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闷骚BOSS,太会撩! > 第656章 沙漠相遇(2)
    宁初近两年来记性不太好,交过的几任男朋友,除了闵阳,其他几位,她已经不想不起他们具体长什么模样了。

    可能是根本没有用心去记吧,平时在一起,也是挑战一些极限运动或者户外冒险。

    那些人喜欢她的外貌,觉得她带出去有面子。

    但她跟他们也有约定,只谈精神上的。

    床.上的运动,她概不接受。

    可能是几年前那场强爆,也可能是怀胎九月的孩子突然没了。

    她对性,极其的反感。

    前面那几任,分手时都说她是疯子,变.态。

    她从没有反驳过。

    一个不惧生死,又不能给人性的女朋友,不就是个疯子,变.态么?

    所以,当面具男人,总是用犀利锋冷的眼神盯着她时,宁初就会怀疑,他是不是她交过的那几任男友中的其中一个?

    但她想了想,那几任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更不能随身配着枪啊!

    宁初抿了抿干燥的唇.瓣,眉眼微挑的直视着面具男人。

    他戴着面具,长什么样,她根本看不清,只是凭着感觉,他锐利的视线落在她脸上。

    面具男人旁边的另一个男人看到宁初现在的模样,他惋惜的道,“沙漠真是能将美女变成丑女啊,之前看着挺撩人的一姑娘,一天不到,就成这副倒人胃口的样子了。凯撒,要是之前你救了她,我还真想襙一下。”

    叫凯撒的面具男人将一壶酒扔到男人面前,“酒还堵不上你的嘴。”

    “哈哈,凯撒,你到我们集团一年半,救过尤里老大,还为他挡过一枪,现在是他面前的红人,他给你送过无数美女,你连正眼都不看,今天倒是看了这个女人好几眼,莫非你喜欢她那种类型?”

    面具男人冷冷扯唇,“不是。”

    “不是还总盯着人家看?要是喜欢,直接抢回去,让她做你的压寨夫人!”

    “没兴趣。”

    山洞不大,宁初自然能听得到面具男人和另一个男人的对话。

    他们是土匪强盗吗?

    还抢回去做压寨夫人!

    不过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和言行举止,的确像是暗道里混的。

    宁初用手肘戳了戳闵阳,压低声音说道,“你还能不能走?”

    闵阳坐下来后,两条腿还在颤抖,整个人又渴又饿,他摇摇头,“我实在走不动了,那两人就算现在杀了我,我也不想走了!”

    宁初没有再说什么,靠到洞壁上,舌头轻轻.舔.了下开裂的唇.瓣。

    又涩又痛。

    到了晚上,山洞里冷得跟寒风刮似的,宁初双手抱住双.腿,蜷缩着身子,将小.脸埋进膝盖里。

    闵阳见宁初冻得瑟瑟发抖,他脱下外套,披到她身上,大掌揽住她肩膀,将她按进怀里。

    宁初不习惯靠在男人怀里,尽管她和闵阳认识相处了三个月,太过亲密的举动,还是让她有些排斥和反感。

    闵阳觉察到宁初的反应,他没有再勉强。

    可能是太累了,闵阳靠在洞壁睡着了。

    宁初却睡不着,因为洞里有两个让她觉得危险不放心的男人。

    他们坐在火堆边上,烤着火,吃着东西,喝着酒。

    没多久,没戴面具的那个男人躺下来睡觉了,戴着面具的依旧如雕塑般坐在那里,除了刚开始那会儿,他看了她一眼外,之后就没有再看过她,一直背对着她。

    宁初将脸埋进膝盖里,眼角余光却暼着面具男人的背影。

    总觉得莫名熟悉,但想想,又觉得不应该是自己认识的。

    熬到了半夜,宁初冻得身子瑟瑟发抖起来,喉咙也有些灼痛干燥。

    面具男人从地上缓缓起身,朝洞口外面走去。

    宁初看到他放在火堆边上的水壶,以及压缩饼干,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朝洞口看了几眼,面具男人没有回来。

    宁初起身,拿起水壶,猛地喝了几口水。

    待喉咙和胃稍微好受一些后,宁初重新坐到闵阳身边。

    迷迷糊糊睡了大约一个小时,肚子有些不舒服,她起身,朝洞口外走去。

    外面又黑又冷,宁初四处看了看,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解决了生理问题。

    往回走时,忽然发现漆黑的夜空中有一点红光在闪烁。

    宁初心脏怦怦一跳。

    一度以为自己眼花了。

    定睛看过去时,那抹红光依旧在黑暗中明灭不定的闪烁着,在静谧的夜色中散发着些许的诡异。

    夜色太深,那人又穿着一套黑色劲装,若不是指尖明暗不定的红光,宁初根本发现不了有人坐在车顶。

    她出来洞口的时候,他不抽烟,她解决完了,他抽起烟来。

    是想提醒她,他看到她那啥了么?

    不不不,他又不是千里眼,伸手不见五指的,他能看到什么?

    即便他看不到什么,宁初心里也觉得有些怪异。

    垂下纤长的羽睫,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洞里,男人沉哑的嗓音却突然飘来耳畔,“要么?”

    宁初垂在身侧的指尖用力蜷缩到一起,心跳速度有些快,但面上却异常的镇定,她悄悄抚到手上陆景深替她特制的手镯。

    手镯里有几枚麻醉针,剂量可以射晕一头大象。

    宁初用力抿了下唇.瓣,神情显得戒备又警惕,嗓音紧绷,“我男朋友在洞里。”

    “呵,”面具男人低笑一声,嗓音十分的沉哑,又透着说不出的危险,“你以为我要什么?你的身体?”

    他的嗤笑声让宁初心里很不舒服,让她有种在他眼里,十分廉价的感觉。

    “难道不是?”

    男人扔下来一根烟和一个打火机,“问你要不要这个。”

    宁初眉心一跳,低头看着男人扔得准确无误,正好落到她手背上的香烟,她抿了下唇,将烟夹到细长的指尖,然后眼尾微挑的看向坐在车上她看不清面容的男人,“你看着不像一个好人,烟里有迷.药?”

    男人盯着宁初看了几秒,突然,一个跳跃,动作俐落萧洒又霸气狂野的从车顶跳了下来,高大危险的身子朝宁初逼近,“要上你直接就上了,何必迷奸?”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