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宁初苦笑一声。

    疼她爱她的男人,她已经错过了,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了吧!

    宁初没时间伤春悲秋,她叫了出租车,跟老太太加了件衣服,戴了口罩和帽子,带着她坐到了出租车上。

    出租车驶出疗养院没多久,宁初看到了宁东海的车。

    想到他等下会看到的一幕,宁初心里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

    没有哪个小孩子不渴望得到父母的爱,进了宁家后,她处处小心,努力上进,争取不给宁家人丢脸,可是,她得到的是什么?

    宁初咬咬唇,今天的事,她一点也不后悔。

    如果不是丁曼丽,那就会是她,即便今天没有得逞,丁曼丽还会设计她更多次……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过去的那些年,她已经受够了!

    车子驶出去十多分钟后,天空下起了大雨。

    上到高架桥,司机突然踩了个急刹车。

    宁初赶紧扶住老太太的身子,透过后视镜看向司机,“师傅,怎么了?”

    “不好意思小姐,车子好像出了点故障,我下去看看。”

    看着冒雨跑出去的司机,宁初连忙从包里拿出备用雨伞,推开车门下去替司机撑到头顶。

    黑色劳斯莱斯轿车里,庄蕊看着坐在她对面看文件的清冷男人,她试图找各种话题引起他注意。

    “瑾言哥哥,今天谢谢你能来我们家新开的孤儿院剪彩,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容瑾言没有抬头,嗓音淡淡的回了句,“晚上公司有事。”

    “瑾言哥哥,我刚回国,发现夏川市变化好大,你哪天有空带我四处逛逛呗!”庄蕊眸光澄亮,一眨不眨的望着容瑾言,满眼的期待。

    容瑾言只回了三个字,“我很忙。”

    庄蕊咬了咬唇,眼眶里涌出一圈红晕,泫然欲泣,“瑾言哥哥,好歹以前我们是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呀,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漠了?”随即又噘着嘴一笑,“不过我的瑾言哥哥一直都是这样酷酷的,对了,我从国外跟你带了礼物。”

    庄蕊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领带夹,你可一定要收下啊!”

    好半响,庄蕊都不见容瑾言伸手,她眨了眨眼睛,一脸委屈,“我跟大院里的朋友都带了,瑾言哥哥,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听家人说,他们还是指腹为婚的呢,她马上就会成为他妻子的。

    容瑾言伸手,接过盒子,嗓音淡淡的回道,“谢谢。”

    看着他疏离淡漠的态度,庄蕊眼里划过一抹黯淡。

    容瑾言随手将盒子放到坐位边上,正要低头的一瞬,看到了高架桥上一辆打着双闪的出租车。

    出租车车头,站着一抹纤柔清瘦的身影。

    容瑾言漆黑幽沉的眸微微一眯,“靠边停车。”

    庄蕊不明所以,疑惑的问,“瑾言哥哥,怎么了?”

    容瑾言没有理会她,待司机挺稳车,拿了把大伞,快速下车。

    那晚别墅后,第二天他就出差了,这两天才回来。

    他出差前交待过卫深,让他替宁初找个好点的公寓,但他听说,宁初拒绝了。

    这些天,她从没主动跟他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条信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