糊涂事。”

    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苏鸾懒得听白诗诗对白静柔的恨有多深。

    左右不过是小白花和白莲花的故事罢了。

    就看谁的段位比较高了。她只是提醒白诗诗,监狱里还挂着她的名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